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7章 纷纷扰扰说汉中(下)

铲屎官又低头,敢看自家阿母,抠了抠手指头,轻声道:“孩儿恰恰想和阿母说事儿呢。昨日主家跟我们说了,他去汉中时想带些人去,问我们有人想跟去没。孩儿心里想,跟随主家,还能再次读大学呢,因为就想去问问阿母,孩儿想跟随去,成不?”“跟随再次读大学好啊!”狗“跟着继续念书好啊!”狗子阿母正拿起罐盖子,随口说了一句。。...

狗子低下头,不敢看自家阿母,抠了抠手指头,低声道:“孩儿正是想和阿母说这事呢。今日主家跟我们说了,他去汉中时想带些人去,问我们有人想跟去没。孩儿想着,跟着主家,还能继续念书呢,所以就想问问阿母,孩儿想跟着去,成不?”

“跟着继续念书好啊!”狗子阿母正拿起罐盖子,随口说了一句。

“这么说阿母是同意了?”

“咣铛”一声,罐盖子碰着罐子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响。幸好地上是泥土,盖子只是被陶罐碰破了一个小口,没有摔坏。

狗子阿母没有去捡起来,急急地转过身,问道:“你刚才说啥?”

“孩儿想跟主家去汉中。”

“不成!”狗子阿母尖声叫道,“绝对不成!”

顿了一顿,仿佛下了决心,看看四周,压低了声音,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嗓门说道:“咱们就算不种这冯家的地了,也不成。”

九月的蜀地,下了一场绵绵的秋雨,同时也带来了丝丝的凉意。

庄里的孩子身体好像一下子差了许多,仅仅是一场秋雨,就已经有两个病倒了,不能到府上干活。家里的大人亲自跑到府上道歉,还一个劲地说自家孩子差劲,怕误了府上的事,想辞了这份帮工。

冯永看不过那拙劣的表演,大手一挥,直接让管家拿出些粮食,算是结了工钱。

两人不出所料地都推辞了,说娃子干不了什么活,来府上吃饱肚子就已经是主家发了善心,不敢再收粮食了。

“主家就不应该对那些白眼狼发那么大的好心!”

等那两人走后,管家看着两人远远的背影,恶狠狠地骂道:“又给他们吃饱肚子,又是教识字,连家里都让养上鸡了,这等关头,竟然做出这种事!”

“好了赵叔,莫要说了。”冯永不在意地笑笑,“毕竟是自家的骨肉呢。对了,去告诉府上那些孩子,这几日就不用来了,看着他们这两日都没笑过了,想必他们心里也是难受。”

“可府上的活怎么办?”

“怎么办?”冯永一声冷笑,“庄上又不是只有他们几家人。他们可以不种我的地,可以去找别的主家,难道那些僚人也可以吗?去,把阿梅给我叫过来。”

果然是完全依附于主家的奴仆才是好奴仆呢!

“主君,你叫我?”

阿梅被叫过来后,蹲膝弯腰行了一个礼,不敢看冯永,温顺地问道。

“你们那几家僚人,有几个八岁以上的孩子?会不会说汉话?”

“回主君,我们是熟僚,和汉人生活了好多年了,都会说汉话。”

一直以来,那些僚人都强调自己是熟僚,以此证明自己和汉人没多大区别。

“这就好。府上最近缺人手,你去把八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的孩子都挑出来,送到府里给幺妹打下手。记着,给他们教好府上的规矩,不然的话,哪个出了问题,就打断哪个的手脚,全家赶出庄子,知道么?”

阿梅呆住了,愣愣地不说话。

“怎么?有什么问题?”

阿梅脸上终于现出狂喜之色,跪下来猛地磕头:“谢过主君,谢过主君!”

对僚人,冯永有着绝对的控制权,毕竟他的手上,还捏着那些人的卖身契呢。

就算不提这个,被赶出庄子的僚人,肯定也是只有死路一条。不要说有多少人愿意收留僚人,就是有愿意收留的,曾经被上一任主家赶出庄子的僚人,你敢要吗?

庄里的气氛越发的不对劲起来。

往日庄户走在庄里碰到冯永时,都会笑嘻嘻地站在路边行礼问好。可是这几日,庄户远远看到冯永过来,都会悄悄地躲开了,实在躲不过,就会低头行礼,然后快步跑开,仿佛冯永身上有瘟疫一般,离得越远越好。

冯永对此无所谓,心里甚至还在庆幸。如果不是这个事情,他肯定还没意识到自家庄子所存在的问题。

我还没要求你们的孩子一定要跟着我去呢,只是说了有没有人愿意跟我去,你们就这个样子,真当我是好欺负的?

人心是不可测的。冯永没有资格去指责庄户的选择,但庄户也不能指责他的做法:不忠心的庄户,我要来干嘛?谁知道哪一天就养成了白眼狼?

“主家这是有心事?”

冯永正默默地坐在柳树下发呆,渺了一只眼的吕姓老卒走过来,问了一句。

“哦,是吕叔啊,坐。有事吗?”

冯永看了一眼吕老卒,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无事。只是过来跟主家说一声,这去汉中的护卫都选齐了,都是还能拿得动刀枪的老家伙。不知主家还需要我等做什么?”

吕老卒不敢太过于靠近冯永,隔着有些远坐下,陪着笑脸说道。

“没有了。只要做好准备,等着出发就行。”冯永伸了个懒腰,看向吕老卒,又指了指不远处正在盖房子的工地,“那边新房子还有两天就能盖好了吧?不然没安顿好那些家眷,走得也不放心。”

“放心吧主家,还有三四天就差不多了,误不了事。”

“咦?昨天管家还跟我说最多三天呢,怎么今天还是三四天?”

吕老卒咧嘴一笑,脸上的肉红色刀疤开始蠕动:“那是昨天的估计,今天啊,有几个老庄户被咱赶跑了,不让他们动手帮忙。”

“这又是为何?怎么就动上手了呢?”冯永关心地问道,新老庄户有矛盾很正常,但是发展到动手的地步那就不是小事了。

“没动手,就是叫他们走开。”吕老卒嘿嘿一笑,“咱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能活下来,靠的是兄弟帮咱挡的刀枪。”说着,他指了指远处正在干活的工地,“那些个家眷,大部都是替咱死去的弟兄留下的,答应了要照顾好。”

“是好事。”冯永点头,“能理解,只怕比亲兄弟还亲吧?”

“那可不是?”吕老卒一脸被人理解的激动,“咱是粗人,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受恩要报的道理还是知道的。主家收留了我们这些苦命人,能让我们能吃饱饭,就是大恩德。此次听人说主家想要几个孩子跟着去汉中?要是找不到人,咱那里还是有几个的,笨是笨了些,不像那些老庄户的孩子那般识字,但都是听话的好娃子,干活也麻利。”

冯永心头一热,脸上却没显露出异样,笑了笑:“吕叔都说过了,那些娃子可是你们那死去的兄弟留下来的,你们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怎么又忍心让他们跟着我去那般远的地方?”

“留下一个能继承香火的就行,又不是说全部让他们走。”吕老卒一挥手,“从南中那边都走过来了,还怕去汉中?再说了不还有我们几个老家伙跟着吗?跟着主家出去长长见识,那是好事。”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蜀汉之庄稼汉相关资讯

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甲青
类型:穿越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14720人
  这里讲的是一个平凡普通的苦逼在乱世三国里苦苦地争扎,努力种地的故事。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 老子身&看我不

    卧槽!你一副老子身上有瘟疫的表情要绕路避开老子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我打不过你娘还打不过你?你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2022-12-04 05:58: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没往&,正是

    半大小子这才发现原来官道上停着一辆牛车,车上端坐着一人,衣着不凡,手持书简,正读得入迷,看也没往这边看一眼,说话和给他递水囊的,正是赶车的侍者。

    2022-12-06 03:34: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妻一子&妻丧夫

    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2022-12-04 03:56:26详情点赞(0)回复(0)
  • 烟地跑&要跟着

    趁着与众人说话的间隙,壮妇一溜烟地跑了,倒是那个半大小子有些愣头,等他反应过来要跟着跑,却被少年一瞪眼。

    2022-12-05 03:54:50详情点赞(0)回复(0)
  • 脚抱着&埂上,

    半大的小子裸着上身,下半身只穿犊鼻裤,赤着脚抱着麦子奔跑在田埂上,有时跑得过急,便招来一阵叫骂:“跑得恁急?眼瞎了看不到麦颗子都被抖下来了?咋不去当牛驴拉石碾子?”

    2022-12-06 09:2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主家仿&说还是

    但是冯家这主家似乎不一样,除了粟饭外,还有一种叫做蛮头的饭食,说是主家仿蛮人之头所做,松软而可口,极受众人喜爱。听说还是用麦子去了壳,然后再磨成粉做成的,简直败家败到底了!

    2022-12-07 06:30: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农历&兴元年

    公元223年,农历癸卯,时为章武三年,同时也是建兴元年。

    2022-12-06 09:5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脚丫子&跑了。

    半大小子警惕地看着冯永,小心翼翼地绕了半截路,这才撒开脚丫子跑了。

    2022-12-05 01:36: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佃户给&是要给

    佃户给主家收麦子的这几日,按道理主家是要给佃户包吃食的,早晚各一餐,标准是能填饱肚子,不求多好吃。

    2022-12-06 09:10: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