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千里遥视

第八章千里遥视“饿了,那还好办。”赵行天又好气又好气,“太大的事啊,说得这么神乎其神的,在我老人家面前说你饿了,这要不然让别人听见,那还严禁笑掉大牙啊,说,你想杜子长心想,你又吹牛,且待我来耍耍你,立即像在课堂上背书一样地说了开来,“我要吃香酥比萨,龙凤鸡翅,八爪鱿鱼,糖醋排骨,生抖海参,金茹炖蛋,小炒毛豆,外加八个点心,八道冷盘,八种鲜汤,他一口气将他他所能了解的汤菜全部报了出来,最后还不忘备注,我要吃江城最好的,五星级饭店烧的,色香味俱全的那种。。...

第八章千里遥视

“饿了,那还不好办。”赵行天又好气又好笑,“多大的事啊,说得这么神乎其神的,在我老人家面前说你饿了,这要是让别人听到,那还不得笑掉大牙啊,说,你想吃什么吧,分分钟满足你。”

杜子长心想,你又吹牛,且待我来耍耍你,立即像在课堂上背书一样地说了开来,“我要吃香酥比萨,龙凤鸡翅,八爪鱿鱼,糖醋排骨,生抖海参,金茹炖蛋,小炒毛豆,外加八个点心,八道冷盘,八种鲜汤,他一口气将他他所能了解的汤菜全部报了出来,最后还不忘备注,我要吃江城最好的,五星级饭店烧的,色香味俱全的那种。

赵行天哈哈大笑,“好吧,你来看。”他大手一挥,杜子长只觉眼前忽然一亮,遍地的长草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后厨,一片热气蒸腾,人来人往,几十个大锅内正在烹炒煎炸,杜子长仔细一看,这里面不但有自己所说的各种菜肴,更有好多菜色是自己见所未见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小子不是说饿了吗,我就让云峰宾馆的大厨们为你现场制作啊,这样,你小子总该满意了吧。”

“啊,云峰宾馆!”杜子长当然知道,云峰宾馆是江城最高档的豪华会所,自己做梦也没想过能吃到这里的大厨烧的菜,更不用说特意为他烧这么多的菜了,他好奇心大起,伸手便抓向一只足有碗口大小的大闸蟹、

然而,下一刻,杜子长却更加吃惊,因为,明明就在眼前的大闸蟹,他触手之处却是一片虚空,这,这又是怎么回事。

赵行天看杜子长错愕的样子,哈哈大笑,“小子,你看到的不过是另一个空间的影像,不要说是你,即使是修为再高的人,他也不可能触摸得到,这是要突破境界的,哼,这些太过深奥,现在跟你说也不懂,你小子就静静地看着,等他们的菜烧好了,我老人家直接端给你大饱口福就是了。”

“啊!”杜子长暗暗乍舌,看来这家伙的修为都用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了,未免太过浪费了吧。他又想到自己信口胡说一通,就让这么多人忙碌半天,不免有点不好意思,“这,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个五星级的云峰宾馆,他们平时赚得盆满钵满,今天让他们出点血也没什么。”赵行天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我老人家的这个千里遥视术还算可以吧,让你隔着一个空间一样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比你们最现代的全息影像要逼真多多吧!”

杜子长听得目瞪口呆,赵行天露了这一手,让他对他的修为之强,再也没有半点怀疑了。

没过多久,那些大厨果然将三十几道菜一一烧好,有人接过来,刚放到一个送菜的小推车上,赵行天却是一伸手,杜子长便发现,那盘热气腾腾的菜便被他取到了自己面前。

杜子长暗暗吃惊,心想,这样明目张胆地抢人家的菜,会不会被人家发现啊。

赵行天笑笑,得意洋洋地说:“这是我的又一绝枝,千里取物术,纵然是你们那个世界的强者在此,我还不是想取什么就取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天上地下,谁又能奈我何。再说了,退一万步讲,即使有人发现,谁还能追到这个空间不成。”

杜子长暗暗点头,只见那些人依然在忙碌,浑没发现自己新鲜出炉的拿手好菜竟然不知不觉地被人端到了另一个空间。心想,这家伙此话倒也不像是在吹牛。

其实,那些大饭店朱门酒肉臭,常有蹭饭之人,大家心照不宣,谁也不去理会,反正那些土豪掷钱如流水,十桌八桌的菜浪费了跟没看见一样。

这些大厨只顾烧菜,管他是谁端去,喂了阿猫阿狗,也与他们无尤。

杜子长可不管这些,放开双手大块朵颐,那些山珍海味,在他口中便如平时的青菜白豆腐一般。只看得赵行天不住摇头。如此吃法,无疑是暴殄天物。

不到一刻钟,杜子长已经打着饱嗝,盯着一地的山珍海味无奈地摇摇头,“真是太浪费了,如果我老妈知道我一次竟然点了这么多菜,却仅仅吃了百分之一,还不心疼得要命。

一想到老妈,杜子长心中忽然一动,他笑眯眯地看着赵行天,“我说,能不能再请你额外满足我两个小小的要求啊!”

赵行天面色一凛,他几次三番地被杜子长刁难,这时几乎成了杯弓蛇影,“你,你小子,又想干什么?”

杜子长尽量装出一脸无邪的样子,却让赵行天更是惴惴不安,“嘿嘿,是这样的,我不是被你弄到这里了吗,这不,一时半会也回不去,我怕我老妈会着急,所以,我得先跟他们打个招呼,还请你用你的千里遥视术,让我看看家里的情形,这件小事,你,不会不满足我吧。另外,我这些日子要帮你的修为后退一步,这任务太艰巨啦。你也知道,我是一个高二的学生,这眼看高考在即,你一定不忍心为了你的伟大事业而耽误我的伟大学业吧!所以,还请你每天在老师上课时用千里遥视术,让我悄悄地跟我那些亲爱的同学们同步学习好吗,这是伟大的上进心,你应该没理由拒绝吧。”

“杜子长,我发现你小子好烦哪!”赵行天气恼地吼了一声,随即却没了下文,也许,他现在真的不想太过得罪眼前这个小屁孩吧。

杜子长尴尬地笑笑,“是的,我是有点烦,怎么啦?”

赵行天忽然大笑,“烦,烦的好啊,这两点乃是人之常情,如果我不满足你,你小子一定说我不近人情,好吧,现在,我就让你看看你家里的情况。”他说到做到,大手一挥,立即在杜子长的面前就出现了他家那两室一厅的画面。

杜子长的家里只有很少一些必须的家具,两室一厅,在他们那个小区可以说是最小的户型,但是,由于摆设很少,反而显得空间很大。

杜子长环视屋内,冷冷清清的,父母都不在屋内,不知去了哪里。他略一思忖便即明了,一定是父母见自己这么晚没有回去,出去找自己了。他暗暗责怪自己,怎么忘了给家里打个电话。他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电话刚一振铃,便被母亲接了,“喂,子长吗?”

“妈,是我!”

“啊呀,你这浑小子,这么晚死哪去了,”母亲的声音嗔怒之中透着焦急。“我们打你们电话都是无法接通,急死人啦。”

杜子长心想,自己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他们自然无法联系上自己,现在电话能接通看来一定又是这个赵行天玩的鬼,他看向后者,果见他得意洋洋冲着自己在笑,他能轻松地掌握空间法则,接通电话不过是小菜一碟。

“哦,妈,我现在在周老师家呢。”杜子长灵机一动,他当然不能跟母亲实话实说,所以只能想办法骗她了。

“怎么,你去了周老师家?”

“是的,妈,是这样子的,周老师为了辅助我的学业,特意将我们几名同学约到她家里辅导我们,嘻嘻,妈,这些都是免费的哦。”杜子长知道费用对母亲的重要性,所以一开口就让她不用担心。

赵行天暗暗冲杜子长比划了几个手势,那意思大体是,是小子出息了,睁着眼睛撒谎,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杜子长恼他多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电话那边母亲的语气明显地激动起来,“子长,周老师对你们可真好,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将来有一天出人头地,也不枉周老师培训你一场。”

杜子长唯唯,“妈,我会的,我这里还要补习其它的课程,先挂啦。”

“好的,好的。”电话那头杜子长母亲意犹未尽,但为了他的儿子能安心学习,她还是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老妈刚挂电话,杜子长立即又拨通了周子媚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周子媚才接通,“喂,是杜子长吗,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哦,周老师,这么晚了打扰你,真的不好意思,是这样的,我家最近有点小事,我想请半个月的假,行吗?”

“哦,你家里有事啊,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将功课落下,要在家里多温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打电话来问老师。”

“谢谢老师!”杜子长慌不迭地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杜子长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回过头来,却见赵行天一脸暧昧地看着自己。

“你小子,原来也不是一个好人哪!”赵行天见杜子长非常地感慨,“本来,我还以为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好人,现在看来,我又大错特错了。”

杜子长冷哼一声,“你是说我变坏了,是吧,哼,这一切还不是拜你所赐。”

“什么,拜我所赐?你,你小子简直是血口喷人!”

“怎么不是啦。”杜子长无视赵行天的集各种愤怒表情于一脸的怪样,淡淡地说:“想当日,我是一个出了名的乖乖男,直到有一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死叫花,千方百计地将我拉下了黑恶的深渊。”

“你说谁哪?”赵行天跳了起来,大有暴扁某人一通的冲动。

杜子长却不理他,继续说:“后来,我为了应付种种意想不到的麻烦,只能变着法子地跟那个小霸王周旋,嘿嘿,没想到,半个月下来,我竟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忽悠与反忽悠,周旋与逃脱的无上妙术,你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赵行天在杜子长的责问下,明显感到理屈词穷,只好尴尬地笑笑,“小子,也许这就叫做成熟吧。”

“我呸,这也能叫成熟啊,我看我是未老先衰喽。”杜子长想想这半个月来的遭遇,特别是当老妈给钱时,自己那复杂的表情当真是难描难绘。

这时候,通过千里遥视,杜子长见父母已经回到了家里,母亲将冷了的饭热了热,却没有烧菜,老两口就着几根咸菜,胡乱吃了点,他知道,他们一向都将最好吃的留给自己,不由羞赫地看向地上的数十盘残菜,脸上一红。心想,等自己以后出去了,一定要想办法让父母也吃上这样一顿大餐。

又看了一会,见父母都是无精打采,杜子长也不忍再看下去,刚想让赵行天收了千里遥视,他忽然想起洪亮一行人不知去了哪里,便说:“顺便看看小霸王他们。”

赵行天也不多说,手一挥,眼前景象一变,原来竟然是杜子长家小区的楼下,只见洪亮刘强一行十几人,都聚集在小区大门外,有的在那里指指点点,有的在那里东张西望,而洪亮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杜子长家的窗口,在拼了命地抽烟。

过了好一会,小区内已经是万家灯火,洪亮等人才骂骂咧咧地离开,一群人闹闹哄哄地,看来是去了一个酒店。

杜子长只看得心烦意乱,挥挥手示意赵行天关了遥视术。“总有一天,我要向他们讨回公道!”

“哎,小伙子,这就对了,只要你接受了我老人家的一百五十年修为,再加上盘龙心经,要想对付那几个小混混,嘿嘿,那还不是动动手指头的事!”

“别废话,你快点传吧。”杜子长没好气地说。

赵行天一愣,明明自己是在帮他,怎么现在倒变成自己有求于他呢?但为了早日见到施流霞,也懒得跟他计较了。

第九章修行天才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