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找寻

屋子里也没任何动静,邢舜敲了许久,也没人回应。他再一次当然的及时告知蒋仲谦,廖白家中空无一人,她可能会不在家里。“在那等着。”蒋仲谦将近黄河心不死,也没亲眼见到看见了的事情,他再一次肯定的告知蒋仲谦,廖白家中空无一人,她可能不在家。。...

屋子里没有任何动静,邢舜敲了许久,没有人回应。

他再一次肯定的告知蒋仲谦,廖白家中空无一人,她可能不在家。

“在那等着。”蒋仲谦不到黄河心不死,没有亲眼看见的事情,都是骗局。

“是......”电话那头很快传来闷闷的车门关闭的声音,邢舜心底就没什么好预感。

很明显的,廖白并不在家,可他的这位老板非要撞南墙,若最后的结果大失所望,懊恼的还是他自己。

在老板到来之前,他默默地就做好了暴风雨降临的准备。

蒋仲谦从电梯里走出,面色沉然如灰,直接越过邢舜,像个不讲道理的地痞流氓,一遇到和廖白有关的事情,就会失去理智。

“廖白,开门。”他重重垂了几下门,低沉的嗓音表示着这个男人在极力的克制自己。

然而里面的人就像是故意与这个男人作对一般,没有发出审核回应。

“我让你开门你听不见?不想要你的饭碗了是吧?”蒋仲谦瞬间觉得自己失了面子,非要给这个女人教训不可。

然而远在航班上的廖白,并不能感知到男人的愤怒。

否则她一定,飞得再远一些。

邢舜实在看不下去了,“老板,我看过了,廖律师可能真的不在家,既然请假了,可能回父母家了,也有可能去别的地方办事了吧......”

“叫人,把门砸开。”蒋仲谦丝毫不理会,他今天一定要见到廖白。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很熟悉却又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就如同历史重演,两年前他从浑噩中惊醒,这个世界上早就没了廖白的身影。

他把每一个人都问了个遍,穿着病号服疯狂的穿梭在海都的街巷,每一个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他都翻了个底朝天。

可是没有人知道廖白去了哪里,也没有人愿意告诉他。

那段日子蒋仲谦也曾悔恨,为什么在所有人都误解廖白,指责廖白的时候他不敢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甚至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愿意给她。

当时的廖白,是有多绝望。

所以后来她走了,没有告诉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人,悄悄的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两年过去,廖白也回来了,很多事情都已经翻篇。

人们也都已经忘记了当年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

可是当廖白再一次一声不吭的从蒋仲谦的生活里消失,如他所愿滚远了的时候,蒋仲谦当年被空虚和犹疑支配的恐惧,再一次的将他埋没。

邢舜吓了一大跳,虽说廖白是公司的员工,作为老板的蒋仲谦也没有权利砸人家家门吧。

“老板,廖律师要是知道了,怕是要生气的。”邢舜心下暗暗劝诫蒋仲谦,逼迫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这句话蒋仲谦倒是听进去了,他埋头沉思了片刻,又改了主意,“去配把钥匙。”

“......”邢舜呆住,砸门和偷偷配钥匙,有什么本质区别?

也只是做个蛮横的流氓和文明的流氓之间的区别,本质上都是流氓。

尽管如此,邢舜也不敢多嘴,应下就迅速去办事了。

钥匙配好之前,蒋仲谦还去了一趟廖家。

他知道廖白不会来这里,她对这个家没有感情,对这里的人恨之入骨。

但是哪怕是只有微不可见的几率,他都要拼命抓紧了。

廖家的人看见他登门拜访都喜上眉梢,没等蒋仲谦停靠车位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出门迎接,“哎呀,仲谦今天怎么过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跟阿姨说一声?”

“今天我们家还真是喜鹊光顾,把仲谦这样的稀客都给招来了。”

这阵势,哪是迎接客人,分明前来讨好金龟婿。

“杜阿姨,廖叔叔。”蒋仲谦也只礼貌的点点头,视线看过去,只有廖可云忙不迭的从屋内出来。

“仲谦哥哥,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廖可云故意迈着盈盈小步,装出一副淑女闺秀的模样,还带着几分娇羞。

她一接近蒋仲谦,就主动勾住了他的手臂,“仲谦哥哥,快进屋坐吧。”

留在廖家的女儿就只有廖可云一个,她理所应当就认为蒋仲谦是来看她的。

蒋仲谦却并没有要挪步的意思,试探道:“我去办事,路过这里,就过来见见二老,顺便看看小白她有没有搬回廖家。”

“廖白?”对面三人同时问号脸。

“这个大逆不道的孽女还想搬回廖家,简直痴心妄想!她回来我都嫌丢人!”廖承国当即就没能控制住怒气。

还真有猫腻,蒋仲谦心下自有算盘,挑了挑眉,“怎么,有什么不妥?她既是廖家的女儿,现在已经回国发展,总不能一直独居在外,传出去,我蒋家也会失了体面。”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仲谦啊,你也知道我这个大女儿行径恶劣,曾让家族蒙羞,她自己又无意悔过,不惩罚她,实在对不起你和亲家......”

分明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这廖承国的态度和狠毒,令人发指。

他竟一条活路也没为廖白留下,提起亲生女儿,满口都是鄙夷和嫌弃,没有分毫慈父的做派。

蒋仲谦并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或许廖白两年前确实做错了,何以被亲人追着痛骂到现在?而且他对他的这个未来的老丈人,从未真正喜欢过。

“行了,叔叔的意思我明白,时间紧急,这次仲谦上门匆忙,没有给二位和可云准备礼物,下次一定悉数补上,我公司还有些事情,就不多停留了。”

确定了,廖白并没有回来。

不过想必就算廖白回来了这个家,也不会过得安逸。

蒋仲谦道别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廖家,如果不是母亲的愿望,她确实不愿意与这样的人家结亲。

廖家上下,除却死去的徐意清,还有流落在外的廖白,每一个人都是贪得无厌的豺狼。

可是那又如何,这是他欠廖家的。

准确的说,是他欠廖可云的,就像是个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

离开廖家,蒋仲谦忽然间又失去方向,偌大一个海都,他连廖白栖身何处都不知道。

宋逸民的事务所已经有人去过,没有找到廖白。

这个蠢女人,究竟躲到哪里去了。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相关资讯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

作者:忆相思
类型:现言古言 状态:连载中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6726人
  两年前,廖白是蒋仲谦放到心尖上的女人。可一场谋算,让他们离心离身。两年后,她强势归来时,一场官司,让佞身败名裂!廖白自豪后转身,却不想撞上了一堵肉墙。这‘墙’不但蒋仲谦忽然听见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高大颀长的身形不由得僵了僵,连举杯的动作都顿了一下。。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