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验尸无果,求救高人

霍甯一身冷汗的从义庄中走了出。天色已晚,义庄内阴风阵阵,他片刻也不想在此久待。为了确保宋柔的尸身不腐败现象的太快,破旧的义庄内放满了冰块,饶是如此,几日过去的,车辆停放宋柔的偏堂里也恶臭满盈……“呼……啊受忍不住,太反胃了!”霍甯拍了拍衣袖上不不存在天色已晚,义庄内阴风阵阵,他片刻也不想在此久待。。...

霍甯一身冷汗的从义庄中走了出来。

天色已晚,义庄内阴风阵阵,他片刻也不想在此久待。

为了保证宋柔的尸身不腐败的太快,简陋的义庄内放满了冰块,饶是如此,几日过去,停放宋柔的偏堂里也腐臭满盈……

“呼……真是受不住,太恶心了!”

霍甯拍了拍衣袖上不存在的尘埃,仿佛想把尸臭从自己身上拍下去。

他的小厮飞泉和南风一个手拿香丸,一个手拿折扇,一个醺一个扇,俱是满眸的心疼。

飞泉和南风皆是上古名琴,霍甯喜好风雅,好弄琴瑟,身边侍从皆以琴名命名,另有两个贴身丫头,一名独幽,一名绿绮。

“公子真是太辛劳了,还专门又跑过来一趟,若是夫人知道,必定要心疼死了,公子,咱们且快回府吧,让绿绮服侍公子沐浴,再喝一碗独幽熬的祛晦汤。”

飞泉语声切切,心疼霍甯是真,他自己害怕也是真。

他已经尽量不往那尸体身上看,可就是眼风扫到了几眼便快要把他的魂魄吓出来,这地方,他真是一刻也不愿待了,也不知他家公子怎么了,忽然就要来管老爷的案子。

霍甯轻咳两声,一把挥开飞泉手上的香丸,“拿远些!这东西是春香楼里的姐儿用的,你拿来醺我做什么?!”

飞泉苦笑连连,“公子啊,您身上的味儿,只有这东西能盖得下去,这味道虽然妖艳了些,可至少比您身上的味儿强啊!”

霍甯本就被尸臭熏的头晕眼花,此刻再闻到这浓艳刺鼻的香粉味儿,立时搅得胃里一阵阵的反酸,他瞪了飞泉一眼,“你家公子是顶天立地的男人,用这东西做什么?!滚!”

说着往前走了几步,却不离开,反而张望着远处的长街。

飞泉悻悻的把那香粉丸收了起来,一旁南风也随步上来跟着霍甯张望,“公子在等什么?眼看着天黑了,咱们不回府?”

霍甯冷哼一声,“我要等人!”

南风和飞泉对视一眼,南风微讶道,“公子要等谁?”

“我要等徐河,我和他说好了,今次他要过来再验一次尸。”

南风和飞泉满眸的惊颤,飞泉话都说不利索了,“公子啊,您……您要跟着徐仵作验尸?公子,老爷知道这件事吗?夫人知道吗?”

霍甯下颌一扬,“母亲不需要知道男人在外面的公事,父亲那里……等我得了结果再告知与他便可。”说着转眸瞪眼,“你们两个,把嘴巴给我闭紧些!”

飞泉和南风嘴巴一瘪,哭丧着脸应了声。

话音落定,长街尽头一个细瘦的人影小跑着出现了。

徐河身量中等,人极瘦,他细竹竿一般的身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器物箱子,整个人跑的拖拖踏踏十分费力,霍甯看着徐河,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自从半年前知府府衙的老仵作病死之后,便来了这个新仵作顶替,这新仵作从前是在锦州底下的某个小县衙里当差的,听闻没办过几件差事,何况看他那背个箱子跑个步都费力的样子,多半是靠不住的。

霍甯叹了口气,然而也没别的法子了,仵作是贱役,且是个靠手艺和经验吃饭的活计,这徐河这么年轻,又没办过几件案子,想想也知道功力如何了。

若是那老仵作没病死就好了。

霍甯兀自感叹着,这边厢徐河已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

“公子,小人、小人来了……”

霍甯有些不耐的扫了他一眼,下颌微扬道,“怎么来的这么晚?!”

徐河弯着腰讨好笑道,“小人下午整理了府衙的旧公文,这才耽误了时间,公子,现在就开始验尸吗?”

霍甯呼出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昏暗的义庄,委实不想进去了。

“你进去验,我在这里等。”

徐河闻言唇角一颤,这会儿已经天色将黑了,里面虽然可以点亮灯火,可若他一个人在里面怎么也有点害怕,这么想着,徐河脑海中却划过了一道身影,那身影比他还纤弱,可站在开膛破肚的尸体跟前,却是那般的从容镇定。

徐河胸膛一挺,“好,请公子稍后……”

说完,人便朝着昏暗的正堂走了进去。

霍甯眉头一抬,“有意思,看着畏畏缩缩瘦瘦弱弱的,胆子倒是不小。”

飞泉叹了口气,“公子,人家是仵作,仵作本就是做这一行的,他们见死人见的太多了,眼下看着那白花花的尸体只怕和看着一块猪肉一般,怎会害怕……”

霍甯抬脚便朝飞泉踢了过去,“浑说什么,一墙之隔,你竟比作猪肉……当心晚上来找你。”话音落定,霍甯咬着牙将胃里泛起的酸气压了下去。

飞泉被霍甯的话吓了一跳,一把捂住嘴朝内堂的方向连连鞠躬,“小人错了小认错了,不该胡言乱语,莫要找我莫要找我……”

霍甯不理飞泉,只看着南风,“你去看看,他在做什么?”

南风满是不情愿,可是霍甯的眼风刀子一眼扫过来,只得进去一趟。

南风去得快,回来的更快,一出门便是大口大口的喘气,而后才道,“在点中药,眼下里面的臭味淡了不少,我瞧着徐仵作器物齐全,有模有样的,公子,有希望!”

霍甯颔首,“这还差不多,总算衙门没白养他!”

南风拿着扇子不停的善,三人站在义庄门口,神情各异的看着天边最后一点亮光暗了下去,小半个时辰之后,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飞泉和南风一惊,赶忙回头去看,只见徐河挎着箱子,脸色微白的走了出来。

霍甯忙道,“如何?可有查出新的线索?”

初秋的凉夜,徐河摸了一把额上的冷汗,苦着脸道,“公子,基本上还是……嗯,还是先前的那些……死亡时间是在五天之前,死因是……”

“够了够了!”霍甯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你的验状我已经看了不下百十次!可那上面说的,是一个外人都能知道的,宋小姐脑袋都没了,死因自然是这个,死的时间,自然也是她到锦州城的那一日,你说你一个术业有专攻的仵作,就不能找出一点对案情有用的?”

霍甯十分不耐烦,已经好多天了,他第一次如此专注在一件大事公事上,可钻研多日没有结果,这让他无比的挫败焦躁!

徐河面生惭愧之色,仍然不疾不徐道,“是小人学艺不精,公子莫要气恼……”

霍甯本就烦躁,看着他这样子更是气郁至极!

“案发已经五天了,除了这些所有人都知道的,府衙竟然没找出一点别人不知道的信息,这宋小姐的脑袋总要找到的,要是国公府的人来了问责知府大人,第一个重罚的就是你,做为一个仵作,你一点做为都没有,真不知道要你何用……”

霍甯气急败坏,颇有些朝徐河撒气的架势,可徐河一边听着一边惭愧谦卑的点头,反让霍甯生出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就在他满心懊恼骂人都懒得骂的时候,徐河忽然抬起了头来,“公子,要破此案,只怕要请一位高人来帮忙——”

霍甯一愣,“什么高人?”

徐河眼神闪了闪,低下头来,岳琼和霍怀信都交代过,不得透露秦莞验尸之事,可面对霍甯,为了破案他还是提了出来,然而这话是不能说透的,能不能请、请不请得到,都由不得他做主,可若不试试,只怕这案子十天半月也没进展了。

深吸口气,徐河谨慎的道,“锦州城里有一位会验尸的高人,知府大人知道此人,公子急于破案,不如去问问知府大人。”

霍甯闻言眼神立刻大亮,徐河是仵作这行的,自然最有可能知道一些隐退的老仵作的消息,他皱眉冷哼,“你怎么不早说?!”

话音落定,立刻带着两个小厮大步走上了长街。

徐河站在冷风阴森的义庄门口呼出口气。

秦府九小姐为了霍甯跳河的流言,他在出入知府后宅的时候有几分耳闻,如果这位心高气傲的大公子知道这位高人便就秦府九姑娘,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

权宠之仵作医妃相关资讯

权宠之仵作医妃

作者:步月浅妆
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7867人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 ,声音&何况她

    男人手上狠辣,声音却平静,“秦家留着她也是废物,何况她看到了我们,不能留。”

    2022-08-17 02:50: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感受到&要抓住

    秦莞怕的牙齿打颤,感受到身后人的杀意,她一边拼命蹬脚一边双手挥舞想要抓住什么,然而地上只有纷乱的枯枝败叶。

    2022-08-18 05:40: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尽力气&奔,她

    黑亮的眸子积满泪水,秦莞提着裙裾,用尽力气朝竹林出口狂奔,她冷汗淋漓步履如飞,可怎么也没想到一截枯枝出现在她脚下。

    2022-08-17 04:09: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几乎&抓住了

    膝盖的钝痛让她眼泪夺眶而出,可她不敢耽误,咬牙就往起爬,眼看着就要爬起,忽然,一道人影从她背后罩了下来,几乎同时,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2022-08-17 03:50:30详情点赞(0)回复(0)
  • 乱,如&,然而

    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2022-08-20 06:29: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越来&无动于

    秦莞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说不出话,却做出了口型,男人知道她在求饶,可男人只无动于衷的看着秦莞,手上力道越来越大。

    2022-08-19 02:16: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