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沉着应战 上

第二十一章沉着迎敌上杜子长倍感宏亮的双手如铁钳通常,牢牢地地锁自己的脉门,他明白,这是最普普通通的一种擒住手法,宏亮仗着他人高头大马大,气力超群,显然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他淡淡一笑,“谢谢洪哥惦记着小弟,不过,小弟我贱命一条,实在不值得你老人家惦记,至于你为小弟担惊受怕,茶饭不思,那大可不必,您要因此郁结成疾,就此一病不起,那真是可惜了令尊大人的亿万家产啊。所以啊,洪哥,我还是请你放下小弟,你呢,也乐得个心宽体胖,长命百岁,我呢,也可以悠哉游哉,苟活于世。洪哥,你看,行不?”。...

第二十一章沉着应战上

杜子长感到洪亮的双手如铁钳一般,牢牢地锁住自己的脉门,他知道,这是最普通的一种擒拿手法,洪亮仗着他人高马大,气力过人,显然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他淡淡一笑,“谢谢洪哥惦记着小弟,不过,小弟我贱命一条,实在不值得你老人家惦记,至于你为小弟担惊受怕,茶饭不思,那大可不必,您要因此郁结成疾,就此一病不起,那真是可惜了令尊大人的亿万家产啊。所以啊,洪哥,我还是请你放下小弟,你呢,也乐得个心宽体胖,长命百岁,我呢,也可以悠哉游哉,苟活于世。洪哥,你看,行不?”

杜子长一边不动声色地说着,一边神识暗动,早已将双手的脉门向内收缩,这样一来,便给洪亮一个假象,好像杜子长的手腕在他的大力握持下变了形。

洪亮暗暗得意自己的手劲又大了,却对于杜子长如此地平静大感诧异,特别是杜子长所说的一番话,表面关切,实则是诅咒,更让他恼怒,曾几何时,那个连放个屁都战战兢兢的杜子长,竟然如此的嚣张,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恨不得双手抓起杜子长,狠狠地来个过背摔,让他好好地吃点苦头。

但是,现在是早课时间,洪亮即使再张狂,也不得不有所顾忌,再加上,杜子长貌似一脸的谦恭,他自然也不好陡然翻脸,只是,他脸上挂着笑意,手上却加大了力道,恨不得一下子将杜子长的手腕捏碎。

“好说,好说,你我兄弟之间有什么不好说的,我的大才子,今天午饭后,我想约你单独到东门外的老槐树下,好好地谈谈,那里风景很不错的哦,嘿嘿,你我自家兄弟,十多天没见面,我想,我们一定会相谈甚欢的。”

杜子长大方地说:“洪哥有约,敢不如命!”

洪亮松开手,由于用力过猛,双手已经有点酥麻,他很是奇怪地看向杜子长,这小子在自己使劲握持之下,竟然没有痛叫,这份忍耐却也说得过去。

眼见杜子长的双手手腕处渐渐地隆起两道大大的血痕,洪亮暗暗得意,看来以后对付杜子长这些硬骨头,就得使用这铁血手腕啊!

“子长,你的手怎么样?”佘郁林一把抓住杜子长的双手,心疼地轻轻揉搓着,她愤怒地瞪着洪亮,“小霸王,你还是不是人,将人家的手弄成这样?”

洪亮本来想甩手走人,突见佘郁林拉住杜子长的手,眼中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不由又妒又恨,一直以来,他早已将佘郁林当成了自己第一个追求的对象,但是,她却从来没拿正眼看他一下,现在她居然当作他的面如此的维护杜子长,这怎么不让他怒火中烧,不过,他刚才一直装作客客气气的,一时又不便翻脸,只好皮笑肉不笑地说:“佘大美女,我们兄弟之间真情交流,好像与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杜子长淡淡地说:“郁林,洪哥说得对,他这是打骨子里对我好啊,即使他一不小心掐断了我的手腕,那也是真情泛滥呀。”

佘郁林气恨恨地说:“子长,你——难道这混蛋要了你的小命,你也要说成是他往死里爱你呀。”

杜子长点点头,“是的,洪哥就是这样的人!”他说的极其诚恳,但是,洪亮却忽然感到一股凉气直透心底,他干咳一声,硬着头皮说:“杜子长,别忘了,今天中午,东门外老槐树下,咱们不见不散。嘿嘿,如果你没有胆子,也可以让佘大美女陪你去哦。”

杜子长笑笑,“洪哥,我们是去叙兄弟情谊的,当然不会让郁林她们这些女孩子参与啦,不过,我倒是希望洪哥你多带些亮龙会的兄弟去,这样更显得我们兄弟情深。”

洪亮也堆出满脸的笑意,“很好,很好,杜子长,我们一言为定。”

佘郁林气的直跺脚,“子长,你这是疯了吗,他们黑龙会的人有哪一个是好人啊。”

见洪亮转身离开,杜子长轻轻摇摇头,“该来的总会来的。”

佘郁林还想说些什么,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随着上课铃声响起,周子媚优雅地走进了教室。她一眼便看到了杜子长。有点惊讶地问,“杜子长同学,你来啦。”

杜子长站起来回答,“谢谢老师,我来了。”、

“哦,家里没事了吧。”

“嗯,现在没事了。”

下面传来同学们的一阵窃窃私语,“杜子长家里又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被小霸王他们逼的。”

周子媚望了望有点激动的同学们,脸上掠过一丝苦涩的笑容,这些日子,她对于杜子长的遭遇当然有所耳闻,为此,她曾经暗暗约了洪亮谈过,谁知洪亮早已对她这个美女老师有所垂涎,整个谈话期间,两眼放光,不停地在她的身上那些敏感的部位刷来刷去,弄得她又羞又气,只好草草地结束了谈话。

后来,她向教务主任反映了这事,教务主任只是嘱咐她以后少惹小霸王,他还说校长正准备通过某些渠道向洪亮的父亲暗示一下,最好能让他转学。但是,周子媚知道,小霸王是家里独子,他父亲一向对他骄纵有加,所以才会养成现在这样的飞扬跋扈,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让他那宝贝儿子转学的。

周子媚歉然地看看杜子长,“好,没事就好,你的功课没有落下吧。”

杜子长有点激动,平时这个周老师对自己很好,他总觉得她就像是自己的大姐姐,“报告老师,我每天都在自习,争取赶上同学们。”

“好,好,你坐下,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和同学们,大家能够相聚一堂学习知识也是今生的缘分,所以我希望大家要珍惜这个缘分。”

杜子长忽然听到周子媚说到“缘分”二字,不由一阵心神恍惚,那天他遇到赵行天时,他也对自己讲,遇上自己是今生的缘,与周老师所言,何其相似乃尔。

周子媚见杜子长坐下去,便开始讲课,杜子长吃惊地发现,周子媚竟然又从自己离开那天的课程开始讲起,虽然比较简洁,但是,却是没有一点水分,让人一听之下便一目了然,看来周老师和同学们已经达成了默契,要将杜子长落下的功课给补上去。他不由心潮澎湃,难以自止,老师和同学们对自己这是何等的情义啊。

课堂上,周子媚不时向杜子长提问,杜子长都是对答如流,实际上,他现在修为精深,更兼盘龙心经突破了大周天,思维之灵敏早已远远超过一般人,再加上,他一直在有情天里看现场直播,所以,仅仅一节课下来,表面上他已经将十五天的课程都补了上来,因为,他实在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同学们的课程。

对此,周子媚很是欣慰。

所有的同学更是像看怪物一样地盯着杜子长。其实,杜子长一直以来,都是在刻意地自我封闭,但是,他的成绩一向非常优秀,在班级中除了学霸张子涵,他的成绩一向是最好的,佘郁林学习也算是非常刻苦的了,但是,每门功课却总要比他差上一点点。

接下来的几节课都一样,所有的老师都达成了默契,为杜子长一人开起了小灶,杜子长也不负老师的厚望,很快地便追了上去,甚至于他的理解更是远远超过了常人,这让老师们都很欣慰。

整个上午,洪亮一伙人都在教室内,倒是出奇地平静,不过,下课以后,洪亮与刘强、曹飞、高峰等几个亲信不时地交头接耳,有说有笑,谁都知道他们是在谋划中午怎么对付杜子长,蒋为民、姜勇几人都替杜子长担心,杜子长倒是谈笑自若,劝大家要将心思放在学习上。

就这样,半天时间勿勿而过,吃午饭时,食堂的张阿姨见到杜子长,立即大叫起来,“啊呀,小伙子,这些日子怎么没看到你呀,来,快让阿姨看看,啊呀,瘦了,瘦了,来,阿姨多给一块红烧大肉,补补身体,别让自己长得跟瘦猴子似的。”

杜子长心里一热,“张阿姨,这些日子,我家里有点事,所以没能来,谢谢你啦。”

张阿姨说:“孩子,你的事我也听说了一点点,以后啊,那伙人尽量离远点。”

杜子长端起食盒,回头对张阿姨笑笑,“阿姨,放心吧,我没事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阿姨目送杜子长离开,默默地说:“真是个好孩子。”

杜子长端着食盒,远远地就见姜勇在向自己招手,他走过去,只见他竟然多卖了一份菜,“哟,小勇子,怎么,今天有喜事啊?”

姜勇说:“子长,来,快坐下,今天你回来,就是天大的喜事,我和蒋为民为你接风,所以多要一份菜。”

正说话间,蒋为民手里提着几瓶饮料,远远地就说:“子长,来,我们今天好好地干一杯。”

三人刚坐下,忽然一阵香风飘过,佘郁林已经坐到了杜子长身边,她挑衅似的看向姜勇和蒋为民,“哼,你们两个家伙,为子长接风,怎么可以少得了我?”

三人立即一起说:“欢迎,欢迎!”

佘郁林大咧咧地说:“谁要你们欢迎啦,我呢,就是想来蹭点好吃的,还有,你们俩都是子长的好兄弟,我就是想问问你们,现在黑龙会又要欺负子长啦,你们怎么办?”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时连五&来这么

    “一百七十块!”人群中有人在低声嘀咕,“杜子长平时连五毛钱的冰棍都舍不得,他哪来这么多钱啊?”

    2020-10-29 04:16:46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只

    洪哥伸手制止了那人,“曹飞,别乱动,先听听他怎么说,只要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嘿嘿,我们照样可以放过他。”

    2020-10-30 06:04: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之上。

    “啊,洪哥!”杜子长一声惊呼,收势不及,竟然一头撞在黑色铁塔之上。

    2020-10-29 03:22: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加强语&气,好

    “妈的。”洪亮大怒,甩手一掌,印在刘强脸上,“就你小子的数学好,老子这是加强语气,好不好,笨蛋。”

    2020-10-30 11:37: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杜子长&上。

    黑色的铁塔微微晃了一下,杜子长却被撞得东摇西晃,眼前金星乱冒,蹬蹬蹬,一连后退几步,终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2020-10-30 04:32:04详情点赞(0)回复(0)
  • 懵了,&它什么

    杜子长双手反撑在地上,牙关紧咬,也不知是摔懵了,还是其它什么原因,他望望洪哥,又看看刘强、曹飞,眼神复杂,牙关紧咬,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

    2020-10-30 01:59:32详情点赞(0)回复(0)
  • 瞪了杜&咱们洪

    那个曹飞狠狠瞪了杜子长一眼,“咱们洪哥大人大量,你小子还不快说。”听他的口气,大有一副审死官的样子。

    2020-10-30 11:59:2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