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沉着应战 下

下姜勇和蒋为民相互望了望,一同说:“等会我们和子长一同去,没什么大不了的跟他们拚了,这些日子,小霸王越发嚣张了,保护好费双倍再说,还一言不合就拥立名目,坐地给钱。”佘寻阳喝了佘郁林喝了一口饮料,淡淡的说:“嘿嘿,有点骨气,像爷们,你们去不去呢,我是不管,反正以后啊,子长到哪里,我便跟到哪里,我就是他的护花使者。”。...

姜勇和蒋为民互相望望,一起说:“等会我们和子长一起去,大不了跟他们拚了,这些日子,小霸王越来越猖狂了,保护费加倍不说,还动不动另立名目,坐地收钱。”

佘郁林喝了一口饮料,淡淡的说:“嘿嘿,有点骨气,像爷们,你们去不去呢,我是不管,反正以后啊,子长到哪里,我便跟到哪里,我就是他的护花使者。”

姜勇和蒋为民大笑起来,“只有我们男子汉保护你们女孩子那才叫护花使者,你只能叫护草仙子。”

佘郁林秀眉微扬,“怎么啦,生命如花,难道不是吗?”

杜子长感激地看向三人,“谢谢你们,不过,这是我和亮龙会的个人恩怨,我不想连累大家,所以,如果你们一起去,反而会更让洪亮瞧不起我。小勇子,为民,郁林,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如果以后再有什么事,我一定请你们帮忙。”

姜勇迟疑地看看蒋为民,“你看怎么样?”

蒋为民说:“子长说的未尝不对,但是,小霸王一伙人明摆着是在欺负他,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人欺负吧。”

“所以,子长,这一次我们一定去帮你。”姜勇说:“上一次我们没能帮你,这些日子,我们肠子都悔青了。”

杜子长摆摆手,“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这次子涵已经帮我还清了他们的钱,量来他们也不敢再胡来的,你们要是都去了,反而会让他们瞧不起我。所以,兄弟们,你们的情我领了,来,我敬你们一杯。”

姜勇和蒋为民一起看看佘郁林,佘郁林秀眉微蹙,过了一会才说:“今天早上的情景你们也看到了,小霸王绝不会安什么好心的,但是,如果我们陪子长去,的确会让他瞧不起子长,既然这样,我们也只能在背后支持你啦,子长,你要多加小心!”

杜子长没想到佘郁林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倒是有点意外,便说:“我会小心的,反正我又不差他们的钱,量他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不过,你们也要答应我,无论我跟亮龙会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出面。”

姜勇和蒋为民还在犹豫,佘郁林却是大点其头,他们知道她一定有什么鬼主意,便也迟疑地点头同意。

杜子长已经为三人斟满饮料,举起杯,“既然这样,我们一起干杯!”

“干杯!”四人一起举杯。

食堂内同学们来来往往,很快便被四人吸引,特别是佘郁林手掣酒杯,笑容可掬,立即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佘郁林横了一眼四周火辣辣的目光,“看什么看,我们这是在为杜子长同学接风,知道为什么给他接风吗?半个月前,杜子长同学因为欠了亮龙会的校园贷,而被小霸王他们逼得离家出走,现在他回来了,你们说应该不应该为他接风。”

四周同学大点其头,在他们心中,即使佘大校花说的不对,他们也是不会反对的。

佘郁林眼波流转,又说:“不过呢,我们今天的接风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马上杜子长同学又要去赴小霸王的约会,所以,我们为他接风的同时,也为他送行啦,唉,谁都知道他们黑龙会里没有一个好鸟,真不知杜子长同学这一去会有个什么山高水长啊!”

有人好奇地问,“请问佘大美女,不知杜子长同学与小霸王的约会地点在哪里?”

佘郁林站起来,手掣酒杯,环顾四周,“你们大家都听好啦,杜子长同学与小霸王约会的地点,就是我们中学东门外的老槐树下。嘻嘻,听说那里的景色很不错哦,大家去看看风景也挺好啊。”

“啊,老槐树下。”同学们议论纷纷,“原来那小霸王又要欺负人啦。”

“唉呀,这杜子长也真够倒霉的,怎么一次又一次的犯到黑龙会手里呀!”

有人问旁边的人,“你去不去看热闹。”

“当然去,这校园里沉闷得要命,出去透透空气也是好的。”

听着同学们的议论,杜子长不禁苦笑,他当然明白佘郁林的意思,他们不好意思明着去帮自己,但是,只要发动这些同学们去围观,小霸王即使再嚣张,也不会将自己怎么样的。

很快的,吃完饭,佘郁林一手一个拉着蒋为民和姜勇,对杜子长说:“子长,我们就不去啦,你呀,就自求多福吧。”

蒋、姜二人面色尴尬,但是,被佘大校花的的纤纤玉手拉着,早已半身酥麻,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杜子长知道佘郁林的杀伤力,只能无奈地笑笑,一个人施施然地向校外走去。

出了大门,向东一拐,便是学府路,东门便在学府路上,几年前,幸福大道没有开发时,东门一直是云溪中学的大门,后来,市政府修建了幸福大道,学府路便失去了旧日的繁华,东门也成了云溪中学一个小小的边门。

老槐树高高地矗立在东门左侧,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广场,本来是学校的门前广场,由于南门成了正门,这广场也变得冷清了许多。平时很少有同学经过这里,只有杜子长每天跑步上学,才会经过这里。其实他也可以直接走幸福大道,不过,他不喜欢幸福大道那喧嚣的氛围,他喜欢每天徜徉在绿荫丛中,静静地欣赏,静静地思考,品味人生,品味自然。

这么多年,杜子长还是第一次在中午时候来到东门外,当然也是第一次在这个时段仔细地观看老槐树。艳阳满天,照得它一片金黄。

杜子长忽然有一种昂扬向上的冲动,他想,也许,这就是老槐树历千年风雨而依然挺拨的原因吧。

以前杜子长每次上学放学经过老槐树时,总会不经意地多看几眼,那时候的他,完全是无意识的,只是觉得它生命力特别的旺盛。

尤其是五月暮春,满树的槐花灿烂了整个季节,它那乳白的花色,清淡宜人,不张扬,不雕琢,却自有一股浓郁的花香,几乎溢满江城的大街小巷。

杜子长觉得槐树花季是江城最美的时候,而这株老槐树的花期更是明显要比普通的槐树要长得多,一直到夏季高温炙烤时,它似乎才恋恋不舍地告别芬芳岁月,

可是,这时候它的田田翠盖,更成了夏日不可多得的荫凉。

而秋风肆虐时,老槐树虽然落叶缤纷,却绝不会给人一种萧瑟之感,相反的,它的落叶随风而逝,如诗如画,不知成了多少文人笔下的意境。

到了冬天,雪花纷飞,它却傲然而立,铮铮之态,可描可绘。

杜子长常常在想,老槐树每一天都是一道崭新的风景,如果可以,自己真的想每天都看到它,与它的挺拨为伍,以它的风姿作伴,看尽春秋冬夏,品味人生百态。

可是自从他在老槐树下遇到赵行天,老槐树便寄寓了他更多的感情,特别是他穿越进有情天后,他隐隐感到这株老槐树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今天他刚围着它转了几圈,还没来得及发现什么就遇到了佘郁林。

所以,午饭后,杜子长便不再停留,径直走了过来。他知道,洪亮一行人一向是在学校的专用餐厅内用餐的,这时候一定还在那里大吃大喝,时间还早着呢。

然而,杜子长本想静静地瞧瞧老槐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却无奈地发现,他的身后竟然跟着一大帮同学,他们不远不近地缀在他身后,不时地对他指指点点。

这些都是佘郁林的杰作,她虽然没有亲自跟过来,但是,相信自己的一举一动自有她的追随者们,在第一时间向她汇报的。

杜子长笑笑,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好应该怎样面对洪亮他们。是的,虽然自己现在只要动一根小指头,便可以秒杀他们,但是,他们不过是一群小混混,自己这样对他们下手,总是不太合适吧。

最主要的是,老头说啦,不到万不得以,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是修行者的身份,可是,如果一味的忍让,这些家伙像软皮糖一样的粘着自己,那样也很烦哪。

杜子长不喜欢麻烦,所以,他想,应该好好地跟洪亮谈谈了。

时间还早,杜子长仰头望望老槐树那巨大的树冠,秋已经很深了,老槐树的树叶渐渐有了丝丝霜色,他知道,再有一场秋风过后,老槐树的树叶便会告别它的枝头,投入大地的怀抱。

“那样也很好啊,又是一道别样的风景。”杜子长想,这就像自己,换一种姿势,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哈哈,解脱,是啊,自己现在与以前相比,何尝不是解脱呢,该来的,该发生的,只要自己愿意,还不是如秋风落叶一般吗。

一旦想通这一点,杜子长忽然感到浑身轻松,他一屁股坐到老槐树身边,双眼微闭,竟然很写意地养起神来。

这些日子,他在有情天中,除了修行,便是学习,半个月不眠不休,虽然他修为越来越强悍,并没有丝毫的劳累感,但是,现在一旦放松,竟然倦意上涌,真的昏昏欲睡。

恍惚中,一叶轻堕,杜子长突然觉得一枚金色的小剑,破开满天的艳阳,带着秋的萧煞,如迷离的梦境一般,直刺自己的胸臆。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这几人&,留着

    “对,你还得起吗?”洪亮和刘强的身边又多了几人,这几人都跟他们一样,留着马桶盖的发型,一身衣着花里胡哨,流里流气,这也是他们亮龙会的统一着装,他们看似很随意地站成一圈,却将杜子长牢牢地围在中间。

    2020-10-19 10:58: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家

    这时,四周有好多同学也围了上来,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2020-10-20 08:17: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媚地对&。

    “洪哥,不要跟他客气,狠狠地揍他!”一个亮龙会的成员谄媚地对洪亮说。

    2020-10-21 04:21: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喝斥,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喝斥,其声很小,却盖过喧嚣的知了与纷扰的人群,其音很甜,如幽谷百灵的歌喉,更像是九天凤凰的鸣声。

    2020-10-21 09:57: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四周&“杜子

    “是!”四周一片附和声,“杜子长,你就是个腕包、废柴。”

    2020-10-22 12:49: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长嘴&一下无

    就连杜子长嘴角也是微微上扬,这一下无疑激怒了洪亮和刘强,二人一起抬腿就要踢向他。

    2020-10-20 01:23: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声音果&是高八

    洪哥名叫洪亮,人如其名,声音果然宏亮无比,即使是冷笑,也绝对是高八度,直刺得杜子长耳膜嗡嗡作响。

    2020-10-22 07:24:47详情点赞(0)回复(0)
  • 舍不得&多钱啊

    “一百七十块!”人群中有人在低声嘀咕,“杜子长平时连五毛钱的冰棍都舍不得,他哪来这么多钱啊?”

    2020-10-21 01:10: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