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章 南州秦氏

第三日一行人弃船坐上马车,往北州行去。一路上颜烈就怕再出出乎意料,每天都严加管束防护能力,并且只肯让颜宁坐马车,一路上侍卫守的跟铁通似的。颜宁多体谅二哥的心意,也不想让他忧虑,只得忍着。路上住的基本上都是客栈或驿站,在颜栓的安排下,秩序井然。为了不让人看低一路上颜烈就怕再出意外,每日都严加防护,而且只肯让颜宁坐马车,一路上侍卫守的跟铁通似的。颜宁体谅二哥的心意,也不想让他担忧,只好忍着。。...

第二日一行人弃船坐上马车,往南州行去。

一路上颜烈就怕再出意外,每日都严加防护,而且只肯让颜宁坐马车,一路上侍卫守的跟铁通似的。颜宁体谅二哥的心意,也不想让他担忧,只好忍着。

路上住的基本都是客栈或驿站,在颜栓的安排下,秩序井然。为了不让人看轻颜家,严守着男女有别的规矩,颜宁出入必带围帽,饮食必定分桌而食,若有事则李嫂子出面安排。

楚谟基本就没有和她说话的机会,每次看着后面的马车,下意识的摩挲着右手虎口处的刀痕。这刀伤,是在山上打斗时,他为了阻止刺客砍伤颜宁而留下的。一看到这伤口,就会想起当时那姑娘果决的身影。

终于望到了南州城墙,颜宁掀开马车车帘一角,看着前方那恢宏的灰色城墙,长出一口气:终于到了,她在马车上闷的都快长疽了。

从京城出行,一路紧赶慢赶,到南州城时已经是九月初四了,还有几日就是秦老夫人的寿辰。

颜烈驱马走到马车边上,“宁儿,外祖母和大舅舅派孙嬷嬷来接我们了。”

颜宁掀开车帘,前面站着几个仆妇,一个管事模样的嬷嬷站在前面,看到颜宁露脸,连忙上前来行礼道:“是宁儿姑娘吧?奴婢是老夫人面前的伺候的婆子,老夫人、老爷和夫人,还有府里的公子、少夫人和姑娘们,知道姑娘路上遇事后,都担心的不得。老夫人都急晕了,幸好姑娘吉人自有天相。”

“谢谢嬷嬷吉言,让大家担心了。”颜宁有礼的道谢,此时还在城外,人来人往,她也就没下马车。

“姑娘没事就好,姑娘长得真像大姑娘。老夫人派奴婢来迎接公子和姑娘,家里人都盼着你们早点到呢。”孙嬷嬷显然是秦老夫人眼前伺候的老人,看着秦氏长大的。看着眼前颜宁,想起秦氏当年,不由感慨了几句,“看老婆子这碎嘴,宁姑娘,阿烈公子,我们快进城去。”

颜宁的大舅舅秦绍祖,如今是南州州牧,秦府在南州城的城南。而镇南王府在南州城城北。两拨人马进城后,一南一北就要各自回去。

楚谟驱马走近颜烈和颜宁一行人,“静思,你们到了南州城是客,我也算是南州城的主人。等你们安顿下来,一定要请你们喝酒接风洗尘,到时莫要推辞啊。”

颜烈一路上觉得楚谟这人不错,好相处,说话和气又有见识,倒是乐于结交。听到他的邀请,高兴的说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等你下帖子啊。”

楚谟看了颜宁的马车一眼,看车帘纹丝不动,摸了摸虎口处的刀痕,知道是没机会和颜宁面辞了。他拱手告辞后,带着人往城北的镇南王府归去。

赵大海虽然是隶属南州守军,受秦绍祖这个州牧的管辖,但是他还是得照规矩到州牧府衙去交差,所以也与他们告别,带着士兵们往城中州牧府行去。

颜烈一行人跟着秦府的人往城南而去。

一路上颜宁明显感觉南州与京城果然不同,大街上行走的女子不多,看着路两旁的脂粉店、首饰店等女客为主的店里,门口都有女子迎客,光顾出入的女子都带着围帽或面纱,果然礼教比北地严多了。

她不禁暗暗叫苦,要想入乡随俗,她就得时刻谨守男女大防,出入都得马车,这要是去找神医,多不方便啊。只能希望外祖母是个开明的人,不要管她太严,不然……她眼珠一转,不然只好拖着二哥做掩护了。

想起二哥,不由想起这一路上二哥的表现,到底是未经磨练,封平处事做人可老练多了。想到颜家的以后,颜宁决定以后有些事不再瞒着二哥了,让他知道颜家的危机,他也好有份防人意识。

一行人到了秦府门外,早有迎接的人接了颜家过来的仆妇去休息,颜烈要和颜宁一起到内院去和秦老夫人请安,封平自然不好随意去内院。好在秦家管家早就听同船回来的秦家人说了封平的身份,知道这人算是颜烈的师傅,请示颜烈后,就安排到客院,与颜烈住一个院子,颜栓带着两个人跟去收拾院子。这边李嫂子带人拿了颜宁的行李,也先去安置了。

颜烈带着墨阳、颜宁带着虹霓和绿衣,一起进了二门,秦老夫人早就等急了,若不是与礼不合,没有长辈迎接小辈的理,她早就迎到二门来了。

现在耐着性子看到颜烈和颜宁走进来,老夫人激动的一下从主塌上站了起来,一手拉过颜烈一手拉过颜宁,左看右看,不由老泪纵横,“好孩子,外祖母可算见到你们了。”

颜烈和颜宁都从未见过外祖母,看到老夫人富态的脸上满是皱纹,但是一脸慈祥,看着自己两人的目光满是慈爱,尤其是和秦氏相似的脸型,自然感觉亲切。

亲人血脉相连,看老夫人高兴的哭了,颜宁不由也红了眼睛,颜烈虽不至于哭,但是也是一脸孺慕之情的看着老夫人,齐齐叫了一声“外祖母”。

他们本想行礼,可是秦老夫人舍不得一刻松开手,直接一手拉着一个走到主塌上,“别行礼了,你们的孝心外祖母知道。一路上累了,快点坐这儿歇歇。午饭没吃好吧?快点拿点心来。”看到有丫鬟端过来油炸的,又说,“不要油炸的,要清淡的,不然积了食,晚饭可怎么吃得下,换绿豆糕来,那个好吃,五娘小时候就爱吃。”

五娘是颜烈和颜宁母亲秦氏的小名。

“老祖宗,看您高兴的,这是有了外孙,把我们都抛一边啦。”一个爽朗的声音说笑道。

刚刚忙着和老夫人见礼,颜宁这一打量,发现外祖家果然是大家族,这一屋子满满当当站了很多女眷,还有几个孩子,她和颜烈都未见过,也不知怎么称呼。

“你这孩子,还吃你表妹的醋。宁儿,你别理她。烈儿,宁儿,来,到大舅母这里来。”一个和秦氏年纪差不多的妇人说道。

秦老夫人笑起来,“这一屋子人,两个孩子都看花眼了。烈儿,宁儿,去吧,那是你们大舅母,让她带着你们认认人。”

秦绍祖的妻子王氏,出自宁城的望族,颜宁也听母亲提过,当时大舅妈过门时她还未出嫁,对这嫂子评价不错,说她管家理事都不错,不过人有点好强好名。

颜宁看秦家人虽多,但是大家满屋说笑,知道和颜家一样,也是和睦之家,不过人口比颜家多多了。

颜烈拉着她的手,一起走到大舅妈王氏面前,王氏给了两人一人一份见面礼,又带着她们介绍,和颜烈和颜宁同辈的人里,只有秦绍祖的女儿秦婉如和秦妍如和自己年纪相当。其他秦家孙辈里最大的也才8岁。

因为刚好要到老夫人寿辰,所以这次连驻扎南阳郡的秦永山也全家回来了。

小舅母苏氏,自从小舅舅去世,女儿秦可儿嫁给颜煦后,一直在家吃斋带发修行,今日也在座,送了颜烈和颜宁一人一串开过光保平安的手串。

颜宁特地看了秦婉如一眼,这位大表姐一看就是胆小腼腆之人,前世怎么有勇气自杀呢?

秦婉如看颜宁看着自己,友好的一笑,又羞涩的低下头。

天赐良配最新章节

天赐良配相关资讯

天赐良配

作者:鸿影长空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完本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9598人
  一杯御酒,弃尸荒野颜宁再度醒过来时,才明白前生过的太塌一门武将只知奋勇当先奋勇杀敌,却不知道要提防背后的冷箭今世,她要运筹帷幄,好好的沉重打击楚昭业的成皇梦!····新书《郡主难惹》开文了,评论交流大家评品洪武帝楚昭业立新后的日子。。
  • &开。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2021-12-03 04:46: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出了一&人熟门

    门一打开,露出了一院破败,顺公公一行人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2021-12-01 09:54: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2021-12-01 03:54: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两人鼻&去复命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2021-12-02 03:45:26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如&。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2021-12-03 03:33: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宫中一&灯光照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2021-12-02 08:22:18详情点赞(0)回复(0)
  • 杯酒,&了一杯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2021-12-01 03:05:59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见了&叫着爬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2021-12-01 09:48: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