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真凶查出,鬼魂索命

“小姐怎么会仵作?”憋了一早上,茯苓终于等到问了出,昨晚本就想追根究底,怎奈今日秦莞真的太过疲倦,她瞧着仅有心痛,定是忍着不问。秦莞放下自己喝粥的勺子,又拿起来丝帕擦了擦唇角,这才道,“做为医者,能治百疾,自然而然也能帮着仵作,么要望着二公子被冤吗秦莞放下喝粥的勺子,又拿起丝帕擦了擦唇角,这才道,“身为医者,能治百疾,自然也能帮忙验尸,难道要看着二公子被冤枉吗?”。...

“小姐怎么会验尸?”憋了一晚上,茯苓终于问了出来,昨夜本就想追根究底,奈何昨日秦莞实在太过疲累,她瞧着只有心疼,自是忍着不问。

秦莞放下喝粥的勺子,又拿起丝帕擦了擦唇角,这才道,“身为医者,能治百疾,自然也能帮忙验尸,难道要看着二公子被冤枉吗?”

茯苓唇角一抿,“可……可若是让旁人知道小姐沾过死人,那可怎么是好……且验尸都是仵作干的,仵作是地位低贱,小姐怎能……”

秦莞站起身来,“沾过死人又如何?我还是躺过棺床的人呢。”

茯苓顿时不知说什么,再看秦莞从容的模样,便也觉得自己不必担心太过。

秦莞穿着昨夜江氏送来的天青绫绣百花缠枝浅褶襦裙,裙裾袅娜,薄纱如雾,好似裁了春日里的黛青山岚,又似一碧如洗的天穹一抹,衬得秦莞容色如玉,极清极妍。

“你放心,此事只有几人知晓,外面只知我会医术,不会知道我帮人验了尸。”天色还早,秦莞推开窗棂,越发见这院中景致清雅宜人。

秦莞顿了顿,忽然转头看茯苓,“可愿随我习医术?”

茯苓一愣,双眸看着秦莞呆了住。

她不过是个奴婢,虽是打定了主意跟着秦莞的,可全没想从秦莞这里得到什么,吃饱穿暖便足了,她对秦莞如何有这般高绝的医术懵懵懂懂,更没想过她会教她。

“奴婢……小姐怎会想着教奴婢医术?”

秦莞对茯苓有些歉然,她并不是秦莞,如今却成了秦莞,无端受着这小丫头的忠心,可她却不知她主子早已香消玉殒了。

这世道女子求生极难,倘若有朝一日出了变故,她不希望这小丫头为了她再上吊一回,教她医术,一来往后不必事事瞒着她,二来一技在手总是好的。

“我们主仆生活艰难,从前是我性子太软万事想不周全,眼下我却不想再叫人欺辱,行医救人既是积善积德,亦可安身立命。”

茯苓顿时红了眼睛,“小姐……好,小姐说是什么便是什么,茯苓愿学!”

秦莞唇角微弯,右边颊上梨涡隐现,“如此便好,由简到难,能学多少随缘便是。”

茯苓不住的点头,正要说话,外头却传来脚步声,秦莞转头,便见绿云快步而来,“九姑娘,太长公主醒了,请您快去看看——”

秦莞面色一正,立刻出了门,她本就在等那边的消息。

一路疾行,半盏茶的功夫不到便到了太长公主的木簪花小院,江氏和岳琼诸人皆在,见秦莞来了忙让开,秦莞来不及行礼,直奔太长公主床边。

床榻之上,太长公主微微睁着眸子,显然是醒了。

“太长公主殿下?”

秦莞语声放轻,在太长公主耳边轻轻唤了一句,太长公主眼睫轻颤,唇瓣动了动,却未说出话来,秦莞看了看太长公主眼瞳,又问了脉,再探了探伤口,一口气松下来。

“侯爷,夫人,太长公主殿下的伤口未见发溃,脉象也平稳下来,这次多半是成了,不过接下来也不敢怠慢,此番太长公主要恢复完全亦十分不易。”

秦莞的话安了众人之心,江氏忍不住立刻就双手合十拜起菩萨来。

前日岳稼的婚事刚出了乱子,昨日太长公主便病危,岳清又犯下了杀人之罪,整个安阳侯府可算是水深火热,然而只一夜,除了岳稼的婚事仍是众人心头之痛,这后面两样都有惊无险的过了,而这一切皆是秦莞一人之力。

“太长公主醒来是好兆头,不过太长公主需得静养,侯爷和夫人便放心吧。”

秦莞又补了一句,眼看太长公主又昏昏睡去,众人便朝外退去,刚走出来两步,杨席从外快步而来,“侯爷,知府大人来了,知府大人说林大兴的案子已经查出了真相,要请侯爷和夫人并着几位公子小姐前去听案,知府大人还特意要九姑娘也去——”

岳琼和江氏对视一眼,江氏忙拉了秦莞朝前院去。

到了前院,霍怀信果然在等着,一夜不见,霍怀信还穿着昨夜的华服,只是上面褶皱满布,霍怀信本人也是眼窝青紫胡茬满颌,一看便是彻夜未眠!

见岳琼等人来,霍怀信忙拱手,“侯爷,夫人,昨夜得了九姑娘之助,在下回了府衙连夜又重新彻查了此案,如今凶手已经找到!”

霍怀信坐也不坐,人虽疲累颓丧,一双眼睛却极其晶亮。

岳清忍不住问,“凶手是谁?”

霍怀信眉头一皱,看向秦莞,“凶手正是被九姑娘发现撒谎的魏五!”

众人哗然,霍怀信继续道,“那魏五回了衙门之后先不知发生了何事,仍是一口咬定二公子,在下便先将他晾着,去单独审问了另外几人,问的多了,那几人些许口供便对不上号,原来不是大家一起发现的林大兴,而是魏五最先发现,也是魏五,闹着让大家一起帮林大兴讨还公道,还说安阳侯府赔来的银子,到时也分他们一份!”

霍怀信一夜之间便查出了真相,也算不曾辜负大家,说话总算比昨夜有底气了些。

“在下一听便知魏五定然大有问题,一边审问魏五一边命人去他家中搜,这一搜,却是搜到了一件带血的衣物,且盘问其他人,说魏五虽是工头,从前却是做的打桩的活儿,寻常用的家伙事的确是一把铁锤,在下合着那件血衣和众人的口供,再加上九姑娘的验状,往那一放,魏五便兜不住的马脚全露,审到今晨,已全数招了!”

岳清蹙眉,“当真是他杀了林大兴?”

霍怀信颔首,“正是,那日二公子打了林大兴之后,林大兴要去买跌打药却无钱,便去寻工头魏五讨要欠下的工钱,魏五此人酗酒成性,常克扣底下人钱银,那日他刚用尽了钱银买酒,哪能给得出钱?”

“林大兴素来知道他这毛病,当下就揭破叫骂起来,还言要告诉城防上的卫队长,魏五急了,和林大兴推搡之间,抡着锤子便砸了过去,林大兴当场便吐血而死,魏五慌了神,却是记着不久前林大兴才和二公子打过,于是嫁祸给了二公子。”

霍怀信一气儿说完,面上既有抓到真凶的快意也有两分得色,虽然他差点冤枉了岳清,可一夜之间查完整个案子也是颇为雷厉风行了。

案子事实已清,也算给岳家人和秦莞有了个交代,江氏面露嫌恶,“那魏五为了林大兴讨要公道,我还当他是个仗义的,没想到他才是凶手!”

岳稼和岳凝也一脸认同,秦莞面上却无异色,她早已猜到了。

世上人心之险恶,寻常良善之人根本想象不出,想那魏五和林大兴非亲非故,竟敢为了他和安阳侯府叫板,要么图利,要么便是想掩盖什么,只有极小的可能是为兄弟打抱不平,可偏偏让她发现他撒了谎,一个行得正坐得端之人怎会撒谎?

“此番差点酿成冤案,幸亏有九姑娘,九姑娘放心,霍某与你打的赌一定算数,回去便抄书,如今案子有了定论霍某才安心了,否则真要愧对侯爷。”

岳琼拍拍霍怀信肩膀,“霍兄为人坦荡磊落,此案既然已经破了,就揭过不提了,这林大兴之死说到底与清儿脱不了干系,这善后抚恤就让清儿去做吧。”

岳清忙拱手施礼,“正是这个道理,大人放心,林大兴的母亲我必定全力照看。”

这个局面也算十分圆满,霍怀信便又一拱手,“侯爷大德在下感佩,既与大家说清楚了,霍某便先行一步了,一夜未眠,下午还要去义庄,就先告辞了。”

岳琼忙蹙眉,“去义庄可是为了宋家小姐……”

霍怀信点头,“正是,说起来这件案子才是最叫人难办的,侯爷当明白,在下不多言了,侯爷放心,有了信儿自然第一时间告知侯府。”

霍怀信又施一礼转身而走,秦莞皱眉问道,“宋家小姐的案子全无眉目?”

岳琼转身叹了口气,“没有,按理说凶手在喜轿中杀人,好歹会留下痕迹,可那喜轿没有机关不说,连多余的血迹都未留下,就好似宋家侄女是被凭空取走了脑袋一样……”

江氏面色几变,“莫非是鬼魂索命——”

在众目睽睽的喜轿中取走一个活人的脑袋,却未留下任何痕迹,既凶残又非常人可为,看起来的确是鬼魂索命,可世上当真有鬼魂吗?

秦莞眯了眯眸,比鬼魂更可怕的,是人。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

权宠之仵作医妃相关资讯

权宠之仵作医妃

作者:步月浅妆
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7867人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 秦莞怕&打颤,

    秦莞怕的牙齿打颤,感受到身后人的杀意,她一边拼命蹬脚一边双手挥舞想要抓住什么,然而地上只有纷乱的枯枝败叶。

    2022-08-19 07:42: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过来&拼命叫

    秦莞的惊叫被风声掩盖,等脚腕被松开时,男人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又一道猛力,一把将她掀了过来,秦莞拼命叫起来,“救命!救——”

    2022-08-20 11:05:38详情点赞(0)回复(0)
  • 钝痛让&了下来

    膝盖的钝痛让她眼泪夺眶而出,可她不敢耽误,咬牙就往起爬,眼看着就要爬起,忽然,一道人影从她背后罩了下来,几乎同时,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2022-08-18 05:30:37详情点赞(0)回复(0)
  • 颗大颗&脸色涨

    眼前的黑影越来越重,秦莞眼角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她眉头痛苦的拧起,脸色涨红双眸突出,双手指甲深深扣进男人手背的肉里。

    2022-08-18 07:08:0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