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沉(五)

“你竟这般很厉害,再打一颗我瞅瞅”。清霏整个人都探出,见状一步满心期待……的盯着薛凌。她跟清雨通常年岁,可占了个晚生少许的贵。修身齐家很小的女儿,性子更是活波些。薛凌瞧了瞧手上瓜子,想捡颗大的打院子里树叶。齐清雨却一把扯着清霏走了:“你瞧什么瞧,薛凌瞧了瞧手上瓜子,想捡颗大的打院子里树叶。齐清雨却一把扯着清霏走了:“你瞧什么瞧,还夸上她了不是。一会娘来了才有好瞧的。”。...

“你竟这般厉害,再打一颗我瞧瞧”。清霏整个人都探出来,上前一步满怀期待的盯着薛凌。她跟清雨一般年岁,可占了个晚生少许的便宜。齐家最小的女儿,性子更是活泼些。

薛凌瞧了瞧手上瓜子,想捡颗大的打院子里树叶。齐清雨却一把扯着清霏走了:“你瞧什么瞧,还夸上她了不是。一会娘来了才有好瞧的。”

看着两人远去,清霏似有不舍,还巴巴的回头望了一眼。薛凌觉得这齐府的人还真是个个都随性。齐夫人也就看着色厉,实际上跟苏夫人截然相反。这两个小姐,也就是娇蛮多些,对她这个外室之女,谁也没有上前为难。

倒是齐世言,为何迟迟不来找自个儿呢。看日头,这个点早该下朝回来了。没理由就这么认了自己这个便宜女儿吧,又或者,是真的打算随便自己住几日,梅娘一死就丢出门,所以懒得管了?

胡思乱想也没什么答案,用了些茶水点心,干脆又倒在床上补眠。

迷糊着有人在外扣门:“姑娘可醒着?”

薛凌起身看天色,已是傍晚时分了,开了门,见丫鬟提着个食盒道:“姑娘可算是醒了,且用些东西,老爷唤你稍后去书房问话。用完了叫我便成,奴婢名叫叫绿栀。”

薛凌接过食盒,搁到桌子上打开瞧,倒也不算寒酸,除了饭食,还有一碟子鲜果。她赶着见齐世言,三两下吃完了,跟着就到了书房。

昨夜侧门口灯火晦暗,两人其实都没仔细瞧过对方,今日书房亮堂,齐世言盯着薛凌良久才道:“你似乎不像我,也不像那位。”

薛凌并未低头,反而直视着将齐世言看了个遍。她倒是有些明白了雪色为何对齐世言一见倾心。

状元郎的名头,在京中本不逊于她绝色双姝,又是这般的美髯郎君。书中所言,世间女儿一瞧,只怕都要予取予求。可惜,多年之后,齐世言提起,连名字都懒得说出口,“那位”两字概括了所有。

两幅顶好的皮相,生出了她,实在是说不过去啊。这个问题,梅娘一早就说过了,果然齐世言问的委婉。

“女儿家多的是改头换面之术。犀玉满头花满面,负妾一双偷泪眼。娘亲她说,希望我这辈子貌若无盐,无灾无难”。论言语功夫,谁能及的上苏夫人。薛凌早就想了答案,暗暗把雪色说的极是凄苦。

效果颇好。负妾一双偷泪眼,齐世言终于想起了些什么。那夜无边春色,怀中女子云鬓花颜,知书识礼。喜欢,他怎不喜欢。只是,他如何喜欢。买笑为雅,娶妓为俗,俗不可耐,愧对圣贤。

事后只敢说杜康误己事,如何能言,原是东风动人情?

那个女子是怎样的心如死灰,才隐姓埋名,连女儿的容貌也要遮掩。

不由得有些心酸道:“原是如此,你娘亲她善音律,可曾教你些什么。”

“一样也不曾,此物娱人,不能娱己,且娘亲去得早,我与梅姨给人干些粗活为生,没时间学习这些。”

“可曾识字?”

“只念的一本百家姓,娘说,爹爹便在其中,叫我记着即可。”

“这样,原是这样,你且先住下来。我自会安排下去。”

齐世言终于问不下去了,毁其容貌,夺其才华,连识文断字也少有。可想而知,那个女子,是恨到了什么地步。终究,是他愧她。

再看着眼前薛凌,只觉得亏欠实多,又巴巴解释道:“非是我不关心这事,下朝就该来瞧你。只是羯族不日就要来访,朝中礼仪之事繁多,等忙完了..忙完了自会..自会看着你的。”

他一时还没完全接受这事,没能把那句入家记谱说出来。等忙完从长计议也好,总不能顶着个烟花之女的名头活着吧。

“多谢”。齐世言叫不出女儿,薛凌在这个场合也实在难喊出爹爹二字,皱着眉退出了书房。

她刚刚没听错吧,齐世言说的是羯族。羯族一直依附鲜卑,怎会独自来访梁,也不知来的是谁。明日便是除夕,这对汉人是个大日子。对羯族来说却算不得啥,既是不日就要到,那多不过初四五。怪不得齐世言今天回来的如此晚,算算最近这个礼部侍郎的事儿还真多,既要接待使臣,又要准备着先帝三年大祭。

薛凌一跨出门,绿栀就迎了上来,夫人早就交代着,如果老爷没叫赶人,那就是打算留着了。不必再住客房,府里已经收拾了没人住的独间别院,直接带过去。

这八九成要当府上的小姐了,乌鸦变凤凰。她这么想着,赶紧讨好道:“姑娘不须回客房了,夫人吩咐收拾了别院给您,离三四小姐的院儿不远,您且去瞧瞧,哪儿不合心意,再叫奴婢改。”

薛凌没答话,只低着头跟着走。这事太顺了些,以至于让她有了奇怪的想法。

这齐府能保下来,该不会就是因为,这齐世言太蠢了吧。

蠢的毫无威胁,一心只读圣贤,丝毫不闻明争暗斗。如果是这样,那真是最大的笑话。

世间哪有这种道理,机关算尽才得一二,这一园子顺其自然的,反而占尽人间富贵。

怕是这齐世言藏得太深,一两日看不出来?

焦头烂额不得解,又莫名想起石亓来,不知道他在羯族是个什么身份,这次会不会来?羯族既独自来访,莫不是跟鲜卑有了嫌隙,来寻求梁援手。

薛凌想的入神,脸上表情冷了些,吓的旁边绿栀也不敢再说话。只走到院落门口才道:“姑娘,我们到了。”

薛凌抬起头,才瞧见确实是到了门口,赶紧挂了笑对绿栀道:“多谢姐姐,刚刚想梅姨病情挂念的很。”

绿栀这才放下心来,瞧着是个好说话的主儿,倒没旁人说的那样难缠,推了门道:“姑娘也莫急,明日秉了夫人且去瞧瞧就是了,屋里备了热水,您先梳洗梳洗,奴婢给您瞧瞧晚膳去。”绿栀走着又转身回来低声道:“四小姐的院儿离得最近,她最受老爷夫人宠着,万一有什么冲突,姑娘您可先躲着点。”

何以连个丫鬟都这么古道热心。

“薛凌不明,人既不为恶,何以学恶?”

“世间恶者,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为者,尤高。知恶以防,不以攻,凡不知恶者,亦难抵他人之恶也。”

太傅之言尤在耳。这个齐府,是不知恶,还是知而不为?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梁国薛&代从将

    七回八转,老刘才走到将军府少爷门前。这九曲回廊无一不显示着将军府的气派。梁国薛家,世代从将。

    2021-10-17 10:04:50详情点赞(0)回复(0)
  • 太子更&,日常

    太子更是事有蹊跷,宫内不许纵马,日常行路皆以慢为准。且不说马车平地难以造成大的伤害,便是太子当真违禁,以其精湛骑术亦无理由被疯马踩踏。

    2021-10-18 01:35: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八百&里加急

    不想来的却是新帝雷霆之怒,八百里加急诘问薛弋寒国丧当头,安敢不回?

    2021-10-18 01:30: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同时又&帝虽说

    薛弋寒一手捏新帝圣旨,一手捏军情急报,两相为难的同时又震惊不已。先帝虽说已过不惑之年,但年底回京述职之日仍见中气十足,实难想象一夜恶疾驾崩。

    2021-10-20 06:09:30详情点赞(0)回复(0)
  • 殊不知&知道是

    殊不知,京城之事远比边疆来的水深火热,一头扎进来,便再也爬不出去。这一场波云诡谲,日后稗官野史不知道是怎样的笔墨千行。可发生起来,这前后不过半月余而已。

    2021-10-19 08:39: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卓越,&嫡立长

    帝后情深,先皇后亦一杯薄酒随了去。原太子魏熠风姿卓越,文韬武略。又出自中宫正统,是先帝爷登基三年后的第一个孩子,立嫡立长,多年亦深得民心。

    2021-10-17 09:18:56详情点赞(0)回复(0)
  • 退了个&弋寒熟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2021-10-19 12:20:27详情点赞(0)回复(0)
  • 龙威,&则这一

    京中圣旨又到,语气却不似前几日龙威,反倒寥寥数笔道尽君恩。只请薛将军为国为民,正值春种,战事不得起,否则这一年将万民流离。

    2021-10-18 11:17:5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他也&。

    薛弋寒盯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儿子。十三年多了,那一夜的猩红,见惯生死的他也不敢去多回忆。

    2021-10-19 02:19: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咱做&。”

    眼前的孩子不过十三四岁,边关长大的娃说是凛冽,也还是个娃。他长叹一口气:“将军的事儿,咱做下人的哪儿知,小少爷你赶紧去吧。”

    2021-10-18 08:02: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