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散(三)

薛凌盯着苏夫人,看见的却是过去的画面交相辉映,她拎着剑问薛弋寒:“我是那个饵,是也不是?”丁一大叫:“小少爷先走。”霍云昇拿着弓弩:“薛将军让我来接你还乡。”最后人声鼎沸渐渐平息,汇集成一句话:“那是我的馒头。”但是眼泪还没掉下去,但心头血红,了爬上霍云昇拿着弓弩:“薛将军让我来接你还家。”。...

薛凌盯着苏夫人,看到的却是过去画面辉映,她拎着剑问薛弋寒:“我是那个饵,是不是?”

丁一大喊:“小少爷先走。”

霍云昇拿着弓弩:“薛将军让我来接你还家。”

最后人声鼎沸平息,汇聚成一句话:“那是我的馒头。”

虽然眼泪还没掉下来,但心头血红,已经爬上眼角眉梢。像极了那年她抓到的兔子。

仔细思量,苏夫人说的不无道理,这两年间,朝堂之事多有入耳,霍家权倾朝野,日常表现实在不算忠臣良将。但皇帝魏塱也不是软柿子,连同母族黄家与霍家相爱相杀。

君臣君臣,外人哪里又说的清。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登基之时,霍家与皇家正是夺权的关键时候。魏塱上位,恨不得世间再无掣肘。而霍家才捧了个皇帝,又哪里甘心鸟尽弓藏。

薛弋寒下狱,手中兵权归哪家,哪家就占了先。若霍云昇前几次皆陪着魏塱去大狱探望,突然之间不去,那就只有两个可能。

一:大家都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再去无益。二:薛弋寒已死,魏塱不过是唱一台好戏给世人看而已。

薛凌胸中念头过了万千,苏夫人的确是举世无双的聪明,盯着天牢最外层就能推测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这也仅仅就是猜测而已。对苏家生意而言,知道薛家大势已去就足够。但薛凌要的是个真相,所以猜测也不足为凭,自己不该在此地乱了阵脚。

想到这一层,她还是冷静下来,带着那张纸条,去捡了平意剑,回转身对苏夫人道:“你不过是猜的罢了”。言罢转身要走。

“我是猜的,可有人不是。”

苏夫人也站起了身,缓步走到薛凌身前:“薛小少爷,当今皇后霍云婉是我故交,她曾亲口对我说。薛弋寒卒于桃月二十。”

脑子里的刚松下来的那根弦,立马又直接被拉断。眼前这个女人,总有办法勾起你内心最深处的恐惧。薛凌伸手扯了苏夫人衣襟:“你撒谎,你在撒谎。你到底想要什么。霍云婉是霍家的大小姐,她怎么会告诉你这件事。”

“这世上,君臣决裂,父女成仇的事儿又不少见。你又焉知,她不想毁了霍家。”

“所以,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也想毁了霍家?”

“不是,我想毁了这个天下”。苏夫人挣脱了薛凌的手,留下一个诡异的笑。自顾自的走出了门,将薛凌一个人留在了茶厅里。

四下无人,无边孤寂汹涌而来。薛凌想与谁说一说这些无头乱麻,只是天地之间,似乎就只剩她一个会喘气的了。明明此刻不在梦里,但那种被雪埋着的窒息感却一点点的出现在脑际。

她踉跄着想要走出苏府,却连大门的方位都分不清,最后又翻墙到了外面。接着在几条小巷里翻来覆去的迷路,回到客栈已经是快三更了。

桌上一叠宋沧的书信还摆着没收,亏得也没人看见。一封一封的喂进烛火里,灰烬翩飞间,薛凌终于缓和了些。

唤小二送了壶热水来,梳洗了一下。薛凌还是决定去江府看看。事总要一件件的办,当务之急,是把薛璃找到带走。

换上夜行衣,薛凌就摸到了江府院墙下。她已经踩过好几次点了,对府里路线守卫都十分熟悉。只要不惊动暗卫,自信不会出什么乱子。

事情倒是很顺利。冬至节,江府这样的大户总是格外热闹。想是晚膳散的晚,这都三更天了,还见有人影走动。挑了个侍卫换班的时刻,薛凌纵身进去,按原计划敲晕了一个值夜的丫鬟。换上衣服,光明正大的行走在了园子里。

其实薛璃在不在江家,薛凌还真有点不敢确定,虽然薛弋寒说从此姓江,但那其他事情,不过都是薛凌自己揣测。最重要的,最后给薛弋寒定罪,江家也居功至伟。她实在想不透其中关窍,对自身又多有愤恨,毕竟,那天是她上门动手。据说,江玉枫的腿从此废了。江闳参薛弋寒仗势行凶,实则参的是她薛凌。

固以,薛凌对江家,总是没对霍家那么大怨气。今晚她想要挟持江家二少爷江玉璃,问问江闳,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位江二少爷,名动京城也正是在两年前。

薛弋寒事平之后,新帝论功行赏。江闳在殿前老泪纵横,说“自己已痛失长子前程,本不想觊觎皇家宝物,但请陛下垂恩老臣怜子之心。江府有一幼儿生来带疾,密养到十六岁,实在是无力回天。求陛下赐麒麟露为引,权当死马做活马医。”

这麒麟露,原是御用圣药,据说是神兽麒麟的血流入灵芝草根。第二日,灵芝草叶尖就会有露珠状物分泌出来,其色血红,却又晶莹剔透。百十年间难见,有活死人的功效,梁国上下也不过屈指之数。

江闳在朝堂之上公然索要此物,百官哗然。没想到魏塱一口应下,还遣了御医去江府守了半月有余。

这份恩宠,让京城之人对江玉璃未见其人,先闻其名。也不知真的是这麒麟露有奇效,还是御医名不虚传,反正江玉璃半年之后就能行走于闹市了。

只是,常年以一副白玉面具覆着脸庞,说是病根伤了身,脸上有红色状脉络退不下。少年爱俏,就以白玉为面。

这位公子风流雅致,喜香爱玉,文冠京城,常年一身天青色。不出几月,琉璃公子的雅号已经是世人皆知。

生来带病,喜玉。薛凌不是没怀疑过江玉璃就是薛璃。但她跟踪了两日,一是江府给的年龄对不上,二是两人行事作风实在相距甚远。换句话说,就江玉璃这幅德行,薛弋寒能亲自动手将他打死。

薛凌曾亲眼见江玉璃出入青楼酒肆,一掷千金。举止轻佻处,搂着三四个艳姬不放。

几番对比下来,也就绝了这份心思。但正由于江玉璃生来带病,所以身子文弱,不宜习武。整个江府,应该是他最好下手了。

摸着到了他山居,这是江府里江玉璃的独院。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薛凌觉得连院子的名儿都透着些文人恶臭。

进了院,听到屋里还有些侍女笑闹声。薛凌蹑了手脚翻到了房梁上

“二少爷今儿又贪杯,明儿夫人又该训奴婢了。”

“夫人训你,爷疼你,疼你一生一世,补回来。”

“二少爷又说些浑话,且快些更了衣睡吧,都三更天了。”

“红袖姐姐在这,我舍不得睡。”

薛凌在房梁上等的昏昏欲睡,这个浪荡子将三四个丫鬟都调戏了一遍才自顾自的脱衣。

那个叫红袖的丫鬟招呼着几个姑娘都退了下去,二少爷睡觉时不喜身边有人,说是怕脸吓着姑娘家。江家都是知道的。曾有好事的故意去扯了面具,那张脸,确实有些恐怖。也不怪二少爷心中有疙瘩。

屋子里终于安静下来,江玉璃坐到铜镜前,缓缓摘了面具。此刻薛凌只能瞧见他一个后脑勺。铜镜又被挡着,只能看见一点脸的边缘,是有些红色脉络交错着印到了耳根。

薛凌正想跳下去,却见江玉璃站了起来。一转身,那张脸,就让在房梁上的薛凌一览无余。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新帝雷&不回?

    不想来的却是新帝雷霆之怒,八百里加急诘问薛弋寒国丧当头,安敢不回?

    2021-10-23 04:55:23详情点赞(0)回复(0)
  • 西北境&外。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2021-10-20 10:2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孩子不&的事儿

    眼前的孩子不过十三四岁,边关长大的娃说是凛冽,也还是个娃。他长叹一口气:“将军的事儿,咱做下人的哪儿知,小少爷你赶紧去吧。”

    2021-10-22 04:08: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疆大事

    关外大军压境,京内龙颜震怒,他思虑再三仍不敢以边疆大事冒险。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快马递至京中,而后拒接圣旨,一心想着万事打完这仗再说。

    2021-10-22 07:49: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坐在桌&嘴八舌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2021-10-20 11:57: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幽微,

    梁永定三年初春,更深,露犹重。皇城繁华,却也灯火幽微,唯将军府仍烛火高照。

    2021-10-22 05:09:35详情点赞(0)回复(0)
  • 。虽有&功高之

    新婚后,其妻亦随夫常驻边关。一门忠烈,便是朝中武将,亦多薛弋寒门生。虽有功高之嫌,然先帝圣明,将军自持。二人君臣多年,竟无半分嫌隙。

    2021-10-23 05:12:18详情点赞(0)回复(0)
  • ,自老&日局势

    老刘是将军府多年的老人了,自老将军还是少将军便陪着。老将军去世,又在府里守着老夫人数十来载,对今日局势也算明了。

    2021-10-22 08:18:2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