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章 一起喝酒的交情

这一夜,楚昭业也没回宫。从颜府门前打马离开了后,他本应回宫的,却打马回到一家酒家,抬起头看却是醉花楼。他要了一个雅座,叫了两壶酒,听着隔壁唱曲的唱到“娇声道俏影映轩窗,后来只道是是寻常”,都忍将杯中酒一口喝下。“三殿下,您怎么独自一人在这啊?”门外传从颜府门前打马离开后,他本应回宫的,却打马来到一家酒家,抬头看却是醉花楼。。...

这一夜,楚昭业没有回宫。

从颜府门前打马离开后,他本应回宫的,却打马来到一家酒家,抬头看却是醉花楼。

他要了一个雅座,叫了两壶酒,听着隔壁唱曲的唱到“娇声俏影映轩窗,当时只道是寻常”,忍不住将杯中酒一口喝下。

“三殿下,您怎么独自在这啊?”门外传来一个招呼声。

楚昭业回头看,一张美绝人寰的脸,一身富贵公子打扮的人,原来是楚谟,“致远怎么会来这里?”

楚谟,字致远。

“闲着无聊,来这里逛逛。刚刚看到三殿下走进来,还以为看错了,上楼一看,果然是殿下啊。”楚谟熟稔的说道,“独坐喝酒有什么趣味,听说醉花楼这里三绝,酒有了,不如我们叫个唱曲的姑娘来?”

“好啊,就叫隔壁的姑娘来吧。”楚昭业无所谓的道。

楚谟这次进京,名义上是闲着无事,跟着押送贡品的队伍进京玩耍的。但是他在京这几日,参加京中年轻子弟的聚会,跟着国子监的监生们会文,一一拜会了几个皇子。

楚昭业知道,他进京目的并不单纯,联想到镇南王府里的情况,倒是佩服这人懂得未雨绸缪。

一个聪明人,又有能力,双方能互利互惠,这样的人,必须收拢到自己手下,或者做个合作对象也不错。

楚谟应该也是想要立个从龙之功,他与二哥、自己甚至四弟都见过面,唯独没见过太子。而自己,应该是他首选的合作对象了。

楚谟看着眼前的楚昭业,还是那张刚正的冷脸,打扮也得体,往日见了让他觉得气势凛然,现在看这人,却是有点落寞有点颓废。

见过几个皇子后,他最看好的就是这个三皇子。

这人冷静自持,沉稳聪敏,还够冷漠无情。

有情的人见自己表哥死了,可不会这么冷静。

在朝廷上,不少大臣都看好他,觉得这个三皇子礼贤下士。

元帝对这儿子应该也比较满意。二皇子好大喜功、毛躁易怒,四皇子给人感觉阴柔了点,他曾说这三儿子最像自己。对个帝王来说,这个评价,让人浮想联翩。

太子楚昭恒本来也是很好,嫡长子,听说自幼聪敏好学,性情纯孝仁厚,喜怒不形于色。可惜,病歪歪的,都说活不久了。想到在刘府时,那个颜宁盯着自己问认不认识神医,太子看来是不容乐观。

很快,一个唱曲的姑娘走进来,欠身行礼后,娇声问道:“奴家玉容,见过两位公子。不知公子想听什么曲子啊?”

楚谟看着对面,示意她去问三皇子。

这姑娘很伶俐,微微侧身面向楚昭业,又行了一个福礼。

“就唱你刚刚唱的那首吧。”楚昭业又喝下一杯酒,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知道自己应该打起精神与楚谟周旋,尽快与他达成默契。可今夜,他不想做什么说什么,只想听着曲子喝酒。于是,他一杯接一杯的喝下。

楚谟眼神一闪,也不再说话,吃着小菜,慢慢的抿了口酒。

唱曲的姑娘听了后,告罪坐下,抱起琵琶调好弦,曼声唱到“娇声俏影映轩窗,当时只道是寻常。而今只影孤,月下独彷徨……”

嗓音柔美,听着那琵琶声声,楚昭业仿佛看到一身红衣的颜宁,叫着“楚昭业”,高兴的跑到自己面前,拿出一样样她觉得好玩的礼物,一块石头,一对泥人,草编的蚱蜢蜻蜓……这姑娘只有人前才叫自己三殿下,没人的时候总是直呼自己名字。浓烈如火,接近时觉得太灼烫,可不见时,却觉得寒冷。

“宁儿……”他呢喃了一声,手中酒杯啪嗒一下掉落,他自己趴到了桌上再不动弹。楚谟叫了两声,发现他竟然是喝醉了,摆手让歌女离开。

此时宫门肯定落匙了,总不能让堂堂三皇子,在桌上趴一夜,他只好叫随从进来帮忙,半抱半扶着拖到马车上,带到驿馆自己的住处去。

楚昭业酒品不错,即使喝的这样烂醉,居然睡着时也没什么异样,只是翻身时嘴里会有呢喃的声音。

“宁儿?颜宁?”楚谟玩味的笑了,看来传言不实啊,哪是颜宁苦恋三皇子,这分明是三皇子苦恋人家姑娘嘛。想起那个叫着“过几天我来找你”的姑娘,他忽然很期待她快点来找自己吧。

不过,自己这儿打算和三皇子合作,颜宁要是喜欢自己,会不会破坏自己和三皇子的关系呢?自己应该拿什么态度对颜宁比较好?

长夜漫漫,镇南王世子非常严肃的思考着这个问题,直到睡着了,还是没想出个比较妥当的态度来。

楚昭业第二天醒过来,头痛欲裂,宿醉实在痛苦。一看周遭,竟然是个陌生的地方。他一个挺身做起,带出了一点响声。

床边坐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婢女,被惊醒了,连忙起身问道:“殿下醒了?殿下要先梳洗一下吗?”

“这是哪里?”

“这里是城南驿馆。昨晚殿下喝的有点多,我家世子爷看宫门已经落匙,就让殿下屈就在这里歇息了。”这婢女谈吐清楚文雅,倒不同于普通婢女,“我家世子爷嘱咐奴婢,若殿下醒了,伺候殿下梳洗用膳。”

“打盆水来吧。”楚昭业头还是有点晕,吩咐道。

那丫鬟打水进来,伺候楚昭业梳理头发,一番梳洗后,楚昭业总算觉得自己神智清醒了。

“三殿下醒了吗?若醒了,不如一起用早饭吧?”楚谟在门外朗声道。

“倒是正好饿了。”楚昭业不客气的答应了。

两人来到厅内,丫鬟们端上清粥小菜,还有几样清淡的点心,“三殿下尝尝,我昨晚喝多了,早上起来只想喝点清粥。殿下若是要别的,再让他们做去。”

“不用了,清粥就很好。”

两人用完早饭,都觉得比昨日又更亲近了点,据说男人的友谊是:一起喝过酒,一起打过架,一起打过仗。

一个有心笼络,一个有心投靠,越说越投机。

“昨晚在宫外滞留久了,这下回宫,父皇要发火了。”楚昭业叹道。

“皇伯父带人慈祥,哪会为这点小事发火啊。不过为人子女的,总是不想长辈担心。不如等下我陪三殿下一起进宫,昨夜我留殿下喝酒,才会错过宫门落匙,我去向皇伯父请罪去。”楚谟很义气的说道。

~~~~~~~

不想引用名人诗词,歌女唱的词是作者自己填的,格律不对的话,大家包涵啊

天赐良配最新章节

天赐良配相关资讯

天赐良配

作者:鸿影长空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完本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9598人
  一杯御酒,弃尸荒野颜宁再度醒过来时,才明白前生过的太塌一门武将只知奋勇当先奋勇杀敌,却不知道要提防背后的冷箭今世,她要运筹帷幄,好好的沉重打击楚昭业的成皇梦!····新书《郡主难惹》开文了,评论交流大家评品洪武帝楚昭业立新后的日子。。
  • 地上的&刺刀割

    地上的废后颜氏听到绿衣,拼命撑着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宫人,在两盏宫灯的映照下,只看到她垂着头披头散发,一身衣物已不能蔽体,露出的胸部上都是针刺刀割的痕迹。

    2021-12-02 06:45:4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半天&。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2021-12-01 07:02: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了一下

    “急什么,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路呢,嘿嘿。说起来,绿衣比你像个人样多了。”顺公公说着走到绿衣旁边,猥琐的伸手捏了捏绿衣的胸部,绿衣瑟缩了一下,不动也不叫,好像死人一样。

    2021-12-01 05:30:52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的酒&是瞎子

    “你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啊!宫里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估计是送她上路的酒,你把嘴巴闭紧点,当自己是瞎子聋子,才能活的长点,明白不?”

    2021-11-30 11:12: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娘娘&,他入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2021-11-29 11:59: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又&息了。

    地上那人听到册立皇后时,微微抬头看过来,又再无声息了。

    2021-12-02 01:35: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三个&是分不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2021-12-01 03:21: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忽然&衣爬去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2021-11-30 09:35:2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