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校花同行 上

那女孩年方二八,芙蓉面圆脸,明眸皓齿,娇小玲珑,这头披肩长发短发,乌黑靓丽,饱含了青春气息。杜子长激动地叫了出来,“佘郁林,你怎么会在这里?”佘郁林似娇似嗔地望着杜子杜子长兴奋地叫了起来,“佘郁林,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女孩年方二八,粉面圆脸,明眸皓齿,娇小玲珑,一头齐肩短发,乌黑靓丽,充满了青春气息。

杜子长兴奋地叫了起来,“佘郁林,你怎么会在这里?”

佘郁林似娇似嗔地看着杜子长,“哈,杜子长,你真能搞笑,你能出现在这里,难道我就不能吗,别忘了,这里可是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啊,你总不会让我走人民路去兜一大圈子,然后再走回来吧。我看你消失了半个多月,脑子是不是不好使了。”

杜子长刚刚回到现实中,疑真疑幻,还以为自己仍然在有情天中,经佘郁林这么一说,不由尴尬地笑笑,“我是逗你玩的。”

“逗我玩?”佘郁林忽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杜子长,以前的他可是从不跟自己说笑什么的,整天都是耸拉着一张脸,只知道低头看书学习,从来不拿正眼看自己一下,今天怎么会逗自己玩,不过,她虽然感到一丝丝的不适应,心里却是甜甜的。

杜子长和佘郁林同桌几年,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佘郁林,这时见朝阳映照在她的脸上,红朴朴的,一如秋天熟透的苹果。但是,他的眼光刚跟她一接触,立即耳热心跳,不自禁地低下头去。

“干嘛,发什么愣啊,快点坐我的车上学去啊!”佘郁林见杜子长故态复萌,上前一把拉上他,“快点,等会要迟到了。”

“坐你的车,什么车?”杜子长嗡声嗡气地问,他感到自己纯粹是没话找话说。

“当然是单车啦,你以为我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呀,上学放学有豪车接送啊。如果像那样的话,我看你干脆去跟富二代校花赵诗蔓同桌好了。”佘郁林对于杜子长的提问很是感冒。

杜子长嘿嘿一笑,他以前虽然在云溪中学独立特行,但是,对于三大校花自然知道,最主要的是,两大校花一个与他同桌,一个在他前面,他即使再清高,也不能熟视无睹。

第一大校花张子涵就在杜子长前面,每天光是看着她婀娜的背影,就足以让人想入非非了。只是她的身世颇具猜想,有人说她是官二代,有人说她是富二代,还有人说她是海归二代,更有人说她是单身女。不过,对她的相貌却绝对没有争议,她是公认的第一校花,只是她一向很低调,不苟言笑,衣着平常,平时更是以单车为伴,一般的纨绔子弟虽然垂诞于她的美色,却很少有人敢对她起非份之想,即使是洪亮在几次碰壁之后,对她也是敬而远之。

正因为如此,张子涵才会有幽谷百合之称。

而其余两人一个就是佘郁林口中的富二代校花赵诗蔓,她是高三五班的班长。算是云溪溪中学资历最深的校花,在张子涵没有入学的时候,她也是云溪中学当之无愧的第一校花。

此女上学放学都有豪车接送,衣着华丽,浑身上下珠光宝气,再加上她眼高于顶,自有一种盛气凌人之势,一般人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那些纨绔子弟限于家庭背景,倒是有点自知之明,很少有人会去跟她搭讪,即使是洪亮仗着他父亲的势力,也只能偶尔去献献殷勤,但是,在赵诗蔓的强势面前,他每次都是碰了一鼻子灰。也正为因此,才使她获得了一个“霸道仙子”的雅号。

另外一人则是眼前这个佘郁林,虽说她论出身较之那两名校花相差甚远,但是,她却是属于小家碧玉的那一种,天生丽质,而且天性活泼,人见人爱,所以素有大众情人之美誉。她也可以说是云溪中学公认的女神,只要她出去,身后总是跟着一群男生,左右呵护,而那些小混混之流,惮于众怒难犯,倒也不敢对她有过份的举动。最主要的是,她有一个极其厉害的表哥,那就是跟洪亮齐名的王亮。这也是洪亮没有对她下手的主要原因。

不过,她虽然跟杜子长同桌一年有余,两人却难得说上几句话。为此,作为书呆子的他也成了云溪中学所有人的笑话。

所以今天杜子长见佘郁林一个人出现在这里,才会奇怪,她身后的那些追随者呢?每次上学放学,她都是犹如女王出行,有好多男生宁愿绕上一大圈也要陪她走上一程。

“走啦!”见杜子长仍然在发愣,佘郁林上前一把拉起他,转到老槐树的后面,指着她骑的那部单车,“快点骑上,你总不会让我来拖你吧。”

“哦,当然我来拖你!”杜子长傻傻一笑,可以说是同桌一年多,他和她之间也没说过今天这么多话。

杜子长跨上车,佘郁林轻盈地跳上后座,双手很自然地轻轻地拉住他的衣角。

杜子长只觉佘郁林的小手触到自己的腰部,浑身立即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身后的她更是散发出一股少女特有的芳香,中人欲醉。他十几年来,还是第一次与异性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时不禁意马心猿,单车也不停地晃动起来。

“哎,子长,你咋的啦,你不会告诉我,你连单车都不会骑了吧。”佘郁林有点嗔怪地说。

“没,没有,只是,我以前都是一个人跑步去上学的,今天有点不习惯而已。”杜子长知道自己这样的解释未免太过牵强,但是,一时又不知说什么好。

“嘿,以前,子长,你还记得以前啊?”佘郁林忽然严肃地说:“你这一消失就是十几天,老实交待,你究竟去了哪里,是不是被洪亮他们吓傻啦?”

“我,我就在家里呀。”杜子长弱弱地说了一句,他感到连自己也不信。

果然佘郁林不屑地说:“你骗谁呀,你第二天没有来学校,晚上我就去你家了,你爸妈说你在周老师家补课,哼,这样幼稚的谎言,也就是你老爸老妈那一对老实人才会相信。”

“什么,你去我家啦?”杜子长吃惊地回头看看佘郁林,单车一时失控,猛地一抖,差点摔倒,好在他现在反应极其灵敏,神识一动,全身上下立即无比地协调,现在的他不要说一部小小的单车,即使是一辆超级大卡车,也能随心所欲的控制。

佘郁林惊叫一声,“啊呀,你当心!”双手一紧,已经牢牢地抱住了杜子长,清丽的小脸更是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杜子长此时震惊于佘郁林去了他家,倒没注意佘郁林的失态。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如果知道自己没有去周老师家补课,那会怎么样。“你,你没说什么吧?”

佘郁林俏皮地一笑,“你自己傻,也以为是别人都跟你一样傻啊,那天晚上我借故找你问一道数学题,才从你母亲口中得知你要去周老师家补半个月的课,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被洪亮那小霸王给逼的。”

“是啊,我是被洪亮他们逼的,那又能怎么样,只能躲着他们了。”杜子长貌似很无奈地说。

佘郁林忽然咯咯大笑,“子长,那么,你现在回来,难道就不用再躲着他们啦?”

杜子长一愣,佘郁林这一问可以说是直刺他的软肋,是啊,如果不是张子涵帮自己还清了亮龙会的校园贷,自己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洪亮,毕竟自己白纸黑字立下的借据,难道是硬着头皮,就是没钱,看他们能昨的,如果他们动手,自己正好可以趁机教训他们一番,也好出出这半个月来的恶气。

“你又发愣啦,子长,我发现你真的变啦。”佘郁林轻叹一声,“有时候,我觉得你活的真的是太累了。”

“是的,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杜子长笑笑,“不过,以后我决定不再这样窝窝囊囊地活下去,我,我要活出自我来。”

“嗯,你本来就应该这样的,你是我们云溪中学的数学王子,我希望你成为一名诗人,但我不喜欢什么忧郁诗人,我们应该阳光,应该朝气蓬勃不是,子长,答应我,要生活,要快乐,好不好!”

佘郁林的一番话,看似平淡,却是真情流露,杜子长心里一热,回过头来,深情地注视着她,后者笑靥如花,目光如水,也正在凝视着他。

“郁林,谢谢你,我答应你,一定快乐地生活!”

“好,我们拉钩。”佘郁林咯咯大笑,伸出她的纤纤玉指,挑衅似地看着杜子长,“你敢不敢!”

“敢,我有什么不敢的!”杜子长豪气勃发,伸手与佘郁林紧紧地勾在一起,学府路上立即传来两人欢快的笑声,“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要!”

“一百年!”杜子长轻叹一声,自己这一次有情天之行,却得到了师父一百五十年的修为,这几乎是一个半人生了,真是造化弄人啊。

佘郁林却没有在意杜子长的失态,她娇笑连连,“子长,你知道吗,其实,这些日子你并不需要躲着小霸王他们的。”

“哦?”杜子长明明知道佘郁林一定会告诉自己,张子涵帮自己还钱的事,但是,他却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毕竟,自己穿越有情天之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是这样子的,在你离开的第二天,我们张大班长便为你还清了洪亮的阎王债,本来,我和蒋为民等人商量好了,也准备为你凑钱还债的,可是,当我们听到刘强所说的那么多钱以后,还是无能为力的,你知道吗,仅仅是一天,你的债便扩大了四倍,多达六百八十多哪。这小霸王真够黑的!”

杜子长心中忽然一动,当日张子涵为自己还债的一幕又清晰地出现在眼前,当时,他身在有情天中,并没有想那么多,现在想来,原来张子涵在第一天掩护自己逃走时,便已经决定要为自己还债了,她心思缜密,如果没有把握是绝不会让自己逃避的,要不然,逃过了当天,第二天,自己的日子会更加的艰难。只是,她再聪明也绝不会想到自己因祸得福穿越进有情天吧。

一旦想通这一点,杜子长竟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喃喃地说:“谢谢你,子涵!”

佘郁林说:“子长,你知道吗,别瞧子涵那么矜持,其实她最是热心肠啦,她帮你度过一大难关,却再也没有提起过,就像从来没有发生一样。哈,这才叫气派,要是我啊,肯定做不到。”

杜子长笑笑,“郁林,其实你在我们云溪中学是出了名的热心肠啦。”

佘郁林说:“不光是我,还有蒋为民,吴东他们,也是热心肠啊,那天你失踪以后,他们和我一直在跟踪小霸王一行,就是因为看到小霸王一行在你家周围折腾,我们几人才决定帮你的,可是,小霸王他们实在是太黑了,我们几人好不容易凑了一百多元,谁知他们竟然飞涨到了六七百,要不是子涵有先见之明,拖到现在,只怕得有几千几万吧,想想都让人发怵。”

杜子长想想也是心有余悸,自己即使再厉害,但是如果洪亮以他的借据来要挟自己,自己一时还真的难以应付。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