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章 留人

两人这边刚妥了,孟良急急忙忙走了进去,“姑娘!”“绿衣,你让封先生喝药吧。”颜宁盼咐了一声,走出来屋子。“姑娘,找封平的人在街头的药铺打探,立刻要找到了这里来了,该怎么办?”颜宁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药铺正门是药房和看诊的,横穿过来是自己所在的院子,“姑娘,找封平的人在街头的医馆打听,马上要找到这里来了,该怎么办?”。...

两人这边刚刚说妥,孟良急匆匆走了进来,“姑娘!”

“绿衣,你让封先生喝药吧。”颜宁吩咐了一声,走出屋子。

“姑娘,找封平的人在街头的医馆打听,马上要找到这里来了,该怎么办?”

颜宁打量了一下,这个医馆正门是药房和看诊的,穿过来就是自己所在的院子,没看到有其他出入之门,就算有,带着封平也走不了。

“没事!索性我们就到前面去看看吧。”只要来的不是元帝的人,其他人派来的,她倒是不惧。

这条街上总共两个医馆,一头一尾,颜宁走到店里时,那群人果然已经进门了,正在问老大夫是否有乞丐来看伤。

“有啊,昨日他们送了一个人过来。”老大夫看到孟良和颜宁走出来,指着他们说道。

孟良身材高大,颜宁走在后面,那些人压根没注意到他,“这位兄台请了,不知道你们救治的乞丐,是不是城隍庙那里抬过来的?”

颜宁不开口,孟良应道:“是的。昨日我们看他伤重,带他来这里看伤。”

“那人现在可还在?”

“在。不知几位为何找他?”

“我家主人与这乞丐有旧,听说他伤了,所以命我们来找他,接他去养伤。”

“这人我们已经收留了,养伤的事你们不用操心了。”颜宁接口道,居然是前世的熟人啊。这个领头的刘明,将来可是楚昭业的亲信之一,果然是楚昭业找封平了啊。不过若没有前世的记忆,现在她应该是不认识这人的。

刘明显然是认识颜宁的,他顿了顿,继续对孟良说:“那只是个乞丐而已,您收留了也多有不便……”

他不敢叫破颜宁的身份,想劝说也无从下手。

“本姑娘高兴,你管的着吗?”颜宁抬高了下巴,推开孟良,走到前面倨傲的说,“你管我方便不方便。”

刘明正暗暗叫苦,外面传来一个让他安心的声音,“宁儿,你怎么在这里?”

楚昭业在店门口下马,走了进来。他一身青色衣袍,背光走进,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是声音缓和甚至带着点温柔,“谁惹到你啦?”

“见过三殿下。”刘明等人看到楚昭业,连忙行礼问安。

“你认识他们啊?”颜宁指着这些人问道。

“是啊,这刘明,是父皇新指给我的侍卫。我让他们出来办差找人的。”楚昭业很有耐心的回道,今日的颜宁,又有他往日熟悉的那种嚣张了,前几日在长公主府见到的,真不像她啊。

“是不是找城隍庙那个乞丐封平啊?”颜宁直接问道。

“是啊。”楚昭业是接到刘明派人禀告,知道颜宁不是他们能动的,才亲自过来。原本是想秘密找人将人带回去,现在被嚷开了,只好先把人带回去再作打算了。

“三殿下,那人我要了哦,你不许和我抢。”颜宁拿出往日刁蛮的口气。

“你怎么想到要收留个乞丐?封家是我父皇下旨抄家的,你和他走近了,对颜家不好。”楚昭业一副为她着想的口吻。

“王贻讨厌他,我就要收留他。你难道要帮王贻吗?”颜宁一副受伤的口气。

“宁儿,你不要闹了,这人很重要。”楚昭业有点不耐烦,对以前的颜宁,他一直是不耐烦的。

任何时候,只要自己要的,颜宁就会给自己。

可今日他有点烦躁,因为颜宁居然没有答应他的要求。

这就像是一只看到自己就摇尾巴的小狗,某一天,忽然看到自己龇牙了。

楚昭业觉得心里有点失落,换了哄孩子的口气,“宁儿,你把这人交给我吧。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上次那对玉佩?回头我送给你?”

那对玉佩是父皇送给他的,曾笑说这玉佩留着给他和未来的皇妃。

颜宁曾缠着要其中的一块,自己知道她的意思,可是他想送给表妹林意柔做生辰礼。

既是生辰礼,也是定情信物,柔儿的温柔体贴,美丽大方,对自己不遗余力的帮助,这几年在颜宁面前的委曲求全。

母妃说过他将来的皇后应该是柔儿,颜宁,只不过是利用而已。

现在,为了换封平,她要就给她吧。

楚昭业想着,心里却隐隐有些雀跃。从长公主府上被冷落后,他昨夜一夜难眠。

“那玉佩留着送你想送的人吧!”颜宁忽然变脸,冷声说道,“这人不会让你带走的!你若要硬抢,那就让他们和我较量吧。对皇子的大不敬之罪,我明日进宫去请罪!”

这玉佩,前世他送给了林意柔!自己被废后,林意柔拿着到自己面前炫耀过。

“要不是你是颜家人,你以为圣上会容忍你这么多年?他心里的皇后一直是我,当年他送我玉佩时,亲口答应我的,你看,现在我不就是皇后了吗?”

这些话好像又在耳边响起,颜宁觉得心要炸开一样!多年痴恋,一朝梦醒!

原本想要虚与委蛇,却一下控制不住变脸了!

楚昭业没想到她会一下变脸,脸色也不由一沉。

“三弟,宁儿,你们也在这儿啊。”楚昭恒居然来了。

“大哥,您今日又离宫啦?”看到他,楚昭业知道,今日要带走封平是难了。

颜宁好欺哄,太子楚昭恒却不糊涂,若不是他缠绵病榻被磨的没有雄心壮志……不过,昨日出宫参加长公主府的赏花会,今日又出宫,太子殿下的身体这么好了?

“三弟,你和宁儿在说什么?看你们那紧张样,倒是难得。”

“大哥,没什么。是因为宁儿要收留个乞丐,可那是封家的封平,臣弟觉得不太方便,怕她惹祸上身。”楚昭业一副为颜家着想的口气,“大哥来了,刚好劝劝她,让她别任性。”

“宁儿,你要收留封平?”

“恩,昨日我救下来的。我救的人,三殿下却想抢走。表哥,你帮我!”看楚昭恒没有太子仪驾,只跟了五六个侍卫,她改了称呼。

“你啊,还好今日是三弟。换了别人,可未必容你这脾气。”楚昭恒笑着转头看着楚昭业。

“大哥说的是!宁儿,等封平治好了伤,就让他走吧。”

“好啊,到时候他伤好了,自然去留随意。”颜宁不在乎的说道,“表哥,你出来多久了?快点坐一会,等下我们去听涛阁吃茶点,你一定没去吃过。”

老大夫在边上愣神,自己这么个小破医馆,居然来了这么多大人物?

楚昭业看着颜宁喜笑颜开的样子,昨日那股失落又涌上来,拱手道别,带着人离开了。他也不急,封平的秘密,应该没几个人知道。

~~~~~~~~~~~~~~~~~~~~~~~~~

这章写的有点卡,自己有点不太满意,先发了,等后面争取修一下

天赐良配最新章节

天赐良配相关资讯

天赐良配

作者:鸿影长空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完本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9598人
  一杯御酒,弃尸荒野颜宁再度醒过来时,才明白前生过的太塌一门武将只知奋勇当先奋勇杀敌,却不知道要提防背后的冷箭今世,她要运筹帷幄,好好的沉重打击楚昭业的成皇梦!····新书《郡主难惹》开文了,评论交流大家评品洪武帝楚昭业立新后的日子。。
  • 跟你说&管好自

    年老的太监啪的一下拍了他的头:“刚刚跟你说管好自己的嘴,胡说什么?在宫里,生死都是恩典。”

    2021-12-03 09:07: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喝酒&久,就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2021-12-01 09:53: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向绿衣&声“姑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2021-12-01 07:53:54详情点赞(0)回复(0)
  • &起上路

    “急什么,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路呢,嘿嘿。说起来,绿衣比你像个人样多了。”顺公公说着走到绿衣旁边,猥琐的伸手捏了捏绿衣的胸部,绿衣瑟缩了一下,不动也不叫,好像死人一样。

    2021-12-01 10:50:43详情点赞(0)回复(0)
  • 手脚以&着拼命

    颜氏爬的更急了,只是她那手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扭曲着,明显用不出力来,看着拼命在爬,却实际上连两步路都没爬出。

    2021-12-02 05:33:01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宫里&后娘娘

    “那是,那是,谁让皇后娘娘身边您最得力呢,这宫里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就信您。”年长点的太监连忙奉承道。

    2021-12-01 03:31: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发狂一&衣爬去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2021-12-03 11:45:56详情点赞(0)回复(0)
  • 让人上&运尸的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2021-12-01 05:45: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