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二亮争峰

第十三章二亮争峰赵行天欣慰若狂了好一会,却见杜子长很是淡定,不由得兴味索然,这啊一个人的盛会,最让他恼火的是,所以开心的那个小家伙就跟没事人像,如果自己这样欣慰若但是郁闷归郁闷,赵行天却也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杜子长刚刚破境,一定要及时巩固,否则一旦神识内敛,很容易使真元固守丹田,从而一辈子停滞在隐形级别,那就太可惜了,可是自己却又无法感知到他的真元,那么也只能口头传授了,当下,他神识一凝,“小子,别以为你已经破境了,但是,你要知道修行的路你不过刚刚迈出第一步,现在,你立即以神识引导真元顺着小周天的方向试着运行一周。唉,可惜,你小子的真元太过怪异,我老人家竟然无法感知到,只能将真元运行的法门大概告诉你,一切都要你自己领悟,你就自求多福吧。”。...

第十三章二亮争峰

赵行天狂喜了好一会,却见杜子长很是淡定,不由兴味索然,这真是一个人的盛会,最让他郁闷的是,应该高兴的那个小家伙就跟没事人一样,那么自己这样欣喜若狂又是从何说起,他却绝没想到,某人如此,并不是因为不高兴,而是因为他那独特的口臭实在让人不堪。

但是郁闷归郁闷,赵行天却也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杜子长刚刚破境,一定要及时巩固,否则一旦神识内敛,很容易使真元固守丹田,从而一辈子停滞在隐形级别,那就太可惜了,可是自己却又无法感知到他的真元,那么也只能口头传授了,当下,他神识一凝,“小子,别以为你已经破境了,但是,你要知道修行的路你不过刚刚迈出第一步,现在,你立即以神识引导真元顺着小周天的方向试着运行一周。唉,可惜,你小子的真元太过怪异,我老人家竟然无法感知到,只能将真元运行的法门大概告诉你,一切都要你自己领悟,你就自求多福吧。”

“什么,刚才不是你在一旁帮我的吗?”杜子长大惑不解。

“哦,是的,原则上是这样的。”赵行天立即改口,这一现成人情,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不过嘛,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已经帮你破境,现在就全靠你的啦。”

杜子长深深看了一眼某人,倒是信了大半。当下他神识微动,感觉经脉之中如有万千细流在躞躞而行,这万千细流浑如一团乱麻,刚刚过了丹田,便飞快地向气海中扩散开来。

“呀,不好!这么多真元如果溢向身体各处,那么,岂不是要使我全身的经脉大乱特乱吗!”杜子长心神一凝,暗想不好,一定要控制住这些庞杂的真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候,他刚才破境同时的信息大爆炸就开始显出强大的效果了。

一般情况下,一个人破境的时候获得的信息量越大,那么他的神识相应的也就越强,正因为杜子长的真元与其它人截然不同,所以他在破境的那一瞬间获得的信息量才会如此地巨大。同样的,他的神识也是无比地强悍。

现在,几乎是出于本能,杜子长立即调动所有的神识,固守丹田,仅仅是一瞬间,那些四处乱蹿的真元立即被他约束起来,形成一个混沌的模样。

如果是其它人,一旦约束住真元,便不敢再行摧动神识,但是,杜子长却不同,因为他有一个绝世强者在一旁亲自指点,他知道这时候千万不能固守丹田,而要引导真元向下通过会阴穴,冲击小周天,一旦冲过会阴,那么,只要神识足够强大,运行一个小周天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

果然,杜子长神识到处,那股强悍的真元无比听话地顺着他原先气息运行的轨迹,顺利地通过了一个小周天,那一刻,他只觉全身上下一片融和,神识一动,自然与四周的天地律动融为一体。

如果说有气级的修行者,光芒外露,那么隐形级的强者则是泯然于众人矣。不过,这样的众人才是最可怕的,最起码在当今世界,达到这一境界的人也不可上万之数。

“很好,很好,小子,不要停留,加长呼吸,提升真元。”赵行天立即在一旁提示。

杜子长现在已经做到了内外一体,神识内视的同时,对于外界的一草一木无不了然于胸,这就是他真元与众不同的地方,即使是强如赵行天之流,一旦闭关内视,刚外界山崩地裂他也是充耳不闻。

当下,杜子长呼吸变得越来越绵长,与此相对应的,他的真元运行却是越来越快,又是几个周天下来,真元已经遥遥领先,明显地与呼吸不相协调。

赵行天暗暗点头,孺子可教啊,他立即又提示,“再进一步,一个呼吸真元运行两个周天。”

杜子长本来就有这样的打算,现在经赵行天提醒,立即将呼吸延长,当他的呼吸缓慢到一定程度时,真元终于在一个呼吸之间冲过了两个小周天。

当真元瞬间冲过两个周天的时候,杜子长忽然发现自己的真元竟然比以前足足绵大了一倍有余。

“恭喜你,小子,你现在的盘龙心经已经达到了第二重的境界,啊哈,隐形级的强者再加上二级盘龙心经,你现在已经可以横行当世了。”

“横行当世!”杜子长很是惊喜,“那么说,我现在可以对付洪亮那小霸王啦?”

“哼,洪亮,他现在连你的一个指头都吃不消!”赵行天不屑地说:“世人与修行者本来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你和他们比就譬如原子弹跟大刀长矛相比,你说,结果会是怎样?”

“啊!”杜子长震惊得目瞪口呆,“是不是太夸张了,那么,如果我遇到真正的武林高手,会怎么样呢?”他还是有点担心,那些真正的高手所具有的实力,自己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真正的高手,是可以跟我们修行者相抗的,不过,那样的强者毕竟很少,小子,以后你行走世间,主要提防跟你一样的修行者,至于武道强者,即使你打不过,想要全身而退,也是很容易的。”

杜子长想了想,说:“反正我以后也不想在世人面前显摆,那些高手强者自然也不会找上我的。”

赵行天却是连连摇头,“小子,并不是你不犯人,人就不犯你,要知道,往往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你想想啊,你好好的读书,洪亮不是一样在找碴整你。”

杜子长想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想想洪亮一伙人迟早有一天会变本加厉地来对付自己的,老家伙的出现不过是让那个契机提前了一点而已,说实在的,也许真的怪不到他,而他对自己的帮助却是毫无保留的,看来以后,对这老家伙还是客气一点为好,免得人家议论我什么什么的,啊呀,人言可畏,伤不起啊。”但是,他这几天跟赵行天抬杠抬习惯了,一时却不肯改口,极其无赖地说:“反正让他整总比被你整要强得多!”

赵行天仰天长叹,“碰上你这臭小子,天理何在啊!”

杜子长轻蔑地笑笑,“我的天理就是没天理!好啦,修行完毕,现在是学习时间,我看你不如将那千里遥视术直接传给我,省得你每天费时费神哈。”

“这千里遥视术没有千年修为,你想都不想,你以为像看视频那么容易啊,懒得跟你说这些,费劲。”赵行天伸个懒腰,挥手之间,已经将二二斑的图像展现在杜子长的眼前,他却倒入长草之中呼呼大睡起来。

二二斑的同学正在全体起立,在张子涵的带领下高喊:“老师好!”显然,新的一天的课程刚好开始,赵行天时间算的准之又准,看来,他是不会让他的修为无辜浪费的。

杜子长神识一动,他几乎要将今天老师所要讲的都了然于胸了,所以,到现在这个境界,他实际上已经不需要再化费更多的精力学习了,,但是,在他的潜意识里,却是非常留恋这个二二班。

不知不觉地,他的眼睛又锁定了佘郁林和张子涵,这两大美女却是心无旁好骛,认真地听着老师的讲解。

洪亮依然在校室内,由于昨天张子涵让他当众出丑,今天他倒是没做小动作,不过,眼睛却一直在佘、张二人身上瞄来瞄去。

张子涵和佘郁林再也不会想到,在她们专心听讲的时候,竟然有两个人在盯着他们看,不过,一个是明显的不怀好意,另一个却是情绪复杂。

一节课很快就结束了,佘郁林正准备出去,洪亮却蹿到她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佘大美女,你那同桌的你怎么还没有来啊?”

佘郁林扭过脸去,“我怎么知道?”

“你们平时那么要好,你怎么会不知道?”洪亮死死盯着佘郁林,恨不得把她的上上下下看个透彻,“这几天,我派人去他家附近察看了几回,他小子根本不在家,我想,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嘿嘿,麻烦你传话给他,他既然还了钱,我们之间就两清啦,让他早日回来好好学习,免得他这个大才子因为我们亮龙会而早早凋逝,那样,我们可承担不起后果啊。”

佘郁林板着脸,“你是你,他是他,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关我什么事。走开啦,人家要出去。”

洪亮一脸的浪笑,“出去,是不是上厕所呀,尿急呀,哟,我忽然也有点急啦,要不,咱俩一块去吧。”他说着,伸手便去拉佘郁林。

杜子长心中大怒,这洪亮现在越来越放肆了,他恨不得立即就去二二斑,狠狠地揍那小霸王一顿。

恰在这时,忽然传过来一声暴喝,“姓洪的,你一个大男人专门欺负一个小女生,算什么本事!”

洪亮转身一看,只见一名高个子同学摇摇摆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杜子长一愣,那人正是在云溪中学跟洪亮齐名的王亮。他记得好像是高三五班的。

这王亮身高体壮,据说他还是江城跆拳道馆的主力人物,他和洪亮并称,所谓的二亮争峰,却从来没有听说他们正面遇过,却没想到今天王亮竟然找上门来。

洪亮乍见王亮,倒是一惊,“原来是王哥。”他虽然为非作歹,但是,对于王亮这样的实力人物,还是颇为忌惮的。

“洪哥,听说你最近很照顾我的表妹啊,我今天就是特意来看看的,有这么一回事吗?”王亮一直走到洪亮面前,居高临下的说,他本来就要比洪亮高出半头,再加上是刻意为之,越发显得高大无比。

洪亮微微仰起头来,眼中充满了讥笑,“怎么,王哥的表妹,你是说我们的佘大校花吧,怎么,你们表兄妹是不是在谈恋爱呀。”

“你——”佘郁林大怒,抬手就是一掌抽向洪亮的脸。

洪亮冷笑一声,伸手去抓佘郁林的小手,在他眼中,佘郁林如果不是因为王亮为她撑腰,她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虽然这个王亮过来了,但是,他认为王亮绝对不敢正面跟自己叫板,谁不知他小霸王的威名啊,王亮虽说跟他齐名,但是,王亮仅仅是一个人凭借身高体壮,才会有一个跟自己相关的绰号,“二亮争峰!”没有一点家庭背景,没有一点社会基础,他凭什么跟自己争峰,也就是一般人说说玩玩而已。

然而,下一刻,却听得“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已经甩到了洪亮的脸上,因为,他的手伸到半途,便遇上了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牢牢地锁住了他的脉门,他一下子便如虚脱一般,哪里还能动弹分毫。佘郁林那记耳光狠狠地印在他的脸上。

原来,王亮出手之间,早已制服了不可一世的小霸王,二亮争峰,洪亮却毫无反抗之力。

“啊!”二二班内传来一片惊呼声,洪亮的几个小弟,刘强、曹飞、高峰之辈纷纷跳了出来,围上了王亮。

王亮轻蔑地一笑,“想群殴啊,行,咱们操场上见!”他说完,甩开洪亮,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洪亮恨恨地一跺脚,向刘强、曹飞等一挥手,“全部给我去,我今天要不灭了他,也不用在云溪中学混了!”

一群人闹闹哄哄地涌了出去,杜子长见佘郁林紧跟在王亮后面,只有张子涵静静地坐着,杜子长分明觉得她时不时地向自己的座位看上一眼,只是她面色平静,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二二班里静悄悄的。他很想看看,王亮跟洪亮的争斗的结果,但是,这画面却只能定格在二二班内,外面一点点的动静也看不到。

杜子长焦急之下,立即冲着在地上高卧的赵行天,“老,老伯——”他这时有求于人,语气居然也恭敬起来,“快,快让我瞧瞧二亮争峰哈。”

然而,尽管他连叫几声,赵行天却依然鼾声如雷,而且竟然有越来越响的趋势。

杜子长大怒,立即改口,“老家伙,你起不起来,信不信我一脚踩死你。”但是,他骂的越凶,赵行天的呼声就越大,他恨得没法,终究也没有去踩某人一下。

正在焦急万分的时候,上课铃声响起,二二班的同学陆续回到校室,洪亮等人居然也在其中,杜子长仔细看了看,发现他们身上竟然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不禁暗暗奇怪,难道他们风声大二点小,竟然没有交手吗?

这一天下来,二二班出奇地平静,平静得让杜子长都感到不自然了。

接下来的几天,洪亮一直没有露面,他的几个小弟只有妾勇还在,其它的几个与他一起消失了。现在杜子长对于学业已经相当熟悉,他甚至于想,如果让自己来教,或许会比那几个老师还要高明一点,不过,他依然天天要赵行天打开图像,每天呆呆地看着图像,忽忽就是一天。

不知不觉,赵行天已经将五十年的修为传给了杜子长,杜子长倒也不负他的所望,盘龙心经又进了一层,呼吸之间,真元运行三个小周天,对此赵行天很是满意。到第十天上,杜子长凭借赵行天传的百年修为,他的盘龙心经也到了第四层,呼吸之间,真元运行四个小周天,这时,他修为之强,真元之深厚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步,可是,赵行天却依然不满意。

“小伙子,四层的盘龙心经是不错,但是,这样的境界距离真正的强者还有天壤之别,只有你的盘龙心经突破第五层,你才可以说是步入强者的行列,否则,以你的境界,即使我再传一百年的修为给你,遇到真正的强者,你也是白给,所以啊,小子,继续努力,我希望在我的一百五十年的修为全部传给你的时候,你能再破一境,晋入真正的强者。”

杜子长听赵行天说得慎重,倒也不敢掉以轻心,只是,他的真元即使再深厚,在经过四个小周天后,再也无法向下运行,看来他的盘龙心经是到了一个瓶颈期了。

第十四章如此考较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在他&听来,

    围观的人一起大笑,刘强这句话语焉不详,在他的意思自然是自己承认笨蛋,而在其它人听来,则好像他是在说洪亮这个笨蛋说得对。

    2020-10-21 11:50: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呀&好怕怕

    “怎么,小子,你想反抗到底还是咋的。”刘强大笑,“啊呀,杜子长,你这个样子让我好怕怕哟。”

    2020-10-22 04:56: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洪哥伸&。”

    洪哥伸手制止了那人,“曹飞,别乱动,先听听他怎么说,只要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嘿嘿,我们照样可以放过他。”

    2020-10-22 03:4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前,指&洪哥,

    另外一人甚至走到杜子长面前,指着他的脑袋,“杜子长,你小子就是贱,洪哥,今天就让我来告诉他,违抗我们亮龙会,那是什么下场。”

    2020-10-19 04:03: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长一&官的样

    那个曹飞狠狠瞪了杜子长一眼,“咱们洪哥大人大量,你小子还不快说。”听他的口气,大有一副审死官的样子。

    2020-10-22 02:55: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息最少&也得三

    刘强冷笑一声,“明天是第十六天,最起码再次翻倍,连本带息最少也得三、四百,你,还得起吗?”

    2020-10-22 09:44:31详情点赞(0)回复(0)
  • 求你们&一定还

    “别,洪哥,我,我求你们千万不要去我家里,钱,我保证,一定还。”杜子长的脸上掠过一抹阴影。

    2020-10-21 07:31: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四周的&语,双

    “怎么样,杜子长,你可要想好了,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洪亮可不理会四周的冷言风语,双眼微眯,声音渐渐变得冷漠起来。

    2020-10-20 09:08: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