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九妹妹在外面遇见五妹妹了?

“九妹妹来啦——”一进屋,秦莞便迎上了一副笑脸的秦隶。清影院正堂摆着两只大箱子,箱子里皆是上品的绫罗绸缎,桌案上则摆着个一尺见方的黑檀木长盒,里面是几套翡翠白玉的首饰,秦隶百无聊的奈的手把玩着一只白玉腰坠儿,秦湘身后带着晚晴和晚荷正挑选出,看见临风院正堂摆着两只大箱子,箱子里皆是上品的绫罗绸缎,桌案上则摆着个一尺见方的黑檀木长盒,里面是几套翡翠白玉的首饰,秦隶百无聊奈的把玩着一只白玉腰坠儿,秦湘身后带着晚晴和晚荷正在挑选,见到秦莞进来,秦湘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九妹妹来啦——”

一进门,秦莞便迎上了一副笑脸的秦隶。

临风院正堂摆着两只大箱子,箱子里皆是上品的绫罗绸缎,桌案上则摆着个一尺见方的黑檀木长盒,里面是几套翡翠白玉的首饰,秦隶百无聊奈的把玩着一只白玉腰坠儿,秦湘身后带着晚晴和晚荷正在挑选,见到秦莞进来,秦湘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秦湘速度极快的点了几样,又看向身后的晚晴,“你家小姐出不来,你就仔细的按照她的喜好挑些,她如今一个人在院子里多是苦闷,你尽管拿好的多挑几样。”

这话显然是和秦莞说的,茯苓跟在秦莞身后,眉头已皱了起来。

她并非惦记着礼物,委实是秦霜当日口出狂言是她自己的错,可眼下秦湘却都怨怪在了自家小姐的身上,她心底实在憋屈。

秦莞面上却半点不显,对秦隶点了点头吩咐茯苓,“等五小姐挑完了,你随便拿两样便是,我进去看看大嫂好些了没有。”

秦湘闻言眉头一拧,她的话故意说给秦莞听得,可秦莞却是半点不接招,还这幅满不在乎的样子,她从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哪能见到这么多的宝贝,装的可真像!

秦莞抬步进内室,一旁秦隶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只到她转过了门帘才将那视线阻隔在后,秦莞被刘春盯着的不适还萦绕在心头,秦隶的目光更让她有些恼怒,这两个人皆是她要怀疑的对象,偏生她还不能发作露出破绽。

呼出口气,秦莞刚走到内室门口床榻上的姚心兰便远远看了过来。

“九妹妹快过来——”

秦莞脚步加快了些,几步走到床边,姚心兰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姚心兰面色见了两分血色,气息也强劲了些,墨书心知二人要说贴己的话,退到了内室门口守着。

“九妹妹在外面遇见五妹妹了?”

秦莞点头,面上浮着薄笑,“遇见了。”

“五妹妹就是那个性子,她虽然是家中嫡女,可……总之,你不要与她计较,她和六妹妹都一样,性子跋扈了些,却非奸恶之人。”

姚心兰细声细气的劝着,秦莞心底却有些唏嘘。

世上大奸大恶之人到底不多,而许多悲剧都出自这些小恶之人,秦莞并不觉得同这些人不需要计较,大恶严惩自是应当,可小恶也不该纵容姑息。

“五姐和六姐的性子自然并非大恶,不过往后她们总不会一辈子在秦府生活,等离开秦府,可不会有人像大嫂这般宽容。”

姚心兰大抵想到了自己,眼眶微红的呼出口气,“是啊,在自己家里怎么样父母也不会真心责怪,可嫁了人却不一样了,九妹妹是明理之人。”

秦莞见她又红了眼叹了口气,“大嫂不要想那么许多,我给大嫂的药丸大嫂每日按时服下,等身子好起来心里也不会那般乱了,这两日切忌多思。”

姚心兰点头,不由抓住秦莞的手,“我知道的,九妹妹放心,幸好这府里还有九妹妹陪我说说话,我也想早点好起来,别的不为,只为了我肚里的孩子。”

女子虽弱,为母则强,看着姚心兰神态坚毅起来,秦莞也颇为动容,她虽未做过母亲,可当年母亲虽父亲任上辗转也颇为辛劳,后来更是对她用尽了心血教导宠爱,她本以为她定能承欢父母膝下,可没想到一场变故让一切都成了泡影。

而九小姐的父母更是七年前就双双亡故。

“这样想就对了,为了孩子大嫂也要打起精神让自己好起来。”

姚心兰点点头,随即眸光几闪,看了一眼内室门口而后低声道,“九妹妹,午间的药我也没喝,看,都倒到那边的花盆里了……”

秦莞随着姚心兰的目光看去,果然见远处的窗台上摆着三盆兰草。

秦莞深吸口气,“大嫂可找出什么证据了?”

姚心兰眼底一暗,摇了摇头,“哪有那样容易呢,眼下我只能先自保了,幸好九妹妹会医,能时时过来看顾着我,否则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秦莞垂眸,秦府的水比她想象的深。

姚心兰表面上看着的确孤弱可怜,她自己嫁入秦府,却被秦府人谋害,自己的夫君和关怀她的老夫人本来是她的倚靠,可她不知为何不信他们了,于是,只好依仗自己这个同样是“外人”的九妹妹,恰好,她看起来心地善良且医术高明。

然而真的这样简单吗?

秦莞只觉得自己走到了一条满是迷雾的分岔路口,一条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条,则是听从姚心兰的话帮她一把,去查去留意。

略一犹豫,秦莞抬眸道,“大嫂为何不告诉大哥?大哥和大嫂情谊深厚,大哥知道有人要谋害他的孩儿,自然会去查的,大嫂距离临盆还有三月,这三个月间,那人如果继续朝着大嫂下手如何是好?那人在暗处,大嫂几乎防不胜防。”

姚心兰眼底生出一丝凄楚来,“九妹妹……我……我其实和琛哥说过一次,可琛哥他不信我,我……有些寒心,又想着,秦府这些人,都是他的亲人,是血浓于水的,我虽然是她的妻子,可是我……到底是外人,说起来夫人和老夫人都是极关怀我的,琛哥也事无巨细都怜惜我,我也分不清到底是谁害我,我……”

姚心兰低头,泪盈于睫,“我爱他,自不想让他为难。”

秦莞眉头紧拧起来,姚心兰满脸的情真意切,可她和秦琛是夫妻,出了这样大的事秦琛却无作为,要他又有何用?

秦莞心底有些憋闷,看着姚心兰脆弱哭泣的样子又不知如何劝,只好先将话头压了下来,抿了抿唇,秦莞松快道,“那就依大嫂的。”

姚心兰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又轻咳了两声,如此更显得她病弱可怜,秦莞心底沉沉的,一时只握着姚心兰的手没有说话,屋子里便安静下来。

秦莞没有再劝,姚心兰反倒是沉静下来,她缓缓抹着泪痕,人遥遥看向远处的窗台,神情从凄楚委屈渐渐变作了愣神,没几瞬,她擦泪的手也放了下来,整个人目光呆滞的坐着,好似一具全无生气的木偶……

秦莞有些担忧,她这模样颇有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若是如此,对她病体可是大大的不利,秦莞忙捏了捏她的手,“大嫂?”

姚心兰缓缓转眸,一片混沌的眸子逐渐清明起来,她唇角微扬,面上露出几分天真却憔悴的笑意,问她,“九妹妹在外面遇见五妹妹了?”

姚心兰语声温柔和煦,可秦莞看着她精致的笑脸,只觉一股子凉意爬上了背脊。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

权宠之仵作医妃相关资讯

权宠之仵作医妃

作者:步月浅妆
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7867人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 ,又一&!救—

    秦莞的惊叫被风声掩盖,等脚腕被松开时,男人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又一道猛力,一把将她掀了过来,秦莞拼命叫起来,“救命!救——”

    2022-08-18 02:17:54详情点赞(0)回复(0)
  • 男人只&无动于

    秦莞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说不出话,却做出了口型,男人知道她在求饶,可男人只无动于衷的看着秦莞,手上力道越来越大。

    2022-08-21 07:0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边双手&上只有

    秦莞怕的牙齿打颤,感受到身后人的杀意,她一边拼命蹬脚一边双手挥舞想要抓住什么,然而地上只有纷乱的枯枝败叶。

    2022-08-19 04:02:5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秦莞&底的凶

    男人用了狠劲儿,扼的秦莞眼前一黑,她发狠的抓向男人,却只看到男人眼底的凶光,

    2022-08-20 08:35:1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道人&一双手

    膝盖的钝痛让她眼泪夺眶而出,可她不敢耽误,咬牙就往起爬,眼看着就要爬起,忽然,一道人影从她背后罩了下来,几乎同时,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2022-08-21 02:38:5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