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胡同

东城麻姑胡同但是处于一片乱糟糟的地段儿,却三教九流都有些心存敬畏的地方。那里住着一位远近闻名于世的仙姑,据传能通鬼神,连小门小户遇上难解的事都会悄悄地请去作法。一位眉目俊秀的少年很好奇上下打量着周遭一切。宽敞破旧不堪的房屋,墙角堆着的杂物,地上流满的污水,还那里住着一位远近闻名的仙姑,据说能通鬼神,连高门大户遇到难解的事都会悄悄请去作法。。...

东城麻姑胡同虽然处在一片乱糟糟的地段儿,却是三教九流都有些敬畏的地方。

那里住着一位远近闻名的仙姑,据说能通鬼神,连高门大户遇到难解的事都会悄悄请去作法。

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好奇打量着周遭一切。

低矮破旧的房屋,墙角堆满的杂物,地上横流的污水,还有时不时传来的孩子哭闹嬉笑声,这一切都让少年觉得新奇。

这份新奇是掩在谨慎之下的。

那些坐在墙根百无聊赖把视线投向少年的闲汉,让他不得不变得小心起来。

这是他从没有来过的地方,更是他从没见过的风景。

可是走到一处岔路口时,少年还是住了脚,眼中露出几分茫然。

少年驻足片刻,不得已走到路边问一名端着洗衣盆往回走的妇人:“大婶,请问麻姑胡同怎么走?”

妇人看了少年一眼,见少年有着一张干净清秀的面庞,身上穿的却再普通不过,眼神瞬间微妙起来,努努嘴道:“走那边就是了。”

少年道了谢,往妇人所指的方向走去。

妇人端着洗衣盆的手紧了紧,望着少年背影欲言又止,最终摇摇头,向自家快步走去。

少年才走出十来丈远,就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把嘴里叼着的草根往地上一吐,拦在少年面前,皮笑肉不笑道:“小兄弟这是去哪儿啊,留下来陪哥哥玩玩呗。”

少年瞬间皱了一下眉。

姑娘叮嘱她来这种地方要换上男装,不然怕惹麻烦,这人莫不是眼瞎,要她一个“臭小子”留下来玩什么?

原来这个少年正是女扮男装的阿蛮。

阿蛮个子高挑,正是十几岁的年纪,穿上男装丝毫不显突兀。

嗯,姑娘还说,若是男装打扮依然有人出来找麻烦,那么就花钱消灾。

阿蛮牢牢记着自家姑娘的叮嘱,从荷包里摸出几枚铜钱塞到年轻人手里。

年轻人一愣,随后拿起一枚铜钱吹了吹,笑道:“小兄弟还挺识趣,不过哥哥找你真的不是为了钱。”

那就是钱不够!

阿蛮又摸出一串铜钱放到年轻人手里,心中却有些遗憾。

可惜姑娘反复叮嘱了,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不然就面前这只弱鸡,她一只手就能提起来扔墙根去了。

年轻人显然没料到这衣着普通的少年居然能敲出不少钱来。

别看阿蛮给的都是铜板,要知道这里是贫民聚集之所,绝大多数人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这些铜板足够一个人吃肉馒头吃上好几天了。

年轻人视线盯在阿蛮挂在腰间的荷包上,伸手毫不客气拽了下来。

阿蛮捏了捏拳头,压下火气道:“所有的钱都给你了,我可以过去了吧?”

年轻人又呵呵笑起来:“小兄弟别急啊,哥哥真不是为了钱。”

只不过钱他也要而已。

“那你是为了什么?”眼角扫到不远处的几个闲汉虎视眈眈,阿蛮问道。

“是为了小兄弟你啊,哥哥一见了你就喜欢。”年轻男子显然因为阿蛮一直的退让而变得越发肆无忌惮。

阿蛮冷冷看着年轻人,伸出了三根手指。

“什么意思?”

“我主子说,事不过三。”阿蛮面无表情上前一步,拉近了二人的距离。

年轻人觉得有个物件刺入了体内。

那种感觉很玄妙,他能清晰感觉到血肉对那个物件的阻力,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年轻人低头,看到一支金簪刺入他的小腹,簪身大半留在外面,簪头栩栩如生的玉兰花仿佛能闻到香味。

这一刻,年轻人脑海中蓦地划过一个念头:他现在要是拔腿就跑,这支金簪就归他了吧?

可是不知为何,年轻人的腿却牢牢钉在地上,一步都没有挪动。

“不疼吧?”阿蛮语气森然,落在年轻人耳中,说不出的诡异。

年轻人脑袋翁了一声,冷汗瞬间湿透了后背。

不疼,他真的没有感觉到疼。

为什么不疼?怎么能不疼?

那留在小腹中小半截的金簪并没让年轻人觉得可怕,他这种人本就是街头混子,这点伤对他来说委实不算什么,可是明明见了血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年轻人心中发毛了。

青天白日,他莫不是撞鬼了?

这里离着麻姑胡同不远,麻姑胡同里住着的仙姑能通鬼神呢,所以偶尔遇到个鬼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不疼吧?”阿蛮平静无波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不,不疼——”年轻人舌头打了个结。

“不疼就对了,等到今夜子时就疼啦,以后每天那个时候会越来越疼哦。”阿蛮声音越来越低,如无形的丝线把年轻人的喉咙缠紧,让他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原来是个怂包嘛,真不知道姑娘用这样的人干什么。

阿蛮眼中闪过鄙夷,声音细若蚊蚋:“如果不想最终疼痛而死,记得拿着这支金簪三日后的晌午去五福茶馆二楼第二个雅间。”

年轻人直到阿蛮拐进了前边的胡同才如梦初醒。

“阿飞,你傻站着干嘛呢?”平日里经常在一起厮混的人围上来。

“没什么——”年轻人飞快推开了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的人,撒腿就跑。

不管那个奇怪的少年说的是真是假,不能让别人看到这支金簪!

“阿飞是不是有病啊?”被推开的人骂骂咧咧道。

“你们看!”其中一人指着地面语气激动。

几人低头看到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不由变了脸色。

“乖乖,阿飞这是撞上硬茬了吧?”

“早就觉得阿飞这个急脾气要惹祸,都散了吧,散了吧。”

几个人走回墙根,恢复了无所事事的模样。

阿蛮走进麻姑胡同,在一处挂着玉兔灯笼的民居前停下来。

民居已经有年头了,虽然瞧起来还算完整,木门却有着深刻的岁月痕迹。

阿蛮上前叫门,很快一个女童把门打开。

“我来找仙姑的。”

女童显然已经对此习以为常,把门一拉道:“进来吧。”

阿蛮随着女童进了屋。

屋内香烟袅袅,一名头梳道髻的中年女子盘膝而坐,双目微阖,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听到动静,女子睁开了眼睛:“所求何事?”

“你是刘仙姑吗?”阿蛮来到女子面前,气定神闲问道。

似锦最新章节

似锦相关资讯

类型:校园宠婚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16394人
  (已正式出版)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只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却姜似嫁人前夕,已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自杀殉情了。。。。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更多的&一年。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2021-09-26 01:01:38详情点赞(0)回复(0)
  • 段婚姻&过多回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2021-09-26 07:39:1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笑话哩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2021-09-26 12:46: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当务&的季三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2021-09-26 05:36:06详情点赞(0)回复(0)
  • 门游玩&偷偷来

    她嫁过去后才陆陆续续知道,那位民女机缘巧合救了出门游玩遇险的季崇易,季崇易在女子家养伤数日才被国公府找到,二人已生出情愫来,此后一直偷偷来往。

    2021-09-26 01:33: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是这

    就是这样人家的姑娘,居然与安国公府定了亲,先不谈其中机缘,这足以令许多人看高攀上安国公府的姜似不顺眼了。

    2021-09-25 04:52:34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些&都准备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2021-09-23 11:20: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已到&卧的少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2021-09-26 02:10: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