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有情天地 下

下杜子长一迭声地问,心里却在飞快地扭着念头,“莫不是这人是个超能力者,装作成一个老丐,暗地里对我通过重点考察,接着安全的考虑某种原因,就将我带进了这里。看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是,他随即又摇摇头,“不会吧,那些都是无稽之谈,自己从来不信那一套,可是,眼前的一切又该怎么解释呢!?自己刚才还在江城的闹市区,现在却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茫茫大草原,这不是穿越,又是什么。”。...

杜子长一迭连声地问,心里却在飞快地转着念头,“莫非这人是个超能力者,假装成一个老丐,暗中对我进行考察,然后出于某种原因,就将我带到了这里。看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可是,他干嘛要将我带到这里呢,我一不是富二代,二不是大师哥,再怎么他也不应该选择我啊。不过,这里青山绿水,环境绝对没有任何污染,即使是天堂也不过如此。啊天堂,对啊,难道自己一个跟头跌进天堂了吗?还是像那些修真小说上描写的一样——穿越了!

但是,他随即又摇摇头,“不会吧,那些都是无稽之谈,自己从来不信那一套,可是,眼前的一切又该怎么解释呢!?自己刚才还在江城的闹市区,现在却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茫茫大草原,这不是穿越,又是什么。”

终于,他弱弱地问,“老伯,我,我是不是穿越了?”

“哈哈哈,穿越!”那人忽然哈哈大笑,“看不出你小子,还真能想象,你以为穿越就那么容易吗?”

“当然是的,我在那些小说里看过,有些人走着走着就穿越了,有些人一觉醒来也能穿越,而我比他们困难多了,我,我是跌了一个大跟头以后才穿越的,这比他们明显要多一点难度,也多一点刺激,当然了,更多的是真实嘛,嘿嘿。”说到最后,杜子长不免自嘲地笑笑。

“真实个屁!”那人没好气地说:“告诉你,这里叫有情天,是另一个空间,用你们现在的知识来说,就是属于平行宇宙。”

“啊,平行宇宙!”杜子长隐约听说过,在宇宙之外还有很多宇宙,它们和自己所在的这个宇宙处于平行位置,只有虫洞可以沟通,但具体是什么,就连科学家也无从解释,没想到眼前这人却说得如此神乎其神。

“就是,这是一个独立的小小空间,曾经是我创造的,不过,后来呢,我在这里呆得太累了,嘿嘿,然后哪,却送给别人啦。”

“是你自己创造的,现在却送给了别人?”杜子长不可思议地盯着那人,“哼,吹牛,绝对的吹牛,我还是相信我穿越了,一个跟头就穿越,这可比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强多了。”他在心里暗想,这以后要是能出去,在佘郁林那丫头面前显摆起来,那一定很拉风吧。但随即他又垂头丧气起来,穿越只能是单向的,从来没听说有谁能原路穿回的,看来,这一辈子再也见不着这个贼丫头了,还有那美艳不可方物的张子涵,没想到今天她能在关键时刻出来帮我,看来这一份情,自己这辈子也无法报答她了。

一想到这里,刚刚穿越带给他的兴奋不由荡然无存,眉头渐渐地蹙了起来。

“你小子干嘛不相信我,哼哼,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你让他翻到我这有情天试试,告诉你,这里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是一个小小的平行宇宙,跟你说怎么就那么费劲呢。”那人忽然生起气来,“小子,你要是再不信,信不信我老人家将你再扔出去。”

“啊,扔出去!”杜子长一惊,他虽然心存疑虑,但要是万一因为坚持自己的真理而被这人扔出去,再让洪亮等人逮住自己暴揍一顿,那就大为不值了,有时真理虽然要坚持,但是身体显然更为重要。所以,他立即满脸堆笑,“老伯,你说是就是,行了吧。”

“本来就是,什么我说是就是啊。”那人仍是气鼓鼓的。“老子我好不容易以毕生修为将你带到这里,你小子不但不感谢我,居然还跟我抬杠,真是气死我了,早知道这样,我也不会救你了,让小霸王那群人狠狠地欺负你一番,哼,大不了那个赌约,我自动认输就是了。”

杜子长见那人气得在原地直打圈,活像是一顽皮的孩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中却在飞快地转着念头,“这人无缘无故地乔装成一个老丐,绝不会是为了骗自己的每天十块钱,听他所说,或许是因为跟什么人打了一个什么赌约,所以才这样做的,也不知他对我是什么用心,万一他不安好心,看他那样子,一定是超级厉害,那我不就惨了。落在洪亮那伙人手里,至多是饱饱享受一顿小棍汤与火烧饼,可是落到这人手里,真是吉凶难卜啊。

想到这里,他不由头皮一阵阵发麻。又一想,“我好心好意将身上的钱给全部给了他,他总不至于恩将仇报吧,但是,他处心积虑地设计这一切,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自己还是小心一点为妙,我老妈说得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驶得万年船,摸着石头好过河,提防一些,总是好的。”

当下,主意拿定,他反而镇定下来,“老伯,你救了我,我当然要向你表示感谢,不过,这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受人欺负,当然也不用你来救我了,你说是也不是。”

那人听杜子长这么一说,倒也暗暗点头,“你小子这话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当初你救我是因,现在我救你就是果,没想到啊,没想到,时隔多年,我竟然又陷身因果之中,唉,一切都是宿命啊。”

“什么宿命?”杜子长听得一头雾水。

“小伙子,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这样吧,你我既然耽上因果,你不妨坐下来,听我慢慢地跟你说说。好久没跟人好好聊聊了,今天正是个大大的好机会。”那人说到得意处,早已一屁股坐了下去,“咚”的一声,硬是将青青的草地砸了一个不小的坑。

杜子长课外书没少读,自然也知道一些因果循环之说,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落到了自己头上,一时不由百感交集,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先听听他说说什么因果,反正他即使有什么图谋我也不怕,我就是光棍一条,要贱命有,要其它的,门也没有。

想到这里,杜子长倒是一片坦然,这里纵然凶险,好歹环境上佳,反正暂时又无法出去,即使是死在这里,也比受到洪亮一伙的逼迫要强得多。

“老伯,你请说,我洗耳恭听。”他开口老伯,闭口老伯,自然是暗中提醒那人,我当初对你有恩,你千万别恩将仇报。

谁知那人却一伸手,制止了杜子长,“老伯,你说我很老吗,哦,对了,用你们的话来说,我确实很老,而且是老得一塌糊涂。”

杜子长不知道那人为什么忽然对老伯这个称呼感冒起来,自己叫了他十五天,也没见他反感过,一时不禁彷徨无计,这第一招看来不管用,还得另想他法,他看向那人,以期寻找新的突破口,只见他满头黑发,一脸苍桑,实在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不由轻轻地摇摇头。“我都叫了你十几天老伯了,也没见你说什么,现为干嘛那么多废话。”在他内心深处,这家伙如果水米不进,还真的难办,索性来个破罐子破摔,不给他好脸色瞧。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那人连连摇头,“当时我在你们那里,也可以说是入乡随俗,你叫我老伯貌似对我尊敬,那是理所当然。不过现在,到了我这里,我又这么有型,你能不能改改口,比如叫我大哥什么。”

“叫你大哥,凭什么?”杜子长跳了起来,他当然记得刘强、曹飞、高峰等才会叫洪亮大哥,那只是黑帮的切口,自己又不是这人的小弟,凭什么叫他大哥,再说了,看他的年纪,即使是叫他大伯也颇为勉强。

“好啦,小家伙,你爱叫不叫,我老人家也不稀罕,我早就跟你说过,遇上你是我今生的缘,所以才会有现在的果,你还记得当初我对你说过的这一句话吗?”

“记,记得,不过,我当时还以为你是随口说说而已,也没往心里去。”他想,如果这也叫缘分,那还是省省吧。

“随口说说,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那人忽然怒视了杜子长一眼,后者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吓了一跳,“老伯,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又是老伯,看来我真的很老了,唉呀呀,岁月不铙人,再有几千年一过,我们这些老王八真的要作古啦!”

“几千年?”杜子长仔细咀嚼着,又望望眼前这人,怎么也无法跟他联系到一起,但是他一想,那些修真小说上说,神人仙子,动辄几千年不死,想来也是有的,他又试探着问,“这么说来,你是神仙之流啦。”在他心底深处,如果对方是神仙一流的人物,怎么可能会为难自己呢?那么,相对来说,就比较安全了。

“我呸,神仙,哪来的神仙,你小子见过神仙吗?”

“我,我没有,不过,你说你都几千岁了,那不是神仙又是什么,难道是王八不成?”杜子长冲口而出,随即一伸舌头,唉呀,自己随口一说,没想到又撞到了枪口上,心下不禁又是一凉。

“几千岁就应该是神仙吗?就应该是王八吗?你们这些人,就不会动动脑筋想想,那些所谓的神仙不全是你们臆想出来的吗?什么玉皇大帝,观音老母,其实这都哪跟哪啊。”

杜子长听那人信口开河,并没有责怪自己,不禁释然,只是他口中的玉皇大帝和观音老母都是他自小最熟悉的仙人,现在却被他一句话全部抹煞,又让他大为反感。

“小家伙,这你就不懂了吧,你说过去,咱这地上有皇帝,天上就有玉帝,地上有文武大臣,天上就有百官星宿,这不是很明显的吗,说明那所谓的天堂不过是人间的翻版。那些神啊仙的,不就是比人多一个会飞的功能吗?其实吧,真正的天堂是有的,不过,完全不是你们所说的天堂,唉,这些现在跟你说了也是白搭,等你以后自然会慢慢明白的。”

“不说拉倒,我还不想听呢?”杜子长没好气地说:“你别打岔,快快老实交待,你将我带到这,这什么有情天里来,究竟有什么图谋,不过,我老实告诉你,我身上可是一无所有,曾经有过的钱都被你骗光啦。现在,我要你赔给我,你赔,赔!”

他一脸无赖,说的很是光棍,这也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耍无赖,他在心里想,现在生死关头,事急从权,想来对于自己优良的品德不会有所损伤吧。

“哎,臭小子,我有骗过你钱吗,那不是你心甘情愿送给我的吗?”

“你乔装成那样子,我才会可怜你,要是你是现在这样子,打死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呵呵,有个性,臭小子,就因为你这个性,我老人家才会大大的输了一笔,要赔也该你赔。”

“你输了。”杜子长忽然想起,第一天给老丐十块钱的时候,他说他输了,后来在自己的追问下,他才借口说死神输给了他,当时总觉得他的解释很牵强,可是自己并没有往心里去,,刚才,他一气之下,又说,大不了自己主动认输什么的,看来这家伙果然是有预谋的,自己这一个当上的真是不大不小啊。

一旦想通这些,他不由怒气勃发,怒视着那人,“我赔你个大头鬼,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伙子,坐下来,坐下来,不要激动,激动是魔鬼,坐下来听我慢慢地告诉你。”那人见杜子长发怒,他反而一脸的平和,脸容和善,语调温柔。不过,杜子长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像一个无赖,老无赖!

杜子长想,既然他是个老无赖,那么,咱只能给个来个更无赖的,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想到这里,他也是一屁股坐到地上,满以为那人一屁肌将地上砸个大坑,自己这样坐下去,绝不会有什么事,谁知他小小屁股刚一接触草地,首先便被茂密的长草刺得鲜血淋漓,等到他屁股砸到地上,才吃惊的发现,原来这草地竟然比混凝土还要坚硬三分。这一砸下去,差点没将他的屁股摔碎。

“啊呀!”杜子长暗暗咬牙,却不动声色,双手抱膝,两眼上翻,混没将某人放在眼中,在他的意思,反正碰上你这老无赖了,也算自己晦气,不如先听听他怎么说吧,只当是穿越一回来听故事的。

这两人确也有趣,轮流生气,轮流讨好对方,一进一退,倒是很默契。

见杜子长坐了下来,虽然一脸的不屑,但是,显然在听自己说话,那人嘿嘿一笑,“小伙子,你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叫有情天吗?告诉你吧,因为住在这里的人一个个都是有情有义,绝不像你们那里的人那样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有情天,有情天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杜子长冷笑一声。那意思很是明显,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怎么想也跟有情有义扯不上边吧。

“啊,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有情天的人。”这一下轮到那人吃惊了。但他随即便想到上了杜子长的当,便尴尬地一笑,“不错,我确实不是这里的人,不过,就在不久前,我偶尔经过这里,看到了这里的主人。”

、“这里的主人,那又是谁?”杜子长毕竟少年心性,忍不住好奇地问。

“那是一名女子,别看她是女的,但是她的修为却只比我差那么一点点。”那人的语气忽然有点不自然起来。

第六章说来话长

神瞳校霸最新章节

神瞳校霸相关资讯

神瞳校霸

作者:相晓云溪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8623人
  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你切记逼我,乖乖的男也是有底线的。”这是一个校草逆袭成功的故事。“我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草我作主!”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成灾的季节。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 得通红&,要不

    杜子长的脸涨得通红,声音几不可闻,“可是,洪哥,我真的有特殊原因的,要不然,我早就给你了,你说,我以前有拖欠过别人的钱吗?更别说是洪哥你了。”

    2020-10-19 11:44: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原因,&曹飞,

    杜子长双手反撑在地上,牙关紧咬,也不知是摔懵了,还是其它什么原因,他望望洪哥,又看看刘强、曹飞,眼神复杂,牙关紧咬,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

    2020-10-21 09:06: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明天了&无情!

    “够了,你这穷鬼,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机会,你一次次地跟我说明天,我都记不清这是多少个明天了。告诉你,老子的耐性是有限的,今天你要是再不给钱,哼,别怪老子翻脸无情!”

    2020-10-22 01:03:06详情点赞(0)回复(0)
  • 气,狠&媚地对

    “洪哥,不要跟他客气,狠狠地揍他!”一个亮龙会的成员谄媚地对洪亮说。

    2020-10-20 01:14:56详情点赞(0)回复(0)
  • 非法牟&利讹诈

    “这是非法牟利讹诈!”这声音很低,却引来一片附和声。

    2020-10-19 07:41:11详情点赞(0)回复(0)
  • 而下,&落地生

    然而,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一道黑影如星丸坠地,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地生根,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稳稳地矗立在刚刚跑到下面的杜子长面前。

    2020-10-21 12:42:05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好了&会。”

    “怎么样,杜子长,你可要想好了,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洪亮可不理会四周的冷言风语,双眼微眯,声音渐渐变得冷漠起来。

    2020-10-21 08:30: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十元,&变成了

    “半个月前借十元,半个月后居然变成了一百七十多,暴利呀!”

    2020-10-21 10:23:2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