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风起(五)

倒没问题,事情顺利地的很,苏府的人跟随绿栀两块进了门,当先的恰恰苏银。十来个蜜瓜瓜蒂还青着。另一小锦盒薛凌再打开来一瞧,恰恰她要的银针,数百来枚,所以够齐清霏用个半年的。“多谢你姑母记挂,是落儿讨了麻烦”。薛凌客套着送苏银走。“姑娘是我们夫人的“多谢姑母惦记,是落儿讨了麻烦”。薛凌客气着送苏银走。。...

倒没问题,事情顺利的很,苏府的人跟着绿栀一块进了门,领头的正是苏银。十来个蜜瓜瓜蒂还青着。另一小锦盒薛凌打开来一瞧,正是她要的银针,数百来枚,应该够齐清霏用个两年的。

“多谢姑母惦记,是落儿讨了麻烦”。薛凌客气着送苏银走。

“姑娘就是我们夫人的亲生女儿一般,以后想吃什么只管让绿栀姑娘来说一声,但凡咱苏府有的,总不会缺了姑娘”。苏银大声的回道,有意让绿栀听的清。

绿栀去之前实在不知道苏府这般阔气,她生在齐家,齐家又不怎么结交商人,这些下人更就无处谈起了。今儿进了那园子,好家伙,倒比现住的地儿还华丽。要不是老爷官名在身,这小姐指不定愿不愿意回来呢。今儿个遣自己跑腿,竟然只是为了要几个蜜瓜,天,她真是小瞧了这小姐,那止她小瞧了,怕是这整个齐府都小瞧了。

薛凌拨了拨盒子里头银针,扣好了放桌子上。又让绿栀把那些金锞子找出来,自己抓了十来个收起来,其他都给了绿栀道:“你总是要帮我做事的,我是个懒人,你自拿了去打理吧,总归都是赏你的。”

绿栀愣愣的瞧着手上金光闪闪的一片,这些钱,她莫说自个儿,把爹娘的身契拿回来都够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跟薛凌说啥。

薛凌道:“你先收起来,去帮我把五小姐请来一下,动作轻些,若是四小姐在场,就不要叫了。”

绿栀回了神,猛点头,赶紧捧着一盒子去找地儿,她都一时都不知道把这么多钱放哪。下人没有单独的房间,薛凌给的那一串金珠子,她成天的贴身带着。

薛凌捡了一个蜜瓜拍了拍,“咚咚”响,真是好瓜。直接拿平意切了半个,自个儿先吃着。齐清霏来的飞快,绿栀在后面一个劲喊:“五小姐慢些”。

两人一同闯了进来,薛凌正吃得兴起,看齐清霏来了,把桌头没切的那一半递给绿栀道,“你拿回去吃吧”。又指着切好的小块道:“清霏你吃这个。”

“谢谢小姐。”绿栀捧着半块瓜就走了,冬日蜜瓜难得,她实在舍不得吃,拿去给娘亲尝尝也好。

齐清霏却没拿着吃,急切道:“嗨,不想吃这个,我的针呢。”

不想吃怎么行,不想吃谎话怎么圆啊,薛凌这般想着,笑着对清霏道:“急什么,尝尝再说”。假装瞅了两眼门外才低声道:“我买了好些呢,你等绿栀走远些,万一瞧见了,夫人问起,她哪儿敢不说实话。”

“你说的也对。”齐清霏晃了一下脑袋坐下来拿起一块瓜吃。“这瓜好甜啊,你哪儿弄的”?才吃一口就仿佛忘记了自己刚刚说的话,忙不迭的问薛凌哪儿来的。

这瓜确实好吃,也不知冬日是怎么得出来的,温度还好说,光照却难,不过,不管这些了,苏夫人总有办法。

“原是姑母送来的。一会你且拿俩去哄哄夫人,就说我送你的你舍不得吃,省的她总不喜你来我这,我再偷偷给你留俩。”

“这个好这个好,我刚还想着怎么叫娘亲不要生气了,你可真厉害。”齐清霏吃的满手都是汁液,还不忘恭维。她甚少当面叫薛凌三姐姐,却是真真切切喜欢薛凌的。小孩子家,谁对自己好,就喜欢谁啊。

薛凌递上一块帕子,去把银针盒子拿了出来打开推到齐清霏面前。

齐清霏三两下擦了手去捞起一把银针来看。

“仔细扎到,切莫伤着人”。薛凌叮嘱着。这玩意没毒杀伤力就不大,但架不住面前这位傻啊。

齐清霏立马就不吃了,一把抓起腰间兔子,往里填银针,对着瓜皮按了好几回才罢休,薛凌只得陪着她装装填填。玩的熟了,抱着盒子就要走,薛凌一把扯住道:“先给夫人送俩瓜去,再来拿”。这蜜瓜不重,齐清霏自个儿也拿得。

齐清霏瘪了一下嘴,她是想回自己屋玩玩的,看薛凌这般坚决,也没办法,只得抱了俩瓜出门。

薛凌漫不经心的吃完桌上剩下的几块,想着齐夫人应该和齐清霏说了好一会子了吧。也叫了绿栀抱着俩瓜晃到齐夫人房里。

到的正是时候,齐清霏可不是还没走,正跟齐夫人母慈女孝,乐不可支。看薛凌又抱了俩瓜来,都狐疑的盯着。

薛凌笑着道:“昨日见夫人气郁,特问姑母要了些蜜瓜来,怎清霏也在这。”

齐清霏远不会编瞎话,瞪着薛凌不吱声。

齐夫人倒是明白过来,这义女倒是惯会做人,昨日惹了乱子,今日就赶紧要了东西来平息,估摸着是先给清霏送去,自己女儿还是贴心,话都听进去了,得了东西也不敢吃,巴巴的送来给自己。

“难得你有这份心,放着吧。”

薛凌假装才瞧见地上也搁着俩蜜瓜,笑道:“五小姐喜欢就多吃些,姑母送的多,姐姐妹妹院里都有的。”

她说的懂事,齐夫人瞧着也算舒心,罢了,反正都是这府里的人了,看着也没啥坏心肠,堂堂齐府还不至于短了小姐吃食吧。便怜爱的对清霏道:“你既爱吃,就拿回去,省的自个儿没得吃倒哭鼻子。”

又对薛凌道:“既是府上爱吃,也不缺这几个银子,按价给了你姑母,以后有什么新鲜物事一并送了来。”

等的就是这句话啊,薛凌想。

“落儿替姑母谢谢夫人了”。说完识趣的自己退了出来,老远还听见齐清霏笑的开心,估计是齐夫人心疼坏了,不定怎么哄着。

这事儿,到底是了了。以后苏府总能光明正大的过来,省的自己一趟趟的往外跑,来回应付烦死个人。

羯族的使臣,终是要到了。街上已经贴了告示,要民众注意言行。苏府的信也递了两封。霍云婉,是真的恨毒了了霍家。把自己知道的细枝末节都告诉了苏夫人,又传到了薛凌这里。

脸上有了凉意,院子里树枝在晃,是起风了。

终于起风了。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中一凛&声父亲

    薛凌心中一凛,父亲已经好久不这样叫她。但她与薛弋寒生分已一年有余只生硬着喊了一声父亲转而又软着嗓子喊鲁伯伯。

    2021-10-20 09:18:10详情点赞(0)回复(0)
  • 转,老&回廊无

    七回八转,老刘才走到将军府少爷门前。这九曲回廊无一不显示着将军府的气派。梁国薛家,世代从将。

    2021-10-20 07:56:36详情点赞(0)回复(0)
  • 惊马。&下身不

    逢社日农祭之后,天子夜宴。一夜之间,京中天翻地覆。先帝驾崩,前太子惊马。虽无性命之忧,却伤了脊柱,整个下身不复知觉。

    2021-10-19 05:10: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受封

    百官齐颂新帝仁孝克己,是为明君。前太子受封陈王,退居宫外。

    2021-10-19 10:37: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忧是&调虎离

    薛弋寒眼见胡族退却,忧是调虎离山之计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一方细细安排了副将宋柏镇疆,一方带了寥寥几个亲信快马赶自京中。

    2021-10-18 06:14:0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事,边&境亦不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2021-10-19 07:20: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坐在桌&墙之外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2021-10-18 01:21:4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