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来自二太太的颜色

阿巧眼中闪过愤怒的,把一个食盒摆到姜似面前:“姑娘您看,这是红线才从大厨房提回去的饭菜。”伯府中用膳是有旧例的,姑娘们的正餐都是四菜一汤,加上几道点心。阿巧把食盒中的饭菜逐一摆出,几道蘑菇煨鸡,几道宫保兔肉,几道素炒油菜,几道清炒木耳丝,汤伯府中用饭是有定例的,姑娘们的正餐都是四菜一汤,外加一道点心。。...

阿巧眼中闪过愤怒,把一个食盒摆到姜似面前:“姑娘您看,这是红线才从大厨房提回来的饭菜。”

伯府中用饭是有定例的,姑娘们的正餐都是四菜一汤,外加一道点心。

阿巧把食盒中的饭菜一一摆出来,一道蘑菇煨鸡,一道宫保兔肉,一道清炒油菜,一道凉拌木耳丝,汤是三鲜羹,点心是如意卷。

“这是什么呀,蘑菇煨鸡里怎么只有两个鸡头?”阿蛮一看就怒了,指着那道蘑菇煨鸡脸色发黑。

姜似净过手,拿起筷子顿了一下,夹起如意卷慢慢吃起来,四菜一汤由始至终未碰一下。

“姑娘,这道蘑菇煨鸡虽然无法下筷子,但其他三道菜瞧着还不错,您多少用一点吧。”阿巧劝道。

“三鲜羹过咸,宫保兔肉太甜,清炒油菜还未断生,至于凉拌木耳……”姜似用筷子挑了挑切得均匀的木耳丝,淡淡道,“加多了芥末,恐怕吃一口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姑娘,您怎么知道……”阿巧怔怔看着卖相上佳的饭菜问道。

阿蛮是个急性子,立刻拿起筷子一一尝试,吃到凉拌木耳丝时忙吐了出来,泪眼汪汪道:“还真如姑娘说的那样,今日厨房莫非换厨娘了?”

姜似把筷子放下,笑道:“不是换了厨娘,而是咱们海棠居被厨娘特殊关照了。”

“姑娘的意思是他们故意的?”

姜似笑了笑。

她才得罪了姜倩,饭菜就有了花样,这种手段还真是无趣。

“岂有此理,婢子找厨娘算账去!”阿蛮怒气冲冲往外走。

阿巧一把拉住她:“你别冲动,厨娘恐怕没有这个胆量。”

她说着,担忧看了姜似一眼:“姑娘,是不是二姑娘回来,二太太听了什么闲言碎语——”

姜似赞许点头:“我们阿巧真聪明。”

阿巧瞬间红了眼圈:“姑娘,都这个时候了您怎么还开玩笑!二太太管家这么多年,满府下人都要讨好那边,要是她有意为难您,您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阿蛮已是火冒三丈:“婢子告诉大老爷去,大老爷最疼姑娘了,知道了定然会替姑娘出气的!那些黑了心的,如果大太太还在哪里轮到二太太管家,现在他们却欺负咱们姑娘没了娘——”

阿巧猛然拉了阿蛮一把:“阿蛮,你少说两句吧。”

“好了,这么点子事也值当你们说这么多。”姜似笑眯眯的,语气中没有一丝火气。

“姑娘,难道咱们就这么忍了?”阿蛮狠狠跺脚,“我爹曾说过的,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咱们忍一次以后就要一直忍,忍成孙子也没人心疼。”

姜似噗嗤一笑:“姜叔话糙理不糙。”

见姜似一副不往心里去的模样,阿蛮左右看看,忽然压低了声音:“不如让婢子用麻袋把厨娘套上打一顿得了,婢子保证不让人抓到小辫子。”

阿蛮的父亲是姜安诚的伴当,有一身好武艺,阿蛮自小就随着父亲学拳脚,以她现在的身手打两三个寻常男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治标不治本。”姜似拍了拍阿蛮的手臂,笑道,“阿巧,你把这些没动筷子的菜收进食盒里先不要丢。阿蛮,有些东西需要你下午出去买,我等会儿写个单子给你。”

阿蛮还待再说,被阿巧拉了出去。

立在廊檐下,阿蛮恼道:“难不成就这么算了?”

阿巧往门口看了一眼,低声道:“急什么,姑娘心里定然有数。”

阿蛮一怔。

她还记得那一天,闷闷不乐多日的姑娘眼中忽然有了神采,语气坚决对她说:“我要退亲,阿蛮助我。”

她忙不迭点头,却心中惴惴。可是现在姑娘真的顺利退了亲,还没让安国公府有好果子吃。

“你说得对,姑娘一定有办法的。”阿蛮终于露出个笑容。

姜似去了书房,提笔写下一张清单。

只要买齐了清单上的东西,她就可以按着那些方子配药了,那些“药”才是她今后安身立命的根本,至于二太太那点小伎俩别说往心里去,就是动一下眉梢她都嫌浪费时间。

当然,嫌浪费时间是一回事,让人欺到头上来她可没有忍气吞声的打算。

姜似一整个下午都在摆弄采回来的那些白角草,不知不觉从窗棂投进来的光线就变成了柔和的橘红色。

阿巧从大厨房提了晚饭来,照例是四菜一汤一道点心,这一次不用尝味道,就连卖相都不那么好看了,其中一道藕圆子大半都是炸焦的,姜似鼻子灵,闻起来就是浓浓的糊味。

“那些杀千刀的,等明日是不是准备给姑娘吃残羹剩饭了!”阿蛮恨不得把饭桌掀了,气得来回打转。

“把这些装进食盒里,连中午的也带上,随我去慈心堂给老夫人请安。”姜似不想第二日还虐待自己的胃,自然要速战速决。

冯老夫人很享受子孙给她请安的感觉,但毕竟上了年纪,应付一日两次的请安多少有些精神不济,便把晚上的请安给免了。

此时听丫鬟来报四姑娘前来请安,冯老夫人原不打算见,却鬼使神差想到姜似与她做了同一个梦,又点头让人进来。

“孙女给祖母请安,不知祖母晚饭用的可好?”姜似规规矩矩行礼,仪态上挑不出一丝差错来。

“到了我这个年纪,饭菜再好也没了胃口,不像你们少年人了。”冯老夫人叹了口气,抬手轻揉着左眼。

不知为何,见到姜似她就又想到了那个梦,一想到那个梦,左眼似乎就痛起来。

“借着请安的机会,孙女有件事想与祖母商量。”

“什么事不能明早说么?”

姜似笑笑:“孙女等不得明早了。”

“哦?”冯老夫人眼睛一眯,认真起来。

“孙女记得母亲去后,留下的嫁妆大姐出阁时带走了一半吧?”

冯老夫人眼神如刀盯着姜似。

大房三个子女,按着她的意思,苏氏的嫁妆分给姜湛一半,另一半由两个孙女平分。可长子却不同意,非要说好男儿拿母亲的嫁妆没出息,执意把嫁妆平分给两个女儿。

为此,她很是生了几日闷气。

四丫头好好的提这个是什么意思?

“孙女已经成年了,想要学着打理自己的嫁妆。”姜似无视冯老夫人锋锐的目光,理直气壮道。

似锦最新章节

似锦相关资讯

类型:校园宠婚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16394人
  (已正式出版)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只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却姜似嫁人前夕,已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自杀殉情了。。。。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酒醒了&知怎么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2021-09-29 03:35: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何况他&。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2021-09-27 02:46: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两套&则伺候

    不多时阿巧捧来两套衣裳,其中一套给了阿蛮,另一套则伺候姜似穿上。

    2021-09-29 06:19:55详情点赞(0)回复(0)
  • 而她满&意外身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2021-09-29 04:12:51详情点赞(0)回复(0)
  • ,便听&子闲言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2021-09-27 01:39:24详情点赞(0)回复(0)
  • 此只得&去路。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2021-09-26 11:45: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要出&—”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2021-09-26 03:50:09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话哩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2021-09-28 09:26: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