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流云镖局

这一次不但大哥二哥两人遇难,除了他们两人的亲生儿子,刘青的五个亲侄子刘树、刘晨、刘裕、刘磊、刘兴。很庆幸的是大侄子刘树已成亲,生有一儿。二侄子刘晨无儿但有一女,三侄子刘裕,妻子已有近身孕,原有八个月大,也算有后。刘磊、刘兴青春年少并也没婚娶。而如今刘家庆幸的是大侄子刘树已成婚,生有一儿。二侄子刘晨无儿但有一女,三侄子刘裕,妻子已有身孕,现有八个月大,也算有后。刘磊、刘兴年少并没有娶妻。。...

这次不仅大哥二哥两人遇难,还有他们两人的亲生儿子,刘青的五个亲侄子刘树、刘晨、刘裕、刘磊、刘兴。

庆幸的是大侄子刘树已成婚,生有一儿。二侄子刘晨无儿但有一女,三侄子刘裕,妻子已有身孕,现有八个月大,也算有后。刘磊、刘兴年少并没有娶妻。

如今刘家男丁稀少,刘青往下这一辈,就只剩自己的孩儿刘玉,也是很小就离开家中,已十多年没有相见。

这个仇刘青是一定要报的,但根据逃回的镖师所言,仇家太过强大。刘青虽然也是一流高手,江湖人称“白面虎”,一手君子剑招式阴险,招招夺命。但仇家已是先天高手,刘青自认不是对手。

这些天刘青已斟酌过报仇之事,想来想去唯有派人前往黄圣山,请自己亲生孩儿刘玉下山相助。

刘青虽不清楚刘玉的修为,但老父刘立自裁前特意招见刘青,叮嘱他要是家中没有出现大的变故,不要轻易打扰刘玉修行。

家中若真出现渡不过的难关,便派人去黄圣山求助刘玉,并告之孙儿刘玉的修为已不在他之下。

想到这刘青下定决心,过了这阵自己就前往黄圣山一趟。想起自己老父,刘青眼睛又涌出泪水,至今他也不清楚,父亲为什么会突然自裁。

夏日炎炎,官道上行人稀少,路边一茶铺中,坐着七、八个在此歇息的旅人。

其中有一年青男子,一人独坐一桌,身着黑色劲装,满头黑发由一洁白玉带在后脑处束成一马尾状,英姿飒爽。看上去像一位江湖人士,但并没有携带兵器。且男子面容白皙,神态坦然,不像江湖人士那样生人勿近。

此人便是刘玉,半月前离开黄圣山,骑着快马向着九正县赶路,路过茶铺,口渴便下马,叫了壶上好的龙井春茶,略做休息。

“店家听说,前面麻虎山出现的一伙悍匪,名为黑虎寨。最近抢劫了几个大商队,杀了不少人?”靠官道的一张茶桌旁,坐着四个农家汉子,一辆装满山货的牛车,就停在身边,四人当中最魁梧的壮汉,大声向店主问道。

“是啊!最近这里是不太平,官军来剿过几次,但听说没找到那伙土匪,就又回去了。”店家是一五十多岁的老头,边吸着旱烟边回道。

老头也正为此事烦扰,出了事后,官道上来往的行人是越来越少,茶铺的生意也是越来越惨淡。

“王大哥,这,这,这该如何是好啊!”四人中一矮瘦男子慌张问道。四人皆出一村,是村民推选出,一起前往县城卖全村的山货。

“哎!我们要不先回村里去,山货可不能丢。”魁梧壮汉谨慎地提意道。

“就这样回去,怎么向村里交代。”

“要是碰上山贼,命都要没了。”四人意见不同,开始吵闹起来。

“后生,你们大可放心过山去。这伙山贼最近好像只抢劫大货,很少抢劫行人。前些天一个大镖局押着几十车镖货,过山时才刚被抢。你们这时过山,应该没有太多危险。”老店家见几个后生发生争执,便开口劝道。

“老店家说的是实话,在下常年在外跑商,经常来回麻虎山。这伙山贼其实早就盘踞在麻虎山,以前只抢劫行人,或守卫少的商队。但也很少伤人,最近不知为何变得如此凶悍。”另一桌的一个行脚商人打扮的男子出声说道。

“店家,收钱了。”刘玉休息足够,便起身准备出发。

“客官,共二十文铜钱。”老店家走过来,微笑着说道。

“不用找了。”刘玉摸出一粒碎银,扔在茶桌上,向栓着的俊马走去。

“公子,虽说现是正中午,遇到山匪的可能不大,但您也要小心一些。”老店家善意地提醒这位出手大方的公子。

刘玉上马,向前飞奔而去,对老店家的话充耳不闻。心中冷笑道,这伙山贼最好还是不要来打扰自己。

“流云镖局”四个大字映入眼中,刘玉不禁低声自语道:“是这吗?”。

赶了几日路,终于到达了九正县城。虽说刘玉在此出生,但很小便离开,因此他并不认识去流云镖局的路。

通过数次询问路人,才找到这里。流云镖局大门俩旁,竖立着两具大石狮,木质大门包裹着厚厚的铁皮,显得十分威武。

整个镖局看上去占地很大,想必里面很宽敞。刘玉依稀记得,小时候自己在内院学习识字时,外院传来阵阵镖师练武声,十分宏亮。当时刘玉总找机会想去外院玩耍,但爷爷总是不让。

下马后,刘玉久久没有上前去叫门,心中有些忐忑,不知如何面对。当游离的目光瞟见“流云镖局”四字大匾上方,装饰着用白布编结的大花时,心中涌现出不安,难道镖局在举办丧事?

松开马绳,刘玉走上前拿起门环,重重地扣在门上。

“公子,你有何事?”不久后大门打开一角,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仆人探出半个身子问道。

“请问刘青夫妇是否在府中?”刘玉眉头一皱立马问道。

“公子找三老爷有什么事,公子又是何人?老奴好去禀报。”杨发在流云镖局做了三十多年仆人,一直以此为荣。但镖局这些天发生惊天变故,眼看就要没落。

最近老杨心中十分难受,接待客人时,也是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给流云镖局再添麻烦。

“你先告诉我刘青夫妇在府上吗?”刘玉又问道,语气也更加急促。

“三老爷和夫人都在呢!您有什么事,老奴这就给你去通报。”杨发看门外这位俊朗青年,看上去也并不像恶人,便如实的回道。

“哦!”刘玉听到父母安好,也就放下心来。

“老人家,你禀报时就说“我叫刘玉”。并把这枚玉佩交上去。”刘玉想了想,便摘下脖子上的玉佩递过去说道。

玉佩也不是什么宝物,十分普通。只不过是刘玉离开时他娘给的,让他时刻带在身边。刘玉也一直挂在脖子上,轻易不摘下。

“什么,你,你是二公子。”杨发听到回话,愣住了。

三老爷生有一儿一女,大女儿叫刘莹,现已嫁人。二公子名叫刘玉,早年去远方求学去了,杨发在流云镖局为仆多年,自然知晓此事。原来刘玉上黄圣宗修行,并没有对外公开。对外则言去远方求学,考取功名。

“二公子,小的这就去禀报,你稍等。”杨发虽然辨认不出刘玉是真是假,但此事事关重大,定要请三老爷亲自来确认。拿着玉佩,飞一样的向府中跑去。

玄尘道途最新章节

玄尘道途相关资讯

玄尘道途

作者:一介残骸
类型:都市异能 状态:连载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在读:12368人
  芸芸众生,无数修士,皆为天地间一粒悬尘,风扬而起,风息而落,不问迷途,不知道归处。书友群:638064822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 珍贵之&制二品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2022-07-24 04:17:47详情点赞(0)回复(0)
  • 早晚各&每次运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2022-07-24 03:09:51详情点赞(0)回复(0)
  • 摘取,&质非常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2022-07-23 05:1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们白&干活,

    当然宗门也不会让弟子们白干活,完成宗门任务时,根据完成任务的难易度,不仅会奖励适量的贡献点,还会赏赐各种修行物资,如药材,灵丹,法术等等。

    2022-07-22 01:32:5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种无&名五角

    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2022-07-22 05:17:06详情点赞(0)回复(0)
  • 身拥有&修仙资

    刘玉本身拥有木灵根,他是一个三系杂灵根修士,还含有金灵根和土灵根,修仙资质十分普通。

    2022-07-22 05:43:40详情点赞(0)回复(0)
  • 玉就住&年。

    平日刘玉就住在这简陋的茅草房中,照料花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近一整年。

    2022-07-22 03:54:3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猛兽&不起一

    但伤势太重动弹不得,不久就有林中猛兽闻着血腥之气而来。张无心眼看猛兽扑来,护体法器损毁,自身又提不起一丝法力,便只能闭目等死了。

    2022-07-23 02:55:13详情点赞(0)回复(0)
  • 相传上&世人大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2022-07-22 10:25: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务耗时&是短时

    只不过这次任务耗时长了些,但前两年完成宗门任务得到的贡献点,加到一起也才九十多点。那时接到的宗门任务都是短时期的,奖励非常低。

    2022-07-24 07:01:1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