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烂醉

那边的廖白早的就被酒精迷了眼,浑然也没特别注意到从门边散发出出的阴森气息。自始至终,都而已蒋仲谦一人在自乱阵脚。他藏得那么深,可他内心早已如那千万只蚂蚁疯狂撕咬通常,自始至终,都只是蒋仲谦一人在自乱阵脚。。...

那边的廖白早早的就被酒精迷了眼,全然没有注意到从门边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

自始至终,都只是蒋仲谦一人在自乱阵脚。

他藏得那么深,可他内心早就如那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绞痛难忍。

“廖律师好像喝醉了。”或许是廖白实在太过光芒耀眼,邢舜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蒋仲谦侧目,喝醉就喝醉,还不是这个女人自作自受,到时看她又要来麻烦谁,总之他是不会管的。

那个年轻的实习生一直围在廖白左右,嘘寒问暖献殷勤。

最过分的是,廖白醉得一塌糊涂,只怕是被那男人揩油了都不知道。

愤愤的怒火从脚心烧到头顶,就在蒋仲谦决意上前“慰问”之时,廖白朝肖骁委婉地摆了摆手,醉呼呼的掏出手机,摸索了半天,才终于成功打通电话。

“啊?你到了?刚要让你过来呢......行吧,我这就下楼。”廖白口中嘟囔着,起身拎着包直接往外走。

庆功宴还没有结束廖白就喝得烂醉如泥,中途她打了个电话,与法务部长说了一声,踉踉跄跄离席。

眼看着廖白推开肖骁的搀扶一深一浅的朝门边走来,邢舜忍不住感慨道:“果然还是现在的小年轻痴情,不过看起来廖律师,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到手的女人哦!”

一声冷哼,蒋仲谦包了一肚子的火,再不想多看那个女人一眼。

“老板,这就走了?”不参加庆功宴了?邢舜扫了一眼正热闹的法务部。

“不走留在这里做什么!”今天的蒋仲谦真是莫名的暴躁。

让他蒋仲谦视一个部门为无物,法务部的面子也不给,头也不回毫不犹豫的连沾惹都不愿意,也只有廖白有这样的本事。

换成别的女人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离开庆功宴,老板的脸色依然不大好看,看似和往常的冷峻深沉无异,但跟在他身侧的邢舜,清晰地感受到阵阵凉意。

他不由得小心翼翼的问着,“老板,回家还是?”

“你下班吧,我自己回去。”蒋仲谦只想早点打发了这个跟班。

今天晚上他是不是说错话了,竟又被蒋仲谦嫌弃,邢舜心底一凉,忽然间便想起老板和廖律师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暧昧......

真是愚蠢至极。

老板刚才那面不改色的斤斤计较,不是吃醋又是什么。

可怕的禁欲系男人,暗戳戳的什么都看着眼里,却把感情压在心底,却还假装不动声色,当事人尚且无恙,但周身的人非遭殃不可。

邢舜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寒气,再抬眼看时,蒋仲谦早就进了电梯在走廊里消失不见。

而身侧与他擦肩而过的正是走路轻飘飘左右摇曳的廖白,踩着高跟鞋飞快的追赶电梯。

“诶,廖律师,您小心......”

多少年了,廖白还从未像今天这样喝醉过。

两年后从混沌和不安中回到这座曾经让她伤透了心的城市,物是人非,她还要凭借一己之力为当年的自己和母亲报仇。

亲手将亲生父亲一步步拉下台的滋味,并不好受。

可是她既然决定回国,一旦出手,就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粉身碎骨也好,圆满结束也罢,再怎么残酷都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

喝了不少,但廖白头脑清醒得很,只是走在路上有些颠簸,感觉全世界都在旋转和漂浮着。

宋逸民的车就停在公司楼下,这辆灰色的比亚迪停在最显眼的位置,廖白一下楼就看见了。

见她走近,宋逸民推开车门迎上前来,双手扶住她的两肩,“怎么回事,喝了这么多?”

“看见廖老头今天那副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了吗?气得胡子都竖起来了,我觉着痛快,就多喝了几杯。”廖白骄傲的一仰头,可说完之后又颓丧的低下头去,在宋逸民面前她没有必要伪装。

“我没看出来你有多痛快,回国就碰到这些嘴脸,还是糟心多一点。”看她这副模样,宋逸民眼里有说不出的心疼。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上的外套褪下,披在廖白肩头,“冬季湿冷,你刚又喝了酒,别着凉了。”

说来与廖白相似多年,他也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放纵自己。

或许真的触碰到了伤痛,一旦触碰,就一发不可收拾。

“宋老板,谢谢你啊。”廖白心下一暖,可一对上宋逸民的目光,就忍不住的调侃起来。

所以说,她和宋逸民终究还是不合适啊,宋逸民再好再温柔,两个人再亲密,也只能是无话不说的哥们。

知道眼前的人喝醉了,半醉不醉,也有几分可爱,他仰头大笑起来,“不敢,不敢,廖律师,你如今的身价我可得把你供起来,我家庙小,得好好想想怎么留住人才才是。”

说话间,宋逸民将副驾驶车门打开,为廖白系好安全带,随后自己也钻进了车内。

“你最近和那位蒋总发展的怎么样了?”宋逸民也就是八卦,随口一问。

“发展?”提起蒋仲谦,廖白便不自觉皱起眉头,“我都好些天没有看见他了,谈什么发展。”

“才几天不见就想他了?我可是听说庭审时蒋仲谦也是去了现场的,怎么,你没看见他?”

廖白只觉头疼欲裂,用手支着头靠在车窗上,满不在乎道:“他们家的官司他来现场看看有什么奇怪的。”

话虽如此,廖白心下却是一阵起伏。

是因为不放心她的能力才偷偷来庭审现场的?

那廖老头和杜小三在法院门口对她说的话是不是都被这男人听了去?

现在发生的事情,和两年前发生的事情,他是不是也会有自己的思考?

再之后呢?这些年她所受过的委屈经历过的伤害,蒋仲谦到底能不能明白?

--

忽然的紧急刹车将廖白的思绪拉了回来,瞬间酒醒了一半。

“抱歉,我们被别车了。”宋逸民一脸歉疚,还好系上安全带,否则就要出事故了。

“???”廖白一看,前面果然停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车牌号看起来有点眼熟。

她了解宋逸民,做事情总是成熟稳重,开车也向来不急不躁,这次差点出事,必然是前车的问题。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相关资讯

心尖宠妻娶一送一

作者:忆相思
类型:现言古言 状态:连载中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6726人
  两年前,廖白是蒋仲谦放到心尖上的女人。可一场谋算,让他们离心离身。两年后,她强势归来时,一场官司,让佞身败名裂!廖白自豪后转身,却不想撞上了一堵肉墙。这‘墙’不但蒋仲谦忽然听见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高大颀长的身形不由得僵了僵,连举杯的动作都顿了一下。。
  • 不是不&了西城

    “谁允许不相干的人出现在集团年会上的?”蒋仲谦冷飕飕的看向身边的邢舜,邢舜一激灵,赶紧解释,“老板,这不是不相干的人,这是廖律师,前几天刚刚给公司打赢了西城区地皮官司的廖律师。”

    2021-02-25 08:34: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宋逸民&他,至

    从酒店出来,宋逸民的车已经等在门口,廖白上车,宋逸民斜着眼睛打量了她一眼,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满,“为了见他,至于打扮的这么漂亮么?”

    2021-02-23 11:26: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心思,&不见,

    缓了缓心思,廖白这才缓缓开口,“两年不见,你变了很多。”

    2021-02-25 10:49: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笑,&艳的笑

    男人抿了抿唇,收回视线,看向款款而来的女子,她亦是朝着他笑,眼底眉梢都染着明艳艳的笑意。

    2021-02-26 04:03:39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提及&过此时

    法务部的确跟他提及过此时,但当时他们只说是廖律师,根本没说全名!

    2021-02-26 06:18:5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