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孝名扬

利益与风险总是会共存的,当风险远远超过2超过2了所得利益,那么选择放弃就成了必然。“回过头我会把收的银钱退回家去,不掺合舍妹之事。”刘仙姑缓和了脾气,对眼前少女做出承诺。这小姑奶奶要也不是贵女出身,都能抢她饭碗了,她可惹不得。姜似摇了摇头。光是这样,她何苦与此人“回头我会把收的银钱退回去,不掺和贵府之事。”刘仙姑收敛了脾气,对眼前少女作出承诺。。...

利益与风险总是并存的,当风险远远超过了所得利益,那么放弃就成了必然。

“回头我会把收的银钱退回去,不掺和贵府之事。”刘仙姑收敛了脾气,对眼前少女作出承诺。

这小姑奶奶要不是贵女出身,都能抢她饭碗了,她可惹不起。

姜似摇摇头。

光是这样,她何必与此人费这么多口舌。

“姑娘的意思是——”

眉目精致的少女对着刘仙姑粲然一笑:“仙姑莫非忘了,你收了我的茶水费。”

刘仙姑愣了愣,忙从怀中取出那张被折叠整齐的银票递了过去。

姜似再次摇摇头:“仙姑可能不了解我,我送出去的东西从不收回。”

刘仙姑捏着银票的手紧了紧。

“当然啦,这些钱都是我的月钱一点点攒起来的,要是送出去听不见个声响,我会心疼的。”少女叹气道。

姜似这话并不假,她母亲的嫁妆目前还捏在祖母手中,父亲的年俸要归入公账中,她积攒银钱确实主要靠月钱。

这五十两,她拿得干脆,可把两个丫鬟心疼坏了。

“姑娘想怎么办?”刘仙姑心中骤然生出不妙的预感。

“很简单,我二婶给的钱仙姑不必退回去,照常来伯府作法就是了。”说到这里,姜似脸色一正,“只是本来我二哥承担的恶名,我要别人来担!”

“这可不行!”刘仙姑断然否决,“这样我会坏名声的!”

姜似眼皮也不抬,淡淡提醒道:“刨坟头,传八卦!”

刘仙姑嘴唇抖了抖。

威胁,这绝对是赤裸裸的威胁!

姜似凉凉瞥了刘仙姑一眼,拿起茶壶重新续了热茶,端起来浅浅尝了一口。

茶香沁人心脾。

她就喜欢威胁对方,对方还无可奈何的样子。

“仙姑何必如此纠结?难道仙姑在我二婶眼中,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不管是不是激将法,姜似这话还是让刘仙姑炸毛了:“当然不是,我入这行多年,靠得是真本事!”

姜似微微一笑。

这话她相信。

能把不少贵妇唬得一愣一愣的人,总要有两下子。

“这就是了,既然仙姑在我二婶眼中是本事高超的神仙中人,那么作法的结局有那么一点偏差,她还能吃了仙姑不成?”

迎上少女似笑非笑的神情,刘仙姑顿觉头疼。

她怎么就惹上了这个煞星!

“总之呢,我相信仙姑能全身而退,仙姑也该相信自己才是。”姜似语气恳切。

刘仙姑张了张嘴。

她还能说什么,只能相信自己了!

姜似把茶盏推过去,举起手中茶盏:“那么咱们就以茶代酒,庆祝合作了。”

刘仙姑沉默了一会儿,端起面前茶盏与少女手中茶盏轻轻一碰。

东平伯老夫人患了眼疾的事很快就在相熟的人家传开了,这得益于东平伯府二太太肖氏的功劳。

短短几日工夫,肖氏替冯老夫人遍请名医,甚至连太医署的太医都请了两三个。

这样的动静,与伯府相熟的人家自然都听到了风声。

现在一提起东平伯府,人们就要赞一声东平伯老夫人的二儿媳孝顺。

这日一早,姜似穿戴整齐前往慈心堂给冯老夫人请安,才出海棠居的门口就迎面遇到了姜安诚。

“父亲今日没有出门?”姜似盈盈施礼。

“刚从你祖母那里出来,正要出去了。”姜安诚一边说着话,一边打量女儿。

今日姜似穿了一件白底水红撒花短衫,下面是大红罗裙,看起来如一株怒放的海棠,明艳动人。

姜安诚微微松了口气,赞道:“今日似儿很精神。”

姜似嘴角微抽。

父亲大人到底会不会说话,夸一句闺女好看怎么了?

姜安诚自觉这话说得突兀,顿了一下道:“你祖母今日心情不好,穿得鲜亮些看着喜庆。”

他今日围了一条素色腰带,已经被母亲狠骂了一通,可不能让女儿平白挨骂了。

“多谢父亲提点。”姜似嫣然一笑。

姜安诚尴尬摸摸鼻子,强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那你快去慈心堂请安吧,为父出去了。”

姜似看着匆匆远去的挺拔背影,心中淌过暖流。

父亲一个大男人跑到这里来,就是怕她穿戴不妥当撞到祖母枪口上……

姜似仰了仰头,正好看到躲进云中的朝阳重新钻出来,把四周天空映成了生机勃勃的橘红色,恰如她此刻的心情。

“四姐看什么呢?”一道带着莫名意味的声音传来。

姜似闻声望去。

青石小路上一前一后走来两名少女,走在前面的少女是六姑娘姜佩,后面跟着的是五姑娘姜俪。

姜佩与姜俪虽然同为庶女,但姜佩的生母是二太太肖氏的陪嫁,姜俪的生母则是年轻时伺候姜二老爷的通房丫头,是以姜佩在嫡母面前比姜俪有脸面得多。

刚才说话的便是六姑娘姜佩。

不过是一转眼的工夫,姜佩与姜俪就来到姜似面前。

姜佩上下打量着姜似,笑道:“四姐今日穿得好鲜亮。”

“年轻貌美,自然该穿鲜亮些。”姜似不冷不热道。

爵位落到二房后,惯会讨好肖氏的姜佩说了一门好亲事,他们的滋润生活是吃着大房的人血馒头换来的,姜似见了这些人当然没有好心情。

姜佩闻言瞬间气红了脸。

她比姜似还小两岁,想着祖母眼睛坏了不好穿得太招摇,今日特意换了一身素色裙子去请安,姜似这么说不是明显讽刺她丑吗?

“祖母病着,四姐还有心思打扮,不知四姐的孝心在何处呢?”

“我的孝心在何处还轮不到六妹操心,倒是六妹对姐姐如此说话,你的规矩又在何处?”

“你——”姜佩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差点摔了手中提盒。

姜似转身而去。

姜佩小声啐道:“现在知道规矩了,那天怎么和母亲吵翻了呢?”

姜俪拉了拉姜佩衣角:“六妹,你少说两句吧。”

“不用你啰嗦!”姜佩白了姜俪一眼,快步往慈心堂赶去。

慈心堂中弥漫着浓郁的药味,阿福禀报道:“老夫人,四姑娘、五姑娘、六姑娘过来了。”

“让她们进来吧。”

姐妹三人鱼贯而入。

冯老夫人左眼已经不能视物,剩下的那只眼睛努力睁着,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素色衣衫的姜佩。

“出去!”冯老夫人能视物的那只眼仿佛被针刺了一下,厉声喝道。

姜佩得意瞟了姜似一眼。

她就知道姜似穿成个花蝴蝶似的要倒霉了!

似锦最新章节

似锦相关资讯

类型:校园宠婚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16394人
  (已正式出版)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只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却姜似嫁人前夕,已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自杀殉情了。。。。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