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女(五)

日头一点点的西斜,薛凌就愈发的急不可耐,乃至于想拿着那柄短剑冲回家去算了,生死若有所悟。而已她压制着这个念头,她还得回家去看阿爹,还得回家去把薛璃那个病秧子都带走。终于等到最后一缕阳光也照不进院子了,薛凌站出来,看见了那个抱着馒头的小女孩还在她身边坐着。略只是她强压着这个念头,她还要回去看阿爹,还要回去把薛璃那个病秧子带走。。...

日头一点点的西斜,薛凌就越发的急不可耐,甚至于想要拿着那柄短剑冲出去算了,生死了然。

只是她强压着这个念头,她还要回去看阿爹,还要回去把薛璃那个病秧子带走。

终于最后一缕阳光也照不进院子了,薛凌站起来,看见那个抱着馒头的小女孩还在她身边坐着。略一动念,就把小女孩的一包馒头全部拿了过来。然后趁小女孩来抢,偷偷把身上剩下的银子全给了小女孩,叫她赶紧离开这。

还未到正式宵禁的点,但已经没人出城了。普通百姓,该出的,都赶了个早,这会本来也没什么人,天色沉沉,薛凌看见盘查的人也只剩下两个,另两个不知是去了哪。

她认真的看了一下自己,身上并无外套,只留了一件单衣和亵衣。这两日都睡在泥上,已经不成样子,又拔下簪子划了几下,扯得毛毛躁躁,一眼瞧着,确实和乞丐没什么差别。

薛凌又涂了些泥在脸上和裸露的皮肤处,连头发也撒上了尘土。深吸了一口气,便抱着一袋子馒头往门口走,宛若看不见守着那里的两个人。

直到其中一个将她拦下来,高声道:“这个点不得出城”。见薛凌没有要停的意思,赶紧将她制住了。

薛凌并不敢反抗,只扭动着身子,奋力往门外走,嘴里只翻来覆去的念叨:“我的馒头………这是我的馒头。”

想是惹怒了其中一人,走过来直接将薛凌抱着布袋的手扯开来,几个馒头叽里咕噜的滚了一地。霉臭味四散,两人都忍不住的掩了一下鼻子。

薛凌趁此挣脱了束缚,却不敢往外走,只跪下来在地上爬行着去捡那几个馒头,一边捡仍是一边念叨:“我的馒头…”

霍家的家奴一直是以雨字为号,在这守着的是雨东和雨西。雨西想把薛凌从地上提起来,薛凌身上的衣服却破烂不堪,这一拉扯,后背就被撕下一大块,雨西突然就觉得喉头一热。

薛凌捡完了馒头,浑不顾衣衫破烂,仍是哭哭啼啼的往外走,雨西拦住她:“宵禁了不许出城,不知道吗?”

薛凌满脸眼泪,冲刷着黏上去的泥土,使一张脸分外诡异,仿佛听不见雨西说什么一样仍是往外走,嘴里还是那句:“这是我的馒头。”

雨西一脚把薛凌刚捡起来的馒头又踢得到处乱滚。一边把薛凌的双手反到背后,一边问雨东:“这玩意咋处理。”

雨东看了一眼,被抓着的人十二三,一张脸虽看不清本来颜色,但无疑是个姑娘模样,跟要找的人决计搭不上边,便也没多看,捂着鼻子道:“快些丢出去算了,又不是咱要的,去哪没多大干系。”

雨西拎着薛凌走到门外,却没立马松手,少女穿的单薄,身上冰凉。他此刻颇热,一握着这冰凉,就觉得呼吸都急不可耐起来。干脆拎了薛凌走到门角处,重重的把薛凌摔在了地上。

薛凌翻身起来也不跑,还是跪着想爬去捡那几个馒头,嘴里仍旧抽抽噎噎的念叨:“我的馒头。。”

雨西又一脚把薛凌踹回地上,然后就压了上来。脏是脏了些,可初生黄花儿的皮肤与身段啊,触手凉滑,他觉得自己连血液都在沸腾。

身上的衣衫毫无抵抗能力,直接被撕了个粉碎,眼前少女,就只剩下一件亵衣。想是哭的多了,脸上泥土都被冲走了些,更露出些娇嫩来。看着是个傻子模样,竟也知道发抖。雨西在这守了两日,连个屁也没捞着,此刻解着自己衣衫,才总算觉得有几分畅快,他生来爱吃个鲜,这种强攀,更是觉得分外有意思。

薛凌一边抖,手已经摸到了头上发簪。她想过千万种,独独没想过这种状况,只且悲且怒。

然后是男性身躯重重的压了下来。薛凌的簪子已在手上,正要动手,却身上一轻,发现是身上的人被人提起来扔出好几步远。她又重重的把簪子插了回去,力道之大,只恐头皮都有了血迹。

来的是另外两个人,雨南雨北,动手的正是雨北,扔完雨西也没管薛凌,只盯着雨西问:“你能不能干点人事,还他妈是个娃。”

薛凌赶紧翻身起来,连蔽体的碎布都没捡,就穿着亵衣,去捡那四五个发霉的馒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捡了。

只此时此刻,不去捡。她觉得自己就要控制不住去抢剑杀了这四个人,杀了这附近所有带眼睛的生物,方才能罢休。

可她不能,她还要回京城去,于是她又连滚带爬的去捡那几个馒头,就好像真的没这几个馒头就活不下去。

捡着捡着,便爬到了雨北脚下,半个发霉的馒头在那,伸手就够得到,又好像,远的如同此刻的薛弋寒。薛凌跪坐在那,不敢伸手。

雨北却蹲下来,捡起那半个馒头问薛凌:“你拿这个去哪,都不能吃了。”

眼前的少女抬起了脸,软软的喊:“能的,哥哥,能吃的”仿佛为了说服雨北,抓着自己捡起来的馒头就咬了一大口。

然后又天真的看着雨北:“我得给我娘送去呢,我不回去,娘就没饭吃了”。明明是一身腌臢破落,此刻也透出几分惹人怜来。

雨北摸了摸身上,就几两散碎银子,又脱了外套一并给了薛凌,叫她赶紧出城。

薛凌只微一咬牙,眼泪破天荒的没掉下来。然后伸手抢了雨北手上半个馒头,飞也是的跑往了城外。

身后污言秽语还隐约听的到。

雨西极气愤:“主子说入夜一只虫子都不让放,你充好人,回去只怕不要脑袋了

雨北看雨西惯常不顺眼,此人若不是一点武艺,哪配在霍家做事:“主子找什么人,咱不知道吗,那小子还能把卵子切了按胸口上?你要不服回去找十个八个,钱我出了。你在这干他妈什么事儿。

薛凌抱着一堆馒头,连头也不敢回。一直跑到林子深处,才找了棵树靠着坐下来。人一放松,手上几个馒头又分散着滚出老远。

恐惧与愤怒夹杂,薛凌觉得自己控制不住的发抖,抱着膝盖缓了好一会还停不下来。干脆重重的给了自己一耳光,才冷静了些。

然而情绪却仍是止不住的僵硬,连思考都做不到。条件反射般的伸手去捡了一个馒头,一点点的掰开往嘴里送,什么霉味,什么潲水,一点都吃不出来。

她觉得,自己又回到了李家村的后山上。在那一根接一根的嚼草根,嚼的五脏六腑都在抽搐。

等一个馒头塞完,脸上竟扯出个笑容来,薛凌又不自觉的念叨了一句:“这是我的馒头。”

大悲大喜之后,脸上就只剩下无悲无喜。月光已经透过树丛打了下来,看不见脸上泥泞,反而在月色的映照下,肌肤如雪。

婷婷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似乎瘫坐在这的,也是个无忧的少女。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相关资讯

雄兔眼迷离

作者:嗑南瓜子
类型:古典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22662人
  这些帝王将相千古事, 成了,就是名留青史,碑拓北邙。不成,不外乎跳梁。选错归类了,看言情的先退散!没得再次穿越 ,没得复活,也没金手指,没得人设,什么都没得,因为也没得订阅 !节奏很慢,文字也乱,十万字的坑在百万字填 ,读出来需花时间 。也可以骂我,切记骂角色,他们又没得脑子,做啥全靠我瞎编。没舍得花钱的切记骂,当然我又不抖M。加钱也可以骂狠点,当然乙方不需尊严。主角是个倒霉透顶鬼 ,男1到男N都不爱她,纯粹字面意思,不对任何脑补主要负责。我还想再写点啥,但字数不不允许了 ,就这么着吧。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将领都&崽子,

    未立战功之前,薛家儿郎一律不得称少将军。是以边关的几个将领都叫她小崽子,其他人就一直喊她少爷。到了书房,薛凌瞧着只剩下薛弋寒和鲁文安还在。

    2021-10-19 03:23:1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九曲&气派。

    七回八转,老刘才走到将军府少爷门前。这九曲回廊无一不显示着将军府的气派。梁国薛家,世代从将。

    2021-10-21 11:07:43详情点赞(0)回复(0)
  • &銮殿上

    突遭此大难,尚不及扼腕,朝堂先哗如沸水。金銮殿上,哪怕放个木偶,那也得是个精雕细琢,须眉不缺的妙人。轮谁,也轮不到个残废上去。

    2021-10-20 08:12: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宫内不&不说马

    太子更是事有蹊跷,宫内不许纵马,日常行路皆以慢为准。且不说马车平地难以造成大的伤害,便是太子当真违禁,以其精湛骑术亦无理由被疯马踩踏。

    2021-10-20 03:02: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却难有&敲三更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2021-10-20 03:21:28详情点赞(0)回复(0)
  • 酒随了&,多年

    帝后情深,先皇后亦一杯薄酒随了去。原太子魏熠风姿卓越,文韬武略。又出自中宫正统,是先帝爷登基三年后的第一个孩子,立嫡立长,多年亦深得民心。

    2021-10-20 04:30:39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国不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驾崩三日后,六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悬安。又尊先皇后为太后与先帝合葬,余下先帝嫔妃包括其生母淑贵妃亦只晋为太妃,任太后之位空悬。

    2021-10-20 05:59: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深,露

    梁永定三年初春,更深,露犹重。皇城繁华,却也灯火幽微,唯将军府仍烛火高照。

    2021-10-20 05:33:11详情点赞(0)回复(0)
  • 之年便&替父出

    当朝镇北将军薛弋寒犹甚,自幼与先帝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弱冠之年便替父出征,一战成名。后又自请为国长戍西北,终身大事误至而立之年,这又是一段长话。

    2021-10-21 01:49:31详情点赞(0)回复(0)
  • 胡族屯&兵数日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2021-10-20 04:43:3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