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如此考较

第十四章如此考较接下来的几天里,虽然赵行天依旧每日教给给杜子长二十年的修为境界,杜子长修为境界堪称日新月异,浑身上下由内而外,由外及内,一片融,却又神光内敛,返朴归真,这就是隐形级强者的精妙之处。。...

第十四章如此考较

接下来的几天里,尽管赵行天依然每天传授给杜子长十年的修为,杜子长修为可谓日新月异,浑身上下由内而外,由外及内,一片融和,却又神光内敛,返朴归真,完全达到了天人合一无往而不胜的境界,如果现在他愿意,无论任何地方,都可以任意来去,他感到现在的自己如果刻意隐藏,即使是最先进的探测器也无法感知到自己。

这就是隐形级强者的精妙之处。

有了一百几十年的修为作为坚强的后盾,使他修练起盘龙心经来,更加的得心应手,可以说,如果当初不是多留了一个心眼,以威逼利诱为手段,终于成功地让赵行天在传授他一百五十年修为的同时,再传他无上心法盘龙心经,那么,他现在纵然修为惊天动地,也不过依然是一个修行的门外汉而已。虽然,只要以后他随便涉猎一门武道或者术法,都能很快成为绝世强者。

但是,问题却在于,世间普通的武道又怎么能够跟他如此强悍的修为相匹配呢,这就譬如有了长征火箭,却拿它来发射一枚手枪的子弹,那是何等的浪费而没有效果啊。

现在的他就不同了,以百多年的修为摧动无上心法盘龙心经,便等于使他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一名极其罕见的术武双修的强者。这就等于是长征火箭配上了核弹头,真正做到了物尽其用。这无论是在武道和术法的历史上都是极其少有的。

然而,唯一让他不满意的是,这几天尽管他更加的努力,无奈他的盘龙心经却一直止步在第四层。

转眼过了一十四天,杜子长很是郁闷,再有一天,赵行天便完成了他的承诺,也就是变相地解除了他们之间微妙的师徒关系,届时,他就要离开有情天,重返人间。以后没有了赵行天这个变态的强者在一旁指点,他要想再行突破,几乎是难于上青天!

不行,一定要在最后一天强行破境,否则,一旦出了有情天,要想再破境,那几乎是一个遥遥无期的事。如果实在不行,杜子长甚至于暗想,届时不妨跟老家伙耍无赖,给他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自己大不了在这有情天里多呆几天,等破境了以后再出去,反正,这有情天内环境清幽,最是第一修行好去处,以后重返人间,即使自己再努力,只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进展神速吧。

只是,越到后来,杜子长越是归心似箭,要他再行留在这里几天,那几乎比拿刀架在他脖子上还要难受几分,他越来越担心父母,不知为什么,这些日子,他天天注视二二班,洪亮等人自从那天王亮来过以后,便很少在二二班出现过,杜子长一直怀疑,他是不是运用了社会的力量在对父母施加压力。

父母都是老实巴交之人,哪里经得住洪亮这小霸王的威胁啊。

开始时,杜子长还向家里打过两次电话,但是,第三天,他的手机便没电停机了,再想让赵行天施展千里遥视之术,这家伙却是死活不肯,用他的话说,“千里遥视很费修为的,为了你的学业,我已经额外浪费了一年的修为,所以不能再作无谓的浪费了。”

杜子长大怒,“老家伙,你有几千年的修为,难道还在乎这一年半载的修为吗?大不了,我少要你一年修为得了。”

赵行天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我既然答应你传你一百五十年的修为,那便是一百五十年,多一天不行少一天更不行,这是原则问题,懂吗?至于我的修为吗,哼,几千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如果不是我要保留一定的空间来冲刺,你以为我会传你一百五十年修为啊。现在,我为你小子已经消耗掉了一百五十一年的修为,留下的冲刺空间已经足够大了,如果再浪费,空间太大,要想一举突破,那是难上加难,还是那个比喻,一个人要想跳过那道河,必须后退一段距离,然后发动冲刺,但是,如果那段距离足够远,等到他冲到河边时已经力不从心,你让他再怎么能冲过那道坎。”

尽管赵行天说的头头是道,但是杜子长却分明觉得他在刻意敷衍,不过,自己无缘无故地受了他的天大的好处,倒是也不便再恳求于他了。心想,等十五天过去,自己死活不走,量来老家伙也不会好意思强行撵自己吧,好歹现在自己也是隐形级的修士外加中位武者,再不会像开始那样被他呼来喝去的了。

说实在的,十几天下来,杜子长竟然对这有情天起了无限的眷恋,这里每时每刻都是春光明媚,和风细雨,虽然除了赵行天,却再也看不到第二人,不但渺无人烟,甚至于连一只小动物都没有。

杜子长还是初次进来时看到那一只五彩的大鸟,后来,或多或少地从赵行天口中得知,原来这鸟叫做霞凤,是施流霞的坐骑。

但是,霞凤鸟自从杜子长进入有情天出现一次以后,便杳如黄雀。

有时候,赵行天在传授杜子长修为之余,也会失神地望向云空深处,杜子长知道他一定是在盼望霞凤鸟能够带来施流霞的消息。

对于那个神秘的施流霞,杜子长心里却有一种奇特的亲近感,有时候,他甚至想,这个和赵行天分分合合几千年的女子,不知究竟长得怎样。每当此时,他就会想,她一定像张子涵那么文静、聪明,像佘郁林那么活泼、开朗,像赵诗蔓一样矜持、冷淡。或许还要多了一份机智与从容。总之,这是一个谜一般的女子,纵然赵行天是那么渴望地见上她一面,她却是一直云深不知处。

赵行天最后一次为杜子长开启千里遥视,杜子长却发现,二二班的情形与往日大是不同,校室内空了不少座位,当然是洪亮的黑龙会的成员,十几个人竟然一个都不在,诺大的校室内一下子少了十几人,难怪让他觉得不正常。

上课时,尽管老师讲的很认真,但是,同学们却明显地心不在焉,就连一向文静的张子涵也是不时地望向佘郁林的旁边。

佘郁林的脸上更是布满愁容,仿佛在担心看什么。

杜子长隐隐觉得洪亮一伙人一定是要行动了,这伙人穷凶极恶,被自己一直耍了十几天,再加上现在又是半个月不露面,他们满世界的找自己,最后一定是将矛头指向了家里了。

一想到这里,杜子长不免心急火燎,他连忙推了推了一旁高卧的赵行天,“喂,老伯,你快醒醒,醒醒啊!老头,你醒醒,醒醒啊,老家伙,你再不醒,别怪小爷我对你不客气了!”

可是任凭杜子长喊破了喉咙,赵行天依然呼声如雷,杜子长恨极,再也忍无可忍,飞起一脚,便踢向赵行天的腰际。

他现在体内足足有一百四十年的修为,光凭修为论,当今之世,再也找不出第二人,再加上四层的盘龙心经,一旦爆发,可想而知,威力是如何的惊人。

果然,赵行天在他的一脚之下,浑如弹丸腾空,转瞬便没入云空深处,直到看不到他的影子,才远远地传来他的一声怪叫,“杜子长,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兔崽子,啊呀,我的小蛮腰啊——”

杜子长虽然焦急,却也暗感好笑,“你这老家伙,真能装,我看你怎么再装下去。”

一直过了几乎一节课的时间,半空中才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啸声,然后,“咚”的一声巨响,赵行天轰然落地,余势赫赫,竟然将草地砸出一个大大的深坑,草木横飞,就连千里遥视的图像也是一阵摇曳,就此消失不见。

杜子长神识到处,空间乱流立即平息,赵行天也出现在他面前,只是那老家伙依然双目紧闭,呼声如雷。他哭笑不得,随手一挥,又将赵行天扔进了漫漫空际。

这一次他神识内敛,只用了一层的修为,饶是如此,赵行天依然高飙几十里,过了十多分钟才落下,只在他飞起后骂了一句,接下来又是念了闭口经。

杜子长怒极,心想,这一次一定要把你踢飞到有情天空间的边缘,让你撞得鼻青脸肿,看你还装样不。

想到这里,杜子长果然提起了所有的修为,以盘龙心经的心法摧动,神识到处,感觉空间一阵阵地塌缩,脚未动,一股强悍的空气乱流已经平空生起,下一刻,赵行天和他的鼾声一同消失,这一次甚至于连他的喝骂声也被远远地抛了出去。

杜子长这一脚之威,实际上已经逆转了空间,也许赵行天的喝骂之声只能留在他先前那一个时段了。

杜子长没想到自己全力爆发的一脚之威,竟然强大如斯,一时不禁茫然,呀呀,不会真的将这老家伙踢得灰飞烟灭了吧!

“哈哈,臭小子,教上徒弟打师父啊,你这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正当杜子长惊异不定的时候,云空之中忽然传来赵行天的朗笑声,刹那间,笑声滚滚而来,立即到了杜子长的身前。

听这声音倒是欣喜远大于愤怒。

杜子长一惊,按说这一次自己全力施为,老家伙一定得过两个小时左右才能落下,这老家伙怎么会不受一点影响呢?

随即他又哑然失笑,“自己这么一丁点的修为跟人家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又岂能伤得了他分毫,这一切不过是他在耍自己而已,或者是他在考较自己吧。”

“嗯,不错,不错,孺子可教啊!”果然,杜子长只觉空间一阵收缩,眼前一晃,赵行天已经贼兮兮地站在了他面前。

“没想到你仅凭区区一百多年的修为,便能将盘龙心法发挥到如此境界,嘿嘿,这可是我老人家当年五百年才有的境界啊,放眼修行界,你的进境也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嘿嘿,看来我老人家这一次真的交了狗屎运了。”

杜子长对于某君口中的不雅之词很是反感,但一想,君子有容人之量,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淡淡一笑,“老家伙,我才不要你瞎夸奖,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明白。哼,你别打岔,快点帮我来个千里遥视,我要看看我爸妈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第十五章金凤流香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那个曹&你小子

    那个曹飞狠狠瞪了杜子长一眼,“咱们洪哥大人大量,你小子还不快说。”听他的口气,大有一副审死官的样子。

    2020-10-31 09:25: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洪&,一共

    “那好吧,杜子长,你现在就给钱。”洪亮对刚跑到身边一个瘦猴模样的人说:“刘强,告诉他,一共是多少钱。”

    2020-10-31 06:30: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弄得现&被动而

    杜子长眼睛向上眨了眨,终于没有说话,因为,他明白,这结果绝对不会错,要错也是自己错了,自己绝不该陷入这校园贷之中,弄得现在这般被动而无助。

    2020-10-30 06:37: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快,&而下,

    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2020-10-31 04:4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却&盖过喧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喝斥,其声很小,却盖过喧嚣的知了与纷扰的人群,其音很甜,如幽谷百灵的歌喉,更像是九天凤凰的鸣声。

    2020-10-29 05:45:0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几人&装,他

    “对,你还得起吗?”洪亮和刘强的身边又多了几人,这几人都跟他们一样,留着马桶盖的发型,一身衣着花里胡哨,流里流气,这也是他们亮龙会的统一着装,他们看似很随意地站成一圈,却将杜子长牢牢地围在中间。

    2020-10-31 12:29:0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定还&。”杜

    “别,洪哥,我,我求你们千万不要去我家里,钱,我保证,一定还。”杜子长的脸上掠过一抹阴影。

    2020-10-30 12:49: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则好像&他是在

    围观的人一起大笑,刘强这句话语焉不详,在他的意思自然是自己承认笨蛋,而在其它人听来,则好像他是在说洪亮这个笨蛋说得对。

    2020-10-31 06:36:1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