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散(二)

这一路烟火迷蒙,薛凌跑的跌跌撞撞。到了苏府时,心头急切,连绕去大门几步路也再顾多走。脚下用劲,直接爬墙就进到了院里。苏府的卫兵甚好,薛凌刚一落地实施,立刻就有人围了上去。见是薛凌,心下很好奇:“怎不走正门。”“给我滚开”。卫兵相互盯着看了看,当先的苏府的守卫甚好,薛凌刚一落地,立马就有人围了上来。见是薛凌,心下好奇:“怎不走正门。”。...

这一路烟火迷离,薛凌跑的跌跌撞撞。到了苏府时,心头焦急,连绕去大门几步路也顾不得多走。脚下用力,直接翻墙就进到了院里。

苏府的守卫甚好,薛凌刚一落地,立马就有人围了上来。见是薛凌,心下好奇:“怎不走正门。”

“滚开”。

守卫互相盯着看了看,领头的使了个眼色,众人还是默不作声的消失在夜色中,想是薛凌平常这般恶言恶语惯了,今日也没多反常。

这园子颇大,薛凌日常也不爱多走动,这一跳,反而不知跳到了哪。前后辨不得方位,焦躁更甚,干脆跃到了房顶上,循着烛火最甚处而去。

苏府刚散了晚宴,一众丫鬟仆役围着归家的苏老爷巴巴的讨赏。这位大老爷像极了笑面佛,又常年的不在家,说是走南闯北的四处打理苏家生意。一回来,都是拉着几马车的物件赏人。

薛凌闯到此处时,就看见这一幅仆主尽欢的场景来。连苏远蘅靠在椅背上,都露出几分温润公子相。

好啊,真好,天下升平,独独要她薛凌寝食难安!

从房檐上飞身而下,离苏夫人有五尺远站定。薛凌只觉得再进一步,她就再难自控。

苏老爷还是去年除夕见过薛凌一次。一瞬间应该还没认出是谁,就见苏夫人挥了挥手。立马带着下人一起散了个干净。

“落儿怎么又回了,可是舍不得苏家”此刻的薛凌,应是发丝儿都透出来者不善的意思,可苏夫人还是这般盈盈笑意,好似拉着家常。

凭什么,凭什么你就活的这般恣意。

薛凌左手捏着那张描金笺,缓缓的走上前,摊开在桌子上。

“你从哪来的这张纸。”

苏夫人侧过身子瞧了好久,似乎要把那几个小字瞧出花来。迟迟不答薛凌的问话。

薛凌动了手,她仅仅想逼苏夫人快点说话。只是站旁边的苏银拦的也快。

苏银虽是苏府好手,但薛凌平常也不看在眼里。只是今日穿的,是一件袄裙,袖沿宽大,极不适合与人打斗。平意又太过精巧,一寸短一寸险,无益于攻势。

所以一时之间竟摆脱不了苏银。人一急,狠性就越发的重,越是不能将苏银制住,薛凌就下手越狠,连自身破绽也不顾,有那么一两招,真真切切的想要杀了苏银。

此刻她才知,她并非没有杀意,只是长久无人勾起这份杀心罢了。

两人正不可开交,苏夫人总算抬起头来,懒洋洋的喊了一句:“苏银,罢了”

苏银应声而退。薛凌却欺身而上,把平意横在了苏夫人脖子上。

一切都回到了两年前的那场雪,她千里奔波而来,最后什么也没抓住。只看得见漫天飞扬的纸片。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书中百姓,负尽我薛家!

有些疤,抠不得。里面全是污脏脓血。偏有人不仅要抠,抠破了之后还拿着棍子搅和一番。

若不是理智还存,薛凌不知道此刻苏夫人这张如花娇颜还能不能活色生香?

“我当落儿是姓宋,原来竟是姓薛”。苏夫人不急不躁,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根葱白般的指头去把项间利刃往外推。

平意锋利,薛凌不让力,苏夫人推上去,鲜血就开始顺着指尖往下流。她也不在意,继续一点点压着,似乎是要把自己的手指切下来。

到底是薛凌收了手,把剑扔出老远。苏夫人手无寸铁,又是个妇人,她实在狠不下来。

起码现在狠不下来。

见薛凌服了软,苏夫人脸上颇为自得,拿了手巾一点点擦拭着指尖血迹,一边问:“什么时候,薛家有个女儿。”

明明苏夫人此刻温言细语,举手投足都是一副闺门风范,只薛凌看着眼前妇人,觉得其全身上下都渗出一种病态的癫狂来。

这个女人,好像什么都不爱,什么都不在意,包括她自己。又好像什么都爱,只要对她有利的。救世济贫她做,杀人放火,她也做。

薛凌别了头:“我不姓薛,你究竟是哪来的。我…..薛弋寒究竟死在哪”。她差点就问了“我爹死在哪”,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只是,似乎毫无用处

“好好好,你不姓薛。薛家只有一个儿子,是吧。薛凌”苏夫人终于变了腔调,把目光放到薛凌身上。不是询问,而是肯定的喊“薛凌”

见薛凌不答话,苏夫人又恢复了笑脸,自顾自的往下讲:“你姓什么,都不要紧。你问什么,我也可以回答。苏家,是做生意的。自古士农工商,商人都是些下贱坯子。要想过得自在,少不得要抱着那些老爷太太们的脚。

这一天天的,就得留意着这脚啊,下一步要踩在哪,你得赶紧去把落脚地儿的尘土给舔干净了。这老爷才会给你那么点好脸色,你才有机会把银子送出去。你当这送银子就容易不成。”

她说的缓慢,嗓音又好听。这些阿谀奉承之事,竟被她说的如同风月一般旖旎。换个男人听,不知道要多神魂颠倒。可薛凌实在不想听这些废话:“我不关注苏家做什么,我只想知道薛弋寒怎么了”

“薛落儿就这般急”。苏夫人再不喊落儿,而是自顾自的在前面加了一个薛字。“薛将军的生死,苏家也是格外关注的,西北那块,皮毛粗酒牛羊,年年不知要给苏家带来多少银子,他若要死,就得早些备着。这战事一起,才正是发财的当口,再加上。有些官儿也格外关注,我不就得费了心讨好着。”

“我只想知道薛弋寒怎么了,你若再不给我个准确答复,我便去砍了苏远蘅一只胳膊”

“薛家不都是大仁大义吗,何时养了泼皮来”,苏夫人擦干净指尖血迹,放到嘴里抿了一下。她生的好看,这般动作本是有些下作,只在苏夫人身上,反倒媚态十足。

看着指尖不再渗血。苏夫人也就仰起脸,嘴角微微上扬:“你不识字吗,薛弋寒死了,应是死在他下大狱的第二日。什么和亲,什么会审,都是假的。”

薛凌恨不得将能将苏夫人这张脸撕下来,看看假笑底下到底藏着些什么东西。可能做的只是忍了忍:“且莫说此事不可能,就算是真的。举国皆瞎,你怎会得知。”

“我猜的呀,你瞧,这张纸条,是我写的,从未递出去过。因为,此事是我猜的。何况,真瞎和装瞎,你分的清吗”。苏夫人拈起那张描金笺在薛凌眼前左摇右晃。晃得薛凌视线里一片墨渍。

她伸手过去将纸条抢过来,连苏夫人的手指也一并捏住:“你怎会猜的到,你怎么猜的到,你不过是个贱民,你怎么猜的到天牢深处发生了什么。”

苏夫人将手指猛地抽回去,反倒加深了脸上笑意:“我有银子,又敬佩将军,送了大把的银票,求着最外门的看守,只求他帮我留意着薛将军每日吃食,若有人亏待,就请他添点菜,我十倍之数补偿于他。”

“那又怎样。”

“万岁仁德,山珍海味流水一般的送,茶水点心没断过。更有几日,那是亲自提着食盒来探。”

薛凌没有答话,苏夫人显然是看出眼前的人已经没什么耐心,便压低了声音

“这世上事若有假,那就不会天衣无缝。虽直到定罪之前,将军一切待遇如旧,且万岁爷几乎每日一次前去探望。只是,自薛弋寒入狱始,前两日魏塱一共去过三次,每次皆有御林军统领霍云昇随行。三月二十日之后再去,皆是孤身一人。我的小少爷,若不是薛弋寒死了,那就是霍家死了。可霍家,活的好好的。”

苏夫人换了种语气,像在问情郎今晚来不来,无限暧昧的问薛凌:

“小少爷,你说我猜的对不对?薛弋寒,该是卒于桃月二十。”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这九曲

    七回八转,老刘才走到将军府少爷门前。这九曲回廊无一不显示着将军府的气派。梁国薛家,世代从将。

    2021-10-17 05:50:55详情点赞(0)回复(0)
  • 春,更&华,却

    梁永定三年初春,更深,露犹重。皇城繁华,却也灯火幽微,唯将军府仍烛火高照。

    2021-10-18 01:55:38详情点赞(0)回复(0)
  • 霆之怒&弋寒国

    不想来的却是新帝雷霆之怒,八百里加急诘问薛弋寒国丧当头,安敢不回?

    2021-10-16 09:5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行。可&余而已

    殊不知,京城之事远比边疆来的水深火热,一头扎进来,便再也爬不出去。这一场波云诡谲,日后稗官野史不知道是怎样的笔墨千行。可发生起来,这前后不过半月余而已。

    2021-10-16 08:18: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基为帝&后与先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驾崩三日后,六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悬安。又尊先皇后为太后与先帝合葬,余下先帝嫔妃包括其生母淑贵妃亦只晋为太妃,任太后之位空悬。

    2021-10-16 04:38: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军。是

    未立战功之前,薛家儿郎一律不得称少将军。是以边关的几个将领都叫她小崽子,其他人就一直喊她少爷。到了书房,薛凌瞧着只剩下薛弋寒和鲁文安还在。

    2021-10-17 01:57:05详情点赞(0)回复(0)
  • 遥,鲜&卑羯族

    然边关与京城相距近千里之遥,鲜卑羯族两部虎视眈眈。薛弋寒连探数日,仍不敢在此时离开,只得数道折子没日没夜的往京里递。一道军情水火,请圣上谅解,二道要新帝准备钱粮,只恐胡族五部联合趁虚而入。

    2021-10-16 10:47:59详情点赞(0)回复(0)
  • 拒接圣&再说。

    关外大军压境,京内龙颜震怒,他思虑再三仍不敢以边疆大事冒险。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快马递至京中,而后拒接圣旨,一心想着万事打完这仗再说。

    2021-10-15 02:03: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叫来。&”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2021-10-18 06:40: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夜宴&虽无性

    逢社日农祭之后,天子夜宴。一夜之间,京中天翻地覆。先帝驾崩,前太子惊马。虽无性命之忧,却伤了脊柱,整个下身不复知觉。

    2021-10-16 06:26: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