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生赌约

第七章一生赌约谁知赵行天居然一脸红晕,“不好说,不好说,不能够说,好吧,被打死我也会说的。这样对你说吧,再后来,左右过了一千多年吧,我们入世修佛修佛,都跻身于了世间五大强“可是,你为什么要叫它有情天呢?”杜子长不解地问,“这名字也不咋地啊,太土!”。...

第七章一生赌约

谁知赵行天竟然满脸红晕,“不好说,不好说,不能说,好吧,打死我也不会说的。这样对你说吧,后来,大约过了一千多年吧,我们入世修行,都跻身了世间五大强者之列,而我也开创了这有情天。当时,我远行归来,桃源里却已经今非昔比,原来的村民经过几番兵连祸接,早已不见人烟,我感慨之余,便以自身的修为,强行逆转空间,开辟出了这个有情天。”

“可是,你为什么要叫它有情天呢?”杜子长不解地问,“这名字也不咋地啊,太土!”

“因为,我在你们那个世界饱受白眼,尝尽了无尽的冷落和羞辱,最后我心灰意冷,感觉世事无常,人间无情,才开创了这一片空间,从此就隐居在这里。我发誓,只有真正有情有义的人,我才会让他进入这里,所以才取名有情天,虽然平淡无奇,却是意味深远,然而,可惜啊,一直到我离开这里,仍然没有第二人进来过。”

“啊,你是说,这有情天里只有你一个人啊!”杜子长暗暗发笑,他本来还以为有情天里一定聚集了好多像自己一样有情之人,没想到,说来说去,这么大一片有情天竟然只是赵行天一个人的小小空间。

赵行天却是一翻白眼,“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谁配进入这有情天呢,这是人间大爱,跟你这小屁孩说,你也不懂的。”

杜子长越听越糊涂,又怕这家伙扯得太远,所以只能微微点头,这一下无疑是承认自己是小屁孩了。

“后来,有一天,施流霞不知为什么忽然来到了这里,本来,我的空间除了我,谁也进不来,她能进来,说明她的修为,已经远超于我,那时,我即使想避开她,也不能够,只好出来见她。”

“她既然进来了,那么按你的逻辑,她一定也是有情之人吧。”杜子长对于赵行天的这个悖论,越想越是糊涂。

“是啊,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因为,我开辟这个空间时,曾经立下了几条禁咒,任何人触犯这个禁咒,他都无法进入,所以施流霞进来时,我便很是吃惊,不知她这个心术不正的人为什么会免疫我的禁咒。”

“你那究竟是什么禁咒啊?”杜子长很是好奇。

“啊呀,那些很复杂的,跟你说也不懂,总之,是要跟我一样有情有义的人才能进入,不说这些了,就说那施流霞吧,她一进入有情天,便无理地要求我将有情天开放,她说人间处处有真情,不应该将有情天固守一隅,我自然不会听她的,于是,几千年后,我们又比了一次,这一次,结果自然还是平分秋色,后来,我就让出了有情天,你别瞪我啊,我只是不想跟她一个女孩子计较而已。”

杜子长暗暗好笑,心想,一定是这家伙在与施流霞的比试中大败亏输输了,才不得不离开这里,所以施流霞最后才会成为有情天的主人,而这个赵行天却成了流落人间的老丐。他不不无挪揄地说:“反正,那个施流霞既然能进入有情天,那么,她一定也是一个有情之人,所以,你的那个所谓的禁咒自然失去了效果。”

赵行天没想到杜子长会有此一说,恨恨地说:“她是什么好人,告诉你,她在这里,那就是无情天,只有我来了,才能叫有情天!哼,不跟你说这些了,反正,我们最后打了一个赌。那就是——”他却忽然又停下来,问杜子长,“你小子想不想知道?”

杜子长再也忍不住,他跳起来,指着赵行天大骂,“你这老家伙,老混蛋,老王八,你爱说不说,你将小爷我骗到这里,就是让我来听你这些废话啊,告诉你,小爷我才不稀罕你那什么狗屁赌约呢。”

见杜子长发怒,赵行天连忙陪笑,“小朋友,别生气嘛,好了,好了,我说不就结了吗?你且坐下,哎,这就对了,当时我离开有情天的时候,施流霞对我说,这世间处处有真情,如果我有一天能找到真情,她就将有情天归还于我,反之,如果我永远找不到人间真情,那么,我就永远滞留在有情天外,也就是说,这有情天永远都是她的。

“但是,我对施流霞已经绝望,根本不想再回到这里,于是,我就跟她立下赌约,如果我装成一个老丐,还有人对我献出真情大爱,而且那人一定要坚持十五天,那么,我就承认人间还有真情在。就这样,我在人间游荡了一千多年,受尽了白眼与凌·辱,尝尽了人世的辛酸与悲哀,越来越坚定了我那人间是无情之天的信心。”

“难道一千年就没有一个人对你付出一点爱心吗?比如有人像我一样给你一点小钱什么的。”杜子长大是感慨。

‘有,当然有,不过,那些只有一些有钱人偶欠心血来潮,赏我一口饱饭吃而已,又有谁会真心地倾其一身所有来帮我呢?这真是一个无情的人间啊。直到半个月前,我向你讨要的时候,你竟然将你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而不顾自己所要承受的磨难,我那时很是感动,以为自己很可能会输,因为,我从你的心里知道,你是真心地在帮我,那就是人间大爱啊。可是,后来,我还是抱有一点侥幸心里,希望你坚持不下来半个月,谁知你小子竟然越来越坚决,虽然面临的困难越来越大,却反而更是义无反顾地奉献着你的爱心,所以,小子,这一次我和施流霞的赌约是彻彻底底被你小子给弄输啦!”

“啊,原来如此!“杜子长恍然,他像打量怪物一样地看着赵行天,“这么说来,你是有意装成那个怪模样的了,目的就是让人讨厌你远离你,而最终让你有借口再也不见你的千年情人施流霞吧。”本来他还不想将这些点明,这时候激愤之下,再也顾不得了。

赵行天大为吃惊,本来他和施流霞之间,几千年来恩恩怨怨,分分合合的那些糗事,他还想瞒住杜子长,谁知竟然被对方一言道破,那一瞬间他老脸通红,尴尬异常,“这,这年头,你们这些小家伙也太早熟了吧。”

“哼,也只有你这样的笨蛋,才会如此辜负一个女子对你的一片痴心。老赵啊,我劝你,再也不要跟那施大美女抠气了,现在,你已经回到了有情天,那就赶紧再回到她身边吧。”

赵行天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小子,你也许说的没错,她,她确实对我很好,是我辜负了她。对,等我完成她的赌约,我就立刻去找她。小子,快,快让我来传你的修为。”

“什么,你要传我修为。”

“对呀,这也是我跟她的赌约的附带条件。”这一次赵行天竟然没有直呼施流霞的本名,而是以她来代替,而且脸上竟然多了一抹红晕,语气也变得温柔了几分。

“那又是为什么?”杜子长有点迷糊了。

“因为,她当时跟我约定,如果有人能连续帮我十五天,那么,我必须传他一百五十年的修为,以期对他的报答,所以,小子,我必须,马上将一百五十年的修为传给你,只有这样,我才能见到她。”

“可是,为什么非要让你损耗一百五十年的修为呢?你本来的修为就不如她,这样一来差距更加明显,你不是更要自卑了吗?”

“小朋友,我以前也是跟你一样想的,但是刚才经你这么一提醒,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也是她在为我作想,因为,时至今日,我和她的修为都到了一个瓶颈上,要想再进一步,都是难上加难。而我此生要想超越她,更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事,但是,如果我能让自己的修为倒退,那么就有可能再次突破。到那时不敢说超过她,但要说跟她并驾齐驱那还是有可能的。”

哦,原来这位施流霞一直深爱着赵行天,处处为他着想,以前赵行天的修为比她稍逊一筹,所以他才会自愧不如,而无法接受她的爱。所以,她才会想出这样一个法子,让他的修为赶上或者超过她,这样,才能消除赵行天的心理障碍,成就两人几千年的大好姻缘。”杜子长听行赵行天说了半天,终于想通了这一点,不过,他却不明白,为什么要自损修为,以后才能突破呢?所以忍不住问,“这,这又是为什么?”

“实话告诉你吧,正因为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三千年,处在一个绝对的瓶颈期,要想再求突破,那是难上加难,所以,我必须要将我的修为降下一点来,这样才能有可能寻找机会突破。这个,你懂吗?”

“我不懂。”杜子长摇摇头,一脸的迷茫。

“啊呀,你小子,要说聪明那真是聪明,要说笨,也是笨到家了。”赵行天有点不耐烦地说:“这就比如一个人要跳过一条小河,你是说他一直走到河边容易跳过去呢,还是保持一段距离,然后冲过去呢?”

“当然是冲过去更有把握。”杜子长虽然心里在想,这好像是两码事,一时却找不到理由来反驳对方。

“这不是结啦。现在的我就好像走到了河边,要想过去那是难上加难,必须要退后几步,另求突破。”赵行天说:“所以我传给你一百五十年的修为,就等于是给自己腾出一段冲的距离而已。”

“哦,原来如此!”杜子长心里一动,一个匪夷所思的计划终于在脑海浮现了出来。他忽然朝地上一躺,“对不起,赵老老老老前辈,我才不稀罕你那什么修为呢,我就在这有情天里不走啦,做一个有情有义的好人,也是蛮好的,说不定还能喝上你和施大大大美女的喜酒呢!”

“啊,你小子是不是失心疯啦,放着这么好的机遇你不知道珍惜,你他妈的不会真的不知道一百五十年的修为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多么的重要吧?”赵行天差点没有将眼珠子瞪出眼眶。

杜子长却懒洋洋地说:“我知道,我一旦有了你的修为,经过漫长的修行,最后一定会成为一名绝世强者,可是,我偏偏不要,哼,气死你。”

“啊呀,我的小祖宗,这是我对你每天给我十块钱的报答呀!”

“我做好事从来不求回报。”杜子长一副铁石心肠,看样子丝毫不为所动。

赵行天气得没法,只好低声下气地说:“小朋友,你在人世间帮了我一百五十无钱,到有情天来,我偿还你一百五十年的修为,这天经地义啊,”

“哦,原来你的一年修为就值一块钱啊,这也太贱了吧。”杜子长哑然失笑,却让赵行天大为吐槽。

“太贱了,我不要!”杜子长的语气更加的决绝。

“我说你小子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放着这么好的事,别人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倒好,还摆起谱来啦。”

“我爱这样,你能咋的。”杜子长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不是你这家伙,我现在依然做我的乖乖男,怎么会到这鬼地方,你一个跟头将我穿越到这里来,除非你再一个跟头将我穿越回去,我或者能考虑考虑。”

“要回去那还不容易吗?”赵行天大笑,“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

杜子长心想不好,这家伙既然能让自己穿越进来,那一定有办法让自己穿越回去,当下心里一动,继续大耍无赖,“回去,我才不回去呢,你这老小子,无缘无故地假装成乞丐,骗去我的巨额财产,害得我这些日子人不人鬼不鬼的,现在回去那还不是直接死在洪亮那小子手上吗。”

“我的小祖宗,所以啊,只要你接受了我一百五十年的修为,我敢保证,你以后随便修练一门心法,一定可以轻松打败那些人的。”

“我不要,那些普通的心法有什么用,即使你的盘龙心经也不见得管用。”杜子长不屑地说。

“啊哈,原来你小子变着法子是想学我的盘龙心经啊,好吧,好吧,就这点事,至于吗,你何不早说,我老人家答应你就是了。”

杜子长没想到赵行天答应得如此爽快,不由暗想,这老小子不会又在骗我吧,他哪里想到,赵行天跟施流霞明争暗斗了几千年,今天被杜子长这个旁观人一语点破,原来施流霞一直是深爱着他,他现在只想快点完成他和施流霞的赌约,早日和她相见,哪里还管得了什么无上心法了,即使杜子长再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的。

“那好吧,只要你能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战胜洪亮那些家伙,我,我勉为其难就答应你吧。”杜子长表面装得很勉强,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好,那咱们就开始吧。”赵行天急不可耐地说。

偏偏杜子长却是一摆手,“不急不急,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我的小祖宗,你快点说,我都答应你就是。”

杜子长侧着头暗想,什么条件都答应,如果我要做某个国家的首相,让他们臣服于我们,那真是平生第一爽事,他也会会答应吗。随即他即哑然失笑,这家伙老土一个,也许连首相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即使答应,那还不是空头支票。还是多捞点眼前利益吧。于是,他故意思索了好一会,才说:“今天你答应我的都不算,另外你还得答应我,在我需要的时候帮我三次,你首先得告诉我,以后,我出了有情天,怎么样才能找到你,要不然,你像老乌龟一样躲在这里,我到哪里去找你。”

“行,行,小子,只要你学会了我的盘龙心经,再加上我老人家的一百五十年的修为,你以后一帆风顺,哪里还需要我帮什么忙啊。”

“不行,我丑话说在前头,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放着你这么一个超级强者不利用,那我不是比你还傻么?”

杜子长这一句话让赵行天恼恨的不行,但苦于现在是有求于他,只好干笑一声,“是是是,我答应你就是了。”

“那好,另外,还有额外的一件小事,你也必须答应我。”

“什么事,你快说吧,我的小祖宗。”赵行天恨不得给杜子长跪下了。

杜子长噗哧一笑,“那就是,我饿了。”,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飞狠狠&副审死

    那个曹飞狠狠瞪了杜子长一眼,“咱们洪哥大人大量,你小子还不快说。”听他的口气,大有一副审死官的样子。

    2020-10-30 04:04: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听来,&蛋说得

    围观的人一起大笑,刘强这句话语焉不详,在他的意思自然是自己承认笨蛋,而在其它人听来,则好像他是在说洪亮这个笨蛋说得对。

    2020-10-29 06:07: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满意&也不是

    洪哥伸手制止了那人,“曹飞,别乱动,先听听他怎么说,只要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嘿嘿,我们照样可以放过他。”

    2020-10-30 07:05: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前,指&长,你

    另外一人甚至走到杜子长面前,指着他的脑袋,“杜子长,你小子就是贱,洪哥,今天就让我来告诉他,违抗我们亮龙会,那是什么下场。”

    2020-10-29 07:11: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理会&四周的

    “怎么样,杜子长,你可要想好了,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洪亮可不理会四周的冷言风语,双眼微眯,声音渐渐变得冷漠起来。

    2020-10-29 03:23:38详情点赞(0)回复(0)
  • 放学了&也不是

    正是放学时候,楼下就是学校的广场,很快就汇聚了一大群的同学。大多数是报着看热闹的心态,反正放学了,在路上多一点谈资也不是坏事,也有一部分人在冷眼旁观,毕竟亮龙会的势力放在那,还是尽量少惹闲事为好。

    2020-10-28 10:12:55详情点赞(0)回复(0)
  • 码再次&也得三

    刘强冷笑一声,“明天是第十六天,最起码再次翻倍,连本带息最少也得三、四百,你,还得起吗?”

    2020-10-28 08:03:56详情点赞(0)回复(0)
  • 问,我&,一个

    洪亮不耐烦地一挥手,“你有没有拖欠过别人的钱,我懒得过问,我就知道你欠我们亮龙会的,怎么样,一个字,什么时候给!”

    2020-10-30 12:51:5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同学&,“什

    面对四周的议论声,洪亮昂然而立,两眼望天,刘强则狠狠地瞪了一眼四周的同学,“什么叫暴利,什么叫非法,当初可是我们洪哥大仁大义借给他杜子长的,白纸黑字,公公开开,谁也没有欺骗谁。”

    2020-10-29 08:36:0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