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8章 人心

“此事不急,吕叔。”冯永脸上绽开了笑容,“待过得几日,事情定下来后,如果还缺人手,我自会跟你说。”“那成!”吕老卒豪爽地站起身,拍了拍身后的草根,“看来主家已经是有了计较了。这...

“此事不急,吕叔。”冯永脸上绽开了笑容,“待过得几日,事情定下来后,如果还缺人手,我自会跟你说。”

“那成!”吕老卒豪爽地站起身,拍了拍身后的草根,“看来主家已经是有了计较了。这两日听那赵管家说,你这都好几天没笑过了,现在看来,却是老夫多心了。不过主家,老夫这里想多说两句,如果你能听得进,那就听听,如果觉得老夫说得荒谬了,你就当老夫放了个屁,你看成不?”

这老头,都站起身来了,还以为他要走了,没想到还说出这个话来。

“吕叔请说。”

“这人心啊,毕竟都是肉长的。主家再等等两天,指不定事情就有转机。”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冯永指了指正远远地看向这边的几个老庄户,说道,“你这一过来啊,只怕有人坐不住了。”

吕老卒哈哈一笑:“主家既然能笑得出来,那就说明没事了。那老夫也就不打扰了,这就过去给他们搭把手,争取早点把房子盖起来。”

冯永点点头:“吕叔慢走。”

庄子上如今最有头有脸的农户,应该就是丁二家了,因为家里出了一个幺妹。虽然说是已经被卖到府里面去了,可是好歹曾经还是丁二的女儿,再加上丁二家手艺好,经常叫主家叫去做些木工活。

一来二去,底气也就起来了。

“什么事?”还没等吕老卒走远,丁二就被远处那几个庄户推了出来,磨磨蹭蹭地走到冯永身边,吭吭吱吱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冯永皱起眉头看过去,“没事就走开,挡着我晒日头了。”

丁二闻言,听话地向旁边挪了挪,这才想起主家是坐在柳荫下,哪来的日头?

“汉中……”

丁二憋了半天,才憋出两个字。

“汉中咋啦?你也想去?不要!”

冯永嫌弃地看了丁二一眼。

“牛娃……牛娃想跟着主家去。”

听到这话,冯永这才转过头来:“你们家愿意让牛娃跟着去?”

牛娃是丁二的儿子,是冯永当乡村老师时试验的失败品。

这一点,估计丁二家的祖传基因要背锅。因为幺妹也一样,都是心灵手巧之辈,可是一到学习的时候,就会突然降低智商,真是让人着急。

丁二点头,憨憨一笑:“娃子闹得慌,这几日也想明白了,这一辈子在地里刨食能有啥出息?再说家里头不是还有两个嘛。就让牛娃出去长长见识,指不定以后还得靠他给家里长脸呢!”

“你可要想好了!呆在外头可不像是家里,吃苦头倒是小事。你也知道,如今这天下不太平,跟着我出去,难保不出个什么意外,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丁二一副看开了的模样,蹲下来在草地上拔了一把草,脸上的神情有些无奈:“小人又何尝不知?只是这老天不给人安生,又能有什么办法?过上两年,家里的老大也到了服徭役的年纪,真要上了沙场,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呢。还不如家里分一个出去,跟着主家博上一博,说不定还有条出路。”

说着还挑了几根草放嘴里嚼了嚼,似乎这样才能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好端端谈话怎么就成了苦情剧?这丁二实在不是个东西,不跟着剧本走,原本还想着能矫情一下呢,没想到这话一说出来,冯永原本的说辞也不知道飞哪去了。

“啧”了一声,冯永只好点点头:“那成吧,你去跟管家说一声,然后回去再跟孩子准备一下。路上的吃食和衣物就不用操心了,府上全包了。”

“还有事?”

说完了正事,冯永看到丁二还没有起身的意思,神色为难,欲言又止,甚至又放了几根草到嘴里继续嚼,不由好奇地问道。

“回主家,是这样的。除了牛娃外,还有另外的几家,也有这个意思。但他们又不敢过来说,只好托着小人过来带个话。”丁二说着,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远处偷偷望着这边的几个人。

老子的好心总算是没有全部喂了狗。

冯永感叹一声,一直紧绷着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一些:“那成吧。哪个愿意跟着去的,都去跟管家说一声,到时候我看哪个合适,再挑几个。”

“哎!好的好的。”丁二站起来,连连点头,“那主家你继续晒日头,小人就不打扰了。”

神经病!哪个会特地跑柳荫底下晒日头?

放下了心事的冯永拿起身边的钓鱼杆,准备穿上鱼饵钓点鱼。话说自己好像好久没有来这里钓鱼了,以前精心养的鱼窝现在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冯兄这是好生自在!”

刚把鱼线甩出去,耳边就响起了李遗的声音。

“咦,文轩兄怎么过来了?”

冯永转过头,打了个招呼。

反正和这家伙也挺熟了,以后还要经常见面,没必要行那么多礼。

李遗也不见外,径自走过来坐下,倒是显得潇洒。

“今日出城送人去汉中,从官道那边过来,没想到远远便看到了冯兄在这里垂钓,这便过来打个招呼。”

李遗指了指正由仆人驾向庄里的马车,解释了一番。

“这倒是巧了。却不知送的是何人?”

这李家估计也被赏了不少汉中之地,这些日子听说不少人已经把那八牛犁拿到手了,现在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地赶往汉中,想必李家亦是如此。

“族弟李球。”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想了半天,实在记不起三国里这个名字到底在哪里出现过。

最后冯永只能“哦”了一声:“原来如此,想必肯定是位才俊。”

“当今大汉境内,怕是没有多少人敢在冯兄面前称才俊二字吧?”李遗摇摇头,笑道,“毕竟能得丞相赞一句‘少年英雄’的,唯有冯兄一人耳。”

“那是丞相的谬赞,当不得真。”

冯永摆摆手,明明被马屁拍得舒服,却仍不得不做出谦虚的模样。

“当不当得起,可不是由冯兄一人说了算,那是别人说了才算。先前的不说,就说那损南中之僚,以实汉中之策,既能去南中僚人之祸,又能复汉中之繁华……”

李遗说着还凑过来,脸上全是一副我明白的模样,低声道:“其三便是,朝廷租赁那降俘,又是一个进项,可补国库,一举三得。此等妙计,世间又有几个能想得出?”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蜀汉之庄稼汉相关资讯

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甲青
类型:穿越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14720人
  这里讲的是一个平凡普通的苦逼在乱世三国里苦苦地争扎,努力种地的故事。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 多见识&,什么

    农家人没有太多见识,教育子女除了打屁股拧耳朵,平时说不出太多的道理,如今好不容易出个反面教材,自然逮住不放,拿他往死里用,什么都往里面套。

    2022-12-04 06:16:10详情点赞(0)回复(0)
  • 认怂,&大笑。

    远处收麦的农人看到一向剽悍的壮妇竟是难得的认怂,几人不禁哈哈大笑。

    2022-12-05 07:19: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仍是与&说话声

    妇人身材粗壮,声音犹如河东狮吼,虽然她自己觉得压低了声音,却想不到在旁人听来,仍是与平常人说话声音无异。

    2022-12-07 12:30: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们吃&去!”

    “你们笑个屁!”那少年骂完壮妇似不过瘾,一手叉腰,一手对着那些人指指点点,“不快点干活,要是今天干不完这些,晚食让你们吃西北风去!”

    2022-12-06 12:48: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知父&皆叹之

    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2022-12-07 11:03:3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种叫&蛮人之

    但是冯家这主家似乎不一样,除了粟饭外,还有一种叫做蛮头的饭食,说是主家仿蛮人之头所做,松软而可口,极受众人喜爱。听说还是用麦子去了壳,然后再磨成粉做成的,简直败家败到底了!

    2022-12-06 11:06: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其然发&看到,

    半大小子会意,跑去水罐那边翻看,果不其然发现母亲在放水罐的篮子里用布盖着一个蛮头,当下咽了咽口水,偷偷地掰了一半,攥紧在手里,一口气跑到官道的树背后,不让人看到,这才张大嘴一口咬下。

    2022-12-05 01:4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天气

    蜀中四月底(农历)五月初,天气逐渐变得炎热,正值收麦时节。

    2022-12-06 12:12:1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