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叶衰

苏夫人沉思片刻,突然拔起平意朝着薛凌刺来。二人中间隔著一张琴,苏夫人又没什么武艺,这一刺真的没什么力度。薛凌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规避剑尖,以手为刃,被击中苏夫人小胳膊处。接着趁势扔来掉下的平意,又死死地的钉回琴上。苏夫人一撩衣袖,看见了胳膊上已有近了一二人中间隔着一张琴,苏夫人又没什么武艺,这一刺实在没什么力度。薛凌不知她要做什么,避开剑尖,以手为刃,击中苏夫人小胳膊处。然后顺势接住掉落的平意,又死死的钉回琴上。。...

苏夫人思索片刻,突然拔起平意朝着薛凌刺来。

二人中间隔着一张琴,苏夫人又没什么武艺,这一刺实在没什么力度。薛凌不知她要做什么,避开剑尖,以手为刃,击中苏夫人小胳膊处。然后顺势接住掉落的平意,又死死的钉回琴上。

苏夫人一撩衣袖,看见胳膊上已有了一块青紫,却只揉着伤痛处不说话。

剑还在琴上微微颤动,薛凌道:“我说了我自幼就学,轮不到你来教。”

苏夫人笑了一下,又把平意拔了出来,拿在手上缓缓翻转着看,不作言语。一时间,两人气氛诡异。

“我不知道你苏家要什么,可我,只是打算拿回自己的东西,你我道不同,不相与谋。”薛凌说着话,养了这两日,也该离开了。

苏夫人却突然握着平意刺向自己胸口。

薛凌吓了一大跳,方向不对,不好强抢。她只能一把握住苏夫人手腕,往旁边拉扯。如此,顶多划伤,不会致命。

却不料她刚打算把苏夫人手拉开,苏夫人就手腕一转。平意登时换了个方向,斜过薛凌胳膊,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薛凌连忙松手,后退几步才看,伤的不深。但是左手捂上去,血还是从指间渗出来,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掉。

“你这个疯子。”

苏夫人将平意“叮”的一声丢在地上,在琴身上轻轻拍了一下掌心。薛凌看见黑色的琴木上多出一点细细的白色粉末。

而后苏夫人抬起头来道:“你瞧,你学的不好。你死了。”

剑上当然没毒。但很明显,苏夫人想让它有毒的话,此刻薛凌真的死了。

见薛凌不答话,苏夫人一根根的去缕琴弦,自顾自的说话:“我比你还小的时候,就知道,当着你面寻死的人,救不得。

你既不知道我要什么,又如何知道你我道不同。可道同不同,又有什么关系。你难道没看出来,你我人是相同的?”

薛凌捡了平意:“我跟你没什么相同,宋沧在哪,我要去看看他。”

“他好好的,该看的时候,你自然就瞧见了。苏家生意一言九鼎。薛凌,你随时可以走,但迟早有一天,苏家的门,你还要踏进来。”

“我不是薛弋寒的儿子,你苏家做尽天下生意,自然有一天我可能踏进来。那又怎样呢?”

“哈哈哈…,真是好”苏夫人大笑着抱琴离去,走到薛凌身边时,耳语几不可闻:“我若有落儿一半本事,金銮殿上坐着的,没准姓苏。”

薛凌抖了一下,可也就是抖了一下。这话若放在以前的自己听到,会是个什么反应呢。

苏夫人当真就不管她几时走,非但不管几时走,吃喝拉撒一律懒得管,反正苏府随她来去。

薛凌也懒得计较,想是年底将近,苏府事也多,连苏远蘅也成天不见人。好在手头握着苏夫人一开始给的五千两,薛凌权当苏家是个落脚客栈,一门心思办着自己的事。

京城当真繁华。

胭脂水粉,绫罗绸缎,茶水饮食,一日日的玩下来,世间再无薛凌。

只心中荒芜

名剑良驹,毒药暗器,奇珍异宝,一件件的买下来,世间就只剩薛凌。

燃了红烛,将头发用桂花水沾湿,再缓缓梳顺。将前两侧青丝少量挽起,以玉簪固定,缀一枚翠玉璎珞,后脑自然垂下,这是街上少女最常见的发饰了。绕是如此,薛凌也向着着府上丫鬟学了好久,才能在自己头上挽出来。

指尖挑了一点唇脂,在嘴上轻轻抹匀。十六七的少女,脸上无需胭脂提色,只一点香粉就开始明艳。

瞧了瞧妆奁里,薛凌又捡了一对石榴色耳珰挂着。铜镜里,芙蓉面,柳叶眉,乌云鬓。不是倾城色,好歹称的上好年华罢。她痴痴的想。

薛凌走的悄无声息。苏夫人听苏银来报时,神色未改一丝,好似府上本无这个人。

这几日,京中已开始落碎雪了。

庶人闹市不得行马,薛凌只能牵了慢悠悠的走着。城门口侍卫瞪大了眼睛:“小公子这是哪儿淘来的飞黄马,好些年没瞧见了。”

“原是家中重金淘来的,可性子还烈着,此番送去城外马厩训训呢”。薛凌笑的坦然。

“好马性烈…….好马性烈。”

走出几丈,城内喧哗声渐远。薛凌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应该,还赶的上回来过除夕吧。

鹿山院

“你,你怎么能在这烧纸钱。”

“嘘,还请小哥不要告诉先生。今日..是家母冥寿,我实在无处可寄哀思”。宋沧开始有些哽咽。

“啊…你还这般小,阿娘,也不在了?”

“家中横祸,只..只余我一人了。”

“那咱俩真是同病相怜,不过你好歹还能读书求学,我只能给人干苦力换些饭吃。”

“世事皆学问,不知小哥如何称呼。”

“李阿牛。”

“在下苏凔”。

御书房

“塱儿最近勤勉了些,国事为大,龙体也要紧。”淑太妃从食盒里取出一碗红参煨鸽子。

“儿子心中自有计较,多谢母妃关心。”

“再过几月,先帝逝去也满三年了,宫中也该添些新人。”

“添与不添有个什么差,也不急这事。”

“帝后深情,可这皇嗣,也总要考虑。”

永春宫

“臣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金安。”霍准把请安礼行的一丝不苟。

“此处又无外人,父亲总与女儿这般生分,家中一切可好?”

“礼仪不可缺,家中都好,你母亲也惦记你。过几日送云谣进宫,就一并来瞧瞧你。小丫头才回去住了几日,就吵着要回宫。”

“宫里新鲜玩意儿多,皇上也宠着谣儿,她许是嫌家里没有玩伴闷着呢。等年岁长些,就知道家里头的好”

“这一天天的看着她,娘娘也辛苦了。”

“云婉是霍家女儿,又是长姐,自然该多担待些。爹爹,才是最辛苦的那个。”

国公府

“老爷,璃儿跪了一个时辰了,你让他起来,你让他起来吧,他是个什么身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江夫人扯着国公衣襟不肯丢手。

“慈母多败儿,玉枫仕途无望,你想让江家断在这,还是让二房三房那几个不成器的去?你看看他一天到晚什么样子,什么样子?薛…..我江闳怎么会生出这种儿子!”

苏家

“她去了哪。”苏夫人一贯躺椅子上,端着茶碗。

“夫人,落儿姑娘身手实在超出下人太多。出了城,几里路就跟丢了。不过看方向,是往北。”

疾驰了一天,薛凌让马歇着,自己也漫不经心的啃着饼子。天上乌压压的,今晚怕是有暴雪,得赶紧找个地儿避避。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此时都是严冬了,不知道当是南下的那个小村,是否还有绿意?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在此时&。

    然边关与京城相距近千里之遥,鲜卑羯族两部虎视眈眈。薛弋寒连探数日,仍不敢在此时离开,只得数道折子没日没夜的往京里递。一道军情水火,请圣上谅解,二道要新帝准备钱粮,只恐胡族五部联合趁虚而入。

    2021-10-14 02:1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过十三&的事儿

    眼前的孩子不过十三四岁,边关长大的娃说是凛冽,也还是个娃。他长叹一口气:“将军的事儿,咱做下人的哪儿知,小少爷你赶紧去吧。”

    2021-10-14 01:49:40详情点赞(0)回复(0)
  • 新帝雷&丧当头

    不想来的却是新帝雷霆之怒,八百里加急诘问薛弋寒国丧当头,安敢不回?

    2021-10-14 12:10:1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杯薄&后的第

    帝后情深,先皇后亦一杯薄酒随了去。原太子魏熠风姿卓越,文韬武略。又出自中宫正统,是先帝爷登基三年后的第一个孩子,立嫡立长,多年亦深得民心。

    2021-10-15 10:04:51详情点赞(0)回复(0)
  • 惑之年&述职之

    薛弋寒一手捏新帝圣旨,一手捏军情急报,两相为难的同时又震惊不已。先帝虽说已过不惑之年,但年底回京述职之日仍见中气十足,实难想象一夜恶疾驾崩。

    2021-10-15 12:09: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已经好&与薛弋

    薛凌心中一凛,父亲已经好久不这样叫她。但她与薛弋寒生分已一年有余只生硬着喊了一声父亲转而又软着嗓子喊鲁伯伯。

    2021-10-16 07:32: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五部联&常惨烈

    先帝永乐年间,胡族五部联合集数十万攻梁,这一仗异常惨烈,此战之后,换来的是西北境外是数十年安宁。

    2021-10-14 07:35:5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三仍不&万事打

    关外大军压境,京内龙颜震怒,他思虑再三仍不敢以边疆大事冒险。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快马递至京中,而后拒接圣旨,一心想着万事打完这仗再说。

    2021-10-13 09:4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事,边&同一日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2021-10-14 12:45: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