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惩罚

“我祖母得了重病,眼瞅着着没多少日子好活了?”岳凝着一身月白劲装,一头墨发以丝绸束成个马尾,她生的一张和江氏非常相象的鹅蛋脸,五官精致优雅杏眸皓齿,却一双入鬓剑眉,再加自幼学武,直让她整个人英气十足。再凭自幼在侯府慢慢长大的贵胄之气,岳凝光是站在那再凭自小在侯府长大的贵胄之气,岳凝光是站在那里,便已经气势慑人。。...

“我祖母得了重病,眼看着没多少日子好活了?”

岳凝着一身月白劲装,一头墨发以丝绸束成个马尾,她生的一张和江氏十分相像的鹅蛋脸,五官精致杏眸皓齿,然而一双入鬓剑眉,再加自小习武,直让她整个人英气十足。

再凭自小在侯府长大的贵胄之气,岳凝光是站在那里,便已经气势慑人。

她此刻眯着眸子,语声危险至极。

秦府的这些人目不识珠她知道几分,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秦府的庶女,竟然敢说这样的话诅咒她祖母,岳凝拳头一攥,若非她是个姑娘,她早就一拳挥上去了!

秦霜吓得魂不附体,她积累了多日怨气,只想羞辱秦莞,只想说她得了太长公主的赏识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她太得意忘形了,竟然说太长公主没多少日子好活……

这简直比她咒骂蒋氏还要严重,更可怕的是,小郡主岳凝亲耳听到!

“噗通”一声,秦霜跪了下来,“郡、郡主,民女,民女只——”

秦霜骇的语不成句,冷汗顺着脸颊而下,这边厢,秦莞也没想到岳凝忽然出现,她站起身来,跟着跪在了地上,这边,墨书和秦湘亦往地上一跪。

姚心兰反应过来,忙起身,她身子不便,跪在冰冷的地上时整个人都在发抖。

岳凝谁也没看,只上前一步站着秦霜面前,唇角噙着一抹冷笑,“整个大周都无人敢诅咒我祖母,你是什么东西,却敢说她老人家没多少日子好活?”

秦霜害怕的瑟瑟发抖,“民女,民女说错话了,民女只是……”

“说错话了?”岳凝冷笑一声,“做错了事便要付出代价,否则这世上之人,谁都可以说错话了,你可知道,岳家军中若有人这般说话,是要被割掉舌头的!”

秦霜狠狠一颤,人都要吓趴在地上,“求郡主开恩,民女——”

“郡主。”面色气的发白的蒋氏也跪在了地上,蒋氏身无诰命,地位的确远低于岳凝,可刚才见到岳凝之时,岳凝体谅她是长辈,是不让她跪的。

“求郡主开恩,民妇管教不周,让她说出了这等大逆不道之语,请郡主将她交给民妇,民妇定然狠狠的惩罚她,以儆效尤——”

蒋氏语声诚恳带着祈求,然而这么多年,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低声下气。

眼风扫过秦霜,蒋氏的目光好似带着刀子,恨不得从秦霜身上刮下一层皮来。

岳凝转身看了一眼蒋氏,眯眸,“老夫人倒是说说,如何以儆效尤?”

蒋氏唇角紧抿,一狠心道,“按家法处置,先打二十大板,而后关起来,禁足两月,抄秦氏组训,直到改过自新为止……”

秦霜瞪大了眸子,她虽是庶女,可林氏并未苛待她,自小身边丫鬟仆从一堆,平时磕磕碰碰都没有过,更何况是打板子?

二十大板,一个成年男子都要去半条命,更何况是她?

秦霜眼泪禁不住的往下流,她不想被割掉舌头,亦不愿挨板子。

她不由求救的看向林氏,林氏是跟着蒋氏一起来的,此刻和身后一大群仆从跪倒在地,看也不看她,秦霜咬了咬牙,又转身看向秦湘。

她这个五姐自小得蒋氏疼爱,如果她能开口……

秦霜看着秦湘,秦湘显然感受到了她无声的哀求,可秦湘只将脑袋垂的更低。

秦霜无声的抽泣,想到那即将到来的二十板子,整个人都要瘫软在地。

“老夫人还算明理。”岳凝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句,“那这一次就给老夫人一个面子,贵府的六小姐就交给老夫人了。”

蒋氏正要谢恩,不料岳凝又道,“不过老夫人的面子也用不了几回,还望贵府珍重。”

蒋氏面上仿佛挨了一巴掌似得难受,她语声僵硬的应声,“是,多谢郡主开恩。”

岳凝不冷不热的笑了一声,又转身扫视了一圈,这才看向秦莞,“九小姐,我奉祖母之命来接你的,昨天夜里祖母有些不好,今日接你过府,劳你再给祖母看看。”

昨夜安阳侯府出了那样的事,太长公主有病在身的确危险,秦莞抬起头来,对上岳凝那双明亮的杏眸,岳凝下颌微扬,“走吧,马车在府门口等着了。”

秦莞略一沉吟,又看向蒋氏。

蒋氏看也没看她,只沉声道,“去吧,太长公主看重你是你的福分,可要仔细些。”

秦莞颔首,而后便站起了身。

岳凝看也不看一屋子跪着的秦府人,转身离开。

秦莞抬步跟上,还未出门,秦霜忍不住的哭泣声便传了出来。

茯苓等候在外,将屋内的动静听了个一清二楚,她跟着秦莞,眼底忍不住露出两分快意,低声道,“小姐,六小姐这次总算尝到苦头了……”

话音刚落,走在前的岳凝转过了身来,“做人良善些没错,却不是给人欺辱的。”

秦莞弯唇,“小郡主以为民女会被人欺辱吗?”

岳凝自小跟着岳家军长大,习得一身武艺不说,性子更是要强,对过于柔弱的女子总是看不上,她说此话本是让秦莞性子强些,却不想秦莞这般答话。

她挑眉,“难道不是?”

秦莞便笑开,这小郡主虽是女儿身,却直接豪爽的紧。

“郡主请放心吧,那都是从前了,往后自不会的。”

岳凝又挑挑眉,转身大步走在前,她周身一股昂扬意气,明明是个阴天,可秦莞看过去,却觉她身上自带骄阳般的光芒,再想到适才岳凝几言几语之间惩罚了秦霜,秦莞不由心生感佩,岳凝年纪不大,身上却有股杀伐决断之气。

而秦霜这次虽然要吃苦头,可行家法的人是秦府之人,轻重自然有数,秦莞狭眸,只希望这一次后秦霜能收敛几分。

她们几人径直出府,岳凝走在前,却不知不觉走错了路,秦莞在后发现正要提醒,冷不防的拐角处出现了两个仆妇,那两个仆妇手中端着两个衣盆,猝不及防的和岳凝撞在了一起,“哗啦”一声,衣盆和里面放着的衣物都落在了地上。

岳凝被撞得后退一步,抬手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秦莞见之忙上前,“郡主,你怎么样?”

岳凝摇摇头,手放了下来,“不碍事。”

那两个仆妇一听“郡主”二字,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郡主饶命——”

岳凝摆了摆手,看着越走越偏的路无奈皱眉,“这路怎不对?”

秦莞失笑,“因为郡主走岔了道。”

话音刚落,秦莞的目光落在了那一地的衣物中。

满地的衣裳里面夹带着一双灰色的靴子,那靴子上,明显的沾着一层黑色黏土,秦莞瞬时眯眸,这是兰圃里用草木灰发酵过的花土!

“这衣物是谁的?”秦莞看着其中一仆妇直问。

那仆妇微愣一下,忙道,“这些都是何管家的衣物,奴婢们正要帮他拿去洗。”

秦莞唇角微抿,一转眸,却见岳凝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秦莞唇角微弯,“郡主不识路,让秦莞带您出府——”

岳凝点点头,也跟着看了一眼地上的衣物才往外走。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

权宠之仵作医妃相关资讯

权宠之仵作医妃

作者:步月浅妆
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7867人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 黑影越&颗大颗

    眼前的黑影越来越重,秦莞眼角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她眉头痛苦的拧起,脸色涨红双眸突出,双手指甲深深扣进男人手背的肉里。

    2022-08-21 08:27: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男人手&家留着

    男人手上狠辣,声音却平静,“秦家留着她也是废物,何况她看到了我们,不能留。”

    2022-08-21 09:08:54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股&生的希

    秦莞眼底一亮,生出丝希望,然而当她听到来人的声音,那股生的希望被彻底掐灭。

    2022-08-20 01:33: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作响,

    秦莞知自己跑不脱了,喉咙里啊啊作响,眼底生出哀求,她不想死。

    2022-08-19 05:35: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说&她在求

    秦莞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说不出话,却做出了口型,男人知道她在求饶,可男人只无动于衷的看着秦莞,手上力道越来越大。

    2022-08-19 08:59:57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就要&同时,

    膝盖的钝痛让她眼泪夺眶而出,可她不敢耽误,咬牙就往起爬,眼看着就要爬起,忽然,一道人影从她背后罩了下来,几乎同时,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2022-08-20 10:53:2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