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如昼(八)

石亓絮叨叨的在那说,这个羯人的小王爷,说到这些事,倒真正的像个小王爷了。胡族五部始终内斗不断地,鲜卑族近些年来势盛,更是压得其他四部抬不他仰来。草原一连戈壁大漠,牛羊马牲畜好牧,却种不出一粒粮食。人,总要靠吃东西好好活着啊!哪一年老天不眼开,牛羊马大片大片成胡族五部一直内斗不断,鲜卑族近些年势盛,更是压得其他四部抬不起头来。草原连着戈壁大漠,牛羊牲畜好牧,却种不出一粒粮食。人,总要靠吃东西活着啊!哪年老天不开眼,牛羊成片成片的死。。...

石亓絮絮叨叨的在那说,这个羯族的小王爷,说起这些事,倒真正像个小王爷了。

胡族五部一直内斗不断,鲜卑族近些年势盛,更是压得其他四部抬不起头来。草原连着戈壁大漠,牛羊牲畜好牧,却种不出一粒粮食。人,总要靠吃东西活着啊!哪年老天不开眼,牛羊成片成片的死。

有心要靠着微薄积蓄买点余粮过冬,偏偏连买的权利,都被人剥夺了去。除了抢,还有什么其他办法?石亓这个年岁,在羯族早就是战斗力了,父亲再宠着,也还是十二三就上过战场,人体残肢和着牲畜毛乱飞。直到他有了自己的地头,才过了几年清苦却太平的日子。

水草风盛的地儿,自己养着牛马,父兄补贴着,再低声下气的去讨好一下鲜卑粮贩子,除了被人说是没长牙的狼外,也还算逍遥。但其他族人不是,他们依附一个又一个的王形成部落,一有机会,连自己人的东西都抢,最后要羯皇出面主持公道。那边土地上的人,都是这么存活的。一辈辈的传承,不遵守的这个规则的容易被淘汰,留下来的自然更信奉谁的刀更快,马更壮。

他看着潇洒自在,却不知道哪一日,风雪就埋了牛羊,黄沙吞噬了青草,他就不得不去喝人血。

直到,直到有人来让他抢粮了,抢来的粮按以前的吃法,一年都吃不完。

可他不知足,石亓不好意思的讲。他吃着碗里的,念着锅里的,再厚的羊皮垫子都让他睡得不舒服。他必须要来梁一趟。看看这么多的粮究竟是从哪来的。

梁朝还没春种,这一路,农田里还是一汪清水的。他进了宫才看见那一弯水稻,剥了壳,就是白花花的大米。还有巴掌长的麦穗,宫人呈上一个馒头,说是面粉做的,他以为和自己吃的馍一样硬,一口下去,力道差点咬碎自己牙。

“阿落,以后两国就要通商了。”石亓欢快的说,把那句“没准你来你们平城就能看见我”咽回了肚子里。

他又说起那一夜和薛凌抢粮。认真的问:“阿落,你为什么抢自己的粮?”

寒梅应是含苞是最好看,现在却是剩放天,又没雪点缀,文人墨客就看不上了。但薛凌喜欢,人生若能如花此刻,无需他人评判,尽态极妍才好。抖了抖指头,花瓣洋洋洒洒飘了一地。

然而此刻就无法肆意,她不知如何回石亓,该怎么回石亓,家破人亡?

石亓见薛凌良久没说话,道:“你不答便算了,人人行事皆有主张”。

两人又在林子里走了好些时候,却各有心事。中午时分,薛凌提了回城。

这会街上人多,薛凌也没什么骑马的心思,就没那么张扬,仍是在临江仙吃饭,又聊了些有的没得。

吃也吃了,玩也玩了,瞅着桌上杯盘狼藉,薛凌道:“地主之谊我可是尽到啦,余下几日就不陪你了。”

石亓慌了神,今日过的实在开心,他好久没与人说这么多话,还以为薛凌也很开心,怎么回来就说不见了,赶紧道:“这京中我又不认识其他人,你就不能多陪我走几天?”

“你怎么不在宫里忙羯族大事”

“我大哥自会一力承担,轮不上我。”

“我可不似你这般悠闲,天天的有空”

“那你哪日有空?”

“这京中都叫你玩遍啦!有空也没地儿玩的。何况爹爹不许我出来”。

“他不许我出来,我找你去,我知你住哪”。

薛凌吃了一惊,她是说过自己是齐家女,却从未跟石亓说过齐府在哪,听这语气,石亓自己去查了。

“…手底下人觉得那啥,去探了探”。石亓怪不好意思,他也觉得这样不好。

薛凌彻底变了脸色,她刚还以为石亓只是问了问齐府在哪,合着都摸到自己院里了。有人来探自己的地方,居然没察觉过。这几日也太懒散了。

石亓瞧她好像不开心,又连忙解释道:“我没吩咐啊,是大哥派人,就去你院里转了转,没做别的,你们汉人的房子也精巧”。

来自己院里,总不是白天,那就是晚上。大概是没进屋,所以自己没察觉?这齐府真是一院子草包。

“幸好没闹出什么动静,不然我手里剑不长眼”。薛凌挥了一下手道,看来这苏夫人担心还真有道理,石恒对石亓的事情了若指掌,若以其他幌子引其出来,定然要出事。

石亓有些不屑一顾:“你能有多少工夫”。他知道薛凌身手不错,那也不能和羯族派来护身的勇士比吧。又换了个问题道“你们这可还有别的什么事物好玩?我听说你们这除夕热闹,可惜没赶上。”

心头微微抖了一下,薛凌还是说出了口:“上元灯节你们倒是还在。那天街上更为热闹”。说完又去拿了一杯茶掩饰。

“可是那个元宵节?我在书上看过的”

“你看过什么?”

“汉人的风俗习惯,我们这些做王爷的,总少不得要了解下,就是没经历过。”

“那十五晚,你可以出宫看看。猜猜灯谜,看看舞龙舞狮放焰火。”

“那你来不来?”

薛凌没正面回答,笑道:“元宵可是个大日子,京中适龄人都会上街放花灯,求个意中人。”

石亓急切道:“那阿落可有意中人”。中原意中人的意思,就是与人定了帐子了。

“我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石亓长舒了一口气,道:“既然没有,本王陪你放一盏求求,你十五早些来。”

薛凌点了头道:“好啊,花灯要天黑了才好看。你晚些出来,在此地楼下等我。酉时三刻,不见不散。”

“走走走,我送你回去。”

“不了吧,我又没带绿栀,给爹爹瞧见不喜。”

两人一并下了楼,石亓挥着手道:“你可记得清楚些,别让本王等不着”

才进院门,绿栀就急着道:“小姐你可回了,苏府送了好水灵的葡萄来,非说要等你呢!”

屋里是是个不认识的婢女,薛凌也懒得问,反正苏夫人的人千奇百怪,一天天的唤。

“何事找我。”

“夫人说,落儿姑娘自己动手更万无一失些。”

薛凌笑的讽刺,道:“苏夫人不是瞧梁羯通商,突然想赚银子,不想参合这事儿了吧。”

“姑娘误会了,眼前利有什么好赚的,夫人不是这般眼皮子浅的...她。”

薛凌欺身上前,眼里有了凶光,打断了婢女话道:“那就麻烦做的干净些,我去的话,总能留下点什么东西。”

婢女再没说话,转身朝着门外走。

薛凌没什么顾忌,冲着背影喊:

“记得清楚些,酉时三刻,不见不散。”。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明,将&军自持

    新婚后,其妻亦随夫常驻边关。一门忠烈,便是朝中武将,亦多薛弋寒门生。虽有功高之嫌,然先帝圣明,将军自持。二人君臣多年,竟无半分嫌隙。

    2021-10-15 09:21: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坐在桌&却难有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2021-10-13 04:42: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的恶&到来。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2021-10-15 12:07:27详情点赞(0)回复(0)
  • ,父亲&已一年

    薛凌心中一凛,父亲已经好久不这样叫她。但她与薛弋寒生分已一年有余只生硬着喊了一声父亲转而又软着嗓子喊鲁伯伯。

    2021-10-15 12:47: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取功名

    鲁文安这名字听着文绉绉,实际是个标准武夫长相,出生寒门,父母一心指望他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最后却跟薛弋寒讨了十几年饭吃。眼见得薛凌进来,薛弋寒方才打起精神,哑着嗓子喊了一声:“落儿过来。”

    2021-10-14 04:41:31详情点赞(0)回复(0)
  • 熠风姿&文韬武

    帝后情深,先皇后亦一杯薄酒随了去。原太子魏熠风姿卓越,文韬武略。又出自中宫正统,是先帝爷登基三年后的第一个孩子,立嫡立长,多年亦深得民心。

    2021-10-16 06:44: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多了&不敢去

    薛弋寒盯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儿子。十三年多了,那一夜的猩红,见惯生死的他也不敢去多回忆。

    2021-10-13 05:11: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七回八&气派。

    七回八转,老刘才走到将军府少爷门前。这九曲回廊无一不显示着将军府的气派。梁国薛家,世代从将。

    2021-10-15 06:41:27详情点赞(0)回复(0)
  • 自幼与&足弱冠

    当朝镇北将军薛弋寒犹甚,自幼与先帝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弱冠之年便替父出征,一战成名。后又自请为国长戍西北,终身大事误至而立之年,这又是一段长话。

    2021-10-14 12:32:0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