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爆发

潘诚一愣,但也不怎么我相信,只会觉得这人口气真大,嘛他是会哭的。陆子樱可以看出他的不屑,嘛无论潘诚信和不信,她昨天肯定让他哭,哭到停不下去,哭到不能够自已!实际上这个办法也是陆子樱灵关一闪想出的办法。记得我有位朋友曾曾说:一个人还能哭,那么表明他陆子樱看出他的鄙夷,反正不管潘诚信不信,她今天一定让他哭,哭到停不下来,哭到不能自已!。...

潘诚一愣,但也不怎么相信,只觉得这人口气真大,反正他是不会哭的。

陆子樱看出他的鄙夷,反正不管潘诚信不信,她今天一定让他哭,哭到停不下来,哭到不能自已!

其实这个办法也是陆子樱灵关一闪想出来的办法。

记得有位朋友曾经说过:一个人还能哭,那么说明他还有救,如果什么都不在意了,反倒真的无药可救了。

其实陆子樱也在赌,赌潘诚还有救。

她想试,试能不能让潘诚哭,因为哭泣也能救人。

潘诚自然不会知道陆子樱脑海里奇葩的想法,他心里有的全是祖母的要求。

祖母本就不喜欢他这个体弱多病的人,更是不会因为他而让宣平侯府没有女主人,她最在乎的就是整个宣平侯府。

在潘诚为父亲将要娶新夫人这件事而愁苦的时候,陆子樱已经开始行动了。

明参隐约觉得好像谁在朝自己招手,扭头去看,便看到陆子樱正向自己招手。

明参是佩服陆子樱的,而且他猜这可能和公子有关,所以陆子樱让他过去,他便过去了。

陆子樱把明参喊道门外,小声对他说:“你想让你家公子度过这一关吗?”

想,他当然想了!

可看向陆子樱的目光却充满了不信,只因他了解潘诚,他家公子最是难劝。

即便如此,明参也还是点点头,表明他想。

“我有一本办法可以试一试,但是你要……”陆子樱和明参说了一大段的话。

当陆子樱再踏进房间的时候,明参满脸担忧的望向里面,然后朝旁边的青禾走去。

陆子樱让他等,而且别过去。

潘诚是听到陆子樱进来的,但显然,和那件事相比,陆子樱的聒噪显然是小题大做,所以他连头都没抬一下。

“潘诚,你别难过了,谁都会遇到亲人离世,只是早晚的事,你……”

陆子樱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如何让潘诚哭,她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和潘诚说话,至少不让他深陷一个人的痛苦之中。

之后也是走一步看一步。

一个时辰后,即便忍耐力超强的潘诚也忍不住呵斥道:“你有完没完,别再说了。”

这一个时辰里,陆子樱无外乎说些让他别伤心难过,人要向前看,等等之类的话,潘诚一直忍着,和陆子樱比试谁先认输,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陆子樱揉了揉耳朵,她这还是第一次被潘诚吼。

不过这恰恰说明她的方法凑效了。

陆子樱想要再接再厉。

但潘诚刚才爆发了一次,显然还没平静下来。

他见陆子樱不仅不生气,反倒还愈演愈烈,越发气不过,天下竟然能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潘诚心里的火气越烧越旺,直接冲破头顶,炸开了。

下一刻,陆子樱便被潘诚一把拽住,然后被对方往门口拽去。

知道他是要赶自己走,陆子樱赶忙站稳,然而她比潘诚小上两岁,加上潘诚正在气头上,胖团子般的她愣是被潘诚这个瘦子拖着往前走。

“喂,等等,别赶我走,我不走,不走,我还没让你哭呢!”

这话直接让潘诚的脸又黑上三度,手上的力气也加大几分。

他也不管对方是个女孩子,还是位县主,只知道这人必须离开,立刻,马上!

陆子樱见他不仅不停下,反倒更加使劲,心里急成一锅粥。

眼看着就要被潘诚推出门,陆子樱眼疾手快的扒住门板,脚也蹬住门槛。

潘诚没想到陆子樱还能这样,但他可不会因此放弃,想要去掰陆子樱扣住门板的手。

但陆子樱先他一步将手往上滑,依旧扒紧门板。

潘诚再去掰,陆子樱又往下滑,就是不让他得逞。

潘诚看出她的小伎俩,直接两只手一起,管你是上是下。

这一次,陆子樱被潘诚掰到了手,她没时间想美男抓她的手,而是在潘诚即将将她手掰开的时候突然大喊一声:“你就是个胆小鬼!”

潘诚顿了一下,很快继续。

陆子樱一只手被掰开,嘴里继续的喊:“你只敢躲起来一个人哭,你害怕,你怕别人笑话你没了娘,啊!我最看不起你这样的人了!”

潘诚咬紧牙,眼里喷火,终于将陆子樱另一只掰开,然后伸手猛推。

就在这一刻,也不知陆子樱是怎么想的,她头一低,脚下一登,像枚炮弹一样冲向潘诚,潘诚来不及挡住她,便被陆子樱大力撞击,往后推。

陆子樱一把抱住潘诚,借着惯性将潘诚往后压,直接将人压倒在地。

她怕潘诚将她挣开,便整个人都压上去。

“你给我冷静点!”

“呜呜……”

让陆子樱始料未及的是,潘诚就这样哭了出来,而且真就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陆子樱啊原本是头贴着潘诚的,所以第一时间没能看到潘诚哭出来的样子。

当她试探着抬起头,小心去看的时候,神仙美人没了,有的只是一个哭的伤心的孩子。

而且她好像好听到了什么。

潘诚起初只是哭,可哭着,哭着又开始断断续续说话。

“是我……”

“什么?”陆子樱听得不太清楚。

她仔细辨别,好半响才从潘诚的哭声里听出了眉头。

“……是我……害死了娘亲……”

而且,潘诚反反复复说着这一句话,显然这句话也是他心里的一道疤,伤心的疤。

陆子樱并不清楚潘诚和他母亲的事,只知道宣平侯夫人前段时间离世。

然而,即便潘诚这般说是自己害死了母亲,陆子樱也不太相信。

一个病弱的小孩子如何去杀一个大人?而且这并不是一般的人家,当家主母身边那么多丫鬟仆人围着,怎么可能让潘诚这样一个小孩子给杀了。

而其他邪恶的方向陆子樱没去想,她就是下意识的认为潘诚不是那样的人。

但她有着成人的思想,当最开始的冲动偏激过去,她还是静下心来思索这件事。

这也只是她一个人的猜想,谁能说没个万一。

那么潘诚为什么要说是自己害死的母亲,他究竟做了什么?而这一切的答案恐怕只有他这个当事人说得清楚。

选夫郎要趁早最新章节

选夫郎要趁早相关资讯

选夫郎要趁早

作者:及淡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南风北海 在读:1501人
  本来是21世纪的单身女青年,谁知再度睁开眼却成了中国古代一个四五岁的县主。前一世所以纯情少女放不开手而没交给男朋友的她最终决定自由飞翔自我,她非常清楚做事情要乘早的道理,如果,她最终决定了,要为自己早寻一个好夫郎。便,做为颜狗的她几眼看中了一个天仙般的人,只但是,她这选的人也太难搞了吧!可即使再难搞,她也要将他轻松搞定,哼,她就不信搞没准一个小孩!只但是,从来不也没经验的她要怎么做?挡桃花,宠小孩,炫夫郎,美好的的日子她来了!精巧别致的檀木镂空屏风后,烟雾缭绕,青禾抬起手臂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呼出一口气。。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