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雀(二)

“爹如何看这件事?”,霍云昇规规矩矩的站着问霍准。自沈元州要返京的消息传来,霍家的人便加紧将安城的事儿摸了个大概,飞鸽递到了霍府。霍云昇发来信与霍准商议后,最终决定先按兵不动。但此时离沈元州返京已有近几日,朝堂尚未提到此事,皇帝的态度,了明了自沈元州要回京的消息传来,霍家的人便着手将安城的事儿摸了个大概,飞鸽递到了霍府。。...

“爹如何看这件事?”,霍云昇规规矩矩的站着问霍准。

自沈元州要回京的消息传来,霍家的人便着手将安城的事儿摸了个大概,飞鸽递到了霍府。

霍云昇收到信与霍准商讨之后,决定先按兵不动。但此时离沈元州回京已有两日,朝堂仍未提及此事,皇帝的态度,已经明了。他终究沉不住气,赶紧问自己爹有何打算。

“当真是从密道丢的”?霍准是个文臣,虽把两个儿子栽培成了武将,但自身对战防之事仍是不甚了解。看信中所言,似乎密道一事,十分重要,故而有此一问。

霍云昇道:“霍悭是这么讲。此事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圣上按下不提,儿子不解。”

霍准笑的中气十足:“皇帝不提,只怕是防着我霍家小题大做,参那安城主事一本。借机把安城也拿在手里,连带伤了沈家。黄口小儿,我霍准岂是这等眼浅之人。不过巴掌大块地,能抖出多少风浪。”

“爹说的在理,儿子更忧心圣上怀疑此事,是我霍家动的手脚。”

“不必多虑,你且递书云旸,让他留意着,那边有什么异常。两万人数月的口粮,也不是个小数。既然有人点火,那就想办法让他烧的再旺些,烧透乌州一线。”

“爹的意思是?”

“也不知当真是安城主事无能,让胡人钻了空子。还是有人一箭双雕,想挑拨我霍家。莫不是以为这点手段,就能让人咬钩。只怕皇帝比我还急,忙不迭的想办法补粮草亏空。商人重利,西北必然物价高涨。丢点粮草算什么大事,民不聊生才是死罪。管他是不是计,昇儿只需将计就计。”

“是。”

门外雪下的纷纷扬扬,有些人一生的喜怒哀乐,就碎在这几句谈笑之间。

这两日左右无事,薛凌出门购了好些银针回来,想自个儿研究着把那只兔子里的空缺补上。没曾想,这机簧看着简单,装置却甚是复杂,她试了好些时候,还没填进去。

难怪这玩意儿瞧着小巧,力道倒是不逊弓弩。摸索着着手上兔子,又想起江玉璃来,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再捡个晚上进去看看。

她正想的出神,苏夫人抱着个锦盒推门走了进来。

瞧着她手上东西笑道:“倒是两块好玉,哪儿来的,且给我瞧瞧。”

薛凌笑笑没答话,将兔子上的红绳在手指饶了两圈,去拾捡地上工具和图纸。

苏夫人不觉得尴尬,又道:“落儿出门一趟,着实富贵了。身上这件紫貂,皇宫内院怕也没得几件。倒叫我今日送的东西,寒碜着拿不出手。”

薛凌只着了一件单衣,肩上披的正是石亓送她的那件紫貂裘。石亓这小子还真没自夸,天寒地冻,出门若掩着这件大氅,里面一袭春衫即可。换了在这屋内,炭火都省了几大盆。她解了系带,就懒懒的搭在肩上,都觉得有薄汗。

苏夫人一向这么话中有话,薛凌听不出是揶揄还是夸赞,也懒得纠缠这个问题,问道:“夫人有什么要给我。”

苏夫人捡了把椅子坐着,将锦盒放在桌子上敲了敲道:“也没什么好物事儿,这都快逢春了。瞧着几件首饰好看,拿来给落儿添添喜气,另外,这是安城一事的银子。苏家做生意一向公道,该是谁的,就是谁的。落儿出力,苏家出人,五五之数,你且点点。”

薛凌觉得疑惑,她回来还没几天,不该这么快,就能结束那边的事儿。便走上前拿起盒子,打开来一瞧,上层是些女儿家玩意儿。苏夫人的眼光自是极好,她对珠环之物也确实有些偏爱,心头涌上些喜悦。再看下头银票,却很明显不是苏夫人说的五五之数。

薛凌并非在意钱财,只是熟悉军中用度,所以安城该有多少粮草,是有数的。若按三倍价钱算,远远不止这些钱。所以这中间,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事儿。

于是又把盒子放回桌子上,看着苏夫人道:“夫人若是周转不开,暂时不给原也没什么,何必随便拿个数来糊弄我。”

苏夫人似乎早已料到她会有此一问,面不改色道:“落儿这么聪明,我怎么糊弄得过去。不过,落儿既然已经如此聪明了,就该知道:自古民不与官斗,商不与民争。我苏家活到今日,最大的优点,就是不去拿最后一枚铜板。”

薛凌没有答话,她一时想不透其中关窍。

苏夫人站起身道:“苏家在西北那块的生意已悉数撤尽,所有物资不过涨了五分利。落儿手头的小玩意,可还是我添的私房钱呢。下次,我可就不亏本了哟”。言罢婀娜着走了出去。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苏夫人并未带上门,风雪灌进来,吹得薛凌通体生寒,赶紧去关上门。

这一来,薛凌就开始心神不宁,她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可又说不上来。安城粮草被劫一事并未有风声传出来,说明事情和她预料的一样,魏塱果然处处猜忌霍家,这么一点小事都不敢拿到明面上来。

既然不敢说出来,此刻一定在想办法筹集粮草,补安城亏空。且不敢大张旗鼓运送,故而只能在乌州一线取之于民。苏家做尽天下生意,怎会放着到嘴的肉不吃。

她原以为三倍之数卖出已是低估,没想到苏夫人说只涨了五分利,且才过了数日,就连宁城一线的人马也撤出了。怎么算,安城的粮草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筹够了。

所以,为什么?是什么事让苏夫人逃的比兔子还快。她哪儿出了问题?

思索到晚上仍是不解原由,睡意更是无从说起,薛凌研了墨,三更天还在那描一本百家姓。这是近几年的执念,她丢不得那本百家姓。

孔曹严华,金魏陶姜。手上笔刚勾勒到魏字的弯钩,房门被一脚踹开,薛凌手一抖,落了大团墨渍在纸上。

闯进来的,是苏远蘅。不过不是她熟悉的苏远蘅。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薛弋寒&。后又

    当朝镇北将军薛弋寒犹甚,自幼与先帝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弱冠之年便替父出征,一战成名。后又自请为国长戍西北,终身大事误至而立之年,这又是一段长话。

    2021-10-14 07:29:14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一&不敢去

    薛弋寒盯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儿子。十三年多了,那一夜的猩红,见惯生死的他也不敢去多回忆。

    2021-10-16 10:58:22详情点赞(0)回复(0)
  • 无君,&皇子登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驾崩三日后,六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悬安。又尊先皇后为太后与先帝合葬,余下先帝嫔妃包括其生母淑贵妃亦只晋为太妃,任太后之位空悬。

    2021-10-15 11:25: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军府的&梁国薛

    七回八转,老刘才走到将军府少爷门前。这九曲回廊无一不显示着将军府的气派。梁国薛家,世代从将。

    2021-10-16 08:04: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却在&马,遥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2021-10-15 04:25: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来。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2021-10-15 08:41:16详情点赞(0)回复(0)
  • 火,请&只恐胡

    然边关与京城相距近千里之遥,鲜卑羯族两部虎视眈眈。薛弋寒连探数日,仍不敢在此时离开,只得数道折子没日没夜的往京里递。一道军情水火,请圣上谅解,二道要新帝准备钱粮,只恐胡族五部联合趁虚而入。

    2021-10-16 05:28: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幽微,&唯将军

    梁永定三年初春,更深,露犹重。皇城繁华,却也灯火幽微,唯将军府仍烛火高照。

    2021-10-14 11:00: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