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那是我的女朋友

初夏的夜幕降临时,鼓乐着闷热的风,旗号榕树翠绿的叶子,叶子落下去又拍着她的头顶,左煜城伸出手把那个叶子朝一侧推了推,此外把沐芷安拉回来,站在他的左边,空阔的地方。这些动这些动作和那句话是连接着的。。...

初秋的夜晚,吹打着凉爽的风,打着榕树翠绿的叶子,叶子落下来又拍着她的头顶,左煜城伸手把那个叶子朝一侧推了推,同时把沐芷安拉过来,站在他的左边,空旷的地方。

这些动作和那句话是连接着的。

沐芷安感觉到了男人的香水味以及热热的体温,她稍稍朝一侧移了移。

里面有欢声笑语传来,应该是娱乐活动,婚礼差不多要结束。

她心情沉重的没有说话,他自报名字以后也没说话,目光从半开的窗户看向里面正新吻的新郎新娘……新郎的手臂紧紧的抱着新娘瘦弱的蛮腰,把她朝怀里带。

左煜城眸光半眯,仿佛夜色下的深海,一望无垠暗流涌动,扑朔迷离,浓墨的阴影所笼罩。

里面的新人,吻结束。

结束的瞬间,他开口:“那是我的女朋友。”

沐芷安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侧头看到他的视线正盯着里面的二人,这才明白。心里震惊不小,新娘姜以安是他的女朋友。

她弱弱的,“那还真是同病相怜。”绷着神经,忍受着心上的疼痛。

她的男朋友,他的女朋友,在里面幸福得旁若夫人。他们两个在外面,失败得灰头土脸。不,这个灰头土脸的人,只是她一个,左煜城并没有。

左煜城拿出香烟和打火机,叮地一声,湛蓝色的火苗窜了上来,他惊艳的脸庞被光亮熏染得如一幅传世佳画,沐芷安收回浇在里面的视线,看着他的脸庞。

打火机合上,红红的火星子自烟上亮着,他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雾气撩过来,擦过她的鼻息。

“又见面了,沐芷安。”

又见面了,沐芷安,他清楚无误的喊出了她的名字,声音好听的能让耳朵怀孕。视线往上移,对上了他幽深黑默的双眸,就像漂亮的礁石,缠在她的脸上,她失了魂。

从未觉得她的名字,这么好听过。

……

那一夜,失了眠。

脑子里都是沈易南,都是他的过往曾经,七年,两千多个日夜,还是抵不过富家千金的青睐。

凌晨四点,她浑浑噩噩的爬起来拿冰块敷眼晴,她不能这样跑到办公室里。爱情没有了,工作不能没有。拿手机,上面有三个接电话两条短信,都来自沈易南。

‘对不起,我要和我哥争夺属于我的东西,所以……原谅我。’第一条短信。

‘小安,’第二条,只是叫了她的名字,后面是一个逗号,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不知道怎样开口一样,欲言又止。

很讽刺,很伤人,甚至是很恶心。

你争你的,关我什么事。

你要结婚,便结你的,你都有那么完美的新娘了,还来招惹她干什么。

又把眼泪给逼了出来,眼泪模糊的把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删除手机上关于他所有的东西。

……

还是顶着一个肿眼泡去了办公室,同事问她怎么了,她说她养了一条猫,被车给撞死,所以难过。

同事取笑了她,说她这么大,还为这种事伤神。一天到晚,紧张而忙碌的工作还不够脑袋疼么?

总裁敛婚小萌妻最新章节

总裁敛婚小萌妻相关资讯

总裁敛婚小萌妻

作者:君子来归
类型:短篇言情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23056人
  他是左煜城,L集团雷历御风的总裁,众星揍月,光芒万丈。她是他公司一个小职员,面容俊秀,平凡普通不不起眼的。他专情专情,光鲜靓丽靓丽的让沐芷安敢与他对望,可却数次救她于狼狈不堪沐芷安听了一夜的雨,失眠,这是她失恋的第七天,沈易南提出的分手,她和他相恋七年原来还抵不过一个富家千金的插足,昔日的甜言蜜语变成如今的满嘴荒唐。。
  • 沐芷安&子上,

    沐芷安很少见男生穿白T恤能像左煜城这样惊艳绝伦,没有一点花纹图案的雪白T恤穿在他宽大的骨架子上,很有型调,但左煜城太虚弱了。

    2020-10-19 10:35:50详情点赞(0)回复(0)
  • 沈易南&个过去

    沈易南不要她了,就算她很没出息的去挽留,在他温柔又残忍的眼里,她都成了一个过去式。爱情和面包,沈易南选择了后者,真的不要她了。

    2020-10-19 11:4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早餐递&就垂下

    “左哥,你的早餐。”沐芷安将热腾腾的早餐递上,仰视的目光与男人对视不过三秒,她就垂下眼来了。

    2020-10-19 07:24:44详情点赞(0)回复(0)
  • 沐芷安&出的分

    沐芷安听了一夜的雨,失眠,这是她失恋的第七天,沈易南提出的分手,她和他相恋七年原来还抵不过一个富家千金的插足,昔日的甜言蜜语变成如今的满嘴荒唐。

    2020-10-20 06:55:06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只&濒临凋

    简陋的小房子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一把椅子,一个桌子。左煜城没管沐芷安,将自己摔倒床上,继续闭目养神,脸色依旧很不好,俊美并苍白,呈现出一种濒临凋零又惊心动魄的美感。

    2020-10-19 07:27: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很青涩&腆,不

    19岁的小女生,还在校读书,并不懂社会的人情世故,面对比自己年长的男性时,显得很青涩稚嫩。沐芷安每次喊左煜城左哥时,心里都挺尴尬的,奈何她性子腼腆,不敢直呼男人的全名。

    2020-10-20 12:4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过早餐&。

    “进来。”左煜城言语简洁,没接过早餐,转身回去屋子里,沐芷安只好跟着进去。

    2020-10-20 10:22: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