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章 熟络

楚谟会觉得自己傻了,竟然会我以为颜家的颜宁是一只乖顺的小猫,她最少也而已缓和了爪子而已。也不知道是晕机药起作用了,但是颜宁了养成船行,第二天下午,她就没再恶心呕吐了。但是,除了下午看几页书,下午小睡一会半个时辰,其余时候,颜宁但是待在甲板上,用她的话说也不知是晕船药起作用了,还是颜宁已经习惯行船,第二天下午,她就没再呕吐了。。...

楚谟觉得自己傻了,居然会以为颜家的颜宁是一只乖顺的小猫,她最多也只是收敛了爪子而已。

也不知是晕船药起作用了,还是颜宁已经习惯行船,第二天下午,她就没再呕吐了。

不过,除了上午看几页书,下午小睡半个时辰,其余时候,颜宁还是待在甲板上,用她的话说,就是“继续习惯,一定要把晕船这毛病治好”。

颜烈看她不再呕吐,放心了,拉着封平到一层看船工们做事。

晚上,两艘船靠岸过夜。

李嫂子做了几样清淡小菜,颜宁吃了小半碗米饭,还是没有呕吐。虹霓和绿衣都松了口气,姑娘这晕船好的真快。

赵大海过来关心,听说颜宁到下午就不再呕吐了,竖起大拇指说:“颜姑娘厉害,寻常人上船,不吐个三五天,可适应不了。我还担心她一路会晕船呢。”

“还得谢谢赵将军派人送药,真是麻烦将军了。”在封平的提点下,颜烈说话周到不少。

赵大海听了自然更是受用,邀颜烈一起到自己船上坐坐。刚好楚谟下来遇上,也就一起去。

他那一船全是军汉,颜烈喝着酒听他们聊着南边军里的事,间或插嘴说几句北方玉阳关的见闻,大家说的不亦乐乎。

赵大海一路北上,和楚谟早就熟了。刚开始还有军汉看楚世子看呆了,后来一路上大家比武闲谈,都知道这镇南王世子看着美得天人一样,实际上武功不弱,见识广博。

赵大海与他过招,百招内居然不能打败他,这下更没人因为他过于俊美的容颜轻视他。

楚谟还曾到南边边关待过,南诏犯边时也曾上过沙场,对军中事务也很熟悉。

颜烈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大楚说起颜家和颜家军,当兵的哪个不知道,哪个不佩服。

再看颜烈说话爽气,透着边关特有的豪爽,有人邀他掰手腕,发现颜烈年纪不大,力气可不小,手底下一试就知道平时必定苦练武功的,这下更是热络。

封平第一次跟军汉们打交道,觉得武人果然比读书人简单多了。

第三日清晨,颜宁照例又是一早就站到甲板左边的船舷上,发现自己比昨日好多了。

这下,她放心的看山看水看河景,没有任何不适,心里一高兴,更觉得荆河行船好。离开京城时,已经有暑气了。现在在荆河上,凉风扑面,暑热全消。

今天看到的荆河两岸,和昨日又有不同。河面更宽阔了,船行河中,沿岸上少了昨日所见的河滩芦苇,两岸人影也少见了,倒是多了很多竹子。这些竹子,一簇簇,一丛丛,有些竹子甚至长在水里。

绿衣一直担心她再晕船,看了半晌见她没有任何不适,放心了。眼看太阳渐渐升起,怕她晒到,送了围帽出来。

走到船舷边,她跟着颜宁的视线,向河两岸看了一眼,惊奇道:“姑娘,这里的竹子和我们京里看到的全不一样呢。”

“是啊,这叫斑竹,和京里的毛竹肯定不同。你看这边,”颜宁指着最近的竹子说,“这竹竿上有斑点,书上说这种竹子韧性好,适合拿来编东西呢。”

“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个啊。”头顶上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颜宁和绿衣抬头看,原来是楚谟,三层的甲板比二层的甲板短。

楚谟站在三层甲板的尾部,刚好是颜宁她们头上,他穿了一身白色家常服,河风下袍摆飘荡,飘飘如仙人之姿,就是说话的口气不讨喜,“你怎么知道斑竹特点的?”

“《大楚风物志》上写的啊,荆河两岸多斑竹,此竹柔韧,劈丝可编织。毛竹坚硬,常用来搭房子、做竹排。”

“你看的书倒是杂。姑娘家不是应该读《女戒》、女四书吗?”楚谟这话倒没有轻视的意思,而是大楚的贵女们都讲究德容言功,女戒女四书是闺阁中最常见的书了。

颜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照这么说,男子就只要读四书政论就可以了?兵者五事,天地二事可不容疏忽。”

这姑娘真是着魔了,“你又不要领军打仗,怎么张口就是兵书兵家啊?”

“谁说我不能领军打仗啦?等过几年,我要回玉阳关,帮我父亲和哥哥们守关。”离了京城,颜宁感觉一层枷锁被去掉一样,说话也透出轻松随意来。

这种话,在京城,当年的颜宁会说,如今的颜宁是万万不会说出口的。

楚谟挑了挑眉,倒没什么意外,颜宁给他的感觉,一直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要她待在京城的深宅大院里,估计是待不住的。

这样的性子,真要嫁到宫里,只怕活不过一年。想到宫中的颜皇后,颜家的女儿,应该也不全是颜宁这样的啊。

“看你这么喜欢兵书,弈棋是不是也精通?不如我们手谈一局?”船上无聊,楚谟想打发一下时间。

“弈棋?致远兄,别的不好说,比弈棋,你可能还真不是我妹妹的对手。”颜烈和封平走过来,听到楚谟相邀,插嘴道。

“这样啊,那不如上来我们几个手谈一局啊?”

“好啊,宁儿,走,你去杀他个落花流水。”

昨晚畅谈,颜烈和楚谟已经熟了,听到楚谟挑衅的口气,他拉着颜宁去三楼。

绿衣手里拿着围帽,也不多说了。有二公子在,姑娘见楚世子也不算太失礼。她走进舱房整理东西,打发虹霓跟着颜宁上去。

楚谟邀他们到自己舱房的小客厅。

三楼这里原来有一间宽敞的客厅,四面窗开,河风就吹进来,还没有日晒苦恼。

清河和洛河在客厅中间的八仙桌上放好棋具,又泡上香茗。

虹霓看这些茶具,索性下去拿了颜宁日常喝茶的一套上来,给颜宁泡了清暑茶,“姑娘,李嫂子吩咐过,说您晕船刚好点,还是喝这种茶吧。”

颜宁知道虹霓是看楚谟这里的茶具,担心都是男子用过的,怕自己一个姑娘家,传出去不好。虽然觉得她太小题大做,但是不忍拂她好意,接过消暑茶喝着。

~~~~~~~~~~

颜宁生于武将世家,眼界开阔,少了点女孩子的娇柔,多了些边关女子的豪情

希望大家喜欢这样的颜宁

天赐良配最新章节

天赐良配相关资讯

天赐良配

作者:鸿影长空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完本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9598人
  一杯御酒,弃尸荒野颜宁再度醒过来时,才明白前生过的太塌一门武将只知奋勇当先奋勇杀敌,却不知道要提防背后的冷箭今世,她要运筹帷幄,好好的沉重打击楚昭业的成皇梦!····新书《郡主难惹》开文了,评论交流大家评品洪武帝楚昭业立新后的日子。。
  • 门一打&开,露

    门一打开,露出了一院破败,顺公公一行人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2021-12-03 02:34:02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了!&”绿衣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2021-12-01 05:54: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时,

    地上那人听到册立皇后时,微微抬头看过来,又再无声息了。

    2021-12-02 05:41:22详情点赞(0)回复(0)
  • 怎么也&开。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2021-12-01 09:2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都是针&刺刀割

    地上的废后颜氏听到绿衣,拼命撑着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宫人,在两盏宫灯的映照下,只看到她垂着头披头散发,一身衣物已不能蔽体,露出的胸部上都是针刺刀割的痕迹。

    2021-12-01 08:52:06详情点赞(0)回复(0)
  • 现在还&可不是

    “你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啊!宫里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估计是送她上路的酒,你把嘴巴闭紧点,当自己是瞎子聋子,才能活的长点,明白不?”

    2021-12-02 10:01:18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拖吧

    其余两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这时一阵寒风吹过,让人冷的有点寒毛直竖:“好吧,那就这么拖吧。”那两人答应着,三人一起将两具尸体拖到门外。

    2021-12-02 09:54:4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