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修行天才

第九章修佛天才“好吧,从现在的就,我便想传你修为,我的修为完全是跟盘龙心经取得联系在一起,因为修为越高,盘龙心经的心法就会越是高超,的话你光有修为,而也没盘龙心经,“别说那没用的,你就干脆传我修为得了。”杜子长想起那些肥皂剧中传功的镜头,不是双手互抵,就是两人的头一上一下抵在一起,心想,这赵行天一定也是如法炮制吧。。...

第九章修行天才

“好吧,从现在开始,我便传给你修为,我的修为完全是跟盘龙心经联系在一起,所以修为越高,盘龙心经的心法就会越是高明,如果你光有修为,而没有盘龙心经,那么就像是手握重宝而身在深山,自然是一无用处,而反过来,你只学会了盘龙心经却没有强大的修为相辅助,那么就像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总有一天会变得枯竭的。”赵行天滔滔不绝地说着,说到得意之处,更是口沫横飞。

“别说那没用的,你就干脆传我修为得了。”杜子长想起那些肥皂剧中传功的镜头,不是双手互抵,就是两人的头一上一下抵在一起,心想,这赵行天一定也是如法炮制吧。

“不急,不急,你小子很快僦要得到我的一百五十年的修为,另外再加上我的不世心法盘龙心经,嘿嘿有了这两点,以后你想不天下无敌也很难啊。”赵行天仍然在唠叨,对于这些,他认为很有必要。

“啊,是真的吗?”杜子长虽然对于自己接受了赵行天的修为以后诸多改变,想了好多,却绝没想到会如此地拉风,一时还是有点喜出望外。

“当然是真的,你小子用脚趾头想一想,也应该想到啊,你们这个世界上最长寿的人也就是一百五十岁,就是他从娘胎里开始修行,最多也不过是一百五十年的修为,而你一下子就得到了我一百五十年的修为,你说,放眼当世,谁的修为还能比你更深厚呢。”

“对呀,对呀,这一点我怎么没想到呢,白白让这老家伙赚了去。不过,有这两点自己也满足了,只是,这以后真要成了绝世强者,那生活应该怎么过呢,还是去云溪中学和佘郁林坐一张课桌好好学习吗?还有那张子涵对自己很好,这一次如果不是她挺身而出,自己一定会被洪亮那伙人整得很惨。她那柔嫩的小手,在自己手中划过痕迹,真的很美妙啊!”一想到这些,杜子长不禁有点纠结,但随即又笑起来,这一切还都是没影子的事,这老家伙说的轻松,谁知道他会不会真让自己如愿以偿呢。

“可是,如果你的修为并不是顶儿尖儿的,人家修行十年,也许就远远超过你修行一百年呢?”杜子长忽然又想到了另一个突破口,立即单刀直入。

谁知这一次赵行天忽然破口大骂,“放你娘的臭驴屁,这世界还有人比我的修为更强,告诉你小子,老子的盘龙心经那是世上最强的三门功法之一。这个世界也只有玉女心经跟魔族的暗夜大法能跟我相比,其它的,都是他妈的垃圾,垃圾,你懂吗?你小子能有幸成为我赵行天的唯一传人,光凭这一点就足可以傲世当今天下了。“

“有这么夸张吗?”好在这一次杜子长只是在心里诽谤了一下,赵行天见他不语,还以为他同意了自己说法,不由轻轻一笑,“好啦,小家伙,从现在开始我每天传你十年修为,连传你半个月,刚好是一百五十年的修为,另外,除了你上课时间,所有的时间都要跟我修行盘龙心经。”

“看来,这半个月我只能完全交给你啦。”杜子长貌似极其勉强地说了一句。

赵行天忽然一声大喝,“小子,你准备好啦。”挥手便拍向杜子长的脑门。他虽然生性豁达,并不在乎杜子长对他的称呼,但是杜子长从开始的一口一个老伯,到后来的你啊他的,再到现在口中的老家伙,老东西的,即使是泥人也会有一丝土性子,何况他纵横世界几千年,本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怪物,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所以这一次,明着是传修为给杜子长,还是不免暗暗教训他一下。

杜子长只觉头顶剧痛,脑中更是轰的一声暴响,随即一股强大的暖流便涌入自己的意识中。身体瞬间变得沉重无比,全身的脏腑犹如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之中,浑身的骨骨节节撕裂般的疼痛。

“啊——老家伙,你,你想谋杀小爷啊。”

“嘿嘿,小家伙,老子这是在帮你脱胎换骨,你一点根基都没有,要想修行,谈何容易,你以为传授修为,像那些肥皂剧中那么轻松啊。好了,别动,如果因为你的不配合而导致你走火入魔,老子概不负责。”

“老家伙你,你敢——”杜子长尽管嘴硬,心里却很是紧张,毕竟这传授修为的事,自己也只是在那些电视上看了个大概,听赵行天这么一说,果然不敢再嚷嚷,只是嘴上不说,心里却是老家伙长老家伙短的骂个不休。

这样的过了大约一节课的时间,杜子长才觉得体内稍为平静了一些,他略一呼吸,只觉四周的空气便形成一股小小的旋涡,好似在随着自己的呼吸而运动,他暗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以后自己走到哪里,只要一呼吸就是一股旋风,那不成了有生命的自然灾害了吗?

他偷偷看向赵行天,发现他右手依然落在自己的脑门之上,双眼微眯,并没有像电视上那些武林高手传功时头顶上热气蒸腾。

“小子别动,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刚才只是我以神识探知你体内的情况,等下,我就要开始传授我的修为了。”

“啊,怎么,你还没有传啊,那我怎么觉得自己现在体内有无穷的力量呢?”

“当然,我的神识现在就在你体内,你有这想法也很正常,因为这只是我残留在你体内的神识,你想啊,这个世界谁的神识还能比我老人家更浑厚呢?”

“还吹!”杜子长腹诽一声,嘴上却说:“可是,我怎么感到我呼吸之间,空气便会产生扰动呢?”

“那是因为,你的意识还很浅薄,纵然有我的神识引导,你也不能很好的把握,等我将修为真正渡给你的时候,再加上盘龙心经的调治,慢慢地你就会天人合一,到那时,行动无声无息,朝东海暮昆仑也是等闲之事。”

“啊,不会吧,这也太离谱啦。”

“一点也不,好啦,现在你屏心静气,想象自己是一汪一尘不染的虚空。”

“为什么?”

“因为,只有虚空才能产生一切。好啦,照我说的办,快,我要开始行功了。”

杜子长这时也不敢怠慢,果然不再想体内的一切,没过一会,渐至物我两忘。

其实他完全是一个修行的菜鸟,不过,由于赵行天的修为太强,现在与其说杜子长已经入静,还不如说是赵行天将他摧眠了。

恍恍惚惚之间,杜子长就觉得自己正在一天天的长大,他的脑海深处感觉花开又谢,整整十回,自己就像是度过了十个春秋。

这十个春秋的日月普照,风雨洗礼,他觉得自己成熟了,体内到处充斥着蓬勃的气息,举手投足之间,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气。

终于,赵行天出了一口长气,“好啦,小家伙,你的体质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如果是普通人,这第一个十年修为,最起码要两天才能接受,而你,嘿嘿,不过是两个多小时,看来,你这家伙还真是天生修行的料子啊。”他的语气竟然说不出地兴奋

其实杜子长自小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生活的磨难,世道的不公,早已养成了他忍辱负重的品格,正因为这样,他才能在洪亮的胁迫下顽强的生活着,所以他的体质自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坚韧。这是其它人远远不能比拟的。

如果是其它人在这么短的时间承受赵行天如此强大的修为,轻则昏迷,重则性命不保,而杜子长却凭借他坚强的毅力,竟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赵行天的修为全盘接收,并且据为己有。

这时候,如果单以修为而论,他已经是一流的强者了,但是,他修为之纯,却要远远地超过那些普通的强者,这就是一个接受与消化的程度问题。

“小子,你现在试着气运丹田。”赵行天乐呵呵地说。

杜子长经过赵行天神识的洗礼之后,对于自己体内的经胳早已明察秋毫,他立即引导气息守住丹田,只觉丹田内沸沸扬扬,气息充盈其间。

“很好,现在,你引导神识由丹田向下,经尾闾而期门,再经会阴而上行。”杜子长依言而行,感觉体内的气息如一条小溪般盘旋而上,却忽然停滞在背后督脉之间,他心里一动,原来这老家伙在引导自己冲击任督二脉啊,当下心神一凛,神识更是中正平和,以意摧气,以气行意,微微一动之间,背后凝滞的地方忽然畅通无阻。

这样一来,真气更加浩荡,一路斩关夺隘,瞬间在他的上半身循环了一个周天。

“好好好!”赵行天忽然拍手大笑,“小子,你果然是好样,修行两个小时,已经达到了盘龙心经的第一层。”

“什么,你,你是说我已经开始修练盘龙心经啦。”杜子长收摄心神,他纵然再淡定,也不禁欣喜若狂。

“不错,小子,你现在体内已经有了我的十年修为,我也教给了你盘龙心经的入门方法,接下来,就看你如何来巩固啦。好啦,我老人家白白消耗了十年修为,现在要去大睡一觉以便养足精神,明天再来让你折腾。”他说着倒头便睡,立即呼声如雷。

杜子长望望草坪上的赵行天,不禁苦笑,哎,他说让自己听课的,这一睡去,还不知什么时候醒来呢。

放学到现在,已经过了七八个小时,他还是开始时吃了赵行天从云峰宾馆取来的佳肴,以他消化的速度,按说现在应该很饿才是,可是不知为什么,却觉得体内一片融和,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饥饿感,更没有一丝睡意,好在这有情天里,一直是艳阳高照,也不分什么昼夜。他横竖无事可做,便按照赵行天教他的法门一遍一遍的修练盘龙心经。

练得多了,感觉体内的气息竟然越来越深厚,运行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等到他第一百遍气行周天时,足足经过了十分钟。

不知不觉又是几个小时过去,杜子长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次日清晨六点钟了,在平时,他已经踏上了跑步去学校的路,一想到学校,他不由又暗暗着急,呀呀呀,这老家伙要是一直不醒来,那么自己这一天的功课不是要泡汤了吗?

第十章现场直播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很小,&幸灾乐

    这些议论声都很小,有的是同情,有的是无奈,有的是幸灾乐祸。

    2020-10-23 08:40: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周的议&,两眼

    面对四周的议论声,洪亮昂然而立,两眼望天,刘强则狠狠地瞪了一眼四周的同学,“什么叫暴利,什么叫非法,当初可是我们洪哥大仁大义借给他杜子长的,白纸黑字,公公开开,谁也没有欺骗谁。”

    2020-10-23 08:05: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群中&,如幽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喝斥,其声很小,却盖过喧嚣的知了与纷扰的人群,其音很甜,如幽谷百灵的歌喉,更像是九天凤凰的鸣声。

    2020-10-22 10:55:45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啊&身校园

    “是啊,没想到,杜大才子也会陷身校园贷中,活该他倒霉。”

    2020-10-22 07:00:25详情点赞(0)回复(0)
  • 走到杜&小子就

    另外一人甚至走到杜子长面前,指着他的脑袋,“杜子长,你小子就是贱,洪哥,今天就让我来告诉他,违抗我们亮龙会,那是什么下场。”

    2020-10-23 07:40:26详情点赞(0)回复(0)
  • 长,你&废柴。

    “是!”四周一片附和声,“杜子长,你就是个腕包、废柴。”

    2020-10-25 11:46: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千万不&家里,

    “别,洪哥,我,我求你们千万不要去我家里,钱,我保证,一定还。”杜子长的脸上掠过一抹阴影。

    2020-10-25 09:49:14详情点赞(0)回复(0)
  • &几步,

    黑色的铁塔微微晃了一下,杜子长却被撞得东摇西晃,眼前金星乱冒,蹬蹬蹬,一连后退几步,终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2020-10-24 10:22:30详情点赞(0)回复(0)
  • &,“曹

    洪哥伸手制止了那人,“曹飞,别乱动,先听听他怎么说,只要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嘿嘿,我们照样可以放过他。”

    2020-10-23 07:55: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