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黑影

“刘兄,你不知道世俗人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潇潇她爹娘当众劝诫在下远离它她,在下是一点儿办法也也没,没办法祝她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王伦说出来心中的苦恼,看起来非常痛苦……,双眼不知道不觉中淌下了一行清泪。王伦扭过身,用衣袖擦去泪水,深吸口气,平静下来自己的心“王兄,天道仁慈,断无绝人之路,在下告辞了。”刘玉说完便向外走去。。...

“刘兄,你不知世俗人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红雨她爹娘当面告诫在下远离她,在下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祝她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王伦说出心中的苦恼,显得十分痛苦,双眼不知不觉中流下了一行清泪。王伦转过身,用衣袖擦去泪水,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王兄,天道仁慈,断无绝人之路,在下告辞了。”刘玉说完便向外走去。

王伦把刘玉送走后,想起刘玉说的最后一句话。心中想着但愿如刘玉所说,上天能给他一个机会,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会努力争取。

深夜,四周漆黑一片,没有一丝月光,田平县劳累了一天的百姓们都早早进入梦乡,县衙大门紧闭,后院林县令的住院,挂着几盏路灯,一队衙役来回巡视,十分寂静。

突然一道黑影从外面窜入院内,接着跃上了阁楼的屋顶。衙役们都十分疲惫,加上黑影一闪而过,太过迅速,他们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内院阁楼里面住着林县令的女儿林红雨,黑影鬼鬼祟祟地来到窗前。这黑影莫不是一名采花贼,胆子也不小,都采到县衙来了。

黑影为一个身着夜行衣,脸带黝黑面具的人。只见他看了看四周,然后伸手轻轻地敲了窗户,这番景象,莫不是采花贼,而是这林小姐的姘夫?

“谁,是不是刘公子。”从屋内立刻传来林红雨的声音。

“林小姐,请开一下窗。”黑影原来是刘玉,不知为何深夜竟鬼鬼祟祟潜到来了林红雨闺房的窗前。

“吱”的一声,窗户就从里向外推开。刘玉运起轻功,闪了进去,顺手关上了窗户,摘下脸上的面具。

这面具还是上次在黑虎山击杀那名无名散修得到的,林红雨点着桌上的油灯,房里一下明亮了起来,原来林红雨并未睡下,一直坐在房中等待刘玉。

“林小姐,咱们按照计划开始吧!”刘玉怕被人发现便说道。

“那好吧!先谢过刘公子。”林红雨脸色一红说道。只见林红雨快速走到床边,掀开蚕丝被钻了进去。

“刘公子,你来吧!”林红雨害羞地说道。

林红雨虽然穿着长袖内衣,把肌肤遮挡了起来。但林红雨身材丰腴,衬衣又过狭窄,显得身姿格外曼妙。

刘玉脑子不由里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王伦这斯好福气啊!便宜这小子了,顿时心中有些小失落。

刘玉抛开脑中的胡思乱想,走到床边,伸手贴在林红雨洁白的额头上。闭上双眼运起法力,手掌处发出微光。

躺在床上的林红雨,全身绷紧,心碰碰的乱跳,感到头额被刘玉的手掌盖着,一股暖流透体而入,十分舒服。

不一会,林红雨螓首一歪,全身放松,呼吸均匀,进入了沉睡当中。待林红雨入睡后,刘玉转身吹灭了桌上的油灯,黑影一闪,便从窗口窜了出去。

刘玉回到小院,脱去夜行衣,坐下休息喝了杯凉茶。背起“蜂巢”又出了门,前去义庄给腐尸蜂喂养。

半个时辰后,刘玉慢悠悠地回到院内,看了一眼张大娘的房间,房门紧关,张翠兰怀孕后,就十分贪睡,现已经到了深夜丑时,想必已经睡熟了。

刘玉放下“蜂巢”,搬来一个小凳子坐在一旁,只见从“蜂巢”中飞出一片黑压压的腐尸蜂,纷纷冲向院内的花田。

这些腐尸蜂受花田中蝴蝶兰的吸引,一股脑全飞入花田,于花田中来回嬉戏。不过腐尸蜂体型臃肿,因此压倒了不少花朵。

一柱香过后,刘玉便命令蜂后,让它控制蜂群飞回“蜂巢”。就这么不久的时间,花田里的蝴蝶兰已是东倒西歪,一片狼藉。

每次腐尸蜂进食后,刘玉都会放它们出来透透气,这样有利于快速成熟,只是花田每次都要遭殃。最开始时,张翠兰发现花田被破坏的惨样,还跑来告诉刘玉说是招了贼。

刘玉只好说自己养了一窝灵蜂,花田是灵蜂糟蹋的,让她去请花匠来修补。就这样每隔几天花匠,便搬来一些新的蝴蝶兰,顺便整理一下花田。

王大是田平县有名的花匠,他算是跑天师小院最勤的人了,隔三差五的跑来修整花田。开始他也纳闷这天师大人家花田,怎么老是乱七八糟的。

刘玉也拿养了一窝灵蜂当借口,王大心中嘀咕着,这灵蜂个头得有多大啊,把蝴蝶兰都能压倒,真是神奇。

刘玉每个月买花都要用上好几两银子,这还是王大看在天师大人的面子上,收了极低的价格,不然就这糟蹋速度,一个月最少也要十几两银子。

刘玉吃下一粒木春丸,开始打坐修炼。静心吸收丹药的灵力,用来消融阻脉。两个时辰过去,刘玉睁开双眼,站起走出房间活动下手脚。

已经到了卯时,天色微亮,东边的云朵泛起红霞,太阳很快要出来了,美好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田平县百姓都陆续起床,开始一天的忙碌。大街上开始传来吆喝声,离的太远又是方言,刘玉听不清在吆喝什么。深吸一口甘冽的晨气,刘玉倍感神清气爽。

“大人,你起来了,早饭很快就做好了。”马大娘从厨房走出恭敬地说道。

“不忙,大娘歇息一下,以后不用来这么早。”刘玉轻笑着回道,这马大娘住在不远的家中,每天很早便来到小院忙碌,为人十分勤快。

“大人客气了,这都是小人应做的。”马大娘拘谨地说道,便向张翠兰房间走去,想来是服侍她起床。

马大娘平日和张翠兰走的很近,因为两人都是寡妇,有些话说。马大娘显的更加可怜,人已至老年,满头白发,孤苦伶仃的。

平日四处做短工,只为了维持生活,讨口饭吃,当得知张妹子怀孕后,她真心替张妹子高兴。张翠兰请她帮忙,她也一口便答应了,要不是张翠兰坚持,她都不会收张翠兰的银子。

她也是真心想帮这苦命的妹子,也只有她这样孤苦伶仃的寡妇,才能理解张翠兰的心思,知道有一个孩子的重要。她是极力支持张翠兰把孩子生下来,别去管他人异样的眼光。

玄尘道途最新章节

玄尘道途相关资讯

玄尘道途

作者:一介残骸
类型:都市异能 状态:连载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在读:12368人
  芸芸众生,无数修士,皆为天地间一粒悬尘,风扬而起,风息而落,不问迷途,不知道归处。书友群:638064822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