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条件

刘仙姑矜持点点头。“我们主子有什么事请仙姑帮着,这是请仙姑饮茶的。”纯儿从袖中摸出一张银票,放在刘仙姑面前。刘仙姑飞快扫了银票几眼,上面六十两的面额让她暗自不满意。请饮茶毕竟是婉转地的说法,能有六十两的定金,事成后的报酬定是不菲。刘仙姑名气确实不小,“我们主子有事请仙姑帮忙,这是请仙姑喝茶的。”阿蛮从袖中摸出一张银票,放到刘仙姑面前。。...

刘仙姑矜持点头。

“我们主子有事请仙姑帮忙,这是请仙姑喝茶的。”阿蛮从袖中摸出一张银票,放到刘仙姑面前。

刘仙姑飞快扫了银票一眼,上面五十两的面额让她暗暗满意。

请喝茶当然是委婉的说法,能有五十两的定金,事成后的报酬定然丰厚。

刘仙姑名气确实不小,但替大户人家做事的机会也不是常有的,更多的还是为普通人家驱邪作法,赚点名声。

“不知姑娘的主子遇到了什么事?”知道来者身份不简单,刘仙姑语气亲切多了。

阿蛮诧异看了刘仙姑一眼,脱口道:“仙姑看出来了啊?”

她自幼习武,个子又比寻常女子高挑,穿上男装连姑娘都说分不出来,居然被这仙姑一眼看出来了。

阿蛮心道:看来这人是有真本事的,怪不得姑娘会让她来请人。

刘仙姑能吃这口饭,察言观色的本事是少不了的,一看阿蛮神色便对她的想法了然于心,不由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她当然看到了这小姑娘耳垂上的孔洞。

“主子有什么事并没对我说,她在天香茶楼等您过去详谈。”

刘仙姑略一沉吟,答应下来。

在平头百姓面前她是神通广大、高高在上的仙姑,对那些高门大户她可不敢拿乔。

越是富贵人家能接触到的有真本事的人越多,她只是其中不上不下的一个罢了。

见刘仙姑起身,阿蛮摆手制止:“仙姑不忙现在就去,主子申初在茶楼等您。”

“好,到时候我会过去。”刘仙姑越发觉得对方是大主顾了。

她太了解那些大户人家的行事风格,遇到不寻常的事一方面请她这样的人去作法,一方面又好脸面,不欲旁人知晓。

相较起来,那些普通人对她的尊敬是实打实的,只可惜有个最大的缺点:没钱!

“那我就先告辞了。”

阿蛮走出麻姑胡同,与周围环境的格格不入让她不由加快了脚步,等到拐进一条巷子时一只手突然伸出来。

“小崽子,敢算计你爷爷!”

阿蛮灵巧一扭身,躲开了偷袭的人,看清那人模样不由杏眼圆睁:“是你!”

偷袭的人正是不久前被阿蛮用金簪刺了一下的年轻人阿飞。

阿飞显然已经摆脱了先前诡异气氛的影响,盯着阿蛮的眼神像是一条饿狼,凶狠残忍。

此时那支金簪就握在他手上,簪子尖端泛着暗红色。

那是阿飞干涸的血。

“小崽子,你刚刚不是能耐么,不是拿这玩意刺我么,现在爷爷就用这玩意刮花你这张清秀的小脸,看你——”

阿飞的尾音化成了一声惨叫。

阿蛮收回打向阿飞腹部的拳头,紧跟着两只拳头交错而出,如雨点落在阿飞小腹上。

阿飞痛苦蹲了下去。

阿蛮抬脚把阿飞踹倒,狠狠踢了十几下才停下来,甩了甩手,居高临下看着蜷缩在地上的阿飞冷笑道:“废话真多!”

“你,你……你给我等着!”

“我不等!”阿蛮抬脚又狠狠踹了几下。

“别打了,别打了……”阿飞被踢得在地上来回翻滚,终于受不住求情道。

“早这样不就得了。”阿蛮嫌弃看了阿飞一眼,绕过他若无其事往前走去。

阿飞扶着墙壁艰难爬了起来,盯着阿蛮远去的背影嘴唇微微颤抖。

他当时被诡异的情况吓住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不想让别人发现他得到了一支金簪。

那可是金子做的,他们这种人连摸都没摸过!

阿飞当时的逃跑是从切身利益出发,但这口气他咽不下,这才有了这次偷袭。

只可惜偷袭失败,自小混迹街头的阿飞骤然生出深深的恐惧。

他这次真的栽了,那小子说的话可能不是吓唬他。

阿蛮的到来对麻姑胡同这片的人来说不过是一枚石子投入了湖中,没有掀起丝毫波澜,只有一名叫阿飞的年轻人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子夜的到来。

日头开始西移,金色的阳光透过天香茶楼前高大繁茂的树冠洒在天青色彩旗上,给茶楼平添了几分闲适。

“姑娘,您就不怕那个仙姑收了咱的定金,人却不来啊?”恢复了丫鬟装扮的阿蛮目光扫量着窗外问道。

姜似笑笑:“她会来的。”

“可是她又不知道您的身份。”

“正是如此,她才会来。”

不管刘仙姑闯出了多大的名声,本质上只是个神婆而已,这样的人所图离不开一个“钱”字。

她这边越是神秘,对方就越觉得有利可图。

那五十两的银票是鱼饵,胃口大的鱼没有不上钩的道理。

“马上要到申初了,婢子出去瞧瞧。”阿蛮可做不到自家姑娘的云淡风轻,在小丫鬟看来那五十两银票可不少呢,真要打了水漂她定要去讨回来的。

姜似并未阻拦,微微颔首。

阿蛮快步向门口走去,刚拉开房门就看到刘仙姑带着一名女童立在门外。

“又见面了。”刘仙姑嘴角含笑看着阿蛮。

阿蛮竭力摆出早在意料中的表情:“主子让我来给仙姑开门。”

姑娘真是料事如神,她可不能坠了姑娘威风。

听了阿蛮的话,刘仙姑眼神果然有微妙的变化,示意女童留在门外,随阿蛮走了进去。

“姑娘,仙姑到了。”

少女端坐在临窗桌前,冲刘仙姑点头致意。

刘仙姑心中有些不满。

对方见到她来了都不起身,未免太不把她当回事了。

越是如此,她对少女的身份越发好奇,更不敢转身就走。

她只是一个会些旁门左道的神婆,要是得罪了贵人,以后就难在京城立足了。

“请坐吧。”姜似开口。

刘仙姑在姜似对面坐下来,借着喝茶悄悄打量对方。

少女的年纪与容貌让刘仙姑有些吃惊,越发猜不透少女身份与来意。

“不知姑娘有什么事需要我解决的?”各种纷乱的念头并没有让刘仙姑面上露出什么端倪。

她笃定一点,对方既然来找她就是有求于她,她无论如何都不能露怯。

这是她吃饭的本钱。

“仙姑接到东平伯府二太太的委托了吧?”姜似开门见山问道。

“我不知道姑娘说什么!”刘仙姑面色微变,起身便走。

似锦最新章节

似锦相关资讯

类型:校园宠婚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16394人
  (已正式出版)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只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却姜似嫁人前夕,已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自杀殉情了。。。。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上翘,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2021-09-18 06:22: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如的平&言片语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2021-09-18 09:58:49详情点赞(0)回复(0)
  • 貌不重&就是嫌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2021-09-20 02:55: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季三&可攀的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2021-09-18 12:36:27详情点赞(0)回复(0)
  • 崇易带&“生的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2021-09-17 05:05: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女轻声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2021-09-20 08:06:54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阿蛮&借着繁

    姜似带着阿蛮悄悄出了她的住处海棠居,借着繁花茂树的掩映穿过花园与重重门洞,来到二门处。

    2021-09-18 05:48:2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