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花(五)

陈王府的门一大清早扣光的“邦邦”响。家仆开了门,瞅见个含苞欲放欲放的豆蔻少女站那,唇如樱桃眉如柳,一看即知是个娇小姐。来的恰恰齐清霏,她求了娘亲好久,才被许来大姐姐府玩。见有人开了门,对着马车挥了挥叫她们先回家去,又才对家仆道:“去跟府里夫人说一来的正是齐清霏,她求了娘亲好久,才被许来大姐姐府玩。见有人开了门,对着马车挥了挥手叫她们先回去,又才对小厮道:“去跟府里夫人说一声,就说齐府五小姐求见。”。...

陈王府的门一大早被扣的“邦邦”响。小厮开了门,瞧见个含苞欲放的豆蔻少女站那,唇如樱桃眉如柳,一看即知是个娇小姐。

来的正是齐清霏,她求了娘亲好久,才被许来大姐姐府玩。见有人开了门,对着马车挥了挥手叫她们先回去,又才对小厮道:“去跟府里夫人说一声,就说齐府五小姐求见。”

小厮不知道这齐府有几个小姐,反正现在住着的三小姐,这陈王府没谁不知道的,一看这齐清霏手里也捏着柄短剑,忙不迭的先请了进来,说自己这就去传。

齐清霏兴高采烈的进到了大门里坐下,嫲嫲本是要跟着一起的,她在路上三言两语哄回去了,自己也好多玩两天。

齐清猗还没走到前厅,魏忠听说又来了个五小姐,先慌忙跑了来。这齐老爷子今年生了什么心思,一个小姐接一个的往这陈王府送,还起了姐妹共侍一夫的心思不成。起了也不能来伺候陈王啊,脑袋不想要了?

“见过五小姐,在下是府里魏忠,怕不知事的奴才怠慢可你,先来候着。夫人稍后就到”。魏忠看着齐清霏,眨巴了下眼。这亲生的,跟义女果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单这张脸,就不知道比那位要俏了多少。再看这做派,这衣着。

要说魏忠也是围着齐清猗打转的人,原不该对齐清霏如此惊叹,但他入陈王府时候,正值齐清猗落魄,成日以泪洗面,这两年更是唯唯诺诺。今日越发衬的齐清霏不凡。

“既如此,你带我去大姐姐院儿里就是了,我想我三姐姐”。齐清霏转着手上短剑,站起来对魏忠道。

“是是是,小姐您这边请”。不一样,不一样。魏忠感慨之极。他倒不是有心巴结,主要是怕再来个薛凌那样的,他快折腾不起了。冲出来一瞧,这个实在不一样。

这怪事也是年年有,大多人家里的嫡庶还互相膈应呢,何况带了个义字。怎么这齐府的小姐,一个二个都上赶着讨好那位义女似的。

“我三姐姐怎么还不回府,可是你这好玩的多”。齐清霏长的如冰似雪,年龄又还小,说起话来天真可爱。

魏忠好久不见这府里有这么活泼的姑娘,一面暗暗想:我哪知道你的三姐姐怎么还不走,我也巴不得她赶紧走啊。一面又顺着齐清霏的话说:“府上可不是好玩的多,五小姐可要陪着夫人多住几天”。话一说完,恨不得给自己个嘴巴子,他怎么还留起客来了,该叫这人赶紧把那瘟神也带走才对。

“当真,那你一会都与我找出来。可惜娘亲就许我过来瞧瞧,三姐姐就好了,想住多久住多久。真是不公平。”

对对对,天道不公,不公至此啊,魏忠悲愤的想着。正要说话,薛凌和齐清猗就迎了出来。齐清猗开心的喊:“清霏”。齐清霏喊的却是:“三姐姐”。一时大家都有些小尴尬。

齐清猗反应过来笑骂道:“大姐姐才出嫁几年,清霏就只记得新姐姐了”。又对魏忠道:“你下去吧。”

魏忠告了个退,这府里好久没见这么活泛的人了。

所以说,世间之事不过有心算计无心,若魏忠稍加疑虑,就该把齐清霏的事情报上去。以魏塱的性子定会猜测齐世言所说的义女与阖家不睦。但魏忠并未放在心上。一是齐清霏一瞧就知道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姐,二是薛凌确实没惹出什么皇帝在意的乱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何必讨罪受。

薛凌看着魏忠走远,与齐清猗相视一笑。这齐夫人,虽然没什么心计,但爱女之心却是毋庸置疑的。口信一捎回去,齐清霏就过来了。

可怜齐清霏还当是自个儿撒娇起了作用,浑然不觉自己能来是两个姐姐连手打的主意。当然,也没谁告诉她。

“屋里刚好备了你爱吃的点心,去歇歇吧”。薛凌道。是刚好没错,谁也不知道齐清霏要来。

“不吃不吃,三姐姐怎不回府看看,你教我的那套剑我早就练透啦,现在你就陪我试试看”。齐清霏说着就要拔剑。

薛凌忙不迭把她手按回去,她在这透露的东西和教齐清霏的完全不一样,一比划起来全露馅了。

齐清猗过来拿走齐清霏手上剑,笑道:“清霏不要闹,这里是陈王府,怎能动兵刃,大姐姐帮你收起来。”

“啊,那我过来做什么,三姐姐早些跟我回去吧,咱回齐府练。”齐清霏老早就把自家大姐有孕一事忘了个干净。亏得齐夫人还再三念叨她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事儿,更加不能磕碰了大姐。

齐清猗指尖点到了齐清霏额头上:“合着清霏不是来看大姐姐的,是来和我抢人的。”

“那也不是,我替娘亲和府里俩个姐姐一起来看大姐姐”齐清霏又扯着薛凌衣角可怜道:“顺便求求三姐姐早些回去……我在家可无聊啦。”

薛凌把她手扯开,不作答。三个人一路聊着到了齐清猗院里。瞅着没人跟上来,才关了院门。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只得数&京里递

    然边关与京城相距近千里之遥,鲜卑羯族两部虎视眈眈。薛弋寒连探数日,仍不敢在此时离开,只得数道折子没日没夜的往京里递。一道军情水火,请圣上谅解,二道要新帝准备钱粮,只恐胡族五部联合趁虚而入。

    2021-10-21 10:09: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已经好&已一年

    薛凌心中一凛,父亲已经好久不这样叫她。但她与薛弋寒生分已一年有余只生硬着喊了一声父亲转而又软着嗓子喊鲁伯伯。

    2021-10-22 03:32:07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的水&余而已

    殊不知,京城之事远比边疆来的水深火热,一头扎进来,便再也爬不出去。这一场波云诡谲,日后稗官野史不知道是怎样的笔墨千行。可发生起来,这前后不过半月余而已。

    2021-10-22 01:40:21详情点赞(0)回复(0)
  • &落儿过

    鲁文安这名字听着文绉绉,实际是个标准武夫长相,出生寒门,父母一心指望他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最后却跟薛弋寒讨了十几年饭吃。眼见得薛凌进来,薛弋寒方才打起精神,哑着嗓子喊了一声:“落儿过来。”

    2021-10-22 04:16: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外下人&”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2021-10-23 04:18: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称少将&崽子,

    未立战功之前,薛家儿郎一律不得称少将军。是以边关的几个将领都叫她小崽子,其他人就一直喊她少爷。到了书房,薛凌瞧着只剩下薛弋寒和鲁文安还在。

    2021-10-20 05:23: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奈何&自京中

    薛弋寒眼见胡族退却,忧是调虎离山之计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一方细细安排了副将宋柏镇疆,一方带了寥寥几个亲信快马赶自京中。

    2021-10-20 12:10: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外,军&,而后

    关外大军压境,京内龙颜震怒,他思虑再三仍不敢以边疆大事冒险。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快马递至京中,而后拒接圣旨,一心想着万事打完这仗再说。

    2021-10-22 12:32:15详情点赞(0)回复(0)
  • 之后,&读兵书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2021-10-21 06:30: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