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不动声色

第二十二章不动声色亦真亦幻,似梦非梦,杜子长依然游离在梦境与现实之间。然而。老槐树上,忽然落下无数的叶片,一片片,轻飘蔓舞,仅仅是一瞬间,那如一片黄叶一般的金色小剑便淹没在落...

第二十二章不动声色

亦真亦幻,似梦非梦,杜子长依然游离在梦境与现实之间。

然而。老槐树上,忽然落下无数的叶片,一片片,轻飘蔓舞,仅仅是一瞬间,那如一片黄叶一般的金色小剑便淹没在落叶之中。

有风,仿佛来自天际,跟在杜子长身后的同学们突然感到一丝凉意,他们一个个不自觉地裹紧身上的衣服。

杜子长倏地睁开眼,风声立即消逝,艳阳依然高照。然而,杜子长的目光却似有意似无意地看向马路对面的一座大厦。

那是著名的伯顿大厦,江城的标示性建筑。

大厦的最上面一层,一扇窗户无风自动,悄悄地关起,将一窗秋色紧紧地屏蔽在外。

杜子长点点头,“就知道是你,小小的催眠术,也想在我面前显摆,不过,你的时机掌握的不错,如果我的修为再差一点,或许很可能着了你的道。但愿,你不要真的惹上我,我可不愿意惹麻烦。”然后,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继续闭目养神。

又过了好一会,他终于感知到洪亮与刘强等人一路吞云吐雾,胡侃八侃,向老槐树走来。

“我说洪哥,杜子长那小子只怕不敢来吧。”这是曹飞的声音。

“我看不见得。”高峰说:“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现在的杜子长与以前不一样。”

刘强不以为意地说:“有什么不一样的,今天早上,他在我们洪哥面前还不是跟狗屎一样。”

“哈哈——”传来一阵大笑声。

高峰说:“我看不像,最起码他敢面对我们洪哥,这一点就很不正常。”

“哦,你说的不错。”洪亮说:“当时我双手将他的手腕几乎掐断,可是他楞没吭一声。看来,我们真的要小心一点,不要在他这阴沟里翻了船。”

杜子长依然静静地斜倚在老槐树上,只听洪亮几人的声音越来越近。

“哟,洪哥,那小子还真的来啦。”刘强叫了起来。

高峰说:“哼,他倒是很适意,居然跑这里来享受阳光啦。”

曹飞更干脆,几步冲上去,飞起一脚踢向杜子长,“我让你适意!”

杜子长忽然睁开眼,仿佛才看见洪亮等人,一骨碌地翻身站起,他这一站起来不要紧,曹飞全力的一脚却落了空。

不,其实,曹飞的飞脚工夫还是蛮厉害的,所以,严格地说,他的脚并没有落空,而是结结实实地踢在老槐树上。

“啊呀——”曹飞一声大叫,脚趾骨全部碎裂,疼得他立即蹲下身去。

杜子长却站起来,又懒懒地伸个懒腰,“呀,洪哥,你来啦。”

洪亮见曹飞出丑,眉头一皱,狠狠地将手中的烟蒂弹向杜子长面门,“杜子长,你小子有种,还真来啦。”

杜子长嘿嘿一笑,他见刘强正一脸崇拜地看着洪亮,便神识一动,刘强忽然觉得鼻子中奇痒无比,忍无可忍,终于一个大大的喷嚏全部代表他的景仰之情写到了洪亮脸上,当然了,这其中恰巧也夹杂着洪亮刚刚弹出的烟蒂,可以说是物归原主。

“刘强,你他妈的作死啊,啊,噗噗,咳咳——”洪亮觉得自己弹出的烟蒂竟然在他的咽喉处安家落户,蓬蓬勃勃地燃烧起来,直烫得他狂咳不止。

杜子长却是一脸地恭敬,“洪哥吩咐,我怎敢不来啊,啊,洪哥,我看你都咳出火来啦,这是不是体内酒精太旺盛啦。这万一要是从里面烧起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哈。”

高峰连忙将手中的饮料递给洪亮,又给洪亮捶胸敲背,折腾了好一会,洪亮总算喘过气来,刘强吓得早已狠狠抽了自己几记大耳光,见洪亮自顾不暇,居然没责怪自己,他便扶起曹飞,悄悄地站到一边。

“你,咳咳——”洪亮乜斜双眼,看着杜子长,却发现由于烟蒂在他的舌头根部大起炉灶,害得他说话竟然含混不清,他不得不一次次地清清嗓门,“杜子长,既然你来了,我想我们兄弟之间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呢。”

杜子长不卑不亢地说:“洪哥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无不遵命,不过,我以前差你们亮龙会的钱,张子涵已经帮我还清了,我实在想不起来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洪亮一翻白眼,“杜大,大,咳咳,才子,你说的倒轻巧,咳,十几天前,你有意逃债,害得我们亮龙会全体出动,咳咳,我们会中兄弟都是有活动费的,还有,为了追你,我们一共出动了五部摩托,历时两个多小时,刘强,告诉他,应该是多少钱,咳咳……”他实在是咳得不行,见刘强惴惴地站在一边,便将这关于经济的问题甩给了他。

刘强赶紧掏出手机,边算边说:“我们会中兄弟一共十八人,嘿嘿,就是你们常说的十八罗汉,每人出场活动费,按每小时二十元计算,应该是三百六十元,摩托车每出动一次,按五十元计算,合计二百五十元,二者相加,合计六百一十元。”

洪亮挥挥手,“杜子长,你我兄弟一场,就算你,咳咳,五百元吧。”

杜子长一脸的感激,“谢谢洪哥!”

刘强一伸手,“那么,给钱吧。”

杜子长说:“给钱,那是必须的,不过,洪哥,我想请问一下,兄弟们的活动费只有二十元一个小时,是不是太少了点。”

“啊,你——”曹飞等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杜子长,这小子失踪半月,是不是脑残啦。

就连洪亮一时也没回过神,只好拚命地咳嗽,“嘿嘿,杜子长,我们江城最低工资是每小时十五元,我们只算一小时,二十元虽然少了点,但是,你我兄弟,又何必那么认真哪。”

“很好,很合理。”杜子长连连点头,“我还想请问一下,既然亮龙会的兄弟们为了追债,每小时可以另外收取客户二十元的活动费,那么,我就不明白了,那个十天翻倍半个月四倍的滞纳金又是怎么回事呢?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当时我向你们借钱时,只说滞纳金,并没有说什么活动费呀。”他的声音并不大,然而,纵然人声嘈杂,还是清晰地传进每一位同学的耳中。

同学们连连点头,是啊,既然收取滞纳金,便是为了追讨欠款所用,那么,所谓的活动费,便是额外增加的了。

洪亮终于明白杜子长的意思了,他没想到杜子长不动声色便将主动权牢牢地抓在手中,一时不禁语塞。

高峰却干笑两声,说:“果然不愧是杜大才子,强词亦足夺理,我们所谓的滞纳金,不过是因为客户欠款所追加的利息,而活动费却是因为客户在不配合的情况下所产生的费用,二者自然不能混为一谈。”

杜子长心想,高峰作为亮龙会的狗头军师,还真有一套,看来,只有让他折服,才能震慑整个亮龙会,于是淡淡一笑,“高峰同学所说有理有据,不过,我就不明白了,你们的依据是什么呢,我们国家又有哪一条法律法规有这样的规定呢?”

高峰被杜子长问的直翻白眼,后面的同学只听到杜子长说话,却不知高峰说的什么,见他理屈词穷,一起大喊,“黑龙会,黑社会,交出非法所得!”他们之中,大有深受其害的,这时候见有人出头,不免同仇敌忾。

洪亮终于恼羞成怒,看来今天这个杜子长是油盐不进了,那么,只能武力来解决了,本来,他还打算以五六百元的费用作为要挟,如果能让杜子长加入自己的亮龙会,那未尝不是一件长远的好事,但是,现在,他激怒之下,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他双拳紧握,连连冷笑,却不想牵动咽喉部的烫伤,又是一番狂咳特咳。

杜子长冷冷地说:“洪哥,你身体要紧,这样咳下去,万一一口气顺不上来,是不是又要归罪到我的头上啊,啊呀,你老大福大贵,我贱命一条,可不敢承担呀。”

“你——咳咳,找死!”洪亮再也忍耐不住,右手一记勾拳,击向杜子长的左太阳穴,风声飒飒,出手狠辣,显然是恼怒到了极点。

杜子长神识暗动,却见洪亮的拳头轻飘飘慢腾腾地击向自己,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现在修为极其的强悍,一般人的动作在他看来都会变慢许多,这就是境界。

放眼当世,回光初境已经是难得的强者了,即使是武道高手全力出击,在杜子长的眼中也会像慢镜头一样,更何况洪亮这个小混混了。

这时候,杜子长只要伸出一根小指头,轻轻一弹,不可一世的小霸王便会飞出几十丈外,但是,他并没有动,因为,那样一来,未免太过惊世骇俗,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也会暴露无遗。所以,他真元暗涌,老槐树上忽然“咔嚓”一声掉下一根碗口粗的枯枝。

这枯枝落下之时,本来在洪亮出拳之后,但是,杜子长仅仅用了千分之一的真元,便让枯枝下坠的速度增加了十倍有余。

谁也没有看清这枯枝是如何落下的,但是,当枯枝突然出现在洪亮拳头前面的时候,它却仿佛定格一般,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所有人,当然包括洪亮和亮龙会的人,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噗——”一声闷响,洪亮那记挟风雷,惊天地的勾拳扎扎实实地击在枯枝上。

“呼”的一声,枯枝似乎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贴着杜子长的发梢,直接向后飞出。

高峰首当其冲,直接被枯枝扫了个狗吃屎,杜子长最看不惯这个娘炮一样的狗头军师,所以特别照顾他。

高峰后面,是亮龙会的剩余的十八罗汉,枯枝余势不衰,便如摧枯拉朽一般,横扫过去,立即传来一片鬼哭狼嚎声。

当然,这其中声音最大的,自然非洪亮莫属,他声音宏亮,歇斯底里,因为,他全力的一击,全部击在枯枝上,那枯枝本来还好,但是一旦凝结了杜子长的真元,较之铁板也不遑多让,他一拳既出,满以为可以打得杜子长跪地求饶,却绝不会想到,祸从天降,那时候,他只觉右手剧烈一震,便似被一柄铁锤狠狠地砸了一下,一阵骨节错位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他耳中,随即是彻骨的疼痛,再然后,他赫然发现自己的右手忽然像是脱离了他的掌握,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肿起来。

“怎么会这样?”后面的同学们本来还在为杜子长捏一把汗,他们实在不想看到杜子长倒在血泊中那惨不忍睹的画面,谁知道画风突变,杜子长依然静静地站着,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而亮龙会的所谓十八罗汉却瞬间变成了十八软蛋!

“快,快送洪哥去医院。”刘强愣了半天,忽然清醒过来,十八软蛋一起围过来,尽管他们自己跌的头破血流,但还是一个劲地问候洪亮。

洪亮恨恨地看了一眼杜子长,对刘强等人说:“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脓包,走,我们先医院包扎一下。杜子长,你给我等着,我们之间没完!”

杜子长装作诚惶诚恐地样子说:“洪哥,你多保重,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与我可没有任何关系哦,你要是再追加什么费用,我是一概不管的。”

洪亮怒视着杜子长,还想破口大骂,但是手上的剧痛,以及咽喉处的烫伤,不免让他宏亮的声音大打折扣,“杜子咳咳长,你等着。”

杜子长很是平静地说:“洪哥,我在这等着哪,不过,这误工费,你们亮龙会可要算给我哦。”

同学们见洪亮等人离开,一起开心地大笑,的确,亮龙会一直耀武扬威,还从未像今天这样狼狈过,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些家伙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们宁愿相信是这些家伙恶贯满盈,今天终于果报不爽。

有不少人认识杜子长,一起上前问这问那,比如什么,如果不是那根树枝,小霸王一拳真的打中你,你会怎么样?

还有,如果以后小霸王将今天的医药费来讹你,你会承认吗?

对于这些种种提问,杜子长只能学着电视上面那些国外的外交官一样,耸耸肩,表示无可奉告。

同学们想想,这些问题的确很纠结,所以很快一轰而散,只剩下杜子长一人无奈地摇头叹息。

他现在越来越相信赵行天所说的了,刚才自己不过小试牛刀,洪亮十八罗汉便屁滚尿流,的确,普通人在修行者眼中,甚至于连蝼蚁都算不上,而自己竟然以如此强悍的修为来对付亮龙会,不啻是以核弹来轰炸飞蝇一般。

他忽然感到一阵落漠,这是一种强者所有的空虚,难怪有人要以千金求败,原来,到了一定的境界,能够找到一个像样的对手,也是一种幸福啊。

可是,环顾自己左右,无非庸庸与碌碌,有谁能达到自己这样的境界呢?

忽然,一阵如兰似麝的香味远远的飘来,中人欲醉,杜子长沐浴在艳阳下,竟然又像开始一样昏昏欲睡。

他冷笑一声,小小的催眠术,又来了,刚才,我没有反击你,是想你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谁知你居然得寸进尺,那么,就怪不得我啦。他刚想凝起神识,想以强悍的真元摧毁对方的神识。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前面竟然是一片虚空,浩浩渺渺,漫无涯际,哪里还有什么如兰似麝的香味呀,有的只是一个翩翩而来的绰约仙子。

霸道仙子!

第二十三章针锋相对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后居然&十多,

    “半个月前借十元,半个月后居然变成了一百七十多,暴利呀!”

    2020-10-22 02:21:22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好&你现在

    “那好吧,杜子长,你现在就给钱。”洪亮对刚跑到身边一个瘦猴模样的人说:“刘强,告诉他,一共是多少钱。”

    2020-10-22 09:10: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们说,&是?”

    “反抗,杜子长,给你一百个胆子,量你小子也不敢!”曹飞大声嚷嚷着,“兄弟们,你们说,是也不是?”

    2020-10-20 03:28:28详情点赞(0)回复(0)
  • 诉你,&这,已

    刘强一撇嘴,“姓杜的,别以为只有你这位数学王子才懂得计算,告诉你,这还是我省略了小数点后面的数字得到的结果,要不然,最少还得多几元,哼,就这,已经够你小子受的了。”

    2020-10-21 05:36: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最起&翻倍,

    刘强冷笑一声,“明天是第十六天,最起码再次翻倍,连本带息最少也得三、四百,你,还得起吗?”

    2020-10-20 03:5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杜&,他哪

    “一百七十块!”人群中有人在低声嘀咕,“杜子长平时连五毛钱的冰棍都舍不得,他哪来这么多钱啊?”

    2020-10-20 04:40: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

    杜子长想了想,对洪亮说:“洪哥,是我欠你们亮龙会,我一定会还给你们,分毫不少,不过,今天,我,我实在是不方便,明天,明天我连本带息一起还给你。”

    2020-10-21 12:36: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气,好&不好,

    “妈的。”洪亮大怒,甩手一掌,印在刘强脸上,“就你小子的数学好,老子这是加强语气,好不好,笨蛋。”

    2020-10-20 01:31: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