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飞车少年

第二十四章飞车少年杜子长迟疑地回头看看佘郁林,说实在的,他本来打算一个人尽快回到家里,喝上老妈亲手煮的绿豆粥,再吃上两块南瓜饼,嘿嘿,那是这世上最好的美味了,他想,即使是在有情...

第二十四章飞车少年

杜子长迟疑地回头看看佘郁林,说实在的,他本来打算一个人尽快回到家里,喝上老妈亲手煮的绿豆粥,再吃上两块南瓜饼,嘿嘿,那是这世上最好的美味了,他想,即使是在有情天中,师父从云峰宾馆端来的那些山珍海味也比不上老妈做的粗茶淡饭。

见杜子长不吭声,佘郁林嗔怪地说:“怎么啦,子长,你早上将我拖来,晚上就不管我啦。”

“啊——”杜子长尴尬地笑笑,“好吧,愿意为你效劳!”

“走啦。”佘郁林一把拉过杜子长的手,挽着他向停车场走去,一路上,杜子长只觉得背后全是火辣辣的目光,他竟然有点局促不安。

两人推着单车出了学校大门,佘郁林便坐在单后面。双手很自然地轻轻地扶在杜子长的腰际。她本是大众校花,原来护送她上学回家的那些痴心的男生,突然见她坐在一个陌生同学的后面,不由一起吐槽。

“这谁呀,他怎么可以这样,想独占花魁呀。”

“难道佘郁林真的要背叛我们了吗?”

“啊。人生啊,为什么这么残酷无情!”

“哼,瞧那家伙也不咋的,佘郁林怎么就会看上他呢。”

有二二班的男生便说:“他是我们班的杜子长,一直跟她坐在一个位子上的。”他也是佘郁林的铁杆追随者,说话之间不免略有一丝失落。

立即有人说:“哦,原来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有人释然,不过又替佘郁林感到惋惜,“一朵鲜花就这样插到牛粪上了。”

佘郁林听同学们议论纷纷,骄傲地看了看她的那些追随者们,俏脸微扬,双手更加紧紧地抱住了杜子长。

杜子长背后传来一阵阵极其温柔的感觉,那是佘郁林的小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他心里忽然感到甜滋滋的,只是在那么多人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他还是不免有点心慌。

“郁林,我觉得你坐在我后面好像不太合适吧?”

“怎么啦,你是不是想躲懒不想拖我啦?哼,实施告诉你吧,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拖本小姐呢!”

“哦,不,不,当然了,你,你可是我们云溪中学的大众校花啊,我,我这样会引起众怒的哦。”杜子长不无解嘲地说,不过,这时候如果佘郁林真的跳下车去,那么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很失望,很失望,这感觉真的好奇妙,他心里不由一动,难道,这就是初恋吗?

如雨后的清风,如春日的暖阳,初恋真的就这么如约而至了吗,杜子长不敢奢想,然而,这一切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杜子长和佘郁林在前,后面是一条单车长龙,那些男生并没有因为佘郁林坐在另一个男生后面而放弃,依然锲而不舍地做他们的护花使者,这种业余的职业道德倒是非常值得嘉奖。

一行人从幸福大道转向学府路,人流已经不那么拥挤了。但是佘郁林的追随者们却是一个不少,大多数人都是绕了一大圈的弯路,更有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宁愿放弃家里豪车接送,也要骑着单车多看佘郁林几眼。由于人太多,单车一个接着一个,所以发生磕磕碰碰那是很平常的事。

佘郁林早已见怪不怪,不过,以前是一个人自己骑车,倒是没有时间仔细欣赏后面男生们的车枝大表演,这一次坐在杜子长后面,她才发现,原来那些男生们的车枝一个比一个潇洒,特别是几个高三年级的学哥,他们一面骑着单车,一面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倩倩玉影,一面还要防备有人抢到自己前面,一心多用的功夫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佘郁林见后面的人你追我赶,好不热闹,她号称大众情人,本来人脉最广,一时兴起,忍不住拍手大笑,“哎,我说学哥学弟们。咱们来个友谊比赛怎么样?”

“好啊,谁在最后谁请客。”一个高三班的大个子高声答应,佘郁林认识那人,他是学校的体育委员,名叫吴得胜,听说也是一个富二代,心里暗暗好笑,论比赛,这可是他的强项,可是杜子长一向文文弱弱,再加上拖着自己,那还不是输定啦。

她悄悄拉拉杜子长,“那个吴得胜要比赛呢,你行不行?我看够呛,那也没事,别答应他就是了。”

杜子长一时童心大起,“比就比呗,谁还怕谁不成,郁林,你坐稳了,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飞车。”

“啊,子长——”佘郁林刚想说子长你是不是疯了,杜子长已经开始加速了。

要论杜子长的车枝,其实是毫无亮点可言,吴得胜脚下使劲一蹬,单车便如离弦之箭,“嗖”的蹿了上来,他本来对于佘郁林坐在杜子长后面就非常恼火,再见他骑的竟然是佘郁林的单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碍于佘郁林的面子,自己又不便发作,在美女面前总得绅士一点不是!

这时候,佘郁林提议赛车,正是说到了他的心里,只要自己轻松将这个半路上杀出来的家伙远远地抛在身后,那就等于是狠狠地揍了他一记耳光。

吴得胜,顾名思义,他天生就是得胜的主,的确,在云溪中学的各项体育比赛中,他一次次验证了他名字的正确性,所以,这一次他更有信心,完败杜子长。

眼看自己的单车就要接近杜子长的后轮,吴得胜哈哈大笑,“郁林,我看你还是坐到哥的后面吧,哥驮着你,一样可以完败他。杜子长,你敢不敢?”他心里暗想,如果能趁这机会,让佘郁林坐到后面,自己能一亲芳泽,那也是不虚此生了。

佘郁林眼见吴得胜追了上来,心里很是后悔,自己一时兴起,想哪门子比赛呀,这不是明着要让杜子长难堪吗?她心中愧疚,却见杜子突然加速,自己身子后仰,她心里一慌,不知不觉便将双手紧紧地搂住了他,小脸更加紧密地贴在了他身后。仍然不忘对就要靠近的吴得胜做了个鬼脸,“我偏不,哼,气死你!”然后又悄声地对杜子长说:“子长,不理他,让他一个人比赛好了,哼,一个人比赛,他肯定是第一名。”

杜子长暗暗发笑,佘郁林这小丫头天性活泼玩皮,自己虽然与她同桌一年有余,却从没有过一次逗她开心过,那么,今天就让她好好地开心一回吧。想到这里,他神识一动,感觉四周的气息正在向自己飞速的靠拢,然后,他真元微发,以盘龙心经的法门,将身前的气息吸动,自己的身体便迅速地向前飘移,而那些气息在经过他的吸引之后,更是飞快地绕过他的身体,扑向后面的吴得胜一行人。

这样一来,等于是忽然吹来了两股风,一股是将杜子长的单车吹向前去,另一股却是将吴得胜等人的单车向后吹去,这一前一后,以杜子长的修为,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一边骑车,一边不忘回过头来对吴得胜说:“吴大哥,你还是省省吧,就凭你的车枝,哼,我载着郁林,想赢你,照样很轻松。”

“哼,你就吹吧,咱脚底下见真章。”吴得胜脚下使劲,单车如疯狂一般向前疾驰,他人既高大,无论是力气还是耐力都远胜他人,再加上他的单车是名牌山地车,无论是性能还款式都是上上之选,而杜子长所骑的佘郁林的单车,却是一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坤车,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他都有一种胜之不武的感觉。

然而,只是转眼之间,吴得胜便惊奇地发现,在自己的全力追赶之下,那些同学都远远地被自己抛在了身后,而他前面的杜子长虽然看似不紧不慢,却一直在自己前面两米有余。

眼见面前的杜子长骑着单车,便如行云流水一般向前疾驰,坐在他后座位上的佘郁林短发灵动,衣衫飘逸,更像一个出尘的仙子,不禁让他心旌摇荡。越发激起了他那与生俱来的争强好胜之心。他低头猫腰,拚命地踩着脚蹬,将变速档调到了最高。

然而,吴得胜越是努力,迎面的风便越大,他只听得自己身上的衣服冽冽作响,如果不是他的衣服都是名牌产品,很可能会被巨大的风声撕裂。

饶是如此,吴得胜还是无奈地发现,自己跟杜子长的距离不但没有靠近,反而有越来越拉大的趋势。

前面就是一个红绿灯了,不行,一定要在红绿灯路口赶上那小子,不然,自己以后还能有脸面在云溪中学呆下去吗。

佘郁林万万没想到杜子长竟然能将单车玩到这种地步,只听得耳畔风声大作,她的秀发飘扬在空中,让她有一种飞起来的感觉。马路中间的小汽车纷纷被甩在后面,她兴奋地大叫,“杜子长,你太棒啦!”

她的叫声更加刺激了那些男生,他们一个个使出吃奶的力气,虽然距离在渐渐的拉大,但是,他们依然锲而不舍地向前飞驰。毕竟美女在前,谁也不会认怂。

马路上的行人,吃惊地看着这一群飞车党,连连摇头,“这年头,这些孩子都快疯狂了!”

谁也没有注意,在路边小香樟树掩映下的一个石凳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突然站起身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群飞车的少年,脸上露出了一抹不经意的笑意。

不到二分钟,疯狂的单车车队就到了下一个红绿灯路口,杜子长在红灯亮起的一刹那,顺利穿过了马路,而一马当先的吴得胜一行终于在红灯闪动的一刹那不甘心地捏上了刹车,他后面的那一群人自然也被阻隔在马路对面。

“妈的,这个姓杜的,老子饶不了他!”吴得胜恨恨地说。

他身后立即有人说:“吴老大,这姓杜的小子从来都是默默无闻,怎么会突然爆发,莫非其中有什么猫腻。”

吴得胜没好气地横了那人一眼,“张小强,你小子枝不如人,还说那没用的干嘛,人家的速度明摆在那,你以为他会法术啊,切!”

张小强被吴得胜一通抢白,一时倒也无话可说,心想,你这家伙,还不是跟我一样,看佘郁林坐在人家后面,情场失意,心里不是滋味,咱应该同病相怜才是,你也不应该拿我来出气吧。但是,他知道吴得胜脾气一向暴燥,一个不小心,不要被他暴揍一顿,那就不值得了,所以,他很自学地掉转车头,回家去了。

吴得胜也是意味索然,刚想转头回去,身后忽然有人喊他,“吴老大,走,没事了,去喝两杯。”

说话的是三五斑的郑四铁,两人关系非常好,可以说是一同上学,一同泡妞,所以,他也在追随佘郁林的大军之中,不过,他知道自己的背景,在这么多人当中,再普通不过,所以,他也就抱着陪吴得胜一起玩玩的心思来凑个热闹。这时,见吴得胜非常生气,便过来邀他去自己家开的一个小饭店喝酒,反正,每次自己请客,都是对方付款,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

吴得胜正在郁闷,自然一拍即合,两人有说有笑地走了,剩下的同学等到绿灯亮起,再望向对面,哪里还有杜子长和佘郁林的影子啊,都是苦笑一声,作鸟兽散。

很显然,杜子长并不想将这个无谓的比赛继续进行下去,如果一直这样,那么惊世骇俗不说,很可能也会暴露自己的实力。所以,过了马路,他立即车头一转。由学府路拐向了黄河路,那已经不是他和佘郁林回家的路径了。

佘郁林依然紧紧地依偎在杜子长的身后,貌似她并没有发现杜子长改变了方向。

第二十五章神秘来电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就是学&势力放

    正是放学时候,楼下就是学校的广场,很快就汇聚了一大群的同学。大多数是报着看热闹的心态,反正放学了,在路上多一点谈资也不是坏事,也有一部分人在冷眼旁观,毕竟亮龙会的势力放在那,还是尽量少惹闲事为好。

    2020-10-28 11:33:47详情点赞(0)回复(0)
  • 跟他客&他!”

    “洪哥,不要跟他客气,狠狠地揍他!”一个亮龙会的成员谄媚地对洪亮说。

    2020-10-31 04:36: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是&啊,要

    “可是,洪哥,我真的没钱啊,要不,明天,明天我一定给你。”杜子长弱弱地说。

    2020-10-30 02:18: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别,&洪哥,

    “别,洪哥,我,我求你们千万不要去我家里,钱,我保证,一定还。”杜子长的脸上掠过一抹阴影。

    2020-10-29 02:10: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老&”

    “够了,你这穷鬼,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机会,你一次次地跟我说明天,我都记不清这是多少个明天了。告诉你,老子的耐性是有限的,今天你要是再不给钱,哼,别怪老子翻脸无情!”

    2020-10-30 02:07: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幸灾乐&祸。

    这些议论声都很小,有的是同情,有的是无奈,有的是幸灾乐祸。

    2020-10-29 04:58:11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长,&起来。

    “怎么样,杜子长,你可要想好了,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洪亮可不理会四周的冷言风语,双眼微眯,声音渐渐变得冷漠起来。

    2020-10-29 08:57:14详情点赞(0)回复(0)
  • ,蹬蹬&终于一

    黑色的铁塔微微晃了一下,杜子长却被撞得东摇西晃,眼前金星乱冒,蹬蹬蹬,一连后退几步,终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2020-10-30 10:07: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才子&”

    “是啊,没想到,杜大才子也会陷身校园贷中,活该他倒霉。”

    2020-10-31 01:25:0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