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扑朔迷离,路遇秦莞

“婢子叩见侯爷,叩见知府大人。”两个嬷嬷战战兢兢的跪地,但是低着头,可身上的很紧张之色已溢于言表。霍怀信抬了抬下颌,那差役拿过嫁衣见状,“你们二人可认识了此物?”两个嬷嬷抬起头看了眼,一个犹豫,一个却点点头,“认,不认得。”霍怀信上下打量着二人,问那点点头两个嬷嬷战战兢兢的跪地,虽然低着头,可身上的紧张之色已溢于言表。。...

“奴婢拜见侯爷,拜见知府大人。”

两个嬷嬷战战兢兢的跪地,虽然低着头,可身上的紧张之色已溢于言表。

霍怀信抬了抬下颌,那差役拿过嫁衣上前,“你们二人可认识此物?”

两个嬷嬷抬头看了眼,一个迟疑,一个却点头,“认,认得。”

霍怀信打量着二人,问那点头的,“这是何物?”

那嬷嬷当即道,“这是我家小姐的嫁衣。”

嗤笑一声,霍怀信语声冷沉下来,“看清楚了,你二人是掌管宋家小姐妆奁的嬷嬷,这是哪一件嫁衣你们最是清楚,这可不是宋小姐身上穿着的那件——”

两个嬷嬷身形微颤,额上薄汗溢出。

魏言之在旁看着,痛心的道,“二位嬷嬷也侍候小柔多年了,眼下小柔含冤而死,两位嬷嬷可千万要知无不言,否则如何才能为小柔昭雪?”

魏言之言辞恳切,两个嬷嬷大抵想起了已死的宋柔,也跟着眼眶一红,可即便如此,她二人唇角抿的紧紧的,一副言语艰难模样。

霍怀信眯眸,直接问道,“宋小姐备用的那一件嫁衣可还在?”

二人齐齐低头,答了话的那个一脸惶恐害怕,另外那迟疑的却是眼珠儿乱转不知在想些什么,霍怀信的脸色一黑,低喝道,“你们二人可想清楚了!事关命案,若是有虚言或是隐瞒之处,你二人也脱不了干系,莫非,你家小姐的死你们是知情的?”

这话一出,先前那答话的立刻被吓得瘫软在地,“大人!不是的!奴婢侍候小姐多年,又怎么会害死小姐,大人,不是的……”

霍怀信看着那另外一人,冷声道,“你来说。”

这嬷嬷眼底也有惊恐,却是镇定许多,想了几瞬,似没想到更好的法子,那嬷嬷索性趴伏在地慌声道,“奴婢们不敢隐瞒大人,这件嫁衣,的确是小姐留在身边备用的那一件,只不过……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霍怀信语声一厉,眼看着此事是破案的关键,他几乎急不可耐的想知道答案!

那嬷嬷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伴,见自己同伴吓得面无人色咬了咬牙,“只不过……昨夜奴婢二人收拾小姐妆奁的时候,发现这件嫁衣已经不见了!”

霍怀信一瞪眸,“什么?!你说你们昨夜就发现不见了?!”

“是。”那嬷嬷梗着脖颈,“小姐的嫁衣价值万金,而眼下所有的嫁妆都放在府院之内,出了这样的事,奴婢二人六神无主不知如何办才好,心惊肉跳过了两日才冷静了些,想着此法小姐之死我们必然逃不了惩罚,便想着快点将小姐的妆奁清点一遍,等国公府的人来了,或许还能减些惩罚,可谁知,小姐的嫁衣却不见了……”

“既发现不见了!为何不来禀告?!”

这嬷嬷身子趴的更低了些,“大人明鉴,奴婢当时并不知此事和小姐的案子有关系,何况……何况没有看好小姐的东西也是罪,奴婢当时害怕,便不敢声张。”

霍怀信看一眼岳琼,岳琼问道,“那你们上一次收拾妆奁是在何处?可能推算出嫁衣是何时不见的?寻常,都有谁能拿到嫁衣?”

“上一次……上一次乃是在十里庙的时候,就是来侯府的前夜,当时小姐的一支钗不见了,我们便开了妆奁取了一支备下的,小姐出嫁,所有的凤冠嫁衣都备了一套,当时虽然没有将嫁衣拿出来,却是看到在的,寻常只有我们两个又小姐妆奁箱子的钥匙。”

霍怀信皱眉,“你可记清楚了?!”

嬷嬷忙点头,“是,奴婢记得清楚,这件事小姐的几个贴身侍婢都知道,大人尽管去问,奴婢若有一句虚言,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霍怀信摆了摆手,他要听的自然不是这些诅咒发誓,“侯爷,您看这事……”

岳琼神色一沉,“看来嫁衣是真的丢了,只是从十里庙的那夜到昨夜,中间隔了三天两夜,十里庙的那夜,再加上来的路上,而后到了府中,这么长的时间,实难断定到底是何时丢的,还有,宋氏的嫁妆全都放在东苑的一个独院之中,虽然日常院门房门都上了锁,可若有心人想要进去,也并非全无可能……”

“如此的确难查。”霍怀信说着看向两个嬷嬷,“你二人知情不报虽算不上犯事,可就不知国公府的人来了如何办了,现在你们先回去,若是想到了什么速速来告诉我,若是能帮着为你们小姐昭雪,想必国公府的人也会厚待你们。”

两个嬷嬷看到嫁衣的那刻就知道事情暴露了,得此一言也只得点头告退。

她二人一走,魏言之在旁喃喃道,“是有人偷走了小柔的嫁衣……知府大人,您到底是在哪里发现的这件嫁衣?!”

霍怀信转身看着魏言之,忽而问,“魏公子今夜在何处?”

魏言之一愣,“下午我们几个去演武场比试,后来迟殿下受了伤我们便去了松园,直等迟殿下无恙才离开,那个时候天色已晚,我直接回了东苑,入门洗漱之后便开始临帖,适才二公子过来的时候正好写完了半帖,帖子还在书案上,我的侍卫也能作证……”

“魏公子住在何处的?”

魏言之指了指身后的正屋,“就在此处。”

霍怀信看了一眼身边的衙差,那人便径直入了魏言之的屋子,魏言之心知霍怀信在怀疑他,也不着急,只静静等那衙差出来。

见他如此镇定自若,霍怀信的疑虑先打消了半分,没多时衙差出来,对着霍怀信点了点头,霍怀信便抱拳道,“魏公子莫怪,此乃办案章程。”

魏言之摇头,急道,“那现在知府大人可能直说了?”

霍怀信颔首,指了指那嫁衣,“就在一个时辰以前,有人穿着这嫁衣扮成宋小姐的样子在侯府中吓人,据侯府下人的形容,那人身高六尺是个男子,所以我们才来排查。”

魏言之满是惊愕,“吓人?扮成小柔的样子吓人?”

霍怀信点头,“所以魏公子有没有看到谁今天夜里出了东苑的?”

魏言之还未反应过来,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在屋子里没出来,并未看到。”说着微微一顿,语声艰涩道,“会不会……会不会是小柔回来了……”

岳清上前拍拍魏言之肩膀,“言之兄多虑了,难道言之兄也信鬼神之说?”

魏言之苦涩的道,“这几日总是梦到小柔的冤魂回来,她总在质问我为何还未能找出害她的凶手,我……我实在是愧疚……”

霍怀信叹一声,“魏公子不必着急,此事我们正在查,今夜不就是转机?若是能找到那假扮之人,想必这件案子也就破了。”

魏言之点点头,“那在下随大人一起等消息。”

反正魏言之已没了嫌疑,霍怀信便颔首准了,而宋氏的男仆护卫众多,衙差们得了吩咐仔细过问,等一个个问完,已时近天明。

“大人,这是所有人的口供。”负责审问的捕头齐航眼窝下一片青黑,叫醒昏昏沉沉的霍怀信,递上来一本册子。

这是东苑的偏厅,霍怀信等人等候在此,面上皆是一夜苦熬的颓怔。

齐航一语,所有人都神色一振清醒过来,霍怀信摆摆手,“不看了,直接说,问出什么来了?”

齐航苦着脸道,“什么都没问出来。”

霍怀信横眉一竖,“什么都没问出来?!”

“是啊,都没有出过东苑,都能找到证明自己的证人,且大家都是许多人一个屋,证人还不止一个,且,所有的宋氏护从之中,没有左撇子的人!”

魏言之抬眉,微讶道,“左撇子?”昨夜霍怀信可没说这一点。

霍怀信点头,却没解释如何得知的,只看着岳琼面色暗沉,“侯爷,那人只怕不是宋氏护从,这下就难办了,有……有没有可能是侯府之人?”

岳琼自然不觉得侯府之人能做出这等事,然而事发在侯府,他当机立断道,“霍兄可要排查侯府之人?”

霍怀信略一沉吟,点了点头,岳琼便转身吩咐岳清和岳稼,“去召集下人。”

霍怀信本以为昨夜的排查定然能查出点什么,却不想什么也没捞着,如此一来,这件案子再次扑朔迷离起来,他满心沉郁的跟着同样很是失望的岳琼离开东苑,只能对侯府之人报以最后的希望,可侯府之人有什么动机装鬼吓人?

一夜辛劳无果,霍甯也一脸的沉闷。

他一边沉思一边慢步走在最后,等回过神来,岳琼和霍怀信早就走出极远。

他也不着急,只苦思昨夜有无遗漏,正想着,眼风处却扫见几道倩影从侧廊走了过来,霍甯本以为是遇上了小郡主岳凝正要避让,可再一细看,却发现走来的不是岳凝,而是着一袭天青色绣连枝风荷百褶襦裙的秦莞!

霍甯眉头一皱,全没想到秦莞竟在侯府中。

那一夜她对自己的嘲弄言犹在耳,而今天,他可是来侯府查案的!

这么一想,霍甯傲慢的朝秦莞走了过去!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

权宠之仵作医妃相关资讯

权宠之仵作医妃

作者:步月浅妆
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7867人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