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蛛丝马迹,左撇子的男人

“这是宋家小姐的嫁衣!”岳凝语声吃惊,那日她也站在非常靠近了的地方,看的极为很清楚。岳清看了眼手中红艳艳的嫁衣,都忍一阵恶寒,可当着秦莞的面,又好将那嫁衣扔了,只得梗着脖颈道,“她的嫁衣怎会会出现在这里?”岳清话音落定,目光却落在了秦莞的身上岳清看了眼手中红艳艳的嫁衣,忍不住一阵恶寒,可当着秦莞的面,又不好将那嫁衣扔掉,只好梗着脖颈道,“她的嫁衣怎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宋家小姐的嫁衣!”

岳凝语声惊讶,那日她也站在十分靠近的地方,看的极其清楚。

岳清看了眼手中红艳艳的嫁衣,忍不住一阵恶寒,可当着秦莞的面,又不好将那嫁衣扔掉,只好梗着脖颈道,“她的嫁衣怎会出现在这里?”

岳清话音落定,目光却落在了秦莞的身上。

所有人都在看他手中嫁衣,只有秦莞,已经移步到了花圃边,她亲手打了一盏灯,正低头在花圃里小心的找着什么。

然而她裙裳着身,一手执灯一手提着裙摆,走动间十分不便。

忽然,秦莞手中的灯被一只手夺了过去——

秦莞转眸,正对上燕迟幽深的凤眸。

四目相对,燕迟一副山岳不动的模样,秦莞抿了抿唇未多言,一手提裙一手拨开月季花丛,目光如炬……

“莫非是魂寄嫁衣?”江氏到底是内宅妇人,仍是信奉佛道亦信那鬼神的,“早前听过人死之后想要重回阳世,多半会寄魂在十分贴身的物件之上,宋小姐当日穿着嫁衣殒命,只怕,只怕是在怪罪咱们侯府……”

“夫人,哪有什么神神鬼鬼?你没听九姑娘说吗,多半是人。”

被岳琼这么一说,江氏神色微定,又看向一脸惊悸的茯苓,“丫头,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茯苓眼眶微红,语声轻颤道,“夫人刚走,小姐和奴婢说了一会儿话,奴婢一转眼便看到宋家小姐站在外面,窗外漆黑一片,可她一身嫁衣红艳悚然,竟是不知何时就站在我们窗外了,她嫁衣穿的严丝合缝,双手交叠于身前,盈盈而立,好似个活生生的人,可她,和、和那日轿中一样,没有……没有脑袋……”

茯苓说着,眼底又生惊惧,江氏和岳凝想到她描述的场景,也禁不住背脊一凉,正要再说,秦莞在花圃一角转过身来,“侯爷,您请看——”

岳琼忙上前,只见秦莞指了指面前这片花圃,“那人很是小心,几乎没有留下脚印,可侯爷看,这几丛月季整朵凋败,且花瓣都朝着一个方向散落下来,一定是那人匆忙之间拂到的,还有这里——”

秦莞指着后墙顶瓦,“此处的青苔上有两处痕迹,像是用脚踩过。”

花圃之中的月季正是花期之末,开的最浓艳之时,许多花骨朵盈盈坠在花枝上,眼看着就要到凋败之时,然而放眼看过去,却又无一朵完全凋落的,唯有秦莞指的那几丛光秃秃的只剩下个花心,像是被人一把扯下来似得,偏偏落地的花瓣却又朝着一个方向散落。

而她面前是梅园后墙,寻常无人日日打理,是以整片墙头的顶瓦上都布满了青苔,可有两处,却是有被踩压过的痕迹。

但凡事有发生,必会留下痕迹,秦莞说完转而看向燕迟,“世子殿下可能看出这痕迹是如何留下的?”

燕迟没想到秦莞会问他,他凤眸微眯,眼瞳上生出一片潋滟的薄光,“这墙头不高,会武功者一跃而上翻墙而入便可,寻常习武之人皆能做到。”

秦莞转眸看向岳琼,“侯爷,此事必定是人为,不论这个人为何要装扮成这样来此,这件事总归是和宋家小姐的案子有关。”

微微一顿,秦莞看向岳清,“二公子可能把嫁衣与我瞧瞧?”

岳清哪有不乐意的,忙上前将嫁衣铺摊在手,他担心秦莞害怕,并未直接递过去,只方便秦莞查看便可,秦莞也觉如此甚是方便,便就着他的手翻动起来。

一旁执灯的燕迟眸色一深,凤眸缓缓眯了起来。

翻看一番,只见这嫁衣簇新,略带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显然是熏香之后并未穿过,又一翻,秦莞忽然在嫁衣左袖口看到了一星淡淡的暗色。

嫁衣红艳华贵,用料极其上品,为何左边袖口处会有这一点瑕疵?

仔细一看,秦莞更惊讶的发现在那瑕疵边上竟有半寸被勾出来的丝线,无论是瑕疵还是丝线,都十分不显眼,若不是这般凑近了看,实难看出。

“九姑娘,怎么了?”岳清距离最近,不由问一句。

秦莞心底没想通这一点微小的瑕疵从何而来,又翻看了别处,却是找不出旁的问题了,便摇了摇头看向岳琼,“敢问侯爷,出事之后宋家小姐被送去了何处?她的嫁衣又在何处?”

岳琼凝眸,“宋家小姐被送去了义庄,嫁衣还在她身上的。”

嫁衣还在宋柔身上?那这一套嫁衣又是哪里来的?

秦莞垂眸一瞬,忽然道,“有多少送嫁的宋家人住在侯府?我猜,她们多半给宋柔准备了两套嫁衣,这一套,极有可能是跟着箱笼一起送来的!”

宋氏乃是京城贵族,宋柔又是远嫁,为防路上意外,准备两套嫁衣也不足为奇。

燕迟见秦莞放开嫁衣退开岳清两步方才收回目光,又看向院墙之后,“这后面是哪里?”

岳清忙道,“后面是府中的西花园,距离府内的镜湖不远。”

一听这地方,便知是府中人可以随意往来之处,秦莞心知燕迟的意思,略一沉吟看着岳琼道,“秦莞不知宋家小姐的案子如何,不过既有嫁衣在此,此事多半和宋国公府的人有关,听闻送嫁之人都住在府内,这其中会武功的尤其有嫌疑,另外侯爷可问问,她们是否准备了第二套嫁衣,若是当真备了,去看看那嫁衣还在不在……”

岳琼沉眸,“宋家小姐的案子知府大人那边还无头绪,不过怎么也没想到府内生出了这等事,我立刻送信让知府大人过府一趟,此事许能对他查案有助。”

秦莞也这样想,岳琼又问,“九姑娘刚才必定受惊了,可有什么不适?”

秦莞忙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茯苓,“只茯苓受了些惊吓,秦莞倒是没什么,侯爷无需担心。”顿了顿,秦莞苦笑道,“只是不知为何来梅园。”

岳琼也是眸色暗沉,宋柔的死和秦莞无半点关系,这人意欲何为?

暂时想不得那么许多,岳琼转身吩咐岳稼,“立刻给知府大人送信,请他过来一趟,再派人在府中搜寻一圈,看看有无可疑人出没。”

岳稼应声而去,岳琼这才抱歉的看着秦莞,“请九姑娘过来本是为了母亲的病,眼下却让九姑娘受了惊吓,实在是对姑娘不住……”

秦莞忙敛身,“侯爷言重了。”说着瞟一眼仍然红着眼眶的茯苓,“只不过今夜梅园只怕不好歇下了,不知府中可有别的住处?”

秦莞尚能定下心来,茯苓却是被吓得狠了,秦莞担心她吓出病来,而这梅园也不安全,是以今夜最好换个住处,秦莞的话音刚落,岳凝大步走过来,“去我那里住!”

江氏也过来道,“凝儿那里有一处暖阁可歇,就怕莞儿觉得拥挤……”

秦莞对上岳凝明亮的眸子,弯唇,“怎会,那就叨扰郡主了!”

岳凝摇头,“自是应该的。”

岳琼闻言满意,随之面色一肃吩咐岳清,“让人守住梅园,等九姑娘离开,将这院子搜一搜,看看还有无别的异常,将这嫁衣拿着,等知府大人过来。”

岳清应是,岳琼便看着秦莞和燕迟,“时辰已晚,殿下有伤在身不好周折,九姑娘也该歇着了,你放心,此事不会让姑娘卷入,待知府大人有了论断再给姑娘个交代。”

到底是人命案子,且又是如此惊悚可怖,传出去难免生出神神鬼鬼之说,外面议论安阳侯府可以,却不好让秦莞沾上此事。

秦莞明白岳琼的好意,福了福身,“侯爷考虑周全,多谢侯爷。”

此事本就是安阳侯府连累了秦莞,岳琼哪里当的了这个谢字,忙吩咐岳凝带着秦莞回院歇着,秦莞行了一礼,先和茯苓一同回了屋。

既然不住此处,秦莞便要将这两日所用之物并江氏所送的礼物带走,这边厢茯苓正在收拾,秦莞看着后窗处却满眸深思。

岳凝站在门口等她,见她如此神色忙进门,“怎么了?”

秦莞蹙眉,扬了扬下颌指向后窗处,“当时,我就是和茯苓站在这里看到的,我和她看到的人没有脑袋,我在想,那个人是怎么做的……”

秦莞正说着,忽然,岳清的身影出现在了窗外。

他正指挥着下人搜查后面的花圃,那件红艳艳的嫁衣仍然被拿在他手上,也不知是不是拿的久了,他内心的膈应散去,竟学秦莞将那嫁衣举在眼前查看起来。

岳凝心思一动,“二哥——”

这一喊,岳清下意识转身,转过身时,手中的嫁衣却还未放下,堪堪挡住了他的头脸,秦莞眼眶一缩,“来人身高六尺,是个男人!”

微微一顿,秦莞语声沉沉的道,“还是个左撇子的男人。”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

权宠之仵作医妃相关资讯

权宠之仵作医妃

作者:步月浅妆
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7867人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