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如昼(六)

按苏夫人的意思,这会所以顺坡下驴,切记揭穿他的谎言,说些爹爹不准,女儿名声之类的遮盖过去的。偏薛凌瞧着石亓这样,有点儿忍俊不由得,就看严禁旁人拿自己当傻子忽悠。斜了眼道:“你没来怎知我没来?”这羔子怎么又变了个样,石亓望着薛凌突然也不是那副可伶相了这羔子怎么又变了个样,石亓看着薛凌突然不是那副可怜相了,还有心思为难自己,霎时恼羞上了脸。走到桌子前,把盘子里茶具全部推到一边道:“我怕你在这等我,特地让底下人来传个信”。看薛凌只盯着他不说话,又赶紧换了个话题:“不要喝这玩意了,我难得来一次,你且带我出去走走,见些新鲜东西。”。...

按苏夫人的意思,这会应该顺坡下驴,不要拆穿他的谎言,说些爹爹不许,女儿名声之类的遮掩过去。偏薛凌瞧着石亓这样,有点忍俊不禁,就看不得旁人拿自己当傻子忽悠。斜了眼道:“你没来怎知我没来?”

这羔子怎么又变了个样,石亓看着薛凌突然不是那副可怜相了,还有心思为难自己,霎时恼羞上了脸。走到桌子前,把盘子里茶具全部推到一边道:“我怕你在这等我,特地让底下人来传个信”。看薛凌只盯着他不说话,又赶紧换了个话题:“不要喝这玩意了,我难得来一次,你且带我出去走走,见些新鲜东西。”

薛凌支棱了脑袋笑道:“好呀”。她今儿绿栀都没带,可不就是要陪着这位爷花天酒地?最好是灌醉在翠羽楼,省了自己事,也省了苏夫人事。堂堂羯族小王爷死在女人床上,说出去,也怪不得谁吧。

“那你坐着做什么,还不起来随本王走。”

今儿才初九,年味还浓的很,街上好些店家舞狮头还挂着。石亓很是兴起,叽叽喳喳说的薛凌厌烦,这狗比齐清霏话还多。

“你们汉人的玩意儿是多,咱部落里那草叶子有人高,就没见有谁会编这玩意儿”。石亓手上拎着的是只草编的蚱蜢,他本是要买那个最大的展翅雄鹰,没奈何今天没侍卫跟着,自己提着觉得有失身份。

“是啊,这个可好玩了,我也喜欢”。薛凌把这句话咬了几遍,还是没说出口,在那憋得分外难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原以为千好万好的东西,装了两日,就装不下去了。

人哪有什么固定想要的样子,人就是犯贱,拼命想做自己不能做的事情,比如现在她就巴不得自己是薛凌,能喊石亓这狗滚远点。而不是齐家娇滴滴的三小姐,在这装蠢卖乖。

石亓见薛凌在那不说话,问道:“你怎不说话,我瞧你今儿不太高兴,啥也不喜欢。”

薛凌又挂了笑脸,道:“我..我身上没银子”。

石亓那种怪怪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这羔子初见丢了那一包金银价值不菲,今儿装起穷来,但他一见薛凌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想吞口水,捏了捏手上蚱蜢道:“我…我有…你看上什么随便买。”

“当真”?薛凌没料到石亓这态度,一时间心里话藏都藏不住,问完觉得自己眼神语气都不对,赶紧低下头咳了咳,道:“这样不好。”

她实际想的是,这样好的很,一来敲一笔,别人的银子花起来不心疼,有用的没用的都可以买,能玩就玩,不能玩送人也好,二来把主动权抓自己手里,堵住这狗那张嘴,不要那么多废话。

“当真…当真”。石亓力道大的把手里草蚱蜢都捏扁了。

买东西好啊,买东西好。虽然今天没带人,但京中有点名气的店自然有小二送到齐府,薛凌一点都不愁。

石亓觉得姑娘气息突然就活泛了起来,是他遇见过的那个人了,和她走那天的一模一样,眉梢眼间,尽是张扬。翻身上马,一去天涯。他当时是要问一句的,又啥都没问出来。

“走,大爷带你见识好东西”。薛凌拍了一巴掌石亓肩膀,一张脸笑开了花,然后自己跑在了前头。这个狗太好骗了,元宵一定约的出来,干脆放肆些,不要太为难自个儿。

“你个杂……”。石亓也是一放松,就不自觉的想用熟词,还好闭嘴的快,薛凌也跑远了几步,啥也没听见。

东街的松糖,西街的麻花,南街的胭脂,北街的钗。都买了一遍,这些小零碎不大,薛凌抱着七八个盒子走的摇摇晃晃。今天石亓出来的晚,这会日头已经没一半了。

“我帮你拿些”?石亓空着手觉得怪怪的。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都是些普通玩意儿,薛凌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舍不得丢手,送都没让人送,自己抱着乐得不行。

她整十七了,前十四年都是那个平城少爷,吃点糖也要被薛弋寒念叨没点男子气概,有人买胭脂水粉这些事从哪说起?

偏整个平城的糖都紧着薛璃吃,后院病秧子的屋里,常年是新奇玩意堆着。人未必有多想得到一样东西,却无法平衡有人觉得自己不该得到。

这三年好像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了,又不缺银子,京中什么东西没买过。可自己做贼一样藏起来的玩意,怎么比的上有人在阳光底下说:“你喜欢就拿去。”

你喜欢,你喜欢就拿去,她在店里晃着那只步摇,其实廉价的很。银子成色不过如此,装饰的绢花也不是什么好布料,流苏用的珍珠更是坑坑洼洼的,自己来,估计都懒得沾手。

可她才多盯了两眼,石亓就拿出来递到手上道:“你喜欢就拿去”。不是苏夫人那种阴阳怪气的样子,甚至是平城那边特有的爽朗声调:“你喜欢就拿去。”

是个姑娘了,真正活成了个姑娘。

“你不用吃些东西再回去?”石亓觉得天还早,不知道薛凌怎这般急。

“不吃了,玩的太晚,爹爹要骂的”。

“你们汉人就是规矩多,我们羯族,天被地床,哪儿不可歇”。

“你们羯人就是不知礼。”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你先这样说话。”

两人沉默着走了一段路,薛凌也懒得哄,这会这个样子甚好。

“阿落,你明天还出来吗”。到底是石亓先开口,他说不惯那个儿话音,好几次都觉得怪怪的,索性用草原的方式喊薛凌。

“当然不啊,姑娘家难能成日抛头露面,今儿还是我偷溜出来的”。薛凌转过身,倒退着走。

石亓急切的道:“那过几日我就要走了。”

“过几日是几日”?薛凌装作不知。

“六七日吧,以后本王再来可是难得很”。

“难就难呗,山水有相逢,你这般难分难舍的做什么”?她笑的无暇。

“我….”。

石亓不知道说什么,好在薛凌没等他结巴,就打断了道:“诶,我喜欢这把小剑”。薛凌瞧着街边有铁匠背着一娄子刀具在卖。价格不贵,自然不是什么好货,估计只能切个鸡鸭鱼,给齐清霏正好。

薛凌抱着一堆东西回了齐府,石亓真是爽快,买什么都不拒绝。搁下手头东西,才拿出那两把剑来瞧。合着是高估了,这玩意砍个鸡鸭鱼都困难,她本是买一把给齐清霏的,又思索着少不得要陪练一下,干脆多买了一把备用,防着刀剑无眼。

拆了一包麻花来吃,苏府今日的信也到了。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转,老

    七回八转,老刘才走到将军府少爷门前。这九曲回廊无一不显示着将军府的气派。梁国薛家,世代从将。

    2021-10-15 01:59: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已经好&声父亲

    薛凌心中一凛,父亲已经好久不这样叫她。但她与薛弋寒生分已一年有余只生硬着喊了一声父亲转而又软着嗓子喊鲁伯伯。

    2021-10-16 09:26: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先帝一&起长大

    当朝镇北将军薛弋寒犹甚,自幼与先帝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弱冠之年便替父出征,一战成名。后又自请为国长戍西北,终身大事误至而立之年,这又是一段长话。

    2021-10-15 09:13:50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爬不&发生起

    殊不知,京城之事远比边疆来的水深火热,一头扎进来,便再也爬不出去。这一场波云诡谲,日后稗官野史不知道是怎样的笔墨千行。可发生起来,这前后不过半月余而已。

    2021-10-14 02:25: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以慢为

    太子更是事有蹊跷,宫内不许纵马,日常行路皆以慢为准。且不说马车平地难以造成大的伤害,便是太子当真违禁,以其精湛骑术亦无理由被疯马踩踏。

    2021-10-14 04:54:36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是凛&冽,也

    眼前的孩子不过十三四岁,边关长大的娃说是凛冽,也还是个娃。他长叹一口气:“将军的事儿,咱做下人的哪儿知,小少爷你赶紧去吧。”

    2021-10-14 02:25: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此战&之后,

    先帝永乐年间,胡族五部联合集数十万攻梁,这一仗异常惨烈,此战之后,换来的是西北境外是数十年安宁。

    2021-10-15 08:51: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儿郎一&叫她小

    未立战功之前,薛家儿郎一律不得称少将军。是以边关的几个将领都叫她小崽子,其他人就一直喊她少爷。到了书房,薛凌瞧着只剩下薛弋寒和鲁文安还在。

    2021-10-16 11:44:5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