第30章 深渊与挽救

“仲谦,你这是做什么,到现在的你还得以及维护这个大逆不道的狠毒女人,你看一看她都把可云害成什么样子了?”在廖承国的心里眼里,也没分毫他大女儿的地位。“是,仲谦我明白你“就是,仲谦我知道你和廖白相识的时间长,可你不能徇私啊!”杜美如也是敢怒不敢言。。...

“仲谦,你这是做什么,到现在你还要维护这个大逆不道的恶毒女人,你看看她都把可云害成什么样子了?”在廖承国的心里眼里,没有分毫他大女儿的地位。

“就是,仲谦我知道你和廖白相识的时间长,可你不能徇私啊!”杜美如也是敢怒不敢言。

周遭也是一片叽叽喳喳,有指责廖白的,也有好奇八卦的,总之形势对廖白很不利。

“我相信她,她没有杀害可云,这件事情一定有误会,各位都散了吧,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给廖家一个交代。”

寥寥几句话,却让一直强忍着泪水的廖白瞬间泪如泉涌。

围在周围的看客也都在邢舜和保镖的驱逐下逐渐散去,有蒋仲谦守在廖白身侧,廖家的人再不敢轻举妄动。

待所有喧嚣散去,蒋仲谦朝那紧闭的手术室门看过去,随后蹲下身子,勾住廖白的腰,将她腾空抱起,没走几步,就看见蒋家两口子正匆匆朝这边走来。

“蒋仲谦,放我下来。”廖白也看见蒋旭东夫妇,担心引起误会,忙挣扎着从蒋仲谦身上下来,背过身去奋力擦干净泪水。

蒋仲谦无奈,怎么这个时候他们也过来了。

要来也得等他把廖白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再出现,这让他们俩多难为情。

转眼蒋氏夫妇就走到面前,他们路上也听说了不少,来到这里果然看见蒋仲谦的身上有些许血迹。

“仲谦,怎么回事?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蒋父到现在都还是迷茫和困惑的。

“爸,我……”

“实在对不住啊,蒋先生,又是我那不成器的大女儿,竟在医院里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情,这次还敢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手,真是穷凶极恶,无可原谅,我自觉廖家面上无光啊!”话还没有说完,蒋仲谦的话就被廖承国中途拦截。

“就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可云醒来之后兴致勃勃的去找她姐姐玩,可谁知这白白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发狂用刀子刺伤了可云,现在我那可怜的幺女还在里面抢救呢!”

这夫妇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将矛头指向背对着所有人的廖白。

她躲在蒋仲谦身后,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她多害怕连最疼爱她的蒋家伯父母也对她失望了。

然而陆乐茗始终慈眉善目,年近半百却依旧保持着苗条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和知性温柔的气质。

蒋爸爸也是一副儒雅而又不失威严的模样,气度倒是和蒋仲谦有些相像。

有这样的父母,能培育出蒋仲谦这样的孩子,倒真的一点都不意外。

这件事情必然对廖白打击很大,她心疼不已,连忙拉着廖白的手,“好孩子,告诉伯母,到底发生了什么?别害怕,我们都在这里。”

“不是我,我没有要杀她……呜呜,伯母,我真的没有……”坚挺的心一遇到温暖就瞬间崩溃了,廖白无可救药的一头扎进陆乐茗的怀里,不受控制的大哭起来。

“好了,伯母都知道,这件事情让仲谦去查清楚,好不好?”这边温柔的安慰廖白,另一边转头就怒怼蒋仲谦,“你怎么回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保护好白白,你看她的脸都肿成什么样子了?”

蒋仲谦没敢说话,毕竟只要他还口,必将招来老两口的混合训斥。

从来都是如此,对于蒋氏夫妇而言,蒋仲谦的存在就像是个意外,就连外来的孩子廖白在蒋家都比他受宠。

急救室的门被打开,廖可云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几人拥了上去。

而陆乐茗始终牵着廖白的手,担心她紧张,又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廖承国忙走向前去。

医生将口罩取下,面色轻松,“病人的伤口不深,也没有伤到要害,血已经止住,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可以送进普通病房了,醒了就没什么大碍。”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医生。”杜美如热泪盈眶,送走医生时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廖白一眼。

太好了,廖可云没事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可只有廖白自己知道,之所以伤口不深没有伤到要害,不过都是因为那一刀都是廖可云自己刺进去的。

可现在的廖白十分疲惫了,她一点都不想再去费力解释什么。

“好了廖先生,我们也明白你的愤怒,不过现在事情没有弄清楚,就这么下定论也不太好吧?就算是白白一时冲动误伤了可云,那也并非有意如此,何况白白她现在已经不在廖家,这件事情就姑且息事宁人,回头我让仲谦送白白亲自登门道歉,你看如何?”蒋旭东这个稀泥和得完美。

有蒋旭东出面,廖承国就是再无赖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只好咬咬牙道:“听蒋先生的,既然可云现在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免引起不愉快。”

很显然的蒋家一家人都向着廖白,廖承国在蒋旭东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

而杜美虽然为女儿鸣不平却也不敢造次,她还指望着廖蒋联姻呢,绝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得罪蒋家。

“既然结束了,仲谦,我们回家吧,白白今天受了惊吓,一个人在外面住我不放心,今晚就暂住在我们家,至于今后的事,今后再说。”事情一结束,陆乐茗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廖白回家。

两个男人自然不敢有异议,都跟在了陆乐茗身侧,一个快步去开车,一个守在旁边随时准备待命。

“白白这几天就安心在伯母家住下,等心情好一些了再回住处也无妨。”

路上,陆乐茗还抱着廖白轻声安慰着,她对廖白,确如亲生女儿。

“我已经让阿姨做了白白最喜欢的吃的菜,只要你不嫌弃,想在家里待多久就待多久,你和仲谦这么久没有见面了,也好趁这个机会好好相处。”

“伯母。”“妈。”

二人几乎同时叫出口,关于感情,他们显然都在摸索和逃避,谁都不愿意当主动的那个人。

陆乐茗温柔一笑,这两个孩子,明明连羞涩都这么有默契。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相关资讯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

作者:忆相思
类型:现言古言 状态:连载中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6726人
  两年前,廖白是蒋仲谦放到心尖上的女人。可一场谋算,让他们离心离身。两年后,她强势归来时,一场官司,让佞身败名裂!廖白自豪后转身,却不想撞上了一堵肉墙。这‘墙’不但蒋仲谦忽然听见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高大颀长的身形不由得僵了僵,连举杯的动作都顿了一下。。
  • 时他们&廖律师

    法务部的确跟他提及过此时,但当时他们只说是廖律师,根本没说全名!

    2021-02-24 06:15: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扮到晚&情冲昏

    平时,廖白可是连妆都不化的人,为了见蒋仲谦,居然从中午一直打扮到晚上,真是被爱情冲昏头了。

    2021-02-24 05:16: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已&经是风

    “是啊,我已经是风云的代理律师了,明天开始,就会到公司坐班,法务部部长已经和你说过了,你当时没有任何异议。”

    2021-02-24 11:25: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渐沉淀&细的女

    男人的目光渐渐沉淀出墨色,眼底是让人分辨不明的情绪,他缓缓的转了身,看见高挑纤细的女人带着三分懒散,七分妩媚的笑意朝他走来。

    2021-02-26 09:08:59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向身&。”

    “谁允许不相干的人出现在集团年会上的?”蒋仲谦冷飕飕的看向身边的邢舜,邢舜一激灵,赶紧解释,“老板,这不是不相干的人,这是廖律师,前几天刚刚给公司打赢了西城区地皮官司的廖律师。”

    2021-02-25 10:44: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