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现场直播

第十章现场直播内容杜子长蹲下身去,摇了赵行天,“喂,老伯,你快醒醒,快醒醒啊。”他这晚上来对赵行天感同身受,对他的观感大感变化,更最重要的的是,他现在的较为明显地有求于他,因为,谁知老赵却对某人的尊敬之情置若罔闻,依然呼声如雷。。...

第十章现场直播

杜子长蹲下身去,摇摇赵行天,“喂,老伯,你醒醒,醒醒啊。”他这一天来对赵行天感同身受,对他的观感大为改变,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明显地有求于他,所以,语气不免要尊重一点。

谁知老赵却对某人的尊敬之情置若罔闻,依然呼声如雷。

杜子长不免焦急,手上使劲,“哎,老头,你醒醒啊。”他这一使劲不要紧,只见赵行天身边的长草无风自动,如汹涌的海浪一般,一波接一波地向四周狂泻。他猛然一惊,难道是起风了,好大的风啊,可是,自己怎么一点感觉没有呢。哎,不对,这股强悍的风竟然好像是自己推出来的。

轻轻一举,居然能推出如此气势,这也太拉风了吧。

杜子长怔怔地站着,不相信似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十年修为!他好奇心大起,双手对着老赵全力推出,口中更中大不敬地叫起来,“呔,老家伙,快醒来,赵行天,你给老子起来,我要迟到啦。”

但是,无论杜子长怎么变换称呼,赵行天依然直挺挺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他身边的长草却在一个劲地肆虐,有不少甚至于被阵阵气流旋到了天空。

杜子长既惊又怒,惊的是,这连番推动,他终于确信自己的身体高尔夫国内以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怒的是,这老头怎么也叫不醒,如果耽误了课程,老妈知道那还不伤心死啊,不行,一定要想办法将这讨厌的家伙弄醒。哎,有啦,杜子长眼珠一转,看见前方有一块巨石。

那块巨石足有一人多高,在平时,他是无论如何也憾动不了,但是现在他内心深处却觉得,这石头对于自己来说,不过如一片落叶而已,他想,这一定是利益于自己平空得到了老赵的十年修为,再加上盘龙心经小有所成,嘿嘿,老头,既然你传授了修为,那么,我只有拿你来试手啦。

想到这,他一步跨出,这一步身轻如燕,竟然远远超过了那块巨石,看样子足足有二十多米。

“啊——“杜子长大喜过望,光凭这一手,到奥运会上去拿他几个冠军还不是随便的事吗!他又折回身,将手轻轻地附在大石上,神识一动,巨石已经被他轻飘飘地提了起来,他双手捧着巨石,一脸坏笑地看着赵行天。心里却不免在打鼓,呀呀,这一下不会将某人给报销了吧!

赵行天忽然一翻身爬了起来,一眼看到杜子长手举巨石穷凶极恶的样子,立即跳了起来,“臭小子,你想干嘛,刚学了一天,就想欺师灭祖啦。”

杜子长一脸的无赖样,“算你老家伙贼得很,你要是再不醒,信不信,我分分钟将你砸成肉饼!”

“啊呀,教会徒弟打师父,这世上还有公道吗?小家伙,我就奇了怪了,怎么那么一个单纯的小子才过了一夜就变得如此奸诈不堪呢?”

“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杜子长将巨石远远扔掉,冷笑一声,“跟你这坏家伙在一起,我才发现,原来洪亮那伙人真是单纯得可爱了。”

“算我眼瞎,找了你这么个白眼狼。”赵行天苦笑一声,难怪那几个老家伙打死他们也不愿收一个徒弟,现在我真是深受其害啊。”

“得啦,别惺惺作态了。”杜子长暗暗发笑,“快帮我打开教室的视频吧。”他现在已经赵行天的手法当成是现代的大投影了。

“唉,好吧,谁让我老人家命不好,摊上了你这么一个奇葩徒弟,有了一身修为,还要那一身学问干嘛。”赵行天一千一万个不情愿,但还是伸手一挥,眼前便出现了二二斑的全景影像,简直比现场直播还要现场直播。

杜子长乍一见到二二斑的校室,竟然恍如隔世,这时候他对于赵行天所显示出来的强大修为反而不是那么在意了。

他的目光很自然的落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的座位空荡荡的,同桌的佘郁林目光在校室内不停地搜索着,杜子长心想,这丫头不会是在寻找自己吧,平时她对自己最凶啦,但是,却没想到昨天她竟然冒着风险暗中掩护自己,如果不是她,自己绝不会那么顺利地逃离,那么,结果一定不是现在这样。

杜子长心里一动,看来这个佘郁林并不是以前那么的刁蛮任性,有时静下心来想想,其实她还是蛮可爱的哈。他的目光又转向佘郁林的前面,那是一个俏丽的身影,绰约多姿,谁都知道她是云溪中学最美的校花——张子涵。

在平时,杜子长从来没有想过他和她之间会发生什么故事,可自从昨天她挺身而出的那一刻起,她美丽的身影已经永远地络印在他的心中。特别是她纤细的手指在他手心中划出的那个“跑“字,已经成了他这一辈子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

这时候的张子涵依然像平时一样矜持而沉着,她默默地整理着课桌上的书本。只是,当洪亮那高大的身影在门口出现的时候,她忽然站起来。

“洪亮,请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说件事。“

洪亮一愣,他显然没想到,平时一向高高在上的大校花居然会主动跟自己打招呼,不免有点受宠若惊。

“子涵,你,你叫我!”

“是的,洪亮同学,昨天关于你迫害杜子长同学的事,我已经向学校汇报了。”

洪亮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汇报就汇报呗,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杜子长吗,他欠钱,我讨债,天经地义。”

张子涵秀眉微扬,加重了语气,“还有,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在校园放贷,放高利贷!否则,一切后果由你自负。”

洪亮脸色一变,干笑两声,“我说大班长,我们这校园易贷,一向是本着双方自愿的原则,白纸黑字,公平公正。这,好像并不是你大班长应该管的吧。”

“我只是提个醒,你自己看着办吧。”张子涵的声音很冷淡。

“什么校园易贷,简直就是校园恶贷,就是要取谛。”佘郁林愤怒地说。

洪亮横了一眼佘郁林,“郁林,请你说话注意点,别以为有你表哥帮你,我真的动不了你,哼!”

佘郁林俏脸一扬,“你动啊,我就怕你伸出的手有去无回。”

“你——”洪亮举起手,恨不得狠狠地在佘郁林那吹弹得破的脸上抽上几下,但是,他还是缩回手,不屑地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佘郁林可不让人,“我们女子怎么啦,总比你这小人好!”

校室内有人在笑,洪亮一瞪眼,笑声嘎然而止,二二班毕竟是小霸王的地盘,没有人敢当面嘲笑他。

张子涵静静地看着洪亮,洪亮忽然感到心里发虚,说实在的,他对她虽然垂涎已久,却从来没敢正面看过她一眼。

的确,无论是在二二班,还是在整个云溪中学,张子涵的形象一直是完美的,没有人敢轻易破坏这份难得的完美,就连洪亮也不止一次地得到警告,千万不要对张子涵有任何的不敬行为,再加上洪亮等人一次次的试探都是无果而终,小霸王再张狂,对于这个大校花也只能敬而远之了。

“大班长,你,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吧,痛快点。”洪亮可不想在同学们面前示弱。

“那好吧,洪亮,关于杜子长借你的钱,现在你就给我算一下,截止到现在,应该是多少钱。”张子涵平静地说,一如幽谷之中一尘不染的仙子。

“啊,你,你难道是要给他还款?”洪亮吃惊地说。

“那是我的事,说吧,一共多少钱。”张子涵依然很平淡地说,但是,洪亮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无比的轻蔑。

“一共,一共是……”洪亮忽然一巴掌甩在紧跟在他身边的刘强脸上,“混蛋东西,还不快点告诉大班长。”

“啪——”刘强的脸上立即暴起一个鲜红的掌印,他满脸委屈,“洪哥,我,我立即就算。截止到昨天,应该是一百七十元四毛三,半月不还,收四倍滞纳金,应该是六百八十一元七毛二。”

“啊,这么多!”校室内传来一片惊呼声,这么多钱,不要说是杜子长了,即使是那些有钱的子弟,也是难以应付的。

张子涵说::“那么,刘强,如果杜子长今天依然无法还款,到明天,应该是多少。”

“明天?”刘强一时不明白张子涵是什么意思,生怕说错,便求救似地看向洪亮。

洪亮甩手又是一巴掌,“妈的,直接说,你看老子干嘛。”

刘强一手捂脸,一手在手机上计算,“半月内,每天四倍滞纳金,明天应该是二千七百二十六元八角八,嘻嘻,这数字不错,还是蛮吉利的。”

“啊——”二二班内一片惊呼声。

杜子长更是吃惊得无以复加,这才几天呀,十元钱竟然变成了两千多,他看赵行天一付置身事外的样子,不禁怒从心头起,“老东西,你瞧,就为了每天给你十块钱,我,我现在差他们这么多,你说,咋办吧。”

“咋办,凉拌。”赵行天不紧不慢地说:“小伙子,等你以后修为大进,谁再向你要钱,老大一个巴掌甩过去,即使是铁块,也给它拍扁了,我看谁还要。”

“你,你这叫什么啊,欠债还钱,打人有用吗?”

“我呸,你欠他多少?”

“开始是十元呀。”

“那不就结啦,开始是十元,十几天一过,就变成两千多,这是哪门子的债呀,你要愿意还,嘿嘿,只怕你一辈子也还不清。”赵行天伸个大大的懒腰,向后一仰,又是长睡不醒,留下杜子长一人,郁闷得不行。

今天是六百多,明天二千多,后天岂不是要一万多,这要是一个月过后,不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吗,自己再怎么还也无能为力呀,啊呀,这下被这老小子坑苦啦,他为了和那个老情人打赌,居然拿我来开涮,哼,我让你睡,我让你就此长睡不醒。

杜子长思来想去,终究难以平息心头的怒气,忽然看到刚才扔掉的那块巨石,明知道这巨石奈何不了老家伙,还是想狠狠地发泄一下。他蹿过去,抓过巨石狠狠地砸向赵行天。

“老东西,我让你睡!”

巨石足有两人高,两吨有余,杜子长便跟抓一块泡沫似的,他虽然吃惊,这才得到老家伙的十年修为,就这么举重若轻,这要是得到他一百五十年的修为,还不知怎么样呢?但是,他现在突然经历种种意想不到的事,早已见怪不怪了。

赵行天就那么施施然躺在地上,按道理一定会砸上,石头离手,杜子长不禁后悔,呀,不会真将这老家伙砸嗝毙了吧,那样,自己要想出去就很难啦,他随即又感到好笑,原来老家伙的性命竟然没有自己能不能离开这里重要啊。

其实在杜子长的内心深处,自然知道赵行天作为一个几千年的怪物,哪有那么容易被自己暗算的,之所以要拿巨石砸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心里平衡一点而已。

所以,巨石砸下,杜子长不用看,便知道老头不会有事的,果然,巨石落下时,赵行天恰好在翻身,巨石轰的一声,落地成坑,他在坑沿上依然酣睡如故,任凭泥渣草屑散落一身。

“哼,你就装呗,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装不下去。”杜子长拿赵行天没法子,好在,现在他的心思主要放在二二班上,很快就将老头扔到了脑后。

二二班内,张子涵静静地站着,“刘强,你算一下,如果杜子长这个月不还,应该是多少?”

“这个,应该是很多很多了吧。”刘强有点心虚地说。

“很多是多少?”张子涵的声音很小,但是,谁都听出了她所蕴含的冷漠。

“大约是几个亿吧。”刘强弱弱地说。

“几个亿,你说,杜子长他还得起吗?”

“他,他——”刘强无语,洪亮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张子涵淡淡的说:“一个月借款十元,一个月后,变成几个亿,你们有想过这是什么概念吗,我想,不要说杜子长他还不起,即使是腰缠万贯的富豪也未必还得起,洪亮,我就想问一句,你们这样放贷,真的能行吗?”

洪亮被张子涵问的直翻白眼,过了半晌才勉强说:“所以,我们最后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无论是谁,欠款多少,只要他加入我们亮龙会,所有欠款都可以一笔勾销。”

“哼,加入亮龙会,貌似你们亮龙会很合法是吧。”张子涵的责问立即引起一片附和声。

洪亮一时语塞,过了一会,才硬着头皮说:“起码我们亮龙会不犯法。”

“很好,洪亮,就凭你今天说的话,我希望你们亮龙会永远是干干净净的。”

“干净个屁!”佘郁林恼怒地说:“非法放贷,乱收保护费,这也叫合法吗?”

“你——”洪亮面对佘郁林不免心虚。

张子涵说:“洪亮,以前你们亮龙会的所作所为,我不想过问,不过,从今天起,我不想杜子长同学的悲剧再重演。这是杜子长托我交给你的七百元钱,剩下的就不用找啦,请你将他的借条给我。”

“七百元!”杜子长没想到张子涵竟然替自己还债,而且还是以自己的名义,这一刻,他的心中可以说是五味杂陈。

“哟嗬,小伙子艳福不浅啊,居然让大美女给你还款。”一直躺着的赵行天忽然叫了一声,等到杜子长对他怒目以对时,他早已酣声大作。

第十一章小有所成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也不是&样可以

    洪哥伸手制止了那人,“曹飞,别乱动,先听听他怎么说,只要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嘿嘿,我们照样可以放过他。”

    2020-10-23 10:52:06详情点赞(0)回复(0)
  • 论声都&很小,

    这些议论声都很小,有的是同情,有的是无奈,有的是幸灾乐祸。

    2020-10-24 11:19:29详情点赞(0)回复(0)
  • 脑袋,&么下场

    另外一人甚至走到杜子长面前,指着他的脑袋,“杜子长,你小子就是贱,洪哥,今天就让我来告诉他,违抗我们亮龙会,那是什么下场。”

    2020-10-23 11:15: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杜子&腕包、

    “是!”四周一片附和声,“杜子长,你就是个腕包、废柴。”

    2020-10-24 04:35:39详情点赞(0)回复(0)
  • 于没有&,这结

    杜子长眼睛向上眨了眨,终于没有说话,因为,他明白,这结果绝对不会错,要错也是自己错了,自己绝不该陷入这校园贷之中,弄得现在这般被动而无助。

    2020-10-23 10:48:29详情点赞(0)回复(0)
  • ,从二&。

    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2020-10-24 01:12: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子这是

    “妈的。”洪亮大怒,甩手一掌,印在刘强脸上,“就你小子的数学好,老子这是加强语气,好不好,笨蛋。”

    2020-10-24 04:29:53详情点赞(0)回复(0)
  • ”洪亮&,一身

    “对,你还得起吗?”洪亮和刘强的身边又多了几人,这几人都跟他们一样,留着马桶盖的发型,一身衣着花里胡哨,流里流气,这也是他们亮龙会的统一着装,他们看似很随意地站成一圈,却将杜子长牢牢地围在中间。

    2020-10-24 01:11: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