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4章 论放牧的方式

我叫王平去做什么来着?找羌人啊,找羌人做什么?给我放牧牛羊啊。接着现在的这个李遗又说我说他也可以提供更多马?切记小瞧矮脚马,当然人家是在历史上留了名的。因为说,滇马是马啊!冯永想了想,心道莫不成这世上真有天命?接着再想起穿越者前辈王莽与位面之子刘不要小看矮脚马,毕竟人家也是在历史上留了名的。所以说,滇马也是马啊!。...

我叫王平去做什么来着?找羌人啊,找羌人做什么?给我放牧啊。然后现在这个李遗又告诉我说他可以提供马?

不要小看矮脚马,毕竟人家也是在历史上留了名的。所以说,滇马也是马啊!

冯永想了想,心道莫不成这世上真有天命?然后再想到穿越者前辈王莽与位面之子刘秀的故事,心里打了个冷颤。算了,我还是去汉中好好放牧吧。

“那李郎君手里有多少匹?”

“十匹应足以应付这汉中之行了吧?”

“五十匹都没有吗?”

李遗嘴角抽抽,这冯郎君还真是……大气,本来他以为自己送十匹就已经够显诚意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开口就五十匹。

“实不相瞒,”李遗苦笑摇头,“蜀中缺马,这滇马虽是产自南中,却也不易得,更何况如今正值叛乱……”

想起了第一次来冯府的时候,也是被眼前这冯郎君的“大气”吓了一大跳,原本自己出价一千贯,对方却喊了个三万贯。直到后面才知道是一场笑话,不过这回,不会是真又有误会吧?

想到这里,李遗试探地问了一句:“冯郎君要这般多的马,莫不是别有所图?”

冯永看向李遗,眼中有赞叹之意,说道:“李郎君当真聪慧之人。”

“那能与李某说说否?”李遗凑过来,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

没办法不感兴趣,别的不说,就光是自己亲身经历的那个卖奴……哦,是降俘之事,也不知他与丞相是如何关说,最后竟然还能与汉中的屯垦牵扯上莫大干系,真不知道此人哪来的这等玲珑心思——就是有些过于歹毒了。

北方的游牧民族从有史载以来,就一直不断地南下掠夺。在中原王朝强大时,经常会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如同割韭菜那般把他们割了一茬又一茬。可是每当中原王朝衰落下去,他们又会如同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继续死性不改地南下抢劫。

难道真的是因为天性野蛮,悍不畏死?

这个当然不是的,如果他们真的不怕死,就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向中原屈服。相反,他们是太怕死了,因为不南下,他们就会饿死。

炎黄子孙,可以说是独得上天宠爱:占据了好几条河流冲积而成的平原地区,而且这些平原地区面积广大,都处于气候温暖适宜耕种的地区,足以折腾个几千年。

这个地理优势就算是在世界范围来说,也是少有的。所以就算是在落后的古代,都有底气说出“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的话来。

但你把这话放到草原上去试试?百亩草地,在没有青贮技术,没有轮牧知识,只知道逐水而居的古代,能养出几头牛羊不知道,但肯定养不活一个人。

所以草原那么大,你可以活得自在,但死得更快。

风吹草低现牛羊,说着是好听,但那是在有草的时候。到了冬天,一场白灾下来,别说是牲畜,就是人都得乖乖地等死。

古代的北方游牧民族,冬天的时候一个部落挤在一起取暖,是把青壮放在最中间,把老弱放在最外面。也就是说,那些老弱要是挺不住了,就先去死,留下青壮就行。

这样既留下了族里的有生力量,又可以减少人口,以免过多地消耗口粮——物竞天择这个概念,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他们要是不南下抢,怎么活下去?

当年冯永所在的驻地部队,虽然周围都是沙漠,可是在离驻地几十公里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村落。有一次部队与那个小村落搞军民鱼水情,拉了一些人过去,帮村民们搞那个饲料青贮窖。

村里只有几户人家,每家都养了十几头羊,基本上全家人的经济收入就靠这些羊。

作为南方人的冯永还好奇地问了一个特白痴的问题:为什么不多养一些呢?

那个看起来六十多实际只有四十来岁的老汉,操着一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指着远远的空旷地说:“这个嘛,草不够吃嘛,羊吃太多啦!”然后又指了指那做成塔状的饲料青贮窖,“冬天就靠这个嘛,不然羊没得吃,饿死啦。”

有了青贮技术的后世,牧民们都得精打细算畜牧的保有量,不然你死命养,真当人家牛羊喝西北风就能长大?更不要说是在那个地里长多少草就放多少只牛羊的古代。

而且当时那个胡夷等北方游牧民族还多出一项残酷的计算:根据手里牛羊和食物的数量计算人类的存活数量。

想活下来?那就去抢啊!抢不到?那就去死好啦!

所以冯永现在想要做的,就是把这种落后的满世界跑的放牧式方法稍微改变一下,改成圏养式。这样的一百亩草地,能不能养得活一个人不知道,但能把养活牛羊的数量翻上那么两三番还是没问题的。

刀花骤闪,银光乍破。

“啪”的一个轻微的声音响起,立在演武场一根手臂粗的木棍轻轻地晃了晃。

关姬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气息,握刀的双手因为用力过度,带着些许微小伤痕的手背青筋冒起。等到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刀光闪过,双手持刀再次挥向木棍……

木棍这次仍然没有倒下,只是晃动的幅度更加大了。

这时一只右手伸向木棍的顶端,按住了摇晃不已的木棍,然后从那看似毫无异样浑然一体的木棍顶端,捏起一个一寸厚的小木块。

被刀切开的小木块被放到左手上,右手再次伸过去,又再次拿起一块……

五尺高的木棍,从顶端开始,生生每次以一寸的厚度,齐齐被劈出了十三块却没有倒地。

“叔母。”

关姬看清来人,停下了手,喊了一声。

丞相府里与众多武将的府邸有一个很相似的地方,那就是有演武场。只是这个演武场有些特殊,平日里丞相如非必要,一般是不会到此。因为这个演武场是专门给丞相夫人开的,关姬经常会来此处练武,有时丞相夫人也会带着张星过来。

“歇会吧,”黄月英看向关姬,用手指摸了摸小木块的切面,轻轻摇头,“这切口,一次比一次毛糙,说明你的心神不稳。如此练,亦是白练,还是歇会平息心胸杂念再说。”

“遵叔母命。”

关姬把刀放好,跟随黄月英走到练武场休息处,早有侍女端上装着汤水的碗。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蜀汉之庄稼汉相关资讯

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甲青
类型:穿越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14720人
  这里讲的是一个平凡普通的苦逼在乱世三国里苦苦地争扎,努力种地的故事。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 路避开&你娘还

    卧槽!你一副老子身上有瘟疫的表情要绕路避开老子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我打不过你娘还打不过你?你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2022-11-30 08:37:1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为生,&的余粮

    刚开始的时候别人看到了他都不敢靠近,让他差点乞讨为生,至于为什么是差点,是因为他发现这年头因为兵荒马乱的,一般人家哪里来的余粮给乞丐?所以乞讨根本就是等死,他也差点成为穿越后的典型反面教材。

    2022-12-02 06:50: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声音&仍是与

    妇人身材粗壮,声音犹如河东狮吼,虽然她自己觉得压低了声音,却想不到在旁人听来,仍是与平常人说话声音无异。

    2022-11-30 04:21:30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也就&了他这

    刚开始他听到后心里膈应得慌,后来也就习惯了,别看那些话难听,可也就是只能在背后面说说,真到了他这个主家面前,那些佃户还是唯唯喏喏,连个屁都不敢放。

    2022-11-30 09:17: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妻一子&名永,

    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2022-11-30 12:39: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才让&他把馒

    “莫急莫急,我又不与你争食。”旁边的人说着,伸过来一个水囊给他灌了一口,这才让他把馒头咽了下去。

    2022-12-02 08:22:3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