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赏罚

冯老夫人心底吃了一惊,放佛不认识了般盯着姜似直瞧。姜似神色坦荡,任凭姜老夫人上下打量。前一世她但是没活到三十岁,但是遭受的那些不幸比是寻常女子一辈子经历的还多,毕竟不惧别人上下打量。姜安诚神色伸展:“那就似儿这么说,那为父就作主了,退亲!”一声“退亲”姜似神色坦然,任由姜老夫人打量。。...

冯老夫人心底吃了一惊,仿佛不认识般盯着姜似直瞧。

姜似神色坦然,任由姜老夫人打量。

前一世她虽然没活过二十岁,可是遭遇的那些不幸比寻常女子一辈子经历的还多,当然不惧别人打量。

姜安诚神色舒展:“既然似儿这么说,那为父就做主了,退亲!”

一声“退亲”说得中气十足,姜似心头攸地一松。

“不行!”冯老夫人声色俱厉喊道。

本来指望孙女拿捏住长子,谁知姜似的反常让冯老夫人的打算落了空,于是毫不犹豫撕开了温情的面纱,声音冷硬如刀:“我绝不同意退亲!”

“母亲!”

“你不要说了!你可知道能与安国公府定亲有多少人羡慕?别说大丫头、二丫头在婆家被高看一眼,这一年来上门给三丫头提亲的门第都比以前强了不少。说白了,还不是瞧中了能与安国公府沾亲。老大,你就算不为四丫头着想,也要为咱们伯府考虑一下!”

“母亲,您的意思是为了伯府,就可以牺牲似儿的终身幸福了?”姜安诚反问。

“混账,这样诛心的话你也说!”冯老夫人身子一晃,扶着额头往后倒去,身边的大丫鬟阿福手疾眼快扶住她。

“母亲,您没事吧?”姜安诚虽不满冯老夫人的做法,可看到她这样还是紧张起来。

冯老夫人冷冷瞪着姜安诚:“你这个不孝子,竟认为我为了伯府不顾四丫头的死活!难道她不是我孙女?四丫头嫁去安国公府明明对她与伯府都是极好的事,你却为了一时意气要退亲!”

“我不是因为意气——”

“住嘴!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但似儿自幼没了母亲,难道我这当祖母的还做不得主?今天我就把话说明白了,安国公府理亏在先,你大可以为了似儿提些要求,但是退亲我不答应!”

冯老夫人一番话说得姜安诚心都是凉的,正要再劝,冯老夫人身边另一位大丫鬟阿喜匆匆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老夫人,不好了,二公子,二公子他——”

“那孽障又惹了什么祸?”这个节骨眼上,姜安诚一听人提起姜湛头都大了,若是姜湛就站在他面前恨不得踢死拉倒。

阿喜面色发白:“二公子把停在咱们府门外的安国公府的马车给砸了!”

“什么?”冯老夫人头也不晕了,腾地站了起来。

姜安诚的怒火一下子烟消云散。

嗯,干得漂亮,混账儿子偶尔还是干点人事的。

“管事是吃闲饭的吗?还不赶紧阻止他!”

“老夫人,阻不住啊,二公子往咱们这边来了,管事不好带着人追——”

“来这里?”冯老夫人眼中闪过迷惑。

莫非那混账是来负荆请罪的?

冯老夫人很快发现自己想多了,又一名丫鬟奔进来禀报:“老夫人,二公子正往花厅里闯呢,婢子们快拦不住了!”

冯老夫人眼前阵阵发黑,这下子是真想晕了。

“跟我过去!”冯老夫人剜了姜安诚一眼,匆匆往花厅赶去。

“二公子,您不能进去啊,里面有贵客呢。”

姜湛一蹦三尺高:“我呸,什么贵客?侮辱我妹妹的人家算哪门子贵客?给我让开!”

姜湛一脚踹飞拦在他身前的丫鬟,半点没有怜香惜玉的觉悟。

安国公世子夫人郭氏已经惊呆了。

“你是安国公府的人?”

郭氏不由站了起来,若不是见冲过来的少年实在好看,怎么也和土匪沾不上边,早就拔腿飞奔了。

“我乃安国公世子夫人,你是何人?怎能如此无礼?”郭氏试图与美少年讲道理。

姜湛一听还是个重量级的,而且是在自己家里逮到的,不揍白不揍啊,抡起脚边小几就砸了过去。

郭氏尖叫一声,白眼一翻就要昏过去。

门口丫鬟喊了一声:“世子夫人,您不能昏啊,我们二公子闹起来拦不住的——”

郭氏一听打了个激灵,当下头也不昏了,腿也不打颤了,抬脚就跑。

小几砸在桌角上,发出一声巨响,桌角立刻断了一截。

姜湛拎着小几追了上去:“站住,欺负了我妹妹还想跑?”

“小畜生,你做什么?”冯老夫人匆匆赶来,见到姜湛追在郭氏后面跑的情景气得眩晕。

郭氏缓了口气。

总算等到东平伯老夫人来了。

轻柔的少女声音传来:“世子夫人,您还是赶紧回府吧,二公子疯起来老夫人也管不了,就算过后挨罚,当时造成的伤害也无法挽回呀。”

郭氏一听是这个理,连提醒她的少女长什么样子都没顾上看,在丫鬟的护持下提着裙摆往外逃去。

姜似望着郭氏飞奔的背影弯了弯唇角。

姜湛对冯老夫人的呵斥充耳不闻,锲而不舍追上去。

“老大,还不拦住你那个孽子!”

“母亲千万不要动气,儿子这就去把那混账拦住。”姜安诚慢条斯理安慰道。

“那你可去啊!”冯老夫人跺脚。

姜安诚这才往外走去。

姜湛一直追到府门外,把小几往门前狠狠一砸,小几登时四分五裂。

“以后安国公府的人再登伯府的门,就是这个下场!”

早在姜湛砸车时外头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时人最爱八卦,早就把缘由打探出来了,此时一瞧不由议论纷纷。

“看来两家闹翻了啊。”

“啧啧,能不翻脸嘛,安国公府的公子快成亲了却和别的女子殉情,把未婚妻置于何地啊。”

“就是,但凡有气性的人家这门亲事就不能结了。牛婶儿,我说怎么样,两家亲事要黄吧,您刚还非说男方是国公府,黄不了呢。”

……

赶来的姜安诚听到这些议论,强摆出一副冷脸,对姜湛喝道:“别胡闹了,还不快回去领罚!”

眼看着东平伯府的大门缓缓关上,郭氏只觉脸都丢尽了,恨不得插翅飞回国公府,偏偏马车又被砸了,还要等着车夫雇车。

众目睽睽之下,郭氏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姜湛一回到院中便扑通跪了下来,脸上却是满不在乎的神情:“父亲要打要罚,随便好了。”

“请家法,必须请家法!”冯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

这番热闹早已惊动了各院的人。

姜似越众而出:“祖母,孙女觉得二哥不但不该罚,还当奖。”

似锦最新章节

似锦相关资讯

类型:校园宠婚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16394人
  (已正式出版)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只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却姜似嫁人前夕,已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自杀殉情了。。。。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短短半&了一圈

    “姑娘,您还替他说话呀!”瞧着短短半个月瘦了一圈的姑娘,阿蛮一阵心疼与不服气。

    2021-09-21 08:53:05详情点赞(0)回复(0)
  • 自嘲一&“生的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2021-09-20 03:58: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是&而已。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2021-09-21 05:54: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咬牙&在却变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2021-09-22 05:00: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姑娘打

    阿蛮见了姜似的样子,心头便升腾起一股怒火,为自家姑娘打抱起不平来。

    2021-09-20 06:46:4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与阿蛮

    此时这双极美的眸子与阿蛮的对上,露出浅淡笑意来:“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干什么?”

    2021-09-22 08:57: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府的三&性,这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2021-09-20 07:00: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