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人(六)

医官守了一两日,永乐公主才悠悠醒转。人是保全了,前尘旧事却忘了个非常干净,连自己是谁都不明白,一双眸子里尽是空白。侯门密事,原严重不足为外人道也。但世上何谈不漏风的墙,况苏家无意盯着。消息递来时,苏家大少爷刚宠完新来的柳枝儿,在浴盆里舒缓着身子骨。侯门密事,原不足为外人道也。但世上何来不透风的墙,况苏家有意盯着。。...

医官守了两三日,永乐公主才悠悠醒转。人是保住了,前尘旧事却忘了个干净,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一双眸子里尽是空白。

侯门密事,原不足为外人道也。但世上何来不透风的墙,况苏家有意盯着。

消息递来时,苏家大少爷刚宠完新来的柳枝儿,在浴盆里舒缓着身子骨。

薛凌与苏远蘅一帘之隔,在那描着一本百家姓,力透纸背。她描的专注,没注意去听来人与苏远蘅说了些什么。描着描着,忽觉有人盯着她。

抬起头来,才看见苏远蘅不知何时已经从浴盆子里爬了出来,穿着件里衣站那,正是目光来源。

她见惯了苏远蘅不修边幅的样子,也不觉得尴尬。只搁了笔,看回过去,有什么事值得他苏远蘅这般盯着自己?

正思索着,苏远蘅拿了旁边一坛子万古愁迎面砸来。这是翠羽楼的招牌好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薛凌未躲,只拿右胳膊挡了一下,袖子里仍是那柄平意剑。酒坛子应声而碎,湿了桌上笔墨。

还没等薛凌问又发的哪门子疯。苏远蘅已经自个儿去批了外衣,眼瞅着是要回苏府了。

车马摇到一半,苏远蘅半醉半醒的问:“你怎么还不滚。你看,苏家的人,没有半分情谊”。囫囵着舌头话说完,整个人又瘫了下去。

薛凌也不知道他是问自己,还是在讲胡话。

永乐公主之事自然早已传到宫中。

淑太妃瞧着指甲上蔻丹,问魏塱:“这可赶了个巧,当真记不得了?”

“母妃的侄子非说是不记得了,那自然是不记得了。”

“那孩子就是个情种,早知这般不成事儿。哀家也就不替她求了永乐。塱儿是天子,不该这般拖泥带水,今儿记不得,哪天想起来也未可知。”

“无端丢个公主总是不好。何况,朕亦怜惜永乐。”

“那也总要找个人去看看。”

魏塱沉吟了稍许:“母妃说的有理,那就去报个丧吧,娴太嫔身子惯来娇弱,经不起吓。听闻公主出了这般祸事。今下午没了。若是永乐连生身母亲也不记得,那应该是真的不记得了。”

“若是她记得呢?”

“鬼门关捞回来的人,禁不住丧母之痛。天家不幸,朕亦无可奈何。”

宫里的太监紧赶慢赶才赶到驸马府邸:“公主....太嫔.........娘娘......她去了。”

“太嫔?哪个太嫔”?桃李年华的姑娘歪了脑袋,一脸不解的问。病态中透出些天真。

太监擦了把汗,这可不就是个傻子了吗?:“就是。就是您的生母啊......娴太嫔啊...她一听说您....就.....就去了。”

“啊。我的生母,我的生母是太嫔吗?”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注意到太监说人走了,永乐仿佛沉浸在知道自己生母是谁的喜悦中。

“哎哟…我的公主哟。。这可怎么是好.........这这这......娴太嫔她,她归天了。”

“啊.我的生母归天了,那…可是要我去看看?”永乐公主捏着手上汗巾,不见悲伤,只是手足无措的样子。

太监拍了拍自己脑袋,这公主,是真傻了。

“公主身子不适,我看就罢了吧,还请公公且先回宫替公主操劳。带过几日永乐好些,我再亲自带她去谢罪。”

“驸马爷辛苦了,我这回宫给万岁爷回个话儿。这好好一人儿,怎么这样了”。

回到苏府,薛凌才知。永乐公主落水失忆了,仔细着想了一想,居然不是丢了命,也不知是永乐自己保住的,还是谁保住的。

苏夫人,逃的倒是快。昔日锦上添花易,而今雪中送炭难。苏远蘅那句苏家人没有情谊,不知道说的是不是这事儿?

原来高高在上,不过也是一叶浮萍。

第二日早膳,薛凌吃到一半,便搁了筷子看着苏夫人:“我已经还了苏府一条命,只欠一条了。”

话说完,惊觉自己的交谈方式竟然和苏夫人十分相像。都是说个一半等人猜。

苏夫人显然也听出了其中相似,也停下手中动作,看着薛凌笑:“落儿如今也长大了。”

薛凌有意要把那天在永乐公主府上的事儿说一遍,却被苏远蘅抢了先:““如今生意好做了,一个巴掌就可以换条人命。虽不知永乐公主那天要说什么,可听了又如何。焉知我苏远蘅不能全身而退,要你来救。”

苏夫人又把目光移到薛凌身上,只笑着不说话。

薛凌愣了一下,她原以为苏远蘅并不知道那天是她故意推了屏风,打断永乐公主说的事。今儿一瞧,原来苏远蘅是知道的。

但还是细细的把当日经过说了一遍,末了加上一句:“我不知永乐公主要说什么,但此事让她连自己都保不住,苏家知道了,未必不是同一个下场。夫人总不会以为,刀剑之下,才算救人命吧”

苏夫人手指敲着桌子,思考了良久才回话:“落儿说的是,并不是刀剑之下,才算救人命。”

桌上气氛沉默了半晌,又听的苏夫人道:“既然落儿已经还了一条命,苏府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今日之后,你来去自由,剩下那条,他日,苏府有人上门讨要。”

薛凌和苏远蘅皆是惊讶的抬起来头来盯着苏夫人。薛凌实在没想到,苏夫人肯让她离去。这两年来,若她要走,苏府自然拦不住。可宋沧被送去了哪,她一无所知。就怕她一走,苏府将宋沧丢给官府。没想到今日苏夫人竟肯自己放她离开。

苏远蘅也有些不解,虽然他从来就摸不透自己娘亲的行事。但自薛凌入了薛府,苏夫人基本是照着第二个自己养着,他还以为要困薛凌长久,没想到今日就丢了手。

看两人都盯着自己,苏夫人便笑道:“落儿终不是苏府的,这两年,也把远蘅护的很好,我有份礼物给你,要些时间收拾,所以,你且再留一晚。正好明儿冬至,一起吃顿圆饭”

惊讶过后,便是狂喜。纵是这两年日日强迫自己喜怒不形于色,此时薛凌还是忍不住露了笑脸,她是真的开心。此去经年,多少事迫不及待啊

“多谢夫人。”

当日,苏远蘅已不再让薛凌跟着。薛凌便换了换了衣服,一个人出了门。

从城南转到城北,路过旧时薛府,又途径如今霍家。吃了茶,又绕着道,去国公江府门前转了一圈。

俱往矣,是非恩怨俱往矣,她记起来临别时,薛弋寒说:“这辈子山长水阔,做个普通人即可”。

热闹处,行人熙攘,叫卖声此起彼伏。临江仙仍然是宾客盈门,可不就是普通人的样子。

等她找到薛璃,再一路北上回平城。定国,安邦。来日方长,她总能把薛宋两家的清白拿回来。

明日一离开苏家,此间疾,无归期。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京里递&。一道

    然边关与京城相距近千里之遥,鲜卑羯族两部虎视眈眈。薛弋寒连探数日,仍不敢在此时离开,只得数道折子没日没夜的往京里递。一道军情水火,请圣上谅解,二道要新帝准备钱粮,只恐胡族五部联合趁虚而入。

    2021-10-21 08:36:24详情点赞(0)回复(0)
  • 至京中&,而后

    关外大军压境,京内龙颜震怒,他思虑再三仍不敢以边疆大事冒险。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快马递至京中,而后拒接圣旨,一心想着万事打完这仗再说。

    2021-10-20 11:11:55详情点赞(0)回复(0)
  • 薛凌心&子喊鲁

    薛凌心中一凛,父亲已经好久不这样叫她。但她与薛弋寒生分已一年有余只生硬着喊了一声父亲转而又软着嗓子喊鲁伯伯。

    2021-10-23 02:49:15详情点赞(0)回复(0)
  • 犹重。&皇城繁

    梁永定三年初春,更深,露犹重。皇城繁华,却也灯火幽微,唯将军府仍烛火高照。

    2021-10-21 03:25:31详情点赞(0)回复(0)
  • 酒随了&后的第

    帝后情深,先皇后亦一杯薄酒随了去。原太子魏熠风姿卓越,文韬武略。又出自中宫正统,是先帝爷登基三年后的第一个孩子,立嫡立长,多年亦深得民心。

    2021-10-21 08:11: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先帝永&外。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2021-10-22 04:04: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亦随夫&常驻边

    新婚后,其妻亦随夫常驻边关。一门忠烈,便是朝中武将,亦多薛弋寒门生。虽有功高之嫌,然先帝圣明,将军自持。二人君臣多年,竟无半分嫌隙。

    2021-10-23 06:55: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是&外。

    百官齐颂新帝仁孝克己,是为明君。前太子受封陈王,退居宫外。

    2021-10-23 08:45:1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