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非议之源,秦府来人

霍甯失魂落魄的走到了前院,一抬起头,霍怀信面色暗沉的望着满院子的侯府男仆,眉头拧成了川字。霍甯突然间一个伶俐醒过神来,他被秦莞气的七窍生烟,竟忘了说他是来断案的了,她说他仅有个知府公子的身份,其他一文不值,可他要让她明白,她没看错了!他霍甯而已不霍甯忽然一个机灵醒过神来,他被秦莞气的七窍生烟,竟忘记说他是来查案的了,她说他只有个知府公子的身份,其他一文不值,可他要让她知道,她看错了!他霍甯只是不想去做,但凡他想做的,必定能做到做好!。...

霍甯失魂落魄的走到了前院,一抬头,霍怀信面色暗沉的看着满院子的侯府男仆,眉头拧成了川字。

霍甯忽然一个机灵醒过神来,他被秦莞气的七窍生烟,竟忘记说他是来查案的了,她说他只有个知府公子的身份,其他一文不值,可他要让她知道,她看错了!他霍甯只是不想去做,但凡他想做的,必定能做到做好!

“父亲,如何了?”

霍怀信回头看了霍甯一眼,“你去哪儿了?”

霍甯眼神一闪,“儿子有些怀疑梅园周围会不会留下罪证,便又去查看了一番。”

霍怀信信了,眼底露出满意的神色,然而摇了摇头道,“不曾查问出来,侯府的下人但凡六尺高左右的,昨夜都有证人,且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是左撇子。”

霍甯的唇角狠狠的抿了起来,怎么会查不出来呢?

不是宋氏护从,也不是侯府的护卫,那还能是谁?

“每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人,也没有人是左撇子。”霍甯苦思冥想,“会不会是不在场的证明是假的,而若有人两只手都可用,平日里却只用右手而瞒过了其他人呢?”

霍怀信扬眉,“左撇子本就极少,两只手都能用的人……”说着眼底微亮,“不过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看到霍甯越来越像样,霍怀信欣慰的拍拍他肩膀,转而又皱眉,“不过推测是这般推测,这些人言辞十分谨慎,寻不出漏洞来,总不能一直抓着他们反复不停的问。”

霍甯也知霍怀信所言十分有理,一颗心也沉了下来,正发愁之时,霍怀信忽然喃喃自语的道,“是不是应该请她来帮忙呢……”

霍甯没听清,“父亲说什么?”

霍怀信被问的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霍甯神色却一下子复杂起来,元氏去了秦府,听闻九姑娘住的院子都换了,可秦府老夫人还是不愿多提九姑娘,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那个……”霍怀信犹豫着,“你这几日没去秦府?”

霍甯眉头一皱,去秦府?去秦府做什么?!想到秦莞对自己的连番嘲讽,霍甯脸上又是一片火辣辣的,他转过头去,语气颇有些恼怒,“自是不去的,别说秦府,便是李府赵府儿子都不去了,儿子现在只想为父亲分忧破了这案子,别的交朋结友都是小事。”

不破了此案,他发誓再也不去秦府!

霍怀信听霍甯此言心潮澎湃,再没什么比霍甯懂事进取更让他高兴的!

可如此一来,反倒是不好再提九姑娘……

霍怀信犹豫几瞬,想着眼下不是决定霍甯婚事的时候,便先按下了这念头不提,“你有这等上进的心思最好不过,结交朋友虽是必要,可到底都是虚的,没点真才实学,将来怎好为你谋出路?”

一听这话,霍甯心头又被针扎了一下。

难道他真如秦莞所言只有知府公子的身份和这一身皮囊?

霍甯心里正水深火热,忽然一道身影闪进了前院,白枫疾步入前院正屋,也不知说了什么,片刻之后,江氏一脸怒容的走了出去。

霍甯瞧着,低声道,“府中又出事了?”

霍怀信看见,摇了摇头,“夫人所为必定是内宅之事,我们不好过问,刚才那白衫少年乃是睿亲王世子殿下身边的亲卫,只怕是世子殿下的事。”

霍甯点点头,将此揭过不再提。

江氏还未出前院,命令却已下了下去,等到西偏院的时候,四个仆妇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捆了过来,一见江氏,几人忙跪爬在地求饶起来。

江氏一拂衣袖,素来宽和的面上生出凛人的冷意来,“是谁嚼舌的?”

“夫人,是奴婢,是奴婢该死,请夫人恕罪!”

四个人都被抓了过来,且当时所言都被人听了去,与其狡辩之后被识破惩罚更重,不如一开始就坦白,“夫人,奴婢也是为了老夫人,九姑娘的事奴婢听人说起,是奴婢偏信了那些嚼舌根的小人,奴婢认错认罚,求夫人莫将奴婢赶出去。”

江氏治下严厉,却只按规矩做事从不苛待下人,在锦州城里,再没这样好的主人家,这仆妇自害怕被赶出去。

江氏唇角微弯,冷笑道,“那我且问你,这些话你从何处听来的?”

仆妇忙道,“是在东苑洒扫的时候听到的,东苑的宋氏侍奴整日待在院子里无事,便喜好说些传言,奴婢日日过去打扫,便听到了一二。”

江氏又笑一声,“宋氏的侍奴刚到的锦州,他们怎知关乎九姑娘的传言?”

那仆妇忙磕起头来,“夫人,奴婢不敢隐瞒夫人,奴婢所言都是真的,夫人若是不信,可以叫来东苑的宋氏侍奴问,问她们有没有说过!”

江氏唇角的冷笑便散了去,她眼底生出一丝凝重,看了看地上不停求饶的仆妇道,“我便信了你。”

那仆妇正一喜,江氏又道,“不过我却不能留你了。”

仆妇一愣,当即哭求起来,江氏不为所动的挥手,“将她送到相熟的牙子那去。”说着又扫了一眼满院的仆妇,“敢嚼府上贵客舌根的人,侯府可是不敢留的。”

话音落定,满院凛人的噤若寒蝉。

江氏有些气恼的呼出口气,又转头看白枫,“你们世子殿下是何意?流言既然出自东苑,我便有些难管了,虽说都是宋氏的侍奴,可如今的情势……”

江氏可以发卖自己府上的侍奴,对宋氏的奴婢却动不得,不仅不能动,还得好生养着等宋国公府的人来,如此方才降低两家成仇的可能性。

白枫点头,“殿下也是此意,问清来由便可,其他的交给殿下。”

江氏颇为歉意的摇头,“总归是侯府的人犯错,哪有多谢一说,莞儿性子柔婉,也不知听了这话有无着恼,你自去禀告殿下,我得去看看莞儿。”

江氏说完便离了西偏院,一路疾行,朝着太长公主的院子而去。

秦莞为了太长公主和岳清可谓是尽心尽力,昨夜无端受了惊吓不说,今次还听到了这样的非议,江氏一颗心惴惴不安,生怕让秦莞受累之下又寒了心。

江氏心急火燎的进了院门,待走到内室门口,却见秦莞正小心翼翼的为太长公主擦身,她极其小心的避开伤口,手法竟是比绿袖还要妥帖。

江氏一颗高悬的心顿时就松了下来,她呼出口气,这边厢秦莞察觉不对方才抓过身来,看到是江氏秦莞唇角微弯,“夫人理完事了?”

江氏笑意一盛走上前来,“理完了,知府大人没查出什么来。”说着语气谨慎道,“莞儿,刚才你听到的那些莫要放在心上……”

秦莞正擦着太长公主的手腕,闻言笑道,“夫人放心,秦莞听的多了,自不会放在心上的,让夫人费——”

“心”字未出,秦莞忽然觉得哪里不对,低头一看,却见是太长公主的手动了动,秦莞笑意一深,“夫人,太长公主要醒过来了!”

江氏听秦莞之言本已欣慰至极,闻言更是眸露欣喜,上前一看,只见太长公主的手指轻颤着,眼睫也颤动不停,虽然还未立刻睁开眼,却能看得出是要快醒过来了。

秦莞当即为太长公主问脉,片刻之后笑意大盛,“脉象已然平稳下来了,太长公主这一劫算是过了,最多再有两刻钟,太长公主就会醒了!”

江氏顿时激动的眼眶微红,一把拉住秦莞的手不知说什么,江氏忙转身吩咐绿云,“快去告诉侯爷,前院完了立刻过来,母亲要醒了,还有郡主和世子也叫过来,还有二公子。”

江氏开心的有些语无伦次,看着秦莞恨不能将她一拉搂在怀中,“也不知外面那些恶传是怎么传出来的,我们莞儿分明是医仙儿一样的人物,此番若非是你,母亲的病救不回来,清儿也要有牢狱之灾,莞儿,你真是……”

江氏满心感激还未说完,绿云却去而复返,“夫人——”

江氏转眸看着她,“怎么了?不是让你去知会侯爷?”

绿云面露犹疑,看了一眼秦莞道,“夫人,秦府来人了。”

“秦府?”江氏皱眉,看看秦莞道,“来的是谁?有何事?”

绿云忙道,“奴婢半路遇见了杨管家,杨管家说秦府的大少爷亲自过来了,说是……说是府上少夫人有孕七月,先前就病了一场,眼下身子有些不好,没办法才来请九姑娘回府一趟……”

秦莞心头微凛,两日已过,她没将姚心兰的胎保下来?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

权宠之仵作医妃相关资讯

权宠之仵作医妃

作者:步月浅妆
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7867人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 当她听&,那股

    秦莞眼底一亮,生出丝希望,然而当她听到来人的声音,那股生的希望被彻底掐灭。

    2022-08-18 09:39:39详情点赞(0)回复(0)
  • ,秦莞&—”

    秦莞的惊叫被风声掩盖,等脚腕被松开时,男人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又一道猛力,一把将她掀了过来,秦莞拼命叫起来,“救命!救——”

    2022-08-19 05:10:2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