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小有所成

第十一章小略有成杜子长脸上火辣辣的,并不是因为赵行天胡说八道,不是他突然间倍感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中汹涌澎湃,千言万语,他没办法在心里默诵:子涵,谢谢您,谢谢您你!“洪哥……洪亮脸色一变,干笑两声,“既然张大班长出面,我们亮龙会也不为己甚,这样吧,还按昨天的数额收取,另外,从今天开始,我们的校园易贷,不收滞纳金,只收每天百分之十的利息,嘿嘿,这也算是方便大家吧。”。...

第十一章小有所成

杜子长脸上火辣辣的,并不是因为赵行天胡说八道,而是他忽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中汹涌,千言万语,他只能在心里默念:子涵,谢谢,谢谢你!

“洪哥……”作为亮龙会的会计,刘强却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接张子涵手中的钱。

洪亮脸色一变,干笑两声,“既然张大班长出面,我们亮龙会也不为己甚,这样吧,还按昨天的数额收取,另外,从今天开始,我们的校园易贷,不收滞纳金,只收每天百分之十的利息,嘿嘿,这也算是方便大家吧。”

“洪亮,谢谢你的好意,不过,子长说啦,该你们多少就还多少,既然签了字,那么便不会后悔,至于你们的规矩,我也懒得过问。”张子涵将钱递给刘强。

刘强惴惴不安地接过钱,洪亮向他一使眼色,他立即从身边取出一个纸条,递给张子涵,“大班长,这是杜子长的借条,你收好了。”

张子涵接过纸条,看也没看,撕的粉碎,转身扔进垃圾桶内。

正在这时,上课铃声响了,周子媚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教室,张子涵立即用她那甜润的嗓音喊了声,“老师好!”接下来全班一齐高喊,“老师好!”就连那个小霸王洪亮也不例外。

如果说张子涵是云溪中学的校花,那么周子媚就是当之无愧的云溪教花了,所以即使是洪亮一行人,对于这个美女班主任也是尊敬有加,不过,他们的尊敬之中颇有其它因素,那就不得而知了。

杜子长早就听说,在云溪中学,如果二二班换了任何一位班主任,那么,以小霸王的凶名,一定会闹得天翻地覆,个中原因,他今天似乎才明白了一点点,不过,要他具体的说出来,只怕又是一片惘然。

周子媚微笑着点头请同学们坐下,然后打开教材开始上课,杜子长注意她的目光似有意似无意地看了自己坐位一眼,然后她便心无旁骛地讲起了新的课程。

杜子长静静地听着,却是越听越奇怪,怎么今天老师讲课的内容竟然是那么的肤浅呢,有些明明是很简单的内容,为什么她非要反反复复地讲上几遍呢?而那些同学的表现更让他大惑不解,就连张子涵这个学霸,那些看着简单的问题竟然也反复问了几遍才弄明白。

其实,他哪里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内已经有了赵行天的十年修为,再加上他盘龙心经小有所成,心智早已超越常人,而周子媚依然停留在以前的层次,所以他才会觉得她的讲课内容变得很肤浅了,至于张子涵等同学的表现也属于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一节课下来,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领会得多。

转眼之间,一课课结束,杜子长就见洪亮贼兮兮蹿到佘郁林的面前,“小佘姑娘,请问你的那个同桌的你怎么没有出现啊。”

佘郁林冷哼一声,“他去哪,我怎么知道,要问我还不如问你,我看他一定是为了还清你的阎王债,在哪里卖力气哪。”

“你——”洪亮碰了个软钉子,有点愠怒,但是他一向垂涎于佘郁林的美色,经常被她抢白,早已习以为常,立即嬉皮笑脸地向前凑了凑说:“你这小妹妹,怎么那么不给哥面子,悄悄告诉你吧,杜子长那小子最近啊一定有外遇!”

“他有什么事与我无关,好像与你也没有什么关系吧。”佘郁林冷冷地说:“姓洪的,我看你纯粹是没安好心,别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满世界地招摇。”

洪亮脸色一变,终究是没有发作,正在这时,张子涵走过来挽了佘郁林就走,一路说说笑笑,不时还回头看洪亮一眼,直看得他心猿意马,恨不得追上去,左拥右抱,却见二人勾肩搭背进了女厕所,他才恨恨地一跺脚。

“你们别嚣张,迟早要让你们成为我口中的美味。”

曹飞屁颠颠地蹭过来,“老大,怎么样,是不是又想吃天鹅肉啦。”

洪亮正自心烦,立即甩了曹飞一记耳光,“你小子会不会说人话呀。”

曹飞捂着半边脸,“洪哥,是我说错了,应该是她们两贱货不识好歹。”

洪亮的目光依然紧盯着张子涵和佘郁林的倩影消失在女厕所方向,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液,没好气地说:“你瞧见她们贱啦,她们贱,老子我这么样的追着她们,不是更贱吗?”

“嗯,嗯,不是,老大,我是说,干脆将她们喀嚓了,免得她们不将你放在眼里。”

曹飞的这话还是说到了洪亮的心里,他冷笑一声,“两只快要煮熟的鸭子,也不怕她们能飞到哪去。”

“是,是,洪哥真是英明!”曹飞点头哈腰地说。

洪亮显然听惯了曹飞等人的阿谀之词,倒也不为所动,他神情一变,问,“那个杜子长有没有消息。他钱虽然还清了,但是,他胆敢戏弄我们,这笔账还是要好好跟他算算的,要不然,我们弟兄们以后还怎么混?”

杜子长冷笑,“哼,姓洪的,本来我还不想找你的麻烦,没想到,子涵帮我还了钱,你居然还不放过我,嘿嘿,那么,咱们就走着瞧吧。”

只见曹飞点头哈腰地说:“没有,不知他在哪里一下搞这么多钱,我看他现在一定是躲在哪里做个缩头乌龟了。”

“量他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不过,等他再出现时,我们应该对他客气一点。哼!”洪亮将手中的烟头狠狠地甩到地上。

这时候,上课铃声又一次响起,洪亮和曹飞竟然不顾铃声,扬长去了校外,毕竟,除了教花周子媚的课,他还从没有在课堂里出现过。

二二班的校室缺少了洪亮和曹飞,反而变得平静了许多,起码是后边几排人的呼噜不再打扰了前面几排同学专心玩游戏。

就这样,一天很快过去,杜子长几乎是刚一下课便做好了老师布置的作业,他现在才思敏捷,早已不是以前的吴下阿蒙。

一天下来,赵行天只管高卧不起,等到杜子长作业做完,他也不用杜子长叫唤,一跃而起,“小子,现在是不是饿了,想吃什么,尽管对我老人家说一声。”

杜子长想想昨天的浪费,再也不敢点那么多山珍海味了,只要了几块南瓜饼跟一个青菜豆腐汤。

赵行天依然郑重其事地从云峰宾馆去端了来,杜子长如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吃完,心想,这两样东西平时自己在家里没少吃,怎么味道会不一样呢?

等杜子长吃饱喝足,赵行天也不多说,立即开始传修为给他,这一次,杜子长有了昨天的经验,吸收赵行天的真元要熟练得多。

没过一会,杜子长便觉得体内气息沸沸扬扬,大有脱胎换骨之感,更为奇怪的是,外界的一举一动竟然尽收眼底。

等赵行天的十年修为再次进入杜子长的经脉中,他不用赵行天引导,便引动神识操纵气息在体内游走。只觉气息流转越来越快,几个呼吸下来,一个周天已经无法容纳经脉中那强大的气息,他不禁有点心慌,心想,气息如此之强,会不会爆体而出啊。他在书上经常看到有些人体内真元充足,结果却无法驾驭,最后灰飞烟灭。想到这里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赵行天自然看出了杜子长的状态,他呵呵一笑,“小伙子,你的进展很快,看来很快僦可以冲击二层的盘龙心经了,不过,光凭二十年的修为,你就想轻松达到二层盘龙心经,是不是自视太强了?等我明天再传你十年功力,或者能够水到渠成吧。不过,我看把握不大。”

“把握不大是多大把握?”杜子长不甘心地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急什么?”赵行天看着杜子长的眼神,忽然变得很复杂,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杜子长见赵行天脸色古怪,也懒得再问,他现在时间安排的紧之又紧,修行到现在,一夜时间早已过去,他却没有丝毫倦意,反而更加地精神抖擞,知道这是自己修为大涨,盘龙心经日新月异,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也是等闲之事。于是,便又让赵行天施展遥视术,学习课堂知识。

今天他更是发现老师所讲的课和昨天比起来,简直是弱爆了,几乎是略提一下,他便能掌握,所以,上课时竟然有点心不在焉,眼睛时不时地看向佘郁林和张子涵。

今天洪亮居然没有离开校室,坐在那里奋笔疾书,杜子长正觉得奇怪,这小子不会改邪归正了吧,却见他搁下笔,趁老师在黑板上讲解,立即将手中的一个小纸条揉成一团,悄悄地向张子涵掷去。

杜子长哑然失笑,原来这小子贼心不死,还在打张子涵的鬼主意啊。

张子涵正在全神贯注地听讲,忍不防身后飞来一个纸团,她微微一愕,随即回头看了洪亮一眼。

杜子长见张子涵的眼神很平静,然而,不知为什么,洪亮一接触到她的眼神却局促不安起来。

张子涵的目光在洪亮脸上停留了足足两秒,洪亮便如在油锅内煎熬一般。

杜子长暗笑,小霸王真是自讨没趣哈。

这一节课洪亮居然老实实地一直坐到下课,刘强和曹飞一前一后和他出了教室。

杜子长以为他们又会像昨天一样,一去不复返,谁知三个家伙,上课铃声一响,竟然一起走进了教室。

洪亮刚一坐下,便又低头写了起来。不一会大作写就,只见他“嗖“的一声投向了佘郁林。

佘郁林抓起纸条,看也没看,便举手站了起来,“老师,有人在课堂上随便扔纸条,发污秽信息,我请老师将这败类逐出去。”

这一节课是化学,老师是一个戴眼睛的中年人,名叫杨能才,他正在黑板上立一个化学方程式,却听佘郁林报告,回过头来,不用想,便知道是洪亮在捣蛋,有心想熊他两句,但是又深知这种痞子学生,自己一个穷教师,哪里得罪得起啊,这万一被他老爸挟嫌报复,说不定将自己一脚踢开,岂不是得不偿失。

于是,他干咳一声,“哦,是郁林哪,你先坐下,等下课了,我再让周老师来详细地了解情况,现在是上课时间,课程要紧。好,下面,我来请一位同学来将黑板上的方程式补充一下,有谁知道的请举手。”

佘郁林明知道杨老师不会追究洪亮,她不过是以退为进,想借机杀杀他的嚣张气焰,果然,洪亮两次被拒,也觉没趣,举起手来,“杨老师,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想去厕所。”

杨能才巴不得这个乱神离开,立即点头,“好,你去吧,如果感到不舒服,可以去医务室看看。”

洪亮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教室里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杜子长却越来越担心,这两天,张子涵和佘郁林一次次地与洪亮作对,会不会被他挟嫌报复啊。

“好小子,居然一下子看上了两个女孩,啧啧,而且还都是超级大美女。”赵行天本来在杜子长学习的时候一直高卧不起,这时却忽然跳起来,盯着张子涵和佘郁林看了又看。

杜子长脸上一红,“哪有啊。”

“没有才怪,你脸红什么?”赵行天是何等人,早已从杜子长脸上看出个大概。

“不是啦,她们,这一次多亏她们,要不然我早就被洪亮那小子害死了,哪里还有时间听你在这里瞎白话。”杜子长明知道在这方面说不过赵行天这个老狐狸,他和施流霞分分合合几千年,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一定深有体会,所以,才故意岔到她们救自己上面去。

“哦,原来是她们救的你呀,你当你不说,我老人家还真不知道不成,告诉你,你小子的一举一动全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杜子长立即像熄了气的皮球,这两天看赵行天千里遥视术,只怕他对于自己的一切早已了如指掌,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可对对他隐瞒的。

赵行天得意洋洋,“小子,美女救狗熊,那一定是对你有意思!”

“哪有啊。”杜子长竟然若有所失,“她们都是云溪中学的校花,特别是那个张子涵更是第一大美女,我在她们眼中连个影子都没有。”

“呵呵,那也不见得。”赵行天摇摇头,“总之,女孩子的心思很难猜的,说不定她们就爱你这傻样呢!”

杜子长只能苦笑,自己要什么没什么,人家那么优秀的女孩怎么会看上自己,算了,还是好好修行,争取早点出去,能够经常看到两大美女,心里也会多一点甜蜜呀。

一天的课程匆匆而过,杜子长也不再要赵行天给他弄菜来吃,他发现在有情天里,光靠呼吸空气便能精力充沛,甚至于比第一天吃的那个大餐还要有营养,既然如此,那么就省省吧。

于是,接下来,赵行天再次传修为,这一次的十年修为传下来,杜子长发现自己体内的气息忽然变少了,却自有一种空灵之感。暗想,是不是修为越高,气息便越是内敛呢?正要向赵行天请教。

赵行天却已经开口了,“小子,你是不是觉得体内的气息变得若有若无啊?”

“对呀,我正想请教你呢?”杜子长语气难得的谦恭。

“呵呵,这是正常反应,如果你还像前两次那样,恐怕,我也就只能传你三十年修为了。”

“为什么?”杜子长大惑不解。

“因为,一个普通的人一旦经过二十年或者三十年的修行,那么,他的修为一定会步入一个全新的境界,这就是气息转化成真元的过程。”

“真元?”杜子长对于这个名词倒不陌生,毕竟那些修真小说上没少介绍过,可是,他看的书越多,越对这个词感到莫名其妙。

“是的,一个人经过长时间的修行,气息日积月累,便会越来越强大,而人的身体强度却是有限,让有限的身体来承受无限的气息,你说这样的后果会是怎么样?”

“爆体而亡!”杜子长几乎是脱口而出。

“对,对,对,算你小子那些杂书没白看,这一点倒是让你蒙对了。”

“什么叫蒙对了,那是我有见识好不好!”

“这也能叫见识?”赵行天哑然失笑,“小子,修行的路对于你来说还很长很长,好在,现在你眼看就要入门,也不枉我传了你三十年的修为。”

“什么,三十年的修为,我仅仅是入门而已!”

“对,这已经不错的了,想当年,老子我修行五十年,还是一个门外汉,你居然能超过我,也足以笑傲当世了。”杜子长腹诽了一句,“跟你这样的老笨蛋比,没的污辱了我!”

第十二章登堂入室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得通红&洪哥,

    杜子长的脸涨得通红,声音几不可闻,“可是,洪哥,我真的有特殊原因的,要不然,我早就给你了,你说,我以前有拖欠过别人的钱吗?更别说是洪哥你了。”

    2020-10-30 02:3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还是

    刘强一撇嘴,“姓杜的,别以为只有你这位数学王子才懂得计算,告诉你,这还是我省略了小数点后面的数字得到的结果,要不然,最少还得多几元,哼,就这,已经够你小子受的了。”

    2020-10-28 09:29:00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我&脸上掠

    “别,洪哥,我,我求你们千万不要去我家里,钱,我保证,一定还。”杜子长的脸上掠过一抹阴影。

    2020-10-28 09:4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月前借&!”

    “半个月前借十元,半个月后居然变成了一百七十多,暴利呀!”

    2020-10-28 08:43: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没想&也会陷

    “是啊,没想到,杜大才子也会陷身校园贷中,活该他倒霉。”

    2020-10-28 08:53: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其声很&嚣的知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喝斥,其声很小,却盖过喧嚣的知了与纷扰的人群,其音很甜,如幽谷百灵的歌喉,更像是九天凤凰的鸣声。

    2020-10-29 05:56: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瞪了杜

    那个曹飞狠狠瞪了杜子长一眼,“咱们洪哥大人大量,你小子还不快说。”听他的口气,大有一副审死官的样子。

    2020-10-31 03:31:29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是&引来一

    “这是非法牟利讹诈!”这声音很低,却引来一片附和声。

    2020-10-29 05:45:4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